AI 推新聞也會躺着中槍

2018-01-02 21:47:04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在大陸做新聞難,現在連做沒有記者的新聞APP也會躺着中槍。

做記者要跑新聞,追新聞,當中除了涉及採訪找題材外,還要真正去跑,同時間競賽,智力和體力兩樣兼備。在中國大陸,從事新聞行業更難,如果你想認真做新聞,會過得很痛苦,因為寫完的新聞隨時被下架,甚至會有麻煩,一個唔該,政府話你擾亂公眾,涉及國家利益,咁你就被消失都唔知咩事。
到了今天,在中國大陸做一個沒有記者的新聞APP,結果一樣躺着中槍。自從習大大上台後,國家對新聞資訊關注是非常敏感,內容要配合國家,才能放於公眾面前。一個新聞APP的定位如何,是要拿揑得非常準確,否則成間公司無端端被查甚至封鋪也不出奇。

近日大陸著名的新聞App「今日頭條」以及「鳳凰新聞」早兩日被停止更新多條頻道,暫停運作,當中「今日頭條」的「推薦」、「熱點」、「社會」等六個頻道曾經被停更新24小時,現在已經「重新上路」,原因是北京網信辦認為當中內容有問題,包括傳播色情信息、違規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等問題。
北京網信辦整頓新聞APP

「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甚至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卻顧忌「今日頭條」,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就能勝過對手。
不過「今日頭條」被停止更新其實有點無辜,因為從理論上,這些新聞內容推送是以AI的演算模式發送,即是用家主導,用家的喜好才會推出相關的新聞內容,如果用家喜歡J圖,自然出美眉內容新聞;如果是涉及其他如政治、社會民生,那意味著用家對這些新聞更表關注。當然這些AI演算的確是可以進行挑選和改動設定,但是如果過於干擾這些設定,那就會失去了用家導向,就失了「今日頭條」自身的賣點,也意味著公司失去了原有價值。
所以「今日頭條」要如何在用家和政府之間作出平衡,比起他們如何找到第N輪融資或者上市,其實更困難。
事實上在中國互聯網發展上,內容傳播一直是最為複雜和敏感的領域,當年微博剛在神州出現,其內容發送、轉發以及大VKOL之盛行,可謂一時無兩,但隨著國家要收緊言論,微博的功能和特性也大大減低,以往很多用家都透過微博接觸一些非國家新聞機構的新聞內容,因為資訊收緊關係,轉而使到微博換來只是看一些藝人八掛新聞的資訊,誰出軌、誰是小三之類的大媽新聞,昔日微博做另類資訊傳播渠道便失色了。

「今日頭條」估值過百億美元,一直市傳準備上市,因此這公司發展一直受市場關注,當中不一定是因為政治掛帥,而是商業考慮,但是新聞企業在中國是一種充滿中國人治特色的領域,因此政治和商業是互相關連下,當中的政治風險因素難以估計。
除非「今日頭條」有國家加持(入股),那麼生存上便較有利,但同時間亦會有機會被網民所厭棄,真的是手背又係肉,手掌都係肉。

 



留言
一帶一路考察記之二

《Do姐有問題》環節,以上烏茲別克幣50000 soʻm等於幾多港元呢?答案是$48.82港紙,50元也不足。所以到當地買東西,只需撇除000,就大約等於多少港幣。因此在當地吃飯,閒閒地都幾十萬,可謂土豪本色。由於通貨膨脹大,到超市時候買東西,收銀員不能給太多碎銀時,是會以糖果來代替,可謂另類貨幣交易。烏茲別克在中亞國家中並不是富裕國,生活水平較低,平均月薪約為$350美元。當地主要產業是天然氣、礦產和農業為主,當中棉花是其中主要產業,但重要性近年下降,而棉花產業卻帶來血汗棉花之稱,因為這些棉花在種植時使用童工而導致有不少意外。外國不少企業都抵制烏國棉花,當中包括Gap、Marks & Spencer、Tesco等。近年烏國與中國經濟貿易開始頻繁,在街市看到不少雪柜都是使用中國品牌,如美的、星星冷柜。不過中國最威的高鐵產業並未在烏茲別克落地生根,由首都塔什干與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之間的高鐵建造商是來自西班牙的Talgo所製造,車程約為兩小時。而烏國高鐵列車全用實名制,甚至要寫埋人名及其出生年月日,私隱度全無,但實名制得來查票時卻非常「是但」,可謂有名無實。中亞有多個國家,烏茲別克並不是富有之列,即使是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其環境有點像當年中國改革開放時的二三線城鎮,而且當地人的工作模式也像昔日中國七八十年代的初期,並不是很積極,有天到一個博物官內參觀,員工伏在台休息而沒有理會遊客,感覺很悠閒,所以似是回到昔日的中國。如果要在當地設廠或者做投資,就要預計有這種成本計算在內。而且從高鐵查票的制度看,反映出當地的官僚系統仍然落後,是否需要在營辦開公司時走後門,就要自行判斷。不過,烏國有如昔日中國上世紀的八十年代時,那麼他們對一些實體硬件產品的需求自然頗大,電子產品必然是首要,街上不少人都開始使用智能手機,所以時常會有人走來拿起手機跟大家自拍,已經習以為常。雖然當地工業基礎不高,倘若投入這些產業可能要高成本,不過當地的農產品卻不差,在當地吃的蔬果非常新鮮,是否搞農業加工再出口或者也是另一種潛力。烏國有三千萬人口,是中亞人口大國,勞動力不是問題,因為很多人還是年輕力壯,這些勞動力是他們的資本,如何使用這些資本則是到一帶一路創業者值得思考的事情。阿拉木圖的商場外的噴水池中亞最富有的則要數哈薩克斯坦,地大物博,是世界上面積第九大國家,但人口只有一千八百萬,昔日首都也是該國最大城市的阿拉木圖,比起烏茲別克的城市明顯有很大的差距,不時見到名車,其生活水平接近中國的一二線城市,當地的大型商場內所售賣的東西甚至和香港差不多,既有不少西方名牌,還見到中國著名喜歡抄襲別人品牌的「名創優品」在當地紮根,反映當地的消費力較高。不過到中亞投資或者創業,是需要考慮一些要點,因為中亞民族並不是我們華人、香港人熟悉的東南亞地區或者中國,他們富有傳統的宗教文化,純品樸實,但未必是靈活工作的一群,另外,政治和宗教的穩定性也是需要考慮。再者語言也是關鍵,不過近年不少中亞學生開始到香港或者中國留學,而且能夠在海外唸書,理應是一批富裕的一群,倘若能夠認識這批學生,作為一個中間人或者未來的合作伙伴,也是一支當地的盲公竹。

潮爸潮媽的新寵 Hypekids

有一段時間沒有跟進 Hypebeast(8359)了,自上次於第三季業績公佈後分享,股價輾轉升了接近3倍,回報相當不錯。核心持股採取Buy and Homework對於核心持股,我一向奉行 Buy and Homework,隔一段時間我會主動跟進公司的最新發展情況或者不同報導,務求走在最前,預判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路徑。另一方面,唯有你對公司的認知更深入,你才能建立更高的Conviction,因而能夠在股價波動或偏離價值時牢牢握緊,甚至增持!潮童網站:Hypekids最近,我閲讀了由時尚網站Fashionista的一篇報導,内容講述於去年7月17日,潮流時尚網站 Hypebeast 上綫了一個以兒童時尚為主題的新網站 Hypekids。這個新網站是跟外國運動鞋零售商龍頭Foot Locker共同合作建立的,内容主要報道休閒街頭品牌及高端奢侈品等不同類型的童裝品牌和最新產品(包括玩具和配飾,甚至從設計師款嬰兒車或者 BENZ 出品的單座玩具車),目標群眾是10歲及以下的兒童群體。與其說網站是針對10嵗及以下的兒童群體,不如應該說網站是針對這些兒童的潮爸潮媽。一眾潮爸潮媽可以通過網站搜尋 YEEZY迷你版的具體發售時間、購買方式,或者瀏覽和運動鞋零售商 Foot Locker 共同策劃的「童鞋開箱視頻」。「越來越多電商平台開始關注街頭風童裝這個新市場,而像Jordan那樣的重磅球鞋品牌也開始推出童鞋線。你可以看到整個潮牌市場正在從一群年輕人擴展到一個個家庭,所以我們也希望能向全年齡層擴展。」 Hypebeast 創始人馬柏榮 Kevin Ma 在接受 Fashionista 採訪時表示。Kevin的構想是隨着 Hypebeast 一直以來的忠實粉絲都慢慢進入了成家立室的階段,自然會出現越來越多的「Hypebabies」,對於不想在街頭文化潮流上掉隊的潮爸潮媽,Hypekids為他們的下一代提供了平台。「當下這一代兒童成長在一個『生活方式文化』的大環境裏,這個氛圍中時尚、音樂、體育和流行文化互相融合,這也給予設計師更自由的空間將不同的美學融入到產品中。」- Kevin Ma「我們越來越多地發現電商平台開始在街頭風的童裝市場上做功夫,那Hypekids就是希望在這樣的潮流中向『家庭市場』轉型,並且希望利用我們在街頭文化方面的專業性為各個年齡段的人提供相關服務。」- Kevin Ma童裝市場發展潛力巨大根據Euromonitor的統計,全球童裝市場去年增幅為 5%,超過了女裝和男裝,達到 2034 億美元。2017 年,幾乎所有主要時尚品牌也都擠進了這個市場,紛紛推出針對 12 歲以下兒童的服裝和配飾線,這包括 Dolce & Gabbana、Moncler、Adidas、Elie Saab 等。Hypebeast 縱使股價已經上升了很多,我依然相信「更好的風光在後頭」,我衷心相信公司的發展路綫明確,可以在不同的細分潮流市場中建立根據地,現價我會選擇持有股份。(執筆之時,筆者或其客戶持有上述股票,並隨時買入或賣出)原文見作者之blog  及FB

一帶一路考察記

近日到了中亞國家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遊覽,認識了幾位烏茲別克人,他們是學生,十八歲,在孔子學院讀了四年中文,更準備今年九月到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唸大學。有日在高鐵和另外幾個學生閒談,他們也說中國有很多高樓大廈,對中國的印象挺好。在這兩個國家的街上還見到不少中國產品,在一個市集,大部份凍櫃都是中國品牌,包括星星冷櫃和美的,手機方面,華為和小米手機的市佔率也不低,當然其他品牌如Samsung亦有出現。在火車沿途經過一個山頭,又見到大大隻字寫著「中興ZTE」廣告。無可否認,中國產品在這幾十年來,的確成功打進了很多國家,在第三世界國家尤其受歡迎。中國夢走出去,大家認為成功在望之際,但一個「中興案」,將真實的面貌呈現給大家看,原來我們所謂的大國崛起,科技的進步,其實也只是創新應用上的成功,在真真正正自主創新科技上,依然是落後於人。中國近年成功崛起的科技並且時常引以自豪,有兩大範疇,一是高鐵,二是手機電訊相關設備。中興現在停牌,不知何時復牌,相信一復牌後股價會有極大波動。事實上美國調查中興只是一個開始,往後來得更大影響的,其實是華為。現在有指美國司法部會調查華為是否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規定。華為沒有上市,對普通股民來說,並沒有直接影響,但間接影響卻是有的,就是與華為有密切生意往來的公司會被波及。如果你是股民,真心覺得中興是累街坊,自己衰好了,現在還拖了整個產業鏈落水。華為是世界三大手機生產商,近年不少人買其手機,因為貪其Leica鏡頭靚,影相高質,但其實華為最強的不只是手機,而是電訊設備。華為現時是全球第一大電訊裝置製造商,不少電訊基站都是使用華為的技術,當中包括硬件和軟件設備。以往華為一直被指抄襲外國電訊公司技術,然後自家再改良,並以低價銷售,成功佔領市場份額。多年來華為抄襲、被提告或罰款的次數可謂多不勝數,但是生意依然照做,因為這並不涉及到國際關係層面,只是商家之間的貿易磨擦。但是今天所涉及是國家安全層面,就另一種講法。人家已經表明制裁行動,就算你可以大方不到美國做生意,退出市場,但是美方卻可以給你一個大教訓,停止給予有關技術出口,已經可以令企業陷入彌留邊緣。然後作為美國盟友的歐盟,自然會緊隨其後,涉及的影響,不是普通的商業糾紛了,而是整個中國大陸電訊產業的生態鏈。華為賣的是電訊設備,不少第三世界國家的電訊商都有採用,伊朗是否其客戶,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中興一錯,引發的連鎖效應,無疑是讓中國政府始料不及,甚至手足無措。因為晶片技術是所有科技產品的基礎,沒有晶片,多大的技術應用都難以構成。中國創新科技主要在於應用上,Wechat、支付寶、AI人臉識別等,其實都是在這方面,但在研發核心科技上,仍然未能追上。現在電訊技術上被人家拖後腿,另一成功走出去的高鐵又會否步其後塵?

刁民化的香港人

「你估我為自己呀,我係要改變世界,係仗義執言!」一名大叔青筋暴現,掹大喉嚨狂吼。看官們不要以為這是反新界東北發展,或者是激進組織的示威場面,其實這只是四月裏尋常的一個股東會,而大叔不滿的,是抗議股東會的紀念品為何只得一人一份?大叔怒吼的聲音,搞到同層在開其他會議的人也飽受滋擾, 向酒店經理投訴,經理勸告無效,而大叔繼續狂呼:「報警拉我呀,我就係要睇下呢個世界有幾唔公道。」過戶處的職員早已練得非常佛系,其實只要待其他股東入場,職員偷偷多送一份紀念品給大叔,他便會乖乘收聲,地球自然會回復平靜。旁邊剛畢業的小妹妹吃驚地說:「我真係冇諗過有咁低質素嘅香港人!」「哈哈哈,少年你太年輕了。」同場其他佛系人士失笑:「大把香港人係咁架,甚麼港女大鬧地勤,起碼她要補番四位數字的金額,一時氣憤也情有可原。大叔吵着要的,只是一枝國產潤手霜,要不是香港存貨有限,一人十枝又何妨。」(補充一下:大叔堅持自己有數份股東授權書,朋友沒空來,他要拎埋朋友嗰份,所以一人一份是唔公道的。)話說回來,香港近年真是充斥着只欺壓前線服務人員、發爛渣、攞着數的刁民,鸚鵡學舌了一堆「仗義執言」、「程序公義」之類的四字詞語,結果原來只是用來拎小便宜。根本派餅券、紀念品、百佳現金券等等都不是上市公司對股東的義務,近年的小股東除了搶食外,更經常在股東大會上大嚷,地鐵股東會便試過有股東向主席申冤「冇餅食」,此舉無疑是存心整蠱打工一族,就算主席明事理,也會少少怪前線的公關「做咩到個場面咁肉酸」!同股不同權夠唔公平啦,但只要唔好阻佢地攞餅券,話知你大股東一股股份, 有十股投票權。政府派四千蚊,連居住未夠一年的新香港人也有資格申請, 公道咩?不過,要發爛渣,當然搵些沒有還擊之力的人出氣,政府權大,衙門不好招惹,自然沒有人去「仗義執言」。香港人的刁民化,和大陸愈來愈相似,隨時有過之而無不及。社會的不公,很大程度源自制度,但挑戰制度,只會惹禍上身,壓力爆煲的香港人,耳濡目染一套抗爭詞彙,但卻只懂得欺負比自己更窮的人,或者無賴地在別人上級面前製造尷尬場面,以達到拎着數的目標。壓力爆煲,社會貧富懸殊,基層市民不是團結對抗專權,而是互相欺壓,爭鬥攞着數,攞不到便要叫別人不好過。香港人,你值得擁有今天的香港。

業績記者會的趣與不趣

「電視節目有好多種,不過唔係個個節目都......」,好啦,其實除了電視節目,上市公司業績會都有好多種,「不過唔係個個業績會都適合記者問問題。」講到上市公司業績記者會,相信一般人在電視新聞上看得最多的都是「誠哥」講業績。但誠哥講業績其實可以說是香港最特別的一種業績記者會,因為,其實誠哥與管理層不會「浪費時間」講公司業績,一上台就直接進入答問環節,而通常亦都不會有記者「浪費時間」真的去問誠哥長和業績,而是聽取「聖訓」,等誠哥「指點迷津」。所以誠哥業績會,可能是最多港聞記者出席的業績會(第二多應該是港鐵)。問誠哥問題,通常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都有人問,天文當然是政局風向,「中央有無放風?港府最近做緊乜?特首選舉撐邊個?」地理可以包括香港樓市,經濟展望,「買唔買樓好呀?」誠哥還會教你做人道理,話你聽因為自己「每日工作時間超過一般人,所以已經工作瞭一百年。」年輕人要努力工作。而且「做誠哥」,少點歷史知識都不行,「誠哥」可以突然拋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記者不知出自武則天殺唐宗室的歷史典故,真的連答話機會都沒有。不過,誠哥業績會可能因為誠哥退休而從此絕版,簡直就有如北非最後一隻白犀牛離世使整個族群絕種一樣,因為誠哥在香港確實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如果要找近似誠哥的記者會,可能要數一眾「金句王」,例如融創孫宏斌就是一例,其實記者也不會指望孫宏斌能夠說出甚麼「實質的答案」(與專家Dickson是同類?),問孫宏斌問題,其實都是想他「爆肚」,講一大堆理論後然後說其實自己是「瞎猜的」,問他個看法,最後變成罵人是「傻B」,指著希望幫他解圍的公關叫公關「下去」,出了個聲明向其他公司道歉然後說其實自己是被迫道歉的,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融創記者會視頻這種記者會,確實比千奇百趣更加「趣」。當然融創業績會好過毛記的是,專家Dickson是單拖上陣,他則有行政總裁財務總監等在旁邊答實質問題,記者分析員可以交功課,會上也娛樂性十足。有趣爆的業績會,當然也有悶爆的。好多覺得自己是大公司的小公司,業績會報告真是可比催眠曲,大老闆在台上口沫橫飛,從公司理念,公司願景,公司核心價值,一直吹到公司未來一百年的前景分析,問一個問題答十五分鐘,離題萬丈簡直比英國議員拉布朗讀莎士比亞扯得更遠,問公司利潤可以扯到中國歷史抗日戰爭。記者分析員在台下滑動手機,心裡叫苦其實都是一句,「你哋公司會唔會有其他人,講到啲實際啲嘅嘢?」當然,有人字字珠璣,都有人惜字如金,尤其一眾「國企老總」最為明顯,在確保政治正確下,真是問一句答一個字,問兩句答兩個字,問三句,都是答一個字。總之,你想撬開老總的金口,可能比去少兩次日本就儲夠首期買樓更難。最後一種可能就是「身有屎」的公司,明明對見記者怕得要死,但又要裝著提高透明度開個記者會,然後就找公關公司「安排」,第一個問題由公關公司派出的「媒」(通常是公關公司自己的員工)發問一條已經安排好答案的問題,第二條就找個已經與公關公司「夾好口供」的內地傳媒記者發問(因為通常香港記者都不肯夾口供)指定問題,第三條再找個內地記者問個可以讓管理層吹噓威水史的問題,然後就宣布「記者會完滿結束」,由公關「護送」管理層迅速「逃離」記者追問。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其實大部分公司開個業績會都是「正正常常」,講講公司業務,未來發展目標,你問我答,有供有求,最重要就是大家都可以順利交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