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推新聞也會躺着中槍

2018-01-02 21:47:04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在大陸做新聞難,現在連做沒有記者的新聞APP也會躺着中槍。

做記者要跑新聞,追新聞,當中除了涉及採訪找題材外,還要真正去跑,同時間競賽,智力和體力兩樣兼備。在中國大陸,從事新聞行業更難,如果你想認真做新聞,會過得很痛苦,因為寫完的新聞隨時被下架,甚至會有麻煩,一個唔該,政府話你擾亂公眾,涉及國家利益,咁你就被消失都唔知咩事。
到了今天,在中國大陸做一個沒有記者的新聞APP,結果一樣躺着中槍。自從習大大上台後,國家對新聞資訊關注是非常敏感,內容要配合國家,才能放於公眾面前。一個新聞APP的定位如何,是要拿揑得非常準確,否則成間公司無端端被查甚至封鋪也不出奇。

近日大陸著名的新聞App「今日頭條」以及「鳳凰新聞」早兩日被停止更新多條頻道,暫停運作,當中「今日頭條」的「推薦」、「熱點」、「社會」等六個頻道曾經被停更新24小時,現在已經「重新上路」,原因是北京網信辦認為當中內容有問題,包括傳播色情信息、違規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等問題。
北京網信辦整頓新聞APP

「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甚至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卻顧忌「今日頭條」,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就能勝過對手。
不過「今日頭條」被停止更新其實有點無辜,因為從理論上,這些新聞內容推送是以AI的演算模式發送,即是用家主導,用家的喜好才會推出相關的新聞內容,如果用家喜歡J圖,自然出美眉內容新聞;如果是涉及其他如政治、社會民生,那意味著用家對這些新聞更表關注。當然這些AI演算的確是可以進行挑選和改動設定,但是如果過於干擾這些設定,那就會失去了用家導向,就失了「今日頭條」自身的賣點,也意味著公司失去了原有價值。
所以「今日頭條」要如何在用家和政府之間作出平衡,比起他們如何找到第N輪融資或者上市,其實更困難。
事實上在中國互聯網發展上,內容傳播一直是最為複雜和敏感的領域,當年微博剛在神州出現,其內容發送、轉發以及大VKOL之盛行,可謂一時無兩,但隨著國家要收緊言論,微博的功能和特性也大大減低,以往很多用家都透過微博接觸一些非國家新聞機構的新聞內容,因為資訊收緊關係,轉而使到微博換來只是看一些藝人八掛新聞的資訊,誰出軌、誰是小三之類的大媽新聞,昔日微博做另類資訊傳播渠道便失色了。

「今日頭條」估值過百億美元,一直市傳準備上市,因此這公司發展一直受市場關注,當中不一定是因為政治掛帥,而是商業考慮,但是新聞企業在中國是一種充滿中國人治特色的領域,因此政治和商業是互相關連下,當中的政治風險因素難以估計。
除非「今日頭條」有國家加持(入股),那麼生存上便較有利,但同時間亦會有機會被網民所厭棄,真的是手背又係肉,手掌都係肉。

 



留言
傳富不如傳智,傳子更可傳社

根據霍金的說法,人類的後代,要大幅度移民,離開太陽系,並且要住在宇航船內作跨代傳承,經歷數代人之後,才能抵達彼岸。未集體起飛前,甚麽機械以至基因改造,絕對免不了。科技累積,絕對沒有嫌太高,而最重要的,是要大量投入財富,所以除了科學家外,有能力創富者,才是人類延續上的關鍵人物,沒有巨額財富投入,超凡入聖的虧蝕忍耐力,不會有真正的科技創新 ! 2018 是企業家離世年,企業家本人以至他的下一代,中間有來往的為數不少,有些是點頭之交,有些曾共謀天下,程度高低各異。交往史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企業家的思想行為,對商道創富,有甚麽反省及啟示,怎樣可以令新一代更有效地創富,讓筆者由一些較疏的企業家或其二代開始談 :鄒文懷 : 和鄒先生並不認識,雖然在公眾場合碰過好幾次,他總是禮貌周周,但卻和他的非婚生兒子鄒重璂認識,當時他應該是二三十歲的時候,並已經是醫生,正在和一位女護士拍拖,我們在同一個圈子出入,只覺得他相當沉默,當時天真地以為醫生就是這個樣子,後來得知他是鄒文懷先生的非婚生兒子,聽後也沒有甚麽特別感覺,畢竟歐洲在某年代,1/3 人口是私生子。及至鄒文懷先生過身後,此段往事卻被傳媒猛烈抨擊,指鄒先生生前沒有恰當地支援過他的私生兒女。身邊不少盛年人士,除了發展婚姻以外的異性關係外,更二次甚至三次創造後代,其中甚至有敢於自我揭發者,命運各異,有人因此晚年離婚,另外有人幸福地令「二環」「三環」兒女得到元配認受。回顧鄒文懷先生個案,在創富層面上,如果鄒重璂創立的「天一醫療」,得到父親的及早支援,會不會規模更壯大 ? 超越當年曹貴子的康健國際,成一個更有為的企業家,不比老父創辦的嘉禾影業最鼎盛的時候遜色。考量傳承是否成功,最關鍵是傳承計畫有沒有令後代人盡其才,尤其是育有創業家後代,是否提供足夠資本及機制,成就其創業規模以貢獻社會。劉迺強 : 心水清的人是看到這個名字,肯定以為筆者搞錯,文章應該是針對離世的企業家,而不是針對政治人。可能劉先生本人,也沒有覺得過自己是企業家,但筆者在 80 年代,卻親手協助過他創造的企業,他當時的企業,名為「社團服務中心」,顧名思義他是將很多不同的左派工會組合起來,為他們提供購物服務,組合成一個相當龐大的近似百貨公司業務,當時筆者就是協助他的「社團服務中心」,接通影視軟體租賃集團,讓他們的會員,可以用更優惠的價錢,租賃影視軟體,記憶中這個概念,還是由劉先生主動提出,證明他的商業觸覺敏銳。當時「社團服務中心」的規模,相信不比「教協」少,這個級數的營業規模,放諸今天,可以將之「領匯化」,雖然其主要股東為非牟利機構或慈善團體,仍然可以將業務上市,很多慈善團體或非牟利團體沒有認真這樣想過或理解過,將業務流量,轉化為穩定的捐款來源,造福社群。讀者亦應該擴闊眼界,資本市場不單止可以為私人創富,亦可以為公眾創富。若中國地方政府懂得運用資本市場製造收入,無需過度倚賴賣地收益,中國長遠才可避免如香港及日本等地方,走進類似農奴的樓奴社會。查良鏞 : 查先生在小說的成就太大,很容易令人忘記他是一個企業家。在那些年,一個人能用筆桿子養活自己,兼且能製造出一個上市企業明報集團,是非常之不容易。就算到今天,似乎仍未有一個 KOL 打造出一個上市級企業。查先生的遺憾,似乎祇有兩個 : 一個是拿不到諾貝爾獎,這個問題誰都幫不了他 ; 另一個遺憾,是傳人失敗。 當時他將明報傳給了於品海,可惜他經營明報不善,最後失意賣給馬來西亞人張曉卿。 名嘴黃霑生前曾經是大承諮詢的成員,他曾斬釘截鐵地說,查良鏞之所以傳位給於品海,是因為覺得於品海非常像查良鏞自殺過身的兒子,所以像著了迷一樣,雙手奉上明報,中間沒有太多考慮,以致日後出現悔意。企業家傳承一如人生,波折在所難免。傳人跟結婚物件異曲同工之處,就是很難一次過滿意,若能在傳承之前建立一個監察隊伍,那怕是上市公司內的特殊董事委員會,還是在家族議局延聘獨立參議員,建立過渡監察機制,若傳人無法在期內表現達標,由預設機制將之拉下馬,並備有過渡人員interim executive 接任,確保不會出現無人駕駛的行為。查先生千算萬算,卻在封刀歸隱前棋差一著。今時今日傳承科技發達,敝司十年前已經開始有數位化圖譜分析,企業家在傳承的時候,可以根據發展圖譜定位,按部就班有序完成,無需像查良鏞一次過將全部籌碼推出去,再冒類似不必要的風險。 (待續)2018 離世企業家成就觀察 (之一) 文章已刊於2018年12月15日香港信報

中國轉型成敗,還看5G

5G

中美貿易問題將會持續一段時間,即使談判得到短暫解決,裂縫其實已經出現,中國亦深知美國未來會繼續對自己作出不同程度的攻勢,特朗普即使下台,但美國的外交國策不會大變動,中國將會面對未來十年甚至數十年的新冷戰形勢。中國經濟因為美中貿易而放緩,經濟預測甚至擔心出現衰退,這是中共執政者最害怕的,因為中共自改革開放以來,「政緊經鬆」讓他們可以持久執政,即使人權上極緊,社會缺乏公義,但是人民有得食,還要從四人幫、文革的極貧生活,變成今天豪買包包的日子,人民自然是算數,因為大家不止溫飽,重有錢搵。但如果搵唔到錢,又沒有人權、公義等,人民不反抗才怪。作為執政者,不想人民反抗,在保持專政管治下,又要讓人民搵到食,便是今天中共的首要任務。中共在過去十年來,一直轉型由出口變內需,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單看淘寶、微信微商、地產置業等,內需的確開始形成。那麼當內需成為一個足夠支持到社會經濟運作時,政執者便有更多的話語權。按此邏輯,發展5G便是其中一個重要帶動內需的政經策略。現時5G對中國來說有一樣獨特優勢,就是5G的制式是中國有份參與及制定的,這代表著有能力控制這個遊戲的話語權。中國必定會以本國為一個示範點,這是中國在發展電訊服務以來,第一次以「自家」東西推出市場,以往3G、4G都是歐美主牢,但今次有中國有份訂遊戲規則,便是很不同的佈局,也是近年中國最重視的國際佈局。歐美國家對華為的5G如此有戒心,其實就是這個理由。當初讓華為一同制定5G,歐美天真地以為可以走進中國市場分一杯羹,但是中國根本從來都不想開放電訊市場,歐美現在才醒覺,真是有點遲。即使歐美等西方陣型封殺華為,但華為可以在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同樣可以是另一條出路。所以中國在5G上不一定佔下風,機會可能是「五十五十」。現時最大限制是在晶片上被人咬住,但在應用上,中國的流動通訊應用其實十分成功,比起其他西方國家也不輸蝕時,雙方5G必有一番惡鬥,好戲連場。在手機時場,中國基本上是大國,這不能否認,試問有幾多個國家手機品牌會多得過中國呢?中國手機競爭之激烈,間接成就了自由市場的進步,形成有競爭有進步之勢,即使說大陸手機在成熟市場滲透率不高時,但在新興國家,基本上市佔率最高。而國家在玩政策市時,對手機的政策傾斜下,也有助5G的發展。而華為在基站佔優,亦有助硬件上發展,軟硬件方面,中國其實俱備了5G發展的優點。現在就要看西方國家在創意應用上,是否真的如過去二、三十年流動通訊歷史上,再次成功佔先機。2G和3G歐洲快人一步,短訊SMS取得成功;到了4G,美國成功造就Facebook、Amazon等應用。到5G,汽車、物流、影音內容都是大家想開發,但未見有任何國家有絕對的優勢,這是一場民間版的「軍備競賽」。中國未來數十年的國運,很大程度上繫於5G成功與否。中國優勢上有制式掌握能力、多元化應用和龐大市場,弱點是創意應用上政策的限制,朝令夕改打亂市場運作、知識產權的不足而拖慢技術應用的發展。5G可能是中國的分水嶺,是龍是蟲也是看這一次,如果中國搞5G成功,把應用上做得好,商業上大躍進的話,這無疑是一次大茶飯,其他國家必定會找中國合作,這比一帶一路更有吸引力。5G也是國力的表現,因為當中是涉及到技術、商業能力以及國家政策三方面,是展示中國執行力的機會。但如果5G不如預期般成功,對於中國來說,也是一次敗仗,往後就難以展示所謂「大國實力」。就不要時常提中國夢。

瑞幸會否步共享單車的後塵?

常到大陸工幹或者旅遊的朋友,總會覺得大陸的咖啡店如星巴克的數量比香港還要多,地方亦更大更美觀,不少人喜歡到這些咖啡店流連,成為潮人聚腳點。大陸除了星巴克外,近年還有中國本土品牌的連鎖咖啡店冒起,其擴展速度之快成近期熱話,這店叫「瑞幸咖啡」,該公司近期獲得兩億美元的B輪融資,估值達到二十二億美元。比起今年七月時估值十億美元,不足半年居然翻倍,不能小看。而當中的投資者來頭也不少,包括愉悦資本、大鉦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以及中金公司等。瑞幸開業不足一年,作為一間咖啡店初哥,現時全國分店已達到1,700間,還找了湯唯、張震做為代言人,並以超低價速銷咖啡。從上述策略,便明白到該公司是以快速佔領市場佔有率為目標,希望短期能夠鞏固市場的領導地位,然後再考慮如何增加收入及利潤。這模式有點像現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如共享租車、共享單車、外賣速遞服務的經營模式。該公司的CEO是錢治亞,她曾是神州租車COO,所以她很自然把互聯網的經營模式放進「瑞幸咖啡」當中,包括低價速銷、利用網絡廣告推銷產品,如在咖啡店附近的客戶,便會收到微信廣告,又在雙十一期間搞了為期七日「luckin狂歡節」,據稱活動期間賣了1,820萬杯咖啡,每秒銷售30杯,打破國內外咖啡銷售紀錄。不過速銷和推廣自然有成本,當中每月燒錢速度驚人,錢治亞表示該公司開業八個月,已投入十億人民幣,即每個月差不多燒錢近1.5億人仔,燒錢速度之誇張,難怪短短不足半年,便要快快找新投資者入股。雖然燒錢能短期內做到品牌建立,但口碑並不一定同樣成功,一些國內朋友對這店的評價也並不特別好,認為品質上有待改善。事實上咖啡這門生意利潤也不是很高,如咖啡巨頭星巴克,在中國和亞太區的經營利潤率為19.1%,相信純利也會更低。不論星巴克和瑞幸咖啡都是走大眾化路線,以薄利多銷為主。這是過去二十多年經營咖啡產業的模式,但是近年消費者對於這種大眾化或者統一規範化的咖啡產品有所轉變,開始流行精品咖啡,這些精品咖啡不是標榜價錢,而是以品質為賣點,這些精品咖啡店很多時是個體戶,對咖啡很熱愛,店的面積不會很大,但裝修、環境卻讓客戶感到舒服和自在,賣的咖啡亦相對較貴,例如一些咖啡師特別調製的手冲咖啡、冰滴咖啡等等。手機咖啡分享平台app ListCup創辦人Jimmy Wong表示,現時國內大約有20,000間精品咖啡店,而香港則約有300-400間左右,國內主要分佈在一些大城市如廣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地,香港則在中上環一帶為主。這些精品咖啡店環境和品質和走傳統大眾化的咖啡的格調很不一樣,雖則是小眾,但卻是影響著咖啡產業未來發展的路線,因為即使連星巴克都嘗試撥出另一條line搞精品咖啡。Jimmy表示可以利用Listcup尋找這些精品咖啡地點,好讓真正咖啡愛好者搜尋好喝的咖啡,亦可在平台上發表咖啡的意見。事實上這些精品咖啡店其實是單打獨鬥,就像今天的小店VS大財團。倘若結合起來,有完善的社交網絡支援,精品咖啡同樣有另一片天空。至於瑞幸咖啡未來發展會否像共享單車如ofo的後塵,又者成功如美團做到上市的神話,老土點也是這一句「拭目以待」。

《群聊秘笈》

前些日子一班舊朋友約食飯,負責打點安排的朋友,揀好餐廳訂了位,安排周到之餘,自始至終都沒有開Whatapps group,寧願逐個通知應約的朋友。見微知著,此君可謂碩果僅存、體貼優雅的gentleman。開群勝在方便,一段說話不用重複十次、八次,應用在家長群、工作群之中,實為無可避免。有了群組這個偉大發明,負責人樂得把組織的責任分判,群裏宣佈一次,你打了盹看漏了,貴客自理,與人無尤。不過,讓我時常糾結的是,個個都開群,唔通個個都想入群咩?現代社會有沒有一個開群的宜忌以供參考?古有蕭芳芳女士著書《洋相》,介紹歐美社會的社交禮儀,今日科技發達,人與人相處很多時候是靠電訊軟件、社交媒體接觸,理應有些八面玲瓏、見多識廣之士,為網絡群聊、私聊定下禮儀指南,普渡眾生。我是一個交友狹窄的人,手機上兩大派whatapps、wechat加起來的群也只是廿來個,我自己開群的標準,就是群裏的人要有經常交換意見的需要,工作群當然是最無可避免,較為反眼的那種三、四個人約吃飯、行山,也開一個群,改明兒這個飯腳組合換了一個成員,又多開一個群,所以我特別欣賞利人而麻煩自己,不會胡亂開群的朋友。試過有朋友指責我無端退群是對群主的「大不敬」,事緣有些炒股群、時事群要招攬下線,於是有理無理踢人入群,在這方面,wechat比whatapps文明,不會在未得當事入同意下拉人入群。因為「被入群」後,顧及人際關係,不好意思逃逸退群,於是手機上難免有一些死群。臨近聖誕節,大家可以預期又是手機死群的復活旺季!祝福長輩圖瘋傳的日子又到了,真是諗起都興奮。聽說這個世界有兩種群最有價值,一種是家長群,另一種是中資公司中的部門群。先說家長群,家長朋友說,家長群裏大部分是只想緊貼學校資訊的無名小卒,緊守只看不說的原則,基本上沒有甚麼問題。中資公司的群就比較複雜,和中國國情一樣,無名小卒也沒有沉默的權利,上司發了一條訊息,下面的人最敷衍也要發個表情包,春節到了,上司像幣少在深水埗大撒幣,下屬怎樣也要爭個微信紅包,怎能冷冰冰的不瞅不睬。很遺憾,我未打過中資公司的工,有經驗的朋友不妨分享一下,在老闆主導的群裏,長期隱形是否很蝕底。 除了群聊外,兩個人微信、whatapps也有不同習慣,我以前很不接受voice message,現在也從俗了,特別是微信的群愈來愈多,大陸人又習慣甚麼都用微信交流,未出街的買賣協議、公告之類,毫不猶疑在群裏傳來傳去,涉及複雜概念,要打字又實在耗時,所以對着手機屁股說話的比例難免多了。但是我又不明白,如果只是回覆「好的」、「無問題」、「到時見」之類,大爺你為何不打字?或者用個emoji?我始終是老式人,聽訊息要找個耳筒,找了半天只聽到2秒「到時見」,也很難不光火的。說到禮貌,不知大家是否覺得,現在致電別人手機之前,多了一種工夫,就是whatapps一句:are you available for a chat?對方OK了才打過去,就最符合現代禮儀。急事就自然另計啦!如果有高人有興趣為混沌的手機禮儀著書,我沒有多少心得,但卻想了個書名《群聊秘笈》或《群聊Ÿ群撩》,喜歡隨便拿去用。

中美博弈,科技冷戰升溫

上星期六中美在G20開了最高層的會議,討論中美貿易問題,兩大領導習近平和特朗普表示暫停貿易戰升級,好讓雙方有九十日討論如何解決當中的差距。中方和美方都各自表示對方有讓步,中方在其自身的媒體上表示取得成功云云,但基本資料欠奉,甚至有所過濾,這都是中國對新聞資訊限制的慣常做法,實在見怪不怪。當這個星期六中方在南美洲阿根廷的會議上認為談判有所進展時,遠在北美洲卻發生另一件事情,就是全球最大的電訊設備生產商華為的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補,其被捕理由是華為違反伊朗制裁措施。現時美國要求加拿大引導她到美國受審。這事件一直沒有公開,值得留意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昨日發表頗為強硬的措詞,指出中、俄、伊三方,不守國際規矩,在國際貿易上拿著數,指為不該行為。之後今天就爆了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補的事情。中方這次無疑是面對八九六四後,近三十年來一次最嚴峻的外交、政經問題。八九六四那年,美國曾經想提出嚴格的經濟制裁對中國,但是最後沒有,最多只是每年檢討最惠國待遇時,作出口頭上的警告之類,反之還給予中國入世的機會。不過差不多三十年光景,中國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時,這個國際政治格局,又變了另一個玩法。美方一直想中方在中東地區的問題上聽其指揮,但是中東地緣政治一向複雜,加上中方亦有意在中東插旗,自然不會聽美國話,反而與伊朗成為合作的戰略伙伴關係,由能源、科技、商業產品,中伊都大做生意。作為走出去最成功的華為,自然成為當中「大贏家」。但華為的角色其實也頗為微妙,這間公司一直沒有上市,當中理由,多方猜測,是因為有軍方背景支持還是其他原因呢?過去十年,華為一躍成為世界電訊一哥,眾國際級的電訊公司始料不及,因為當年華為產品最出名是「抄襲」,對思科、Juniper Networks的技術真是完全搬字過紙一樣,這種抄襲令外國科技公司極為不滿,也使這些公司損失慘重。因為外國科技公司一方面價錢不及華為平,但平一截的華為卻可以做到相同效果時,試問購買者會怎樣的選擇呢?華為這些年的風光,美國認為是時候「還」了,選擇在這時刻進行,無疑是針對中美貿易問題亮出更多的籌碼。至於孟晚舟這人物,由於她是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就更值得關注,等於給了一個重大的訊息予華為和中國政府,就是不能夠違反國際社會現有的遊戲規則。華為是中國政府「走出去」企業中最成功甚至最值得讚賞的企業,從市場佔有率到技術創新都走在前列,更成為5G其中一個主要制定者,可謂是中國在外國的形象化身。現在華為高層被捕,中方自然非常之緊張,因此作出抗議也能理解。至於所說的不人道,在中方的口裡說出來,則極為諷刺。美國這次中美貿易戰,已不只是貿易問題,更延伸到針對中國今天在國際的地位和態度問題。美國盟友開始埋班,新西蘭不用華為5G 設講,英國電訊的核心設備也同樣放棄華為5G設備,意味著美國會以技術圍堵中方,使華為(即中國)在國際影響力下降。不過與此同時,並不是所有國家都是站在美國方面,如新畿內亞便繼續和中國簽約建立以中國為首的電訊基建,沒有理會美方的要求。相信其他一些二、三線小國、及與美國有牙齒印的國家如委內瑞拉、伊朗等,必然會與中國合作,並且使用他們的技術作為後盾,這是一方面認為可以反制美國的牽制,另一方面也可以有中國的保証和支持。往後科技發展,可能再次出現另一次的新冷戰陣型,但當中的界線,卻是極度模糊,難與當年美俄當年的分野這麼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