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推新聞也會躺着中槍

2018-01-02 21:47:04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在大陸做新聞難,現在連做沒有記者的新聞APP也會躺着中槍。

做記者要跑新聞,追新聞,當中除了涉及採訪找題材外,還要真正去跑,同時間競賽,智力和體力兩樣兼備。在中國大陸,從事新聞行業更難,如果你想認真做新聞,會過得很痛苦,因為寫完的新聞隨時被下架,甚至會有麻煩,一個唔該,政府話你擾亂公眾,涉及國家利益,咁你就被消失都唔知咩事。
到了今天,在中國大陸做一個沒有記者的新聞APP,結果一樣躺着中槍。自從習大大上台後,國家對新聞資訊關注是非常敏感,內容要配合國家,才能放於公眾面前。一個新聞APP的定位如何,是要拿揑得非常準確,否則成間公司無端端被查甚至封鋪也不出奇。

近日大陸著名的新聞App「今日頭條」以及「鳳凰新聞」早兩日被停止更新多條頻道,暫停運作,當中「今日頭條」的「推薦」、「熱點」、「社會」等六個頻道曾經被停更新24小時,現在已經「重新上路」,原因是北京網信辦認為當中內容有問題,包括傳播色情信息、違規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等問題。
北京網信辦整頓新聞APP

「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甚至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卻顧忌「今日頭條」,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就能勝過對手。
不過「今日頭條」被停止更新其實有點無辜,因為從理論上,這些新聞內容推送是以AI的演算模式發送,即是用家主導,用家的喜好才會推出相關的新聞內容,如果用家喜歡J圖,自然出美眉內容新聞;如果是涉及其他如政治、社會民生,那意味著用家對這些新聞更表關注。當然這些AI演算的確是可以進行挑選和改動設定,但是如果過於干擾這些設定,那就會失去了用家導向,就失了「今日頭條」自身的賣點,也意味著公司失去了原有價值。
所以「今日頭條」要如何在用家和政府之間作出平衡,比起他們如何找到第N輪融資或者上市,其實更困難。
事實上在中國互聯網發展上,內容傳播一直是最為複雜和敏感的領域,當年微博剛在神州出現,其內容發送、轉發以及大VKOL之盛行,可謂一時無兩,但隨著國家要收緊言論,微博的功能和特性也大大減低,以往很多用家都透過微博接觸一些非國家新聞機構的新聞內容,因為資訊收緊關係,轉而使到微博換來只是看一些藝人八掛新聞的資訊,誰出軌、誰是小三之類的大媽新聞,昔日微博做另類資訊傳播渠道便失色了。

「今日頭條」估值過百億美元,一直市傳準備上市,因此這公司發展一直受市場關注,當中不一定是因為政治掛帥,而是商業考慮,但是新聞企業在中國是一種充滿中國人治特色的領域,因此政治和商業是互相關連下,當中的政治風險因素難以估計。
除非「今日頭條」有國家加持(入股),那麼生存上便較有利,但同時間亦會有機會被網民所厭棄,真的是手背又係肉,手掌都係肉。

 



留言
從萬寧說到趣店-企業為甚麼不道歉?

​​​​​​​近日鬧烘烘的萬寧印花事件,官方一句「正進行司法程序,故不便作出任何評論」,令事件火上加油。此話除了反映坐在辦公室的高層沒有同理心之外,亦證明了這年頭 “common sense is not common”。很多外行的網民評論起公關危機時亦顯得頭頭是道,為何大企業的回應總是重複犯錯呢?作為行內人,我覺得面對公關危機,要想出妥善的解決方法不難,有時最難的是如何直達天庭,說服老闆。大企業有大企業的顧忌;start-up老闆又多是心高氣傲的後生仔,對老餅公關不是那麼言聽計從;傳統企業又有一些自信心爆棚的繼承者們;政府官員則充滿目中無人,恃權傲物之輩,要說服在上者聽從公關苦心婆心的勸告,才是最難的一關。最近美國上市的趣店創辦人兼CEO羅敏,在其個人微信帳口中發文:「我犯了哪些錯?」便引證了一句俗話:「唔見棺材唔流眼淚!」要這些意氣風發的年青CEO們面對公眾批評,口誅筆伐是不夠的,趣店因為在美國上市,企業負面新聞對股價有直接影響,會觸發集體訴訟,面對以金錢量化的懲罰,才會出現意氣風發的老闆,低聲下氣求饒的場面。先簡單回帶,從事互聯網現金貸的中概股趣店,在2017年10月18日登陸了紐交所,開市首一、兩天猛漲四成,豈料其業務模式,尤其是學生貸這點飽受公眾號媒體的批評,稱其遊走在道德邊緣,甚至指責其「吃人血饅頭」。趣店偏高的年化收益率,單一的盈利模式等都成為質疑焦點。面對質疑,趣店創始人羅敏在上市後第二天回國,接受了一個獨家訪問,做了對話並成文《趣店羅敏回應一切》,對外界關注的眾多問題給出解釋。面對催收賬款手法的批評,羅敏表示:「凡是過期不還的,我們這裡就是壞帳,我們的壞帳,一律不會催促他們來還錢。電話都不會給他們打。你不還錢,就算了,當作福利送你了。」該言論一出,立即引發了網友的討論。更重要的是,此話成為集體訴訟的證據,指控公司在招股書中所宣稱的收貸(催收)政策和操作流程存在誤導。面對從招股價24美元跌至12美元的危機,加上中央正要整頓網絡現金貸的風口浪尖,才有了羅敏這篇反省千字文。全文如下:《我犯了哪些錯?》羅敏「時間過得很快。從上次接受採訪「回應一切」到現在,兩個多月過去了。這兩個多月裏我一直在反思,為甚麼那麼多人都比較負面地看待我們。回頭來看,還是因為我當時不夠成熟。在2017年10月18日趣店IPO後,成人禮來的太快,作為一家上市公司CEO,我其實還沒有做好面對公眾的心理準備。IPO之前的我一直刻意低調,不接受媒體採訪,在上市前後我都沒有打算去和公眾直接溝通,想著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現在想來這種心態是不對的。這個道理我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和很多業界前輩深聊才醒悟。公關不僅僅是我們公關團隊的事,也是我的事。作為一家公眾公司的CEO,已經站在了聚光燈下,內心卻又排斥和公眾直接溝通,這是我在認知上的一個錯誤。認知錯了,後面的形勢就無法控制了,接連出現車禍。首先,我不應該只接受一家媒體專訪,而是應當在第一時間以召開媒體見面會的形式和儘量多的媒體朋友溝通,讓大家快速了解趣店,而非自己想當然地讓大家自己去看招股書,用一句「招股書上都有」來做回應。先不說招股書是英文,好幾百頁,就算是中文要找到大家各自關心的內容也不容易,我自己不花時間和公眾解釋,又憑什麼期望大家會花時間努力地去招股書中尋求答案呢?其次,《趣店羅敏回應一切》專訪出來之後,我聽從了一些建議,取消了所有的採訪,這更是一個錯誤。這個鴕鳥政策並沒有讓大家對我們的質疑消停,反而是產生了更多質疑,得罪了更多朋友,本質上還是一種逃避。我的心態在當時是有問題的。我記得當時的我非常委屈,心中想著,我們這麼乖,這麼積極主動合規,為什麼還要槍打出頭鳥啊。那時的我,心態出現了失衡。赴美IPO,九十九死一生後來的某一天晚上,我突然醒悟了。在過去創業的十幾年裡,得益於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得益於金融准入的良好市場環境,得益於火熱的網際網路投融資環境,一個從小鎮走出來的沒有任何背景的青年能夠拿到巨額投資、帶領一家企業三年多就上市,這和我們的用戶、政策大環境都分不開。我作為企業家享受到了新時代的紅利、市場的紅利,成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CEO,在看到公眾有人質疑我,有媒體diss我的時候就心裡不爽,這完全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甚至一度有點牴觸情緒,這是非常不對的。還好我快速理解了這些道理。未來趣店和大白汽車發展的過程中肯定也不會一帆風順,還會犯一些錯,所以我開了這個公眾號,和大家直接溝通。我真心覺得接受公眾的監督,接受一切的批評意見,有則改之,無則笑之,才是一家上市公司CEO應該擁有的胸襟,也是帶領企業基業長青的重要一環。這堂與公眾溝通的公共關係課我會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去努力學習。羅敏2018年1月14日」夠低聲下氣吧!羅敏範例給我們上的一課:有些套語例如「招股書上都有」、「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回應」、「依法辦事」,其實是繞個彎說「老子不耐煩跟你多說」。除非你叫林鄭月娥,否則最好不要這樣盛氣凌人。與其找一間「乖」的傳媒接受訪問,意圖可以任意操控,結果亂噏一通, 不如一次過面對所有傳媒,四平八穩地回應一次,無謂得罪街坊。沒有中央政策保護的民企,又在美帝地頭上市,自己謹慎一點,不要太過得意忘形。相對美國的環境,甚麼公關災難對萬寧來說,都是沒有真金白銀的切膚之痛,過幾天又成了不痛不癢的花生。股价腰之际,这家中概公司 CEO 发声认错......趣店: 美国集体诉讼正式爆发趣店CEO 取消接受采访,股价暴跌;中概股不眠之夜

GoPro 與 DJI 在科技發展上之此消彼長

記得2013年到伊朗旅遊,帶著一部GoPro作為拍攝影片之用,那時候覺得這個新玩意非常特別,先是體積細、輕巧,又可以用App來控制,更強勁是能夠可以抵受到強大的撞擊,當時GoPro也是不少拍攝動感運動影片發燒友的必備產品。五年過去,剛看到新聞說這間公司居然裁員以及有意賣盤。只是五年光景,一個曾經當時得令的電子玩意要面對這種困局。另一邊廂DJI的航拍機仍然成為不少人的新玩意,而且它的軸定器拍攝機也是現時不少Youtuber會使用的拍攝器材。兩間公司所推出的產品都是不少拍片愛好者的必備工具,GoPro主打動感拍攝,DJI就以航拍為主。不過這幾年的發展,可謂此消彼長,GoPro的產品缺乏創新,即使推出了航拍機Karma來對打DJI的航拍機,但是未見成功,甚至決定停止研發。反觀DJI推出的軸定拍攝器Osmo靈眸、Ronin如影等頗為成功,由專業攝影到業餘愛好者都有其踪影。GoPro在這幾年發展並不如意,當中產品沒有創新是當中嚴重缺失,起初推出的GoPro是以輕巧和防撞為賣點,但是技術上,不少廠家已經急起直追,甚至超越GoPro,一來一回便失去了市場競爭力。DJI雖然是中國製造,但無疑並不山寨,相反很創新。留意不少外國航拍機其實都有DJI的影子。而DJI亦成功捕捉到市場的脈搏,就是拍攝的需求,航拍手法是改變了多年拍攝技術的瓶頸,以往拍攝高空鏡頭,要動用直升機拍攝,電影《寒戰》第一集便是要用直升機拍高空鏡頭,但到了第二集已經可以改用航拍機拍攝,這取代了高成本的拍攝技術,難怪不少荷理活電影都用了航拍機,不少更用DJI的航拍機,單是電影市場,已經很有市場價值。而更重要是DJI不單看航拍市場,而是針對整個拍攝器材上,當中軸定器是一個很大的新切入點。如果從GoPro和DJI的比較,前者嘗試入對手市場卻失敗,但後者卻成功,一來一回之下,便形成了強烈對比。DJI一直市傳今年IPO,地點是香港或紐約其中一方,而估值超過百億美元以上,另一隻獨角獸。如果在港上市,其實對本港有好處,至少多一隻科技實力股,而不是只單單傾向一隻巨無霸騰訊,或者視手機股就當科技股看待,而且對本港股市有多元也是好事。當年唐英年大宅有僭建,記者們用吊雞拍攝唐宮大宅,今天鄭若驊同樣僭建,記者們已經用航拍機拍攝,還可以多角度拍,幾年光景,人面全非外,也足見科技帶來的改變。

「計劃報廢 Planned obsolescence」其實一直存在

蘋果承認了透過操作系統更新,拖慢舊款iPhone的運行速度,使手機運作異常,變相讓用家放棄從而換新一部iPhone。現在蘋果推出換電池計劃,以圖熄民憤,甚至希望透過換電池而避過集體訴訟問題。蘋果的手法其實就係「計劃報廢 Planned obsolescence」的一種,就是廠商為了使消費者會持續購買新型號產品,會在產品做了一些設限,使其壽命比原有短,從而消費者便要購買新產品,這樣便可以讓商品能夠持續性銷售,變相增加銷情。由於公司大多否認這種事件,所以這種銷售手法有人質疑是否存在,但也有人認為真正存在,例如打印機的碳粉用完,但是只需要重設打印機的設定,原來碳粉根未不是用完,仍然可以繼續打印。這便是當中「計劃報廢」的確存在。現在蘋果這次是明顯是利用這種方法推使用家購買新手機,其實是在瞞騙用家,因為原來手機根本沒有問題,而是廠商自行作出調較讓手機拖慢,是有欺騙之嫌。對於蘋果的形象大打折扣,特別是在美國,因為美國俱有集體訴訟權利時,消費者向其索償牽連甚大,司法部會否起訴蘋果也不得而知,到時不只是形象,還有涉及到金錢,對公司利潤和股價絕對有影響。不過最期待的畫面還未出現,就是火燒連環船,其他手機廠商有否進行這種隱性控制手機壽命的設定,更值得大家深究。這情形隨時成為另類手機版metoo。事實上電子產品在「計劃報廢」最為容易,設了一個時間爆彈便成,可能程式上加多幾句code就可以,將佢loop死或者要佢sleep多五秒之類,就成了!!Android雖然是開放源碼,做手腳是較難,不過手機廠商在安裝Android系統時都會再自行customize一些設定,以配合手機廠商自家的不同應用功能,所以難保不會在這個過程當中做手腳,誰也不知道。作為手機廠商,眼見蘋果出現這個公關災難,最好就是自我引爆,避免等到一些專家找到問題被篤爆,那就很大問題。相信手機廠商會開始評估這次風險,如何應對這次2017年尾手機界metoo風潮。

從Google關鍵字看迪士尼收購案

每年Google到年尾,就會推出年度關鍵字排行榜,今年也不例外,作為香港人,自然會先看看香港的關鍵字排行榜是甚麼,當大家日日話TVB有幾差,有幾俗,但是香港人還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十大關鍵字有五個是與TVB有關的,其中首位是有天然呆稱號的馬國明主演電視劇《降魔的》,第十位則是剛上市的「易鑫」公司,其實為什麼「易鑫」入而不是閱文或者眾安呢?難道大家不知道個「鑫」字點讀?大家看了這些關鍵詞,很自然地說香港人真的好奇怪,只對娛樂有興趣,身邊的事一點都不關心,社會時事居然通通不入流。如果從這些關鍵詞看港人對生活的取向,無可否認香港人是有點冷感,去到極致,每人都抱著「係咩,碰」的心態。不過這也不是單單香港人是這樣,其實留意其他國家也是這樣。比如世界Backoffice的印度,當中十大關鍵字,全是電影、劇集和體育有關,即使英國雖然會有其他社會關鍵字,但同樣地也有關於娛樂影藝的關鍵字,就是Netflix網劇《13 reasons why》,而看看我們鄰區台灣的情況也差不多。從這些數據看,娛樂仍然是大家關心的議題,這樣可以理解到這些關鍵字某程度上是反映了社會一種狀況,這代表著現代人對娛樂的需求其實是頗大,從好的角度看,即是大家安於社會穩定,才會想起娛樂;不過從另一角度想,又可以說是以娛樂逃避生活,視乎你點想。姑勿論怎樣,現在人對娛樂的需求有增無減,以這樣的推想,也明白近日迪士尼決定要收購新聞集團旗下的二十一世紀福斯資產,二十一世紀決定出售旗下的電影、地區電視、Streaming媒體以及國際資產,原本不只是迪士尼有意收購,還有的是康卡斯特Comcast同樣有意向,不過最後放棄,迪士尼正式成為最後買家。 (迪士尼同意以524億美元收購21世紀福斯資產)現時荷里活電影有六大巨頭,當中迪士尼為最大,其他順序排位分別為時代華納、福士、環球影業、哥倫比亞以及派拉蒙。其實外界都會推測這些六巨頭會有合併潮,因為是要阻擋互聯網洪流的影響,整合業務,不過想不到是迪士尼收購福士(港人多稱霍士,但公司華語正稱是福士)。迪士尼收購福士後,可謂遠遠拋離對手,因為福士佔市場達百份之十三,迪士尼達百分之二十六,總共差不多佔荷里活電影市場四成,這樣迪士尼的內容便一下子再推高,如近年最流行的超級英雄電影系列如X-men便是福士作品,這樣便可以與Marvel合併一同回歸入同一公司旗下,迪士尼也需要與網絡巨頭爭一日之長短時,充足內容供應是關鍵。福士是Hulu主要股東,這間網上串流媒體公司是一眾荷里活娛樂巨頭沾上互聯網業務的其中重要一步棋,相信迪士尼往後也會加強在這個平台上推出迪士尼旗下的產品,以對抗互聯網對手如Apple TV、NetFlix等。(迪士尼首席執行長羅伯特‧艾格(Robert Iger)左,福士主席梅鐸Rupert Murdoch (右)內容和平台的重要性是缺一不可,有良好的內容但缺乏銷售渠道也只會浪費,今天迪士尼的佈局是擴大他們的平台據點,才能夠把內容推給消費者。擴大網絡平台是大勢所趨,香港市場其實也面對類同的情況。大台MyTVSuper 在今年市場推廣上其實是挺成功,當中理由是不少服務是綑綁變成免費,TVB務求可以在線上和傳統媒體上能夠奪取話語權,因為TVB在過去日子,於互聯網甚至科技應用是落後於人家好幾年,直到今天才開始說要變革,MyTVSuper、BigBig Channel加上電視的絪綁銷售,在賣廣告予客戶時便可以說覆蓋面夠廣,甚至可以打進其他地區云云,這樣Sell故事便可以動聽得多。

付費內容在香港之難

關於Facebook霸權的討論,實在已講到爛,在傳訊行業打滾多年的我,對於傳播行業的新趨勢,自然也很關心,獨角財經上的博客,不少也討論過閱文集團(0772.HK)、HYPEBEAST(8359.HK)、今日財經、一条等中文內容業務模式的成功例子。好了,時維2017年12月,當閱文都上埋市炒完一浸,今日財經又傳聞以300億元市值尋求融資,外國的Guardian 表示Paywall收費策略初步成功,大陸《 財新網》亦剛推行付費閱讀時,香港傳媒趨勢將何去何從呢?既然大家都明白香港市場太細,走精品Paywall路線是否最順理成章? 從身邊朋友的小圈子調查及觀察中,我覺得大家已逐漸接受付費閱讀高質文章這個概念。由於免費資訊雜音太多、訊息太濫,而且比較情緒化,配合支付寶、微信支付來勢汹汹,小額支付未來在香港必將普及,逐篇打賞文章這種國內流行的模式,可能也會在香港發展起來。如果付費平台準備好了,精品內容的Paywall模式,還欠甚麼呢?我覺得香港是有一個niche market願意付費看文的,《信報》、《 端傳媒》、《經濟日報》,都有讀者長年訂閱,英語品牌的《 金融時報》更不乏捧場客,但讀者對作者和文章的要求會因為付費而提高,在香港攪精品付費文章平台的一大瓶頸,就是人才的瓶頸。從印刷媒體的年代起,香港就流行專欄式方塊文章,長文的健筆寥寥可數,既懂經濟又懂政治,還可以書寫流暢中文的,除了老一輩的林行止、練乙錚外,新晉香港作家、博客中,能承繼他們地位的又有幾人?要聚合一批有份量的作家,又要推動他們有紀律地寫文,有形報酬和無形回報不知點計。既然深度文章難求,市面上充斥的時事及財經評論、股評內容,是以尋求其他利益為主,包括收廣告、開班、散貨、宣傳做勢。有些炒股朋友喜歡看大陸的雪球網,不是說長篇大論便是好,但如果要從NVIDIA講到半導體、顯示卡,實在不是數百字的方塊文章能盛載。收費平台如果內容不夠多,不夠好,就有點像無嘢睇的Cable TV面對Netflix $78.0月費的攻勢,Netflix在「內容對月費」的性價比上是超越客戶要求的,文字內容也一樣,要客戶付得甘心,深度、數量兩者缺一不可,而在中文內容的比併上,至少還要面對大陸和台灣的挑戰。好多人批評香港人唔俾錢睇文的時候,都反覆強調「賣字」是一項專業,我同意,「專業」就需要時間、金錢、機會去培育。如果以財經評論來說,更加要兼備其他專業知識,加上在金融市場的閱歷,再配合化繁為簡、見解獨到的健筆。這種數字、文字皆通的人才,原來非常難求,別說去到 key opinion leader 這個層次,現在報館也不能派幾個同事每日為一個欄目搜集資料,炮製「曹仁超日記」這類每日財經評論。沒有王牌作家,又沒有閱讀延續性,博客得閒就隔日寫,唔得閒隔月寫,這種游擊式的寫作習慣,很難累積讀者。閱文上市時,有些網上作家也提過,寫得密,每日起碼寫過萬字,是維繫閱讀連續性的關鍵第一步。中文給人看扁了N年,現在多了個medium,揚言 “words that matter”,但要改變現狀談何容易? 墨水、內涵、閱歷,全部不是話有就有。猶記得社交媒體開始盛行之初,《蘋果日報》肥佬黎在2009年開始大搞動新聞,雖未至於「罷黜百家,獨專視頻」,但企業的重心和方向,明顯是向視頻轉移。2006年,《信報》創辦人把五成股權售予李澤楷,2014年更全數轉讓,其實早在林行止全退之前,文人辦報的年代已經結束,現在大家忽然又說words that matter,不覺得有點諷刺嗎?中文報章是培養、提拔中文寫作人的主要機構,當香港報紙因各種政治、經濟、決策人品味等問題而放棄對記者、編輯以至專欄作家的栽培,包括時事及財經類的中文新聞寫作,自然人才凋零,當讀者厭倦了煽動矛盾的免費網絡文章,付費閱讀開始有瞄頭時,就需要一個有財力,有執行力的老闆,大膽開創商業模式,發掘及培養新聞評論的寫作人才。就像閱文CEO當年創辦起點中文網,要有人夠膽蝕住做,養作家餵讀者,這股付費風氣才會慢慢盛行。當年獲《信報》林行止嘗識,以中文財經評論人異軍突起的蔡東豪,曾經想過擔任新媒體的領軍角色,由聲勢浩大的《主場新聞》,到了誤判後的《立場新聞》,再到了今日變了行山KOL,《主場》和《立場》的發展,真是人才和時代的錯配。如果「原復生」專欄那一批寫手的盛世時代是在今天,以這個班底迎接財經新聞的付費年代,算是要內容有內容,要光環有光環,可惜今時今日,一班山系KOL 各有煩惱,早已不復當年雄姿英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