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麥達斯看監管機構的隨意

2018-01-08 16:15:38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港交所拋出的上市改革諮詢,恕青冰冒昧,目的只為吸引中概股回港上市,焦點更在於阿里巴巴回港作第二上市,不過若日後在港上市的股份交投,超越第一上市地點,有些豁免或優惠就不再適用。現時在港作第二上市的公司有七間,不過嘉能可(0805)COACH(6388)先後宣佈在110日及30日停止在港買賣,屆時只剩下5間,其一便是今星期搶盡風頭的麥達斯(1021)

雖然麥達斯個名好西化,但其實係內地公司,生產及銷售鋁合金產品,2004年在新加坡創業板上市,2006年轉為主板,2010年在港作第二上市,當時在港發行2.2億新股。在港第二上市的公司,交投量一向偏低,麥達斯在最近三年的成交量是453萬股、1211萬股及948萬股,作為一間發行股數有19億股的公司,百分比都低得可憐。

13日的中午,麥達斯宣佈其聯營公司在內地獲得一份新合約,屬總值26.8億人仔的地鐵列車供應合約,將於未來3年陸續交付。單刁係乜青冰覺得唔太重要,但隻股就由上午的收市價0.77元起步,一個鐘就升到1蚊,升三成本身都幾勁,但之後的半小時卻瘋漲至8.1元,雖然只是成交一千股,不過就升咗938%,見頂後5分鐘又插番去2.4元,高位蒸發7成,最後收市報4.18元,升435%,全日成交915萬股。

一日成交已是去年總成交的97%,非常癲,在新加坡那邊,13日都曾急升47%,以0.159坡元收市,折算為0.93港元。以現時的資訊發達,相信投資者不會不知兩者價格的差距,不過連翠如BB的聯旺(8217)去年全年都逾200億市值,港股市場有咩唔可能發生呢?

最令青冰奇怪的是,港交所對於一隻曾升9倍的股票,似乎不聞不問,公司連發一個不悉升因的通告也欠奉,咁係咩監管呢?青冰在CCASS持股數據發現,麥達斯在港的CCASS總貨量長期在1300萬至1550萬股,佔總股本1成都冇,但不知何故,在12日多咗115萬股,增幅明顯,又唔知點解,分別於12日及3日悉數沽出,當中有92萬股係13日沽嘅,雖然銀碼唔大,但都叫過肥年吧。

可能港交所專注上市改革,證監會專注打大老虎,所以此等小事大家睇完就算啦。

 



留言
同股不同權首隻新股申請上市

上星期一4月30日,港交所正式開始接受同股不同權股的上市申請。這次港交所寄以厚望,藉以更有效和美國交易所競爭,不讓一些新經濟股,跑到美國上市,肥水不流別人田。在2014年香港仍不能接受同股不同權的股票上市,結果阿里巴巴走到美國上市,是當年最大集資額的新股,不單投資銀行豐厚的保薦費用流失美國,香港也失去了每天相等於600億港元的交易量,是香港股市每天交易量的一半。失去了一單大生意,港交所一直遊說香港政府開綠燈,證券界為了多造生意,全力支持。四年後,反對同股不同權的香港證監會也讓步,同意開綠燈。經過一年諮詢,結果四月底開始接受申請。第一隻用同股不同權新例申請上市的是小米。小米由雷軍在2011年創立,當時是第一間手機公司用互聯網直銷。當時智能手機售價是4千元,但小米以物美價廉爭市場,和高價手機同樣功能的小米手機,只售2千元。當時小米成為內地最搶手的智能手機,喜好者需要以溢價去和炒家買小米手機。由2011年到2013年,小米是內地最紅的手機,及科網手機公司,雷軍成為明星老闆。雷軍當時沒有趁熱潮申請上市,卻想把公司規模擴大後才上市。這段時間小米也經歷風風雨雨,小米被其他品牌追上,Oppo,Viva等學小米銷售方法,迎頭趕上。華為以高端手機成功佔了領導地位。小米在全球市場佔有率,是排第四。雷軍等到小米達到一定規模,及香港推出同股不同權後才申請上市。初步上市的數據,令人咋舌。小米的估值為一千億美元,約七千八百億港元。集資一百億美元,約七百八十億港元。2017年的收益為1412億元,帳面扣除商譽後虧損541億元。但若撇除非現金項目,2017年盈利為66.1億元。市盈率為118倍,遠高於騰訊的41倍及阿里巴巴的52倍。雷軍強調小米是新經濟股,而不是手機製造商。按小米公佈的數據手機銷售佔公司收市的70.3%。雷軍更強調小米手機的毛利率會維持在5%,不會謀取暴利。互聯網業務佔集團總收入的8.6%,但毛利率高達60.2%,佔整體毛利的39.3%。其手機操作系統有1.9億活躍用戶,每個用戶貢獻57.9元人民幣。這活躍用戶群是小米的投資亮點,因此需要用新經濟股來估值。現全球最賺錢的手機生產商是蘋果,其市值為9千億美元。股價創新高後,市盈率仍然只是17倍。最近一年營業額為2475億美元,純利為559億美元。蘋果手機的毛利率達到40%,而小米只有5%。香港上市的聯想,市盈率為9.5倍,市值為430億元。小米的估值可以說是非常昂貴,遠高於最賺錢的蘋果及香港上市的聯想。如果要以新經濟股來估值,那麼118倍市盈率也遠高於騰訊及阿里巴巴。令一個最主要的問題是同股不同權,小股東沒有權力去影響公司決策,沒有保障。雷軍擁有集團超過50%投票權,是有絕對決策權。同股不同權企業,如果是好像阿里巴巴和谷歌等經營得好,投資者賺錢,不會有問題。但如果經營不善,好像電動汽車德士拉,就非常不利。德士拉本來公佈今年會扭虧轉盈,但是車型3生產出現問題,不能達到生產目標,今年第一季燒錢10億美元,手上現金只有30億美元,今年內需要集資。最近一次電話會議,當分析員問公司現金流及集資問題,主席Elon Musk向發問的分析員發脾氣,指分析員提問boring and bonehead,完全避開公司面對最嚴峻的問題。德士拉若不能大量生產車型3,把公司扭虧轉盈,公司的生存也有問題。但是因為Elon Musk在同股不同權下,有絕對控制權,小股東是無能為力,不可以轉換管理層。這就是在同股不同權制度下,新經濟股對小股東不利的最核心問題。現時港交所,證監及香港政府,都沒有任何解決對策,來保障小股東的利益。

如八達通只剩下車票

昨天港鐵(0066)公佈全年業績,最令人注意的,反而是八達通盈利竟然按年大減三成,係七年以來首次錄得倒退,事有湊巧,昨天支付寶香港就搞咗個啟動禮,焦點就係霍建寧都有代表長和出席,因為佢地去年就同螞蟻金服組合資公司,結合長和全港的零售網絡及支付寶的技術,爭做香港支付界的一哥。​​​​​​​八達通由搭地鐵必備而起家,一直擴展至各大小商戶,在小額支付上,基本上係完勝信用卡,「嘟」 一下就搞掂,係爽嘅。但可能係香港市場本身唔夠大,空間有限,八達通的發展有點停滯不前,你睇國內的支付寶及微信支付,市場大空間大,應用範圍廣,兩大巨頭自然更樂於掟錢投資,為的可能就係背後的大數據。過江龍現時拍住誠哥,可謂非常著數,佢地除咗有百佳及屈臣氏等零售點,仲有電訊及電力公司,唔好忘記仲有一個龐大的地產網絡,私人屋苑的會所及旗下商場,如果全部逼你用支付寶,呢條數都幾襟計。支付寶宣佈已經累積過百萬用戶現時去食野或者買野,在電子支付上已經有好多選擇,青冰較常用Applepay,八達通就主要用作乘搭公共交通及出入停車場,尤其是後者,每當你到商場消費,獲得幾小時的免費泊車,用八達通去繳費處搞手續,係方便好多,如果日後Applepay或支付寶可以殺入停車場,青冰都唔介意使用。講到呢度,似乎八達通最後及最穩固的城池,就是公共交通,相信可見的將來,搭地鐵不可能用其他支付方法吧,但如果日後萎縮到得番搭車搭船,咁八達通就只會變番一張車票了。如果港鐵是一間私人公司,肯定早幾年便已將八達通分拆出來,每年有兩幾億盈利,電子支付市場一哥喎,賣三十倍PE應冇問題,咁樣袋番一筆,對港鐵股東絕對有交代,可惜佢地大股東係政府,加價都會引來八方圍攻,如果有人敢提出分拆,政客亦肯定會將八達通跟領展(0823)當年上市相提並論,最後應該都係算把啦。圖片來源:八達通網站/ unwirehk

大股東唔想你買

騰訊(0700)及阿里巴巴頻頻佈局實體零售行業,百貨公司係其中一環,巴巴仲私有化銀泰百貨及入股高鑫零售(6808)添,本來百盛(3368)身為內地百貨公司,有炒作概念,青冰在去年亦有推介,貪佢有併購及私有化誘因,奈何搞咗成年都只有間歇性炒作,未成大器,上星期五公佈的業績,似乎都更清楚顯示了大股東的意途,就係唔想你買。百盛16年底賣北京物業,袋咗23億人仔,已經令市場憧憬佢地會派特別息,不過佢地去年公佈全年業績,只係象徵式派兩仙,收番黎的現金,全部去晒保本存款,好啦,因為你有5億美元負債,可能你留錢還債呢,等了又等,佢地上月公佈,向債券持有人回購債券,最後只有一半持有人應允,都叫做成功減債吖,不過上星期從業績公告中睇到,原來佢地係問銀行借錢去回購債券,但留意番佢地保本存款仍有32億人仔,亦無啦啦多咗16億金融資產,手頭咁多閒錢,點都唔應該問銀行伸手去還債囉,至於個16億係乜,遲啲出年報可以再睇真啲。去年純利係虧損1.35億人仔,一睇就唔開胃,但當中有1億係一單訴訟案的和解費用撥備,而此案複雜中帶點可笑,當中牽涉幾間國內公司,而重點卻係原訴人是一間馬來西亞公司,亦係大股東鍾廷森旗下的公司,換句話說,就係自己人告番自己人,來龍去脈誰對誰錯不用深究,本身件案係百盛勝訴,而馬來西亞公司決定上訴,就以這個窮追的舉動黎睇,都已經夠搞笑,按通告講,最後和解金額應該唔止1億,對於百盛的小股東來說,就肯定笑唔出。不過你又唔需要擔心,百盛的小股東包括同業金鷹(3308),13年舉牌後持續增持,依家已經持有14%,而另一間屢有狙擊前科的知名基金Argyle Street Management(ASM),亦持有13.9%,早兩個月先有傳這基金去信魏橋紡織(2698),挾佢地派40億特別息,再之前就狙擊中華汽車(0026),都係求息,唔知日後有冇同樣舉動呢?提提你大股東手持58%,地位雖穩如泰山,但如果ASM同金鷹聯手,或者有好戲睇。

珠船食正大灣物流

前兩日廣東發改委主任何寧卡,在廣東省人大會議的記者會上透露,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已經完成,將在近期出台,連我地財爺波叔都在網誌抽水,大談大灣區對港青的意義,睇黎更具體的公佈,將在農曆年前後曝光。兩星期前推介的龍光(3380),冒著被大行及傳媒唱佢急須配股的淡風,仍然升逾三成,再睇另一隻大灣概念內房時代地產(1233),兩周升18%,佢地近日明顯跑贏同業,似乎醒目資金都認同青冰的推論,偷步入市。除了內房,珠船(0560)可能係一個冷門選擇。呢隻老牌紅籌,在港上市逾20年,一向都較為低調,所以資產長期折讓,但業務卻是穩定的,現金流高,息率唔錯,簡單啲講,穩而悶。港珠澳大橋即將通車,驟眼看珠船應該係受害者,因為大家可揸車自然少咗搭船,但其實佢地最煞食嘅係在港珠澳區域建立的港口物流網絡,及發展南沙物流倉儲。青冰在網上搵料,發現佢地在上月參與了國內知名網站搞的「決戰港股」路演,一間平常低調的公司,都增加曝光率,似乎係想發圍。路演中最有趣的環節係問答,有提問是單刀直入,問點解上月中有一日突然急升三成,是否有注資或重組進行,官方的答案當然話以公開的訊息為準,不過母公司的優質資產,包括南沙物流園、造船修理及金融企業,都會考慮。以佢回答的次序推論,南沙物流園應是首選。大橋通車會帶旺大灣區經濟,日後貨運量及進出口定必更頻繁,擁有已建立的物流倉儲肯定受惠,所以注入南沙物流園,係食正大灣概念。近年珠船長債甚低,只有數千萬,但在8月公佈的財表中看到,長債增至2.5億,手頭現金亦增至10億元,係咪將有動作呢?一隻平時悶開嘅股,忽然急升三成,成交有2100萬股,沒有通告亦沒有新聞,現時股價回至2.08,PB是0.8倍,如果要批股注資,不能賤賣國家資產,1倍PB是最基本,炒至2.59絕不過份,說到底,現時是大牛市,又有大灣概念光環嘛。溫馨提示番,15年大時代,悶股珠船在兩個月內由2蚊炒上4.85元,現價是否值搏,自己諗。

荒謬的股東會

2017年最後一個交易日,康宏股權爭奪戰,上演了一場股東投票權被「DQ」的劇目。持股達29.91%的郭曉群一方,於十月三十日要求召開股東特別大會,動議罷免包括曹貴子在內的原董事局成員,一場股東爭奪戰,郭氏一方按既定程序等足兩個月,原本連同另一股東陳佩雄的股權,足以扳倒原董事局,豈料台灣幫董事局使出「DQ」一招,宣布將郭氏相關票數視為無效,結果,明明夠票都變唔夠票。其後郭曉群的代表憤然向記者表示不滿:「因有狀書入稟法院,在未有法庭裁決前就宣布股票無效,係粗暴行為!」一如香港大部份股東會,被打壓的一方大聲疾苦,街坊小股東就鼓譟股東會加時作賽至兩個多小時,要求公司「準備午餐」,當公司安排好餐點招待後,小股東們即時「散水醫肚」。這個場面,和香港政局是否似曾相識?股東合法權利被剝奪,但事不關己的人只想着「一陣食乜好。」康宏事件源於謎網50,成件事複雜無比,就算經常閱讀財經版的讀者,也未必跟得貼,但群眾有一種分辯忠奸的天性,有法律訴訟在身的人,容易被視為「奸」。康宏環球在十二月中,向高等法院入稟控告包括兩名新主要股東郭曉群及陳佩雄等共28人,成功把一堆人在公眾心目中綑綁起來,然後再以同樣理由,在股東大會上DQ 郭曉群的投票權。事件的風眼人物曹貴子行縱成迷,但二零一五年入股的台資富邦金控,及二零一七年中加入的郭曉群,都想與康健創辦人曹貴子撇清關係。學政府口頭禪,事件已進入法律程序, 所以我只陳列事實: - 2015年8月,富邦入股康宏29.98%股權。- 2015年9月15日,主席王利民先生熱烈歡迎吳榮輝先生生加入董事會。委任執行董事- 富邦吳榮輝坐board 坐咗兩年多,而且是執行董事,亦因為他一早已坐了入BOARD, 所以他可以做股東會主席,亦可以出自願性通告,佔據了重要輿論陣地。- 2015年佳兆業停牌中,正在解決債權重組的問題,直至2017才復牌。這樣看來,誰跟曹貴子,王利民的淵源更深呢?- 郭曉群動議罷免的董事中,包括曹貴子在內,但DQ了郭的股份後,郭想安插親信入董事的計劃固然泡湯,吊詭的是王利民、曹貴子反而繼續留任。- 相比曹醫生的知名度,佳兆業郭氏家族一向佷低調,坊間連郭曉群的照片也沒有,至於把郭氏與曹醫生扯上的關鍵字是蔡志明。佳兆業2016年底成功重組,復牌後現在市值算內房股中較差的,也有300多億,本來人家在大陸的金融地產棋局也很大,奈何卻被描繪成別人的扯線公仔。香港股東會一向水平甚低,甚麼分拆、私有化,大部分小股東都是渾渾噩噩,「唔知開乜」。無論是港鐵投票決定高鐵撥款,還是領展研究出售物業,都有小股東舉手問「點解無點心」。股東一向不重視他們擁有的投票權,有時覺得大家爭拗「同股不同權」都嘥氣, 香港人一直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的投票權,政治如是,股票如是,都是台灣人經過民主洗禮,加上參考香港DQ風氣,比我們更識玩。好了,大陸人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郭曉群昨日入稟高院要求將上月底股東特別大會的結果推翻,包括要求法庭聲明康宏剝削郭氏的投票權屬不合法,並要求再開EGM。股東內訌升級,可能一般人的反應是「鬼打鬼,兩邊都唔值得幫」。法官大人,我想講,這件事的重點不是邊個係忠,邊個係奸,重點是「股東投票權如果可以被隨意剝奪,現屆董事局無論操守或能力如何,股東豈非永遠不夠票數扳動他們?股東維權難上加難?」和六名立法會議員被DQ案有點相似,政府先向最不討好的青年新政開刀,以宣誓誓詞打開缺口,成功 DQ 青政梁、游二人立下案例後,再一舉拿下另外四名泛民議員。當日政府DQ 青政,法律界人士吳藹儀便提醒過:「一般公眾多認為二人『咎由自取』,活該失去議席,但似乎對此案引起的問題,包括人大釋法,會造成什麼先例、對將來有什麼影響都不理,已失去興趣,而真正在意的只有幾名書獃子。」事隔不足一年,劇情發展下去,成個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力都被閹割,這便是權力被濫用而不警覺的深刻教訓。郭曉群向高院提交申訴狀,是否能否重奪其投票權,對香港股票市場來說影響深遠,DQ 股東投票權的先例一開,將來主席借機DQ其他股東維權的事情難保會陸續有來。一連串的司法訴訟,結果法庭會點判,對香港的金融管理有深遠的影響。註:配圖並非康宏股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