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上市的一些隱憂

2018-01-09 13:13:04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較早前美國上市的紅黃藍(NYSE:RYB)鬧出虐兒風波,當時我和朋友談到,幼兒教育不應市場化,朋友嗤之以鼻,聲言「香港幼稚園又何嘗不是市場化?家長便是客戶,每個細路都代表一堆GDP。」我覺得市場化和上市資本化之間,是有性質上的差異,猶幸香港還未有進軍資本市場的幼兒教育集團,這個話題當時就此打住。

近日看到希瑪眼科(03309.HK)招股熱爆,同一個疑問又再湧上心頭:醫療、教育這類國民基本權利,在政府免費或資助服務不到位時,可以市場化到甚麼程度?醫療服務從市場化進一步走向資本化,又會帶來甚麼問題?

從事律師的網友提出,「專門技藝,包括眼科醫療,靠的是人的經驗、專門知識和判斷,每一位醫生都不一樣,因此,把專業上市集資,即是把人上市集資,把人當商品上市,是個價值問題。」

我又不至於把問題提升到人的價值這麼高尚。首先,香港其實一直有很多醫療股,另一股壇「名醫」曹貴子醫生,便是以康健國際醫療(3886.HK)開始涉足股壇,該股份早在2000年便於創業板上市。此外,醫學美容亦是另一大類別,香港醫思醫療(2138.HK)便是以醫生掛帥的美容股,希瑪則是第一間眼科專業的醫療股。

中國市場的醫療股,經營醫院的華潤鳳凰醫療(1515.HK)市值現為130億左右,2013年上市後,一度熱炒,另外,市值49億的新世紀醫療(1518.HK)就是北京的私立兒科醫療服務提供者,旗下以「新世紀醫療」品牌經營三間醫療機構。由於中國的醫療保障較香港差得多,故此中國的醫療股,不少都以經營私人醫院為業務。

在香港,醫學美容及牙齒保健,雖然同樣以醫生專業掛帥,但所提供的服務都並非維持健康生活必須的條件。醫學美容提供數萬元一個去斑緊緻療程、或者數千元打一次BOTOX針,上市公司想儘辦法創造需求,消費者為了變靚D,心甘情願付鈔,公司業務蒸蒸日上,可以說是各取所需。

牙科保健對健康生活其實大有影響,但牙科美容如箍牙,在中國人社會一直就被視為非必要項目,有時我看見新聞報導裏的香港高官、政客,一開口說話,滿嘴發黃參差的牙齒叫人倒足胃口,反而希望他們搵埋咁多,不要吝嗇牙齒美容稍為高昂的費用,牙科生意應該針對袁國強、湯家驊那些整日大發謬論,又不注意牙齒儀容的人士,多多製造需求;但話說回來,窮人看不起牙,也不至於是大問題。

希瑪提供的眼科服務則有所不同,視力絕對是健康生活必須的條件,眼疾是政府醫療部門有需要為市民提供的服務,人口老化、都市生活習慣等催生的眼疾,應該沒有人希望增加,但又必然會增加的「剛性需求」。由於視力太重要,如果發現問題,有能力的人當然希望儘快恢復正常視力,私人眼科醫療服務自然應運而生。

我們不是活在理想烏托邦,私營醫院、私家醫生為公營醫療體系分擔醫療服務的需求,把經濟能力較高的人導向私人市場,這是醫療市場化的好處。現在的情況是公營醫療系統壓力爆煲,所幸窮人仍然得到應有的醫療,但壞處是要忍受愈多愈長的等候時間,以及無甚尊嚴的醫療環境。

醫療市場化雖然由來已久,但市場化和資本化還是有頗大區別。市場化的時候,創辦人以醫者及生意人的身分經營,上市後就多了一重上市公司主席的身份,而資本的天性是逐利的,當資助醫療不到位,私營醫療被資本看上的時候,在資本保持逐利面目的情況下,醫療被過渡產業化和商業化,對社會長遠來說就不是好事。

醫療股最值錢是人才和聲譽,希瑪的招股書中也有提及,「為成為合資格的眼科醫生,實習生通常須經過一年的註冊前實習及至少六年受督導的專科醫生培訓。通常每年獲准接受眼科專業培訓的實 習生人數約為15人。」。

資本化提供的資金比業務經營來得快,而且多很多倍,希瑪這次集資便達五億多元,熱爆IPO達1,500多倍,凍結資金高達880億,儘管這筆資金最終要歸還給市場,但比起希瑪2016年淨利潤約4,700萬,也反映了資本市場力量之巨 。希瑪是少數可以在中國開醫院的公司,目前有一間深圳眼科醫院,即將在北京多開一間,資本化的力量,再加上中國需求,當大量資金加入搶奪醫生人才時,其力量將會導致香港醫療資源分配進一步扭曲。

眼科又不同牙科和醫學美容,白內障、青光眼、視網膜等病症,患上固然不幸,但正常的醫生不能創造病患需求,如果公司的香港業務不斷增長,那是代表1)人口老化,病患更多;2)更多病人轉投私人市場,即代表公營醫療服務的不斷倒退;3)更多大陸人來港醫病。三點中除了頭一點屬不可逆轉的社會問題外,其餘兩點都非社會之福。

好的醫生除了講求經驗、專業知識外,還要細心,以希瑪逾三分一的生意仍然來自林順潮,生意的自然增長一定不及資本市場操作來得容易,上市後醫者會否失去初心,那只能待時間驗證。

抽中希瑪的股民,賺錢是肯定的,但醫療資本化,我覺得以香港社會的情況來說,長遠來說是「贏粒糖,輸間廠」的事。

 



留言
共享經濟的天價估值

環球經濟收水,初創公司的估值開始面臨考驗,共享單車的模式已證實此路不通,下一個破滅的神話,不知會否輪到WeWork。共享辦公室當然比共享單車實在,因為辦公室、工作空間有剛性需求,月租銀碼大過租單車很多,但所謂共享,說穿了其實是分租,不算新鮮事物,現任財政司「劏房波」,便深明箇中秘訣,承租一個大單位,改裝拆細,單位愈細,呎租愈高,而這個模式最重要是有資本優勢,有持貨實力。全球規模最大共享空間營運商WeWork在2010年成立,只花短短4年時間已躋身為獨角獸行列,隨着過去兩年軟銀投資逾80億美元,目前WeWork估值突破470億美元(約3666億港元)。原本磚頭公司估值有天花頂,因為空間延伸、優化、提升等等都有限制,拆細加租,增加呎租的技倆始終有盡頭,不似得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等領域,想像的應用空間可以無限延伸。不過自從共享這個詞語出現後,原本估值沒有太多想像空間的磚頭概念,就變了膨脹的獨角獸。同樣是提供服務式辦公室和虛擬辦公室的Regus,其母公司International Workplace Group (“IWG”) 在倫敦上市,IWG的共享辧公室同樣遍及全球,2017年收入約23.52億磅,利潤約1.14億英磅,有盈利的公司,PE約二十倍。相反,仍然處於虧蝕狀態的WeWork,不斷集資,估值又不斷創新高,燒錢愈多,集資更多。WeWork可以不斷燒錢,當然要多得金主軟庫賞識。WeWork和軟庫,有少少似恒大和大劉,兩個利益集團綑綁在一起,將個估值托到天咁高,但假如公司新一輪集資,老金主冚牌不跟,街外人見勢色不對自然不會參與,天價估值便要跌落凡間。據傳媒綜合報道,今月一月恒大增發30億美元(折約235億港元)高級無抵押債券,華人置業執行董事陳凱韻及其丈夫劉鑾雄家族便認購了接近11億美元(折約86億港元)。說回WeWork,軟銀累計已向WeWork投資了80億美元,目前持有Wework約20%的股權。但在今年一月最近一輪投資中,軟銀於對WeWork的增加投資,因諸多原因由原來增投160億美元,而大減至20億美元,被視為一個警號。隨着WeWork急速拓展業務,集團的淨虧損相應激增, 據報道,在2018年前9個月,WeWork虧損了12.2億美元,而2017年全年該公司虧損了9.33億美元,燒錢速度驚人。像WeWork、瑞幸這種以應用軟件或新概念包裝的傳統業務,即使燒銀紙而佔搶佔高市佔率,也不代表可以鎖定客戶,蝕頭賺尾,因為租客可以搬去其他寫字樓,買咖啡的人更可以轉口味飲喜茶,不似微信、facebook,成勢後起碼鎖到客戶十年八載,有一段長時間可以賺番夠本。好像IWG的共享辧公室,一年也不過賺1.14億英磅,WeWork的400多億美金的估值,認真誇張。當然WeWork號稱會建立一個創業社群,連繫配對投資者及創業者,還有一個合理化其估值的說法,就是WeWork會利用其辦公室網絡,投資於工作空間的數據研究和收集。但透過承租其他發展商的物業,投資裝修,還要計入折舊等因素,透過這個方式去收集工作空間數據,好像有點本末倒置。有錢人的想法,我等凡人真是看不透。我作為一個共享辦公室的用家,最關心的都是空間大小,及交通位置是否方便,至於話除利用不同主題的裝潢風格吸引會員,加入廚房、休息室、喻伽課、酒吧區等玩樂設施,這種花巧的東西並非最重要,要做喻伽我可以另外找導師,要飲啤酒也寧願落街,順便散步抖氣。共享泡沫,傳共享辦公室kr space撻訂最近共享辧公室發展遇逆風,據蘋果日報報道,內地共享辦公室龍頭氪空間 (Kr Space) 去年中高調來港,一口氣租下銅鑼灣及灣仔超過10萬方呎樓面,但已簽租約的灣仔One Hennessy共7層樓面,預計今年4月入伙,但至今仍未向華懋提供任何辦公室的圖紙去申請入則,似乎有撻訂可能。​​​​​​​連甲級商廈到遇頂租潮,市場消息指,近日寫字樓租務代理接獲不少商廈頂租盤,涉及物業除了甲廈外,更有乙廈、工貿物業,甲廈租盤突增加。。香港如是,海外國家經濟一樣麻麻,不過軟庫錢多,又剛剛在日本上市,有這個超級金主,WeWork估值高居不下也不出奇,正如恒大一樣,自己人先識玩,街外人都是食下花生最安全。

《群聊秘笈》

前些日子一班舊朋友約食飯,負責打點安排的朋友,揀好餐廳訂了位,安排周到之餘,自始至終都沒有開Whatapps group,寧願逐個通知應約的朋友。見微知著,此君可謂碩果僅存、體貼優雅的gentleman。開群勝在方便,一段說話不用重複十次、八次,應用在家長群、工作群之中,實為無可避免。有了群組這個偉大發明,負責人樂得把組織的責任分判,群裏宣佈一次,你打了盹看漏了,貴客自理,與人無尤。不過,讓我時常糾結的是,個個都開群,唔通個個都想入群咩?現代社會有沒有一個開群的宜忌以供參考?古有蕭芳芳女士著書《洋相》,介紹歐美社會的社交禮儀,今日科技發達,人與人相處很多時候是靠電訊軟件、社交媒體接觸,理應有些八面玲瓏、見多識廣之士,為網絡群聊、私聊定下禮儀指南,普渡眾生。我是一個交友狹窄的人,手機上兩大派whatapps、wechat加起來的群也只是廿來個,我自己開群的標準,就是群裏的人要有經常交換意見的需要,工作群當然是最無可避免,較為反眼的那種三、四個人約吃飯、行山,也開一個群,改明兒這個飯腳組合換了一個成員,又多開一個群,所以我特別欣賞利人而麻煩自己,不會胡亂開群的朋友。試過有朋友指責我無端退群是對群主的「大不敬」,事緣有些炒股群、時事群要招攬下線,於是有理無理踢人入群,在這方面,wechat比whatapps文明,不會在未得當事入同意下拉人入群。因為「被入群」後,顧及人際關係,不好意思逃逸退群,於是手機上難免有一些死群。臨近聖誕節,大家可以預期又是手機死群的復活旺季!祝福長輩圖瘋傳的日子又到了,真是諗起都興奮。聽說這個世界有兩種群最有價值,一種是家長群,另一種是中資公司中的部門群。先說家長群,家長朋友說,家長群裏大部分是只想緊貼學校資訊的無名小卒,緊守只看不說的原則,基本上沒有甚麼問題。中資公司的群就比較複雜,和中國國情一樣,無名小卒也沒有沉默的權利,上司發了一條訊息,下面的人最敷衍也要發個表情包,春節到了,上司像幣少在深水埗大撒幣,下屬怎樣也要爭個微信紅包,怎能冷冰冰的不瞅不睬。很遺憾,我未打過中資公司的工,有經驗的朋友不妨分享一下,在老闆主導的群裏,長期隱形是否很蝕底。 除了群聊外,兩個人微信、whatapps也有不同習慣,我以前很不接受voice message,現在也從俗了,特別是微信的群愈來愈多,大陸人又習慣甚麼都用微信交流,未出街的買賣協議、公告之類,毫不猶疑在群裏傳來傳去,涉及複雜概念,要打字又實在耗時,所以對着手機屁股說話的比例難免多了。但是我又不明白,如果只是回覆「好的」、「無問題」、「到時見」之類,大爺你為何不打字?或者用個emoji?我始終是老式人,聽訊息要找個耳筒,找了半天只聽到2秒「到時見」,也很難不光火的。說到禮貌,不知大家是否覺得,現在致電別人手機之前,多了一種工夫,就是whatapps一句:are you available for a chat?對方OK了才打過去,就最符合現代禮儀。急事就自然另計啦!如果有高人有興趣為混沌的手機禮儀著書,我沒有多少心得,但卻想了個書名《群聊秘笈》或《群聊Ÿ群撩》,喜歡隨便拿去用。

樓市要跌幾多?

由1997到2018,這廿年來兩次影響最深遠的金融風暴分別發生在1997及2008。2018將盡,今年股市累跌三成,樓市亦確認跌勢,但樓價跌幅是兩成抑或七成,卻是各執一詞,引發網絡口水大戰。正所謂「四十而不惑」,現在對於一些語不驚人誓不休,樓價劈價七成之類的標題,好奇心驅使下看過便算,個人傾向比較樂觀。現在政經局勢變化迅速,前幾天聯儲局主席鮑威爾關於聯儲局基準利率,被市場解讀為明年暫停本輪加息周期,如果長達十年超低通賬環境後出現的加息周期,結果居然短癮如此,就真是反高潮。對比97及08的樓價跌浪,今次環球並沒有出現骨牌式的金融系統性風險,借貸活動正常,和97年拆息一夜飈升至300厘,或者08雷曼倒閉後,牽連多間重磅美國金融機構陷入危機,恐慌程度大大不同。另一方面,HIBOR近月亦由高位回落,11月份甚至跌低過1厘,大部份業主供樓付擔沒有大改變,加息導致業主斷供的隱憂,主要集中在借了發展商二按,夠期向銀行借錢轉按,但樓價不升反跌的新樓買家。個人觀點是樓價會跌,但跌幅在兩成至三成之間。專頁貼地風管有五幅睇圖feel樓市,這裏借了利率與樓價那一張做參考。睇圖feel樓市身為一個低端中產,我其實是天水圍林太,純粹透過觀察身邊的70後至90後,窺探香港經濟狀況,如果嘗試從生活中觀察,我會自問自答數條問題:1) 明年請人難抑或搵工難?雖然港府下調了本港經濟增長預測,但身邊的朋友如果是主管級數的,很多都在發愁請不夠人手,5-10年經驗這個年齡段,無論是那一行業都供不應求。當然身邊亦有不少朋友面對中年危機,但又未至於要加入失業大軍,多數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如果和頂頭上司的關係不是太緊張,便繼續做下去,反正comfort zone is very comfortable。暫時預計2019年的經濟狀況仍然穩健,沒有跡象出現大規模失業導致斷供的情況。2) 想買樓的人多?抑或想賣樓的人多?樓市才剛開始跌勢,沒有這麼快動搖磚頭教的地位。只有一層自住樓的朋友,受制於梁振英上場後的雙倍印花稅(DSD),不想交重稅益政府,所以就算供得起多一層投資物業,也一直舉棋不定,如果放寬DSD,我覺得3厘回報便可以吸引這批人買樓收租。另外一 些更有錢的人,手持數個物業收租,除非在年中前已趁好價賣走,否則現在也不會容易被震走。急着賣樓的人幾時都有,最近便有不少股票莊家、大陸神秘富豪急着出貨,不過不用太悲觀會出現股樓火燒連環船的情況,例如藍鼎國際(00582)表示聯絡到主席仰智慧,股票便馬上急彈。對於平民來講,想買樓的人仍多,今期居屋接獲26.5萬申請,平均每59個家庭爭購一個單位,居屋抽籤落空後,部份人士便會重回私樓市場物色,已較高峰下跌兩成的新盤,對他們有一定吸引力。另外一個潛在刺激需求的因素,就是等金管局放寬按揭成數或壓力測試,假如樓價再跌,觀乎金管局的口脗,似乎隨時準備放寬部份辣招。 3) 地產商是否急住出貨?這個問題視乎邊個地產商,對萬科、碧桂園這些國內發展商來說,套現是硬道理,減價出貨,絕不留手,當他們做爛個市,港資新鴻基就算有brand premium。也不能吊高來賣太多,所以發展商的取態,在跌市中永遠是最具影響力的。正因如此,雖然二手業主持貨力強,但這輪跌勢由新盤引發,下跌兩成都好正常。不過,國內地產商未成氣候,香港地產商對於合力維持價格話唔權,一向好有默契和心得,以四大地產商的財力,不會亦不必劈低過國內發展商。跌市中新樓劏房首當其衝,因為呎價實在貴到離譜,正如之前所述,借了發展商二按的買家要面對轉按估價不足的問題,同時新盤開售又以價低搶市,如果金管局放寬按揭成數或壓力測試,就更加雪上加霜,因為過到壓力測試,但面積較合理的選擇會多了。所以股榮這個十大新盤坐盤巡禮,也是淡得有道理的。十大坐艇新盤巡禮至於另一些看淡原因,如支爆、美國取消香港關係法等等,不是說完全不會發生,但太過悲觀,可能是自己嚇自己,始終這個世界上發達的人都是樂觀的人居多。

從閱文來到寶寶樹

戰友位公子下星期就一歲生日,大家不禁老土地慨嘆時光飛逝,還記得一年前這刻還在悉尼旅遊,行程唔緊密但有點忙亂,就是因為忙著越洋沽售當時火熱的IPO雷蛇(1337)及易鑫(2858),還有就是上機前以開市價即daylow價90元沽出閱文(0772),一年過去,無論在上市首日用咩價沽出,現在回看也難免失笑。去年十一月這IPO三寶,最多人認同的必是閱文,無論從概念、血統及前景,都屬優秀,只係估值貴,當日以歷史市盈率100倍上市,首天股價仲升多一倍,過千億市值但只賺5億幾,但坊間分析仲係貴得有道理,因為增長是幾何級數攀升,加上有騰訊加持。早幾個月公佈的半年業績的確高增長啊,半年賺5億人仔,但股價已從高位腰斬。至於雷蛇及協鑫,上市前已經係蝕錢,受到熱捧只是時勢造英雄,加上有誠哥及騰訊效應。雷蛇這年來好似出咗幾款手機,亦動用了近億元現金去回購股份,但現價仍比高位跌78%。而協鑫呢,坦白說青冰在一年前及現在,都係唔太了解佢做乜的,只知道上市前蝕錢,現在都係,最離奇係從經營所得的現金流,現仍是負數,所以從上市首天的10蚊跌至2蚊,非常合理。IPO市場,氣氛決定一切,甚麼時候要合埋眼抽,甚麼時候要細讀本招股書,也不難分辨,現時氣氛咁差,仲堅持要招股的,急需資金是固然,估值就肯定低。早幾日有戰友問寶寶樹(1761)得唔得,心諗概念都算獨特喎,是否國內版的Babykingdom呢?所以即刻去睇吓本招股書,點知睇完涼了半截,呢隻又係蝕住錢上市,但扣除22億的金融負債公允值變動,上半年仲有1億人仔的經營利潤,又因為這批價值近87億的「附有優先權的金融工具」,佢地截至6月底,權益額是負68億,權益,即係資產減負債囉,換言之,即係負資產公司,咁你又唔使太驚,只要佢地成功上市,這負債會轉換成股本,即係話即使下限6.12元定價,權益額即時升至31億。如果公司未能在2020年10月前上市,持有這些"負債"的股東,包括阿里巴巴,就有權要求公司或始創人回水的,換言之上市就是勝利,巴巴亦安然持有近一成股權喇。睇完咁多嘢,相信戰友對這個babykingdom概念的觀感,一定好極有限,無計啦,只嘆你生不逢時,一年前出世,有巴巴加持,肯定熱爆飛天,甚麼負資產負現金流,都先孖為敬呀。

任何人與廣告人

​​​​​​​閱報看到不少廣告人大嘆香港人品味江河日下,才會對消防處那個「任何人」趨之若鶩;話說回來,香港人又何嘗不是大嘆廣告人只懂吃老本,香港的廣告悶到七彩,創意全無。最近雀巢推出了罐裝black coffee,找來了曾江拍廣告,玩番美源髮彩「逐漸變黑又得,立即變黑又得」,但這次回響甚弱,和幾年前首度夥拍100毛,和腦細、黎明一起推白咖啡,聲勢不可同日而語。雀巢咖啡廣告香港創作人愛玩的集體回憶,確實已開到荼蘼。依托香港流行文化黃金時期累積下來的遺產,玩得太多便嫌重複。當金庸都已仙遊,《射鵰英雄傳》主題曲「世間始終你好」,唱的羅文,作詞的黃霑,甚至和霑叔糾纏半生的林燕妮俱已作古,東邪曾江、裘千尺羅蘭,也到了日暮西山的時候,屬於七十後的集團回憶,恐怕還有幾年便正式退場。別說四大天王,現在連陳奕迅、容祖兒也被歸類為八十年後集體回憶,創作人早應開闢新路,不要眷戀過去。我有朋友在大專教傳媒及文化,講傳媒生態一定要搵例子,本來陳冠希事件用了好多年,容易引起共鳴,但近四、五年聽者已開始無反應。講偶像那堂更慘,一班十幾二十人,有幾個只喜歡打機,有幾個睇 TVB,幾個南亞裔,對本地文化無興趣,一兩個只看韓國綜藝節目,幾個新移民上網睇大陸劇,剩下幾個甚麼都無反應的宅男,完全找不到一個全班都識的偶像!面對這個大台瓦解,每人手機都是一個自選頻道的年代,涵蓋七、八成觀眾的集體回憶已不存在,創作人要夠膽取捨,如果貪人人都識,結果就是定位模糊。其實這兩、三年,有不少港產片新導演、新演員嶄露頭角,從《點五步》、《一念無名》、《那一天我們會飛》,到今年的《逆流大叔》、《非同凡響》、《逆向誘拐》等香港電影,各自展現不同風格,可惜香港娛樂圈對年青演員特別差,大報的娛樂頭版寧願報道廿年前半紅不黑的電視明星,明明個個都老態畢現,還是要冠以美魔女、食咗防腐劑之類的恭維說話。相反,新演員要爭取入屋的知名度,卻比上一代難得多。翻查《明報周刊》近五期的封面,分別是藍潔英、金庸、岳華、周潤發,最年輕的代表是木村拓哉及其女兒木村光希。香港的廣告創意過於保守因循,很多marketing的點子亦很因循,所以大家一見一本正經的消防處居然玩膠玩得咁癲,才會一時興奮。前幾天經過中環,看見羽絨界高級品牌Moncler在華人行對面的廣告牌,用上了《Stranger Things》炙手可熱的演員Millie Bobby Brown做模特兒,即使在中環這個核心商業區,看過《Stranger Things》的消費者也不會是主流,在這個沒有主流的影視新世代,創作、揀代言人,就是更考眼光的賭注,要敢於取捨。不知是廣告人抑或背後的老細保守,這是一個沒有大眾偶像,難以找到common denominator 的年代,要說服老細用一些他們不認識的演員,可能比想像中困難。回頭講番任何人,聽說這件藍衣人是消防處高層的idea,如實屬實,也就說明決策上層的看法才是最重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