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 與 DJI 在科技發展上之此消彼長

2018-01-10 16:51:35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記得2013年到伊朗旅遊,帶著一部GoPro作為拍攝影片之用,那時候覺得這個新玩意非常特別,先是體積細、輕巧,又可以用App來控制,更強勁是能夠可以抵受到強大的撞擊,當時GoPro也是不少拍攝動感運動影片發燒友的必備產品。

五年過去,剛看到新聞說這間公司居然裁員以及有意賣盤。只是五年光景,一個曾經當時得令的電子玩意要面對這種困局。另一邊廂DJI的航拍機仍然成為不少人的新玩意,而且它的軸定器拍攝機也是現時不少Youtuber會使用的拍攝器材。

兩間公司所推出的產品都是不少拍片愛好者的必備工具,GoPro主打動感拍攝,DJI就以航拍為主。不過這幾年的發展,可謂此消彼長,GoPro的產品缺乏創新,即使推出了航拍機Karma來對打DJI的航拍機,但是未見成功,甚至決定停止研發。反觀DJI推出的軸定拍攝器Osmo靈眸、Ronin如影等頗為成功,由專業攝影到業餘愛好者都有其踪影。
GoPro在這幾年發展並不如意,當中產品沒有創新是當中嚴重缺失,起初推出的GoPro是以輕巧和防撞為賣點,但是技術上,不少廠家已經急起直追,甚至超越GoPro,一來一回便失去了市場競爭力。

DJI雖然是中國製造,但無疑並不山寨,相反很創新。留意不少外國航拍機其實都有DJI的影子。而DJI亦成功捕捉到市場的脈搏,就是拍攝的需求,航拍手法是改變了多年拍攝技術的瓶頸,以往拍攝高空鏡頭,要動用直升機拍攝,電影《寒戰》第一集便是要用直升機拍高空鏡頭,但到了第二集已經可以改用航拍機拍攝,這取代了高成本的拍攝技術,難怪不少荷理活電影都用了航拍機,不少更用DJI的航拍機,單是電影市場,已經很有市場價值。而更重要是DJI不單看航拍市場,而是針對整個拍攝器材上,當中軸定器是一個很大的新切入點。
如果從GoPro和DJI的比較,前者嘗試入對手市場卻失敗,但後者卻成功,一來一回之下,便形成了強烈對比。DJI一直市傳今年IPO,地點是香港或紐約其中一方,而估值超過百億美元以上,另一隻獨角獸。如果在港上市,其實對本港有好處,至少多一隻科技實力股,而不是只單單傾向一隻巨無霸騰訊,或者視手機股就當科技股看待,而且對本港股市有多元也是好事。
當年唐英年大宅有僭建,記者們用吊雞拍攝唐宮大宅,今天鄭若驊同樣僭建,記者們已經用航拍機拍攝,還可以多角度拍,幾年光景,人面全非外,也足見科技帶來的改變。

 



留言
共享經濟的天價估值

環球經濟收水,初創公司的估值開始面臨考驗,共享單車的模式已證實此路不通,下一個破滅的神話,不知會否輪到WeWork。共享辦公室當然比共享單車實在,因為辦公室、工作空間有剛性需求,月租銀碼大過租單車很多,但所謂共享,說穿了其實是分租,不算新鮮事物,現任財政司「劏房波」,便深明箇中秘訣,承租一個大單位,改裝拆細,單位愈細,呎租愈高,而這個模式最重要是有資本優勢,有持貨實力。全球規模最大共享空間營運商WeWork在2010年成立,只花短短4年時間已躋身為獨角獸行列,隨着過去兩年軟銀投資逾80億美元,目前WeWork估值突破470億美元(約3666億港元)。原本磚頭公司估值有天花頂,因為空間延伸、優化、提升等等都有限制,拆細加租,增加呎租的技倆始終有盡頭,不似得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等領域,想像的應用空間可以無限延伸。不過自從共享這個詞語出現後,原本估值沒有太多想像空間的磚頭概念,就變了膨脹的獨角獸。同樣是提供服務式辦公室和虛擬辦公室的Regus,其母公司International Workplace Group (“IWG”) 在倫敦上市,IWG的共享辧公室同樣遍及全球,2017年收入約23.52億磅,利潤約1.14億英磅,有盈利的公司,PE約二十倍。相反,仍然處於虧蝕狀態的WeWork,不斷集資,估值又不斷創新高,燒錢愈多,集資更多。WeWork可以不斷燒錢,當然要多得金主軟庫賞識。WeWork和軟庫,有少少似恒大和大劉,兩個利益集團綑綁在一起,將個估值托到天咁高,但假如公司新一輪集資,老金主冚牌不跟,街外人見勢色不對自然不會參與,天價估值便要跌落凡間。據傳媒綜合報道,今月一月恒大增發30億美元(折約235億港元)高級無抵押債券,華人置業執行董事陳凱韻及其丈夫劉鑾雄家族便認購了接近11億美元(折約86億港元)。說回WeWork,軟銀累計已向WeWork投資了80億美元,目前持有Wework約20%的股權。但在今年一月最近一輪投資中,軟銀於對WeWork的增加投資,因諸多原因由原來增投160億美元,而大減至20億美元,被視為一個警號。隨着WeWork急速拓展業務,集團的淨虧損相應激增, 據報道,在2018年前9個月,WeWork虧損了12.2億美元,而2017年全年該公司虧損了9.33億美元,燒錢速度驚人。像WeWork、瑞幸這種以應用軟件或新概念包裝的傳統業務,即使燒銀紙而佔搶佔高市佔率,也不代表可以鎖定客戶,蝕頭賺尾,因為租客可以搬去其他寫字樓,買咖啡的人更可以轉口味飲喜茶,不似微信、facebook,成勢後起碼鎖到客戶十年八載,有一段長時間可以賺番夠本。好像IWG的共享辧公室,一年也不過賺1.14億英磅,WeWork的400多億美金的估值,認真誇張。當然WeWork號稱會建立一個創業社群,連繫配對投資者及創業者,還有一個合理化其估值的說法,就是WeWork會利用其辦公室網絡,投資於工作空間的數據研究和收集。但透過承租其他發展商的物業,投資裝修,還要計入折舊等因素,透過這個方式去收集工作空間數據,好像有點本末倒置。有錢人的想法,我等凡人真是看不透。我作為一個共享辦公室的用家,最關心的都是空間大小,及交通位置是否方便,至於話除利用不同主題的裝潢風格吸引會員,加入廚房、休息室、喻伽課、酒吧區等玩樂設施,這種花巧的東西並非最重要,要做喻伽我可以另外找導師,要飲啤酒也寧願落街,順便散步抖氣。共享泡沫,傳共享辦公室kr space撻訂最近共享辧公室發展遇逆風,據蘋果日報報道,內地共享辦公室龍頭氪空間 (Kr Space) 去年中高調來港,一口氣租下銅鑼灣及灣仔超過10萬方呎樓面,但已簽租約的灣仔One Hennessy共7層樓面,預計今年4月入伙,但至今仍未向華懋提供任何辦公室的圖紙去申請入則,似乎有撻訂可能。​​​​​​​連甲級商廈到遇頂租潮,市場消息指,近日寫字樓租務代理接獲不少商廈頂租盤,涉及物業除了甲廈外,更有乙廈、工貿物業,甲廈租盤突增加。。香港如是,海外國家經濟一樣麻麻,不過軟庫錢多,又剛剛在日本上市,有這個超級金主,WeWork估值高居不下也不出奇,正如恒大一樣,自己人先識玩,街外人都是食下花生最安全。

中國轉型成敗,還看5G

5G

中美貿易問題將會持續一段時間,即使談判得到短暫解決,裂縫其實已經出現,中國亦深知美國未來會繼續對自己作出不同程度的攻勢,特朗普即使下台,但美國的外交國策不會大變動,中國將會面對未來十年甚至數十年的新冷戰形勢。中國經濟因為美中貿易而放緩,經濟預測甚至擔心出現衰退,這是中共執政者最害怕的,因為中共自改革開放以來,「政緊經鬆」讓他們可以持久執政,即使人權上極緊,社會缺乏公義,但是人民有得食,還要從四人幫、文革的極貧生活,變成今天豪買包包的日子,人民自然是算數,因為大家不止溫飽,重有錢搵。但如果搵唔到錢,又沒有人權、公義等,人民不反抗才怪。作為執政者,不想人民反抗,在保持專政管治下,又要讓人民搵到食,便是今天中共的首要任務。中共在過去十年來,一直轉型由出口變內需,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單看淘寶、微信微商、地產置業等,內需的確開始形成。那麼當內需成為一個足夠支持到社會經濟運作時,政執者便有更多的話語權。按此邏輯,發展5G便是其中一個重要帶動內需的政經策略。現時5G對中國來說有一樣獨特優勢,就是5G的制式是中國有份參與及制定的,這代表著有能力控制這個遊戲的話語權。中國必定會以本國為一個示範點,這是中國在發展電訊服務以來,第一次以「自家」東西推出市場,以往3G、4G都是歐美主牢,但今次有中國有份訂遊戲規則,便是很不同的佈局,也是近年中國最重視的國際佈局。歐美國家對華為的5G如此有戒心,其實就是這個理由。當初讓華為一同制定5G,歐美天真地以為可以走進中國市場分一杯羹,但是中國根本從來都不想開放電訊市場,歐美現在才醒覺,真是有點遲。即使歐美等西方陣型封殺華為,但華為可以在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同樣可以是另一條出路。所以中國在5G上不一定佔下風,機會可能是「五十五十」。現時最大限制是在晶片上被人咬住,但在應用上,中國的流動通訊應用其實十分成功,比起其他西方國家也不輸蝕時,雙方5G必有一番惡鬥,好戲連場。在手機時場,中國基本上是大國,這不能否認,試問有幾多個國家手機品牌會多得過中國呢?中國手機競爭之激烈,間接成就了自由市場的進步,形成有競爭有進步之勢,即使說大陸手機在成熟市場滲透率不高時,但在新興國家,基本上市佔率最高。而國家在玩政策市時,對手機的政策傾斜下,也有助5G的發展。而華為在基站佔優,亦有助硬件上發展,軟硬件方面,中國其實俱備了5G發展的優點。現在就要看西方國家在創意應用上,是否真的如過去二、三十年流動通訊歷史上,再次成功佔先機。2G和3G歐洲快人一步,短訊SMS取得成功;到了4G,美國成功造就Facebook、Amazon等應用。到5G,汽車、物流、影音內容都是大家想開發,但未見有任何國家有絕對的優勢,這是一場民間版的「軍備競賽」。中國未來數十年的國運,很大程度上繫於5G成功與否。中國優勢上有制式掌握能力、多元化應用和龐大市場,弱點是創意應用上政策的限制,朝令夕改打亂市場運作、知識產權的不足而拖慢技術應用的發展。5G可能是中國的分水嶺,是龍是蟲也是看這一次,如果中國搞5G成功,把應用上做得好,商業上大躍進的話,這無疑是一次大茶飯,其他國家必定會找中國合作,這比一帶一路更有吸引力。5G也是國力的表現,因為當中是涉及到技術、商業能力以及國家政策三方面,是展示中國執行力的機會。但如果5G不如預期般成功,對於中國來說,也是一次敗仗,往後就難以展示所謂「大國實力」。就不要時常提中國夢。

瑞幸會否步共享單車的後塵?

常到大陸工幹或者旅遊的朋友,總會覺得大陸的咖啡店如星巴克的數量比香港還要多,地方亦更大更美觀,不少人喜歡到這些咖啡店流連,成為潮人聚腳點。大陸除了星巴克外,近年還有中國本土品牌的連鎖咖啡店冒起,其擴展速度之快成近期熱話,這店叫「瑞幸咖啡」,該公司近期獲得兩億美元的B輪融資,估值達到二十二億美元。比起今年七月時估值十億美元,不足半年居然翻倍,不能小看。而當中的投資者來頭也不少,包括愉悦資本、大鉦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以及中金公司等。瑞幸開業不足一年,作為一間咖啡店初哥,現時全國分店已達到1,700間,還找了湯唯、張震做為代言人,並以超低價速銷咖啡。從上述策略,便明白到該公司是以快速佔領市場佔有率為目標,希望短期能夠鞏固市場的領導地位,然後再考慮如何增加收入及利潤。這模式有點像現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如共享租車、共享單車、外賣速遞服務的經營模式。該公司的CEO是錢治亞,她曾是神州租車COO,所以她很自然把互聯網的經營模式放進「瑞幸咖啡」當中,包括低價速銷、利用網絡廣告推銷產品,如在咖啡店附近的客戶,便會收到微信廣告,又在雙十一期間搞了為期七日「luckin狂歡節」,據稱活動期間賣了1,820萬杯咖啡,每秒銷售30杯,打破國內外咖啡銷售紀錄。不過速銷和推廣自然有成本,當中每月燒錢速度驚人,錢治亞表示該公司開業八個月,已投入十億人民幣,即每個月差不多燒錢近1.5億人仔,燒錢速度之誇張,難怪短短不足半年,便要快快找新投資者入股。雖然燒錢能短期內做到品牌建立,但口碑並不一定同樣成功,一些國內朋友對這店的評價也並不特別好,認為品質上有待改善。事實上咖啡這門生意利潤也不是很高,如咖啡巨頭星巴克,在中國和亞太區的經營利潤率為19.1%,相信純利也會更低。不論星巴克和瑞幸咖啡都是走大眾化路線,以薄利多銷為主。這是過去二十多年經營咖啡產業的模式,但是近年消費者對於這種大眾化或者統一規範化的咖啡產品有所轉變,開始流行精品咖啡,這些精品咖啡不是標榜價錢,而是以品質為賣點,這些精品咖啡店很多時是個體戶,對咖啡很熱愛,店的面積不會很大,但裝修、環境卻讓客戶感到舒服和自在,賣的咖啡亦相對較貴,例如一些咖啡師特別調製的手冲咖啡、冰滴咖啡等等。手機咖啡分享平台app ListCup創辦人Jimmy Wong表示,現時國內大約有20,000間精品咖啡店,而香港則約有300-400間左右,國內主要分佈在一些大城市如廣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地,香港則在中上環一帶為主。這些精品咖啡店環境和品質和走傳統大眾化的咖啡的格調很不一樣,雖則是小眾,但卻是影響著咖啡產業未來發展的路線,因為即使連星巴克都嘗試撥出另一條line搞精品咖啡。Jimmy表示可以利用Listcup尋找這些精品咖啡地點,好讓真正咖啡愛好者搜尋好喝的咖啡,亦可在平台上發表咖啡的意見。事實上這些精品咖啡店其實是單打獨鬥,就像今天的小店VS大財團。倘若結合起來,有完善的社交網絡支援,精品咖啡同樣有另一片天空。至於瑞幸咖啡未來發展會否像共享單車如ofo的後塵,又者成功如美團做到上市的神話,老土點也是這一句「拭目以待」。

中美博弈,科技冷戰升溫

上星期六中美在G20開了最高層的會議,討論中美貿易問題,兩大領導習近平和特朗普表示暫停貿易戰升級,好讓雙方有九十日討論如何解決當中的差距。中方和美方都各自表示對方有讓步,中方在其自身的媒體上表示取得成功云云,但基本資料欠奉,甚至有所過濾,這都是中國對新聞資訊限制的慣常做法,實在見怪不怪。當這個星期六中方在南美洲阿根廷的會議上認為談判有所進展時,遠在北美洲卻發生另一件事情,就是全球最大的電訊設備生產商華為的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補,其被捕理由是華為違反伊朗制裁措施。現時美國要求加拿大引導她到美國受審。這事件一直沒有公開,值得留意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昨日發表頗為強硬的措詞,指出中、俄、伊三方,不守國際規矩,在國際貿易上拿著數,指為不該行為。之後今天就爆了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補的事情。中方這次無疑是面對八九六四後,近三十年來一次最嚴峻的外交、政經問題。八九六四那年,美國曾經想提出嚴格的經濟制裁對中國,但是最後沒有,最多只是每年檢討最惠國待遇時,作出口頭上的警告之類,反之還給予中國入世的機會。不過差不多三十年光景,中國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時,這個國際政治格局,又變了另一個玩法。美方一直想中方在中東地區的問題上聽其指揮,但是中東地緣政治一向複雜,加上中方亦有意在中東插旗,自然不會聽美國話,反而與伊朗成為合作的戰略伙伴關係,由能源、科技、商業產品,中伊都大做生意。作為走出去最成功的華為,自然成為當中「大贏家」。但華為的角色其實也頗為微妙,這間公司一直沒有上市,當中理由,多方猜測,是因為有軍方背景支持還是其他原因呢?過去十年,華為一躍成為世界電訊一哥,眾國際級的電訊公司始料不及,因為當年華為產品最出名是「抄襲」,對思科、Juniper Networks的技術真是完全搬字過紙一樣,這種抄襲令外國科技公司極為不滿,也使這些公司損失慘重。因為外國科技公司一方面價錢不及華為平,但平一截的華為卻可以做到相同效果時,試問購買者會怎樣的選擇呢?華為這些年的風光,美國認為是時候「還」了,選擇在這時刻進行,無疑是針對中美貿易問題亮出更多的籌碼。至於孟晚舟這人物,由於她是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就更值得關注,等於給了一個重大的訊息予華為和中國政府,就是不能夠違反國際社會現有的遊戲規則。華為是中國政府「走出去」企業中最成功甚至最值得讚賞的企業,從市場佔有率到技術創新都走在前列,更成為5G其中一個主要制定者,可謂是中國在外國的形象化身。現在華為高層被捕,中方自然非常之緊張,因此作出抗議也能理解。至於所說的不人道,在中方的口裡說出來,則極為諷刺。美國這次中美貿易戰,已不只是貿易問題,更延伸到針對中國今天在國際的地位和態度問題。美國盟友開始埋班,新西蘭不用華為5G 設講,英國電訊的核心設備也同樣放棄華為5G設備,意味著美國會以技術圍堵中方,使華為(即中國)在國際影響力下降。不過與此同時,並不是所有國家都是站在美國方面,如新畿內亞便繼續和中國簽約建立以中國為首的電訊基建,沒有理會美方的要求。相信其他一些二、三線小國、及與美國有牙齒印的國家如委內瑞拉、伊朗等,必然會與中國合作,並且使用他們的技術作為後盾,這是一方面認為可以反制美國的牽制,另一方面也可以有中國的保証和支持。往後科技發展,可能再次出現另一次的新冷戰陣型,但當中的界線,卻是極度模糊,難與當年美俄當年的分野這麼明顯。

5G佈局中美較勁

5G雖然未正式開通,但全球電訊公司、設備公司以及一眾相關科技公司,其實一早在部署中,無線電服務由3G開始大爆發,3G是2G的一個伸延,其制式由歐洲主導,所以當年3G由歐洲帶起,也使歐洲成為當時電訊服務的龍頭,如Vodafone的出現便是例子之一。到了4G由美國公司主導,另一次資訊科技風潮再現。現在5G準備起跑,誰能夠領導5G,就會成為下一個世界科技十年的龍頭。如果沒有4G,現在廣泛流行的app便很難成功,如Instagram、Facebook、youtube等等,甚至iPhone等智能手機也不會如此入屋,因為這些APP需要極大的圖片上載分享、下載閱覽,倘若沒有4G,只停留在3G甚至GPRS年代,這些App基本上是不能發圍。正因為4G的高速傳輸,才可以流暢地使用這些App服務,亦帶動了這些創新公司的創新服務和概念。現在5G正準備明年上市,各國亦深知道這又是另一次新的商機,以及主導國際形勢操作的機會。今次5G可謂由美國和中國主導,因為制式都主要由這兩國的公司提出,高通和華為更是主要參與者。5G的速度之快,幾秒可以下載一整套高清畫質電影。對於多媒體的服務來說,無疑是一大突破,甚至有可能改變了現今大眾媒體使用流串服務的想法。那麼傳統的電子媒體如電視、電台等,如何面對這種新局面,相信會有頗特別的對策。不過這些高速傳送事實上也不只是限於多媒體上,物聯網才是各大企業、以至國家層面最想看得到的未來。物聯網今天雖有一個很細的面貌,距離真正完整的物聯網環境還有頗長的路要走,不過相關企業亦早已著手在這方面的制定政策以及投資。汽車導航、遠程醫療、以及傳統消費物流運送等都將會以物聯網的基礎上進行。在國家層面上看,5G比4G更具戰略價值和經濟價值。5G起初投資必定不菲,一如當年投3G、4G一樣大,但是技術總會進步,往後成本便會快速降低時,回報相信會是極大。正因如此,各國如何捷足先登便是關鍵。現在中美必然是兩大電訊市場、資訊科技市場,美國不會讓中國奪去市場份額,所以先下手為強是合理套路,禁對手進其市場發展,一來對其國家安全上合理,二來也可以拖慢對手的發展路向。不過中國今天的電訊發展再不是3G時代或者世紀初時,倘若在中國大陸生活,便會發覺當地大城市的電訊服務傳送速度絕對不差,甚至是頗佳。因為當地的手機服務之多及需求之大,促使電訊網絡供應商提供更好的服務,這種良性循環,也造就了今天中國大陸的無線互聯網發展。當年5G開始建立時,從今日的國際形勢發展,基本上會有兩大陣型,就是以美為首的電訊聯盟,如歐美、日韓,使用以愛立信、諾基亞等設備商,而中國為首的包括香港(必定納入,因為香港是最佳的示範舞台)、中亞、一些經濟較差的歐洲地區如南歐等地,則用華為、中興設備,主要針對落後發展國家,當然也有混合式的電訊盟國,如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這次較勁是看那一種技術和設備商可以做到快速擴展服務、系統穩定性高以及投資回報高,亦因為出現兩種陣型時,其應用服務亦可以會出現不同程度上的轉變,物聯網發展會成為電訊技術上的分叉路。由於5G是國際組織制定,在速度上,基本上分別不會太大,只是應用上可能有變。那時候會有各自的發展路向,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