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 與 DJI 在科技發展上之此消彼長

2018-01-10 16:51:35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記得2013年到伊朗旅遊,帶著一部GoPro作為拍攝影片之用,那時候覺得這個新玩意非常特別,先是體積細、輕巧,又可以用App來控制,更強勁是能夠可以抵受到強大的撞擊,當時GoPro也是不少拍攝動感運動影片發燒友的必備產品。

五年過去,剛看到新聞說這間公司居然裁員以及有意賣盤。只是五年光景,一個曾經當時得令的電子玩意要面對這種困局。另一邊廂DJI的航拍機仍然成為不少人的新玩意,而且它的軸定器拍攝機也是現時不少Youtuber會使用的拍攝器材。

兩間公司所推出的產品都是不少拍片愛好者的必備工具,GoPro主打動感拍攝,DJI就以航拍為主。不過這幾年的發展,可謂此消彼長,GoPro的產品缺乏創新,即使推出了航拍機Karma來對打DJI的航拍機,但是未見成功,甚至決定停止研發。反觀DJI推出的軸定拍攝器Osmo靈眸、Ronin如影等頗為成功,由專業攝影到業餘愛好者都有其踪影。
GoPro在這幾年發展並不如意,當中產品沒有創新是當中嚴重缺失,起初推出的GoPro是以輕巧和防撞為賣點,但是技術上,不少廠家已經急起直追,甚至超越GoPro,一來一回便失去了市場競爭力。

DJI雖然是中國製造,但無疑並不山寨,相反很創新。留意不少外國航拍機其實都有DJI的影子。而DJI亦成功捕捉到市場的脈搏,就是拍攝的需求,航拍手法是改變了多年拍攝技術的瓶頸,以往拍攝高空鏡頭,要動用直升機拍攝,電影《寒戰》第一集便是要用直升機拍高空鏡頭,但到了第二集已經可以改用航拍機拍攝,這取代了高成本的拍攝技術,難怪不少荷理活電影都用了航拍機,不少更用DJI的航拍機,單是電影市場,已經很有市場價值。而更重要是DJI不單看航拍市場,而是針對整個拍攝器材上,當中軸定器是一個很大的新切入點。
如果從GoPro和DJI的比較,前者嘗試入對手市場卻失敗,但後者卻成功,一來一回之下,便形成了強烈對比。DJI一直市傳今年IPO,地點是香港或紐約其中一方,而估值超過百億美元以上,另一隻獨角獸。如果在港上市,其實對本港有好處,至少多一隻科技實力股,而不是只單單傾向一隻巨無霸騰訊,或者視手機股就當科技股看待,而且對本港股市有多元也是好事。
當年唐英年大宅有僭建,記者們用吊雞拍攝唐宮大宅,今天鄭若驊同樣僭建,記者們已經用航拍機拍攝,還可以多角度拍,幾年光景,人面全非外,也足見科技帶來的改變。

 



留言
5G佈局中美較勁

5G雖然未正式開通,但全球電訊公司、設備公司以及一眾相關科技公司,其實一早在部署中,無線電服務由3G開始大爆發,3G是2G的一個伸延,其制式由歐洲主導,所以當年3G由歐洲帶起,也使歐洲成為當時電訊服務的龍頭,如Vodafone的出現便是例子之一。到了4G由美國公司主導,另一次資訊科技風潮再現。現在5G準備起跑,誰能夠領導5G,就會成為下一個世界科技十年的龍頭。如果沒有4G,現在廣泛流行的app便很難成功,如Instagram、Facebook、youtube等等,甚至iPhone等智能手機也不會如此入屋,因為這些APP需要極大的圖片上載分享、下載閱覽,倘若沒有4G,只停留在3G甚至GPRS年代,這些App基本上是不能發圍。正因為4G的高速傳輸,才可以流暢地使用這些App服務,亦帶動了這些創新公司的創新服務和概念。現在5G正準備明年上市,各國亦深知道這又是另一次新的商機,以及主導國際形勢操作的機會。今次5G可謂由美國和中國主導,因為制式都主要由這兩國的公司提出,高通和華為更是主要參與者。5G的速度之快,幾秒可以下載一整套高清畫質電影。對於多媒體的服務來說,無疑是一大突破,甚至有可能改變了現今大眾媒體使用流串服務的想法。那麼傳統的電子媒體如電視、電台等,如何面對這種新局面,相信會有頗特別的對策。不過這些高速傳送事實上也不只是限於多媒體上,物聯網才是各大企業、以至國家層面最想看得到的未來。物聯網今天雖有一個很細的面貌,距離真正完整的物聯網環境還有頗長的路要走,不過相關企業亦早已著手在這方面的制定政策以及投資。汽車導航、遠程醫療、以及傳統消費物流運送等都將會以物聯網的基礎上進行。在國家層面上看,5G比4G更具戰略價值和經濟價值。5G起初投資必定不菲,一如當年投3G、4G一樣大,但是技術總會進步,往後成本便會快速降低時,回報相信會是極大。正因如此,各國如何捷足先登便是關鍵。現在中美必然是兩大電訊市場、資訊科技市場,美國不會讓中國奪去市場份額,所以先下手為強是合理套路,禁對手進其市場發展,一來對其國家安全上合理,二來也可以拖慢對手的發展路向。不過中國今天的電訊發展再不是3G時代或者世紀初時,倘若在中國大陸生活,便會發覺當地大城市的電訊服務傳送速度絕對不差,甚至是頗佳。因為當地的手機服務之多及需求之大,促使電訊網絡供應商提供更好的服務,這種良性循環,也造就了今天中國大陸的無線互聯網發展。當年5G開始建立時,從今日的國際形勢發展,基本上會有兩大陣型,就是以美為首的電訊聯盟,如歐美、日韓,使用以愛立信、諾基亞等設備商,而中國為首的包括香港(必定納入,因為香港是最佳的示範舞台)、中亞、一些經濟較差的歐洲地區如南歐等地,則用華為、中興設備,主要針對落後發展國家,當然也有混合式的電訊盟國,如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這次較勁是看那一種技術和設備商可以做到快速擴展服務、系統穩定性高以及投資回報高,亦因為出現兩種陣型時,其應用服務亦可以會出現不同程度上的轉變,物聯網發展會成為電訊技術上的分叉路。由於5G是國際組織制定,在速度上,基本上分別不會太大,只是應用上可能有變。那時候會有各自的發展路向,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一帶一路考察記之二

《Do姐有問題》環節,以上烏茲別克幣50000 soʻm等於幾多港元呢?答案是$48.82港紙,50元也不足。所以到當地買東西,只需撇除000,就大約等於多少港幣。因此在當地吃飯,閒閒地都幾十萬,可謂土豪本色。由於通貨膨脹大,到超市時候買東西,收銀員不能給太多碎銀時,是會以糖果來代替,可謂另類貨幣交易。烏茲別克在中亞國家中並不是富裕國,生活水平較低,平均月薪約為$350美元。當地主要產業是天然氣、礦產和農業為主,當中棉花是其中主要產業,但重要性近年下降,而棉花產業卻帶來血汗棉花之稱,因為這些棉花在種植時使用童工而導致有不少意外。外國不少企業都抵制烏國棉花,當中包括Gap、Marks & Spencer、Tesco等。近年烏國與中國經濟貿易開始頻繁,在街市看到不少雪柜都是使用中國品牌,如美的、星星冷柜。不過中國最威的高鐵產業並未在烏茲別克落地生根,由首都塔什干與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之間的高鐵建造商是來自西班牙的Talgo所製造,車程約為兩小時。而烏國高鐵列車全用實名制,甚至要寫埋人名及其出生年月日,私隱度全無,但實名制得來查票時卻非常「是但」,可謂有名無實。中亞有多個國家,烏茲別克並不是富有之列,即使是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其環境有點像當年中國改革開放時的二三線城鎮,而且當地人的工作模式也像昔日中國七八十年代的初期,並不是很積極,有天到一個博物官內參觀,員工伏在台休息而沒有理會遊客,感覺很悠閒,所以似是回到昔日的中國。如果要在當地設廠或者做投資,就要預計有這種成本計算在內。而且從高鐵查票的制度看,反映出當地的官僚系統仍然落後,是否需要在營辦開公司時走後門,就要自行判斷。不過,烏國有如昔日中國上世紀的八十年代時,那麼他們對一些實體硬件產品的需求自然頗大,電子產品必然是首要,街上不少人都開始使用智能手機,所以時常會有人走來拿起手機跟大家自拍,已經習以為常。雖然當地工業基礎不高,倘若投入這些產業可能要高成本,不過當地的農產品卻不差,在當地吃的蔬果非常新鮮,是否搞農業加工再出口或者也是另一種潛力。烏國有三千萬人口,是中亞人口大國,勞動力不是問題,因為很多人還是年輕力壯,這些勞動力是他們的資本,如何使用這些資本則是到一帶一路創業者值得思考的事情。阿拉木圖的商場外的噴水池中亞最富有的則要數哈薩克斯坦,地大物博,是世界上面積第九大國家,但人口只有一千八百萬,昔日首都也是該國最大城市的阿拉木圖,比起烏茲別克的城市明顯有很大的差距,不時見到名車,其生活水平接近中國的一二線城市,當地的大型商場內所售賣的東西甚至和香港差不多,既有不少西方名牌,還見到中國著名喜歡抄襲別人品牌的「名創優品」在當地紮根,反映當地的消費力較高。不過到中亞投資或者創業,是需要考慮一些要點,因為中亞民族並不是我們華人、香港人熟悉的東南亞地區或者中國,他們富有傳統的宗教文化,純品樸實,但未必是靈活工作的一群,另外,政治和宗教的穩定性也是需要考慮。再者語言也是關鍵,不過近年不少中亞學生開始到香港或者中國留學,而且能夠在海外唸書,理應是一批富裕的一群,倘若能夠認識這批學生,作為一個中間人或者未來的合作伙伴,也是一支當地的盲公竹。

一帶一路考察記

近日到了中亞國家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遊覽,認識了幾位烏茲別克人,他們是學生,十八歲,在孔子學院讀了四年中文,更準備今年九月到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唸大學。有日在高鐵和另外幾個學生閒談,他們也說中國有很多高樓大廈,對中國的印象挺好。在這兩個國家的街上還見到不少中國產品,在一個市集,大部份凍櫃都是中國品牌,包括星星冷櫃和美的,手機方面,華為和小米手機的市佔率也不低,當然其他品牌如Samsung亦有出現。在火車沿途經過一個山頭,又見到大大隻字寫著「中興ZTE」廣告。無可否認,中國產品在這幾十年來,的確成功打進了很多國家,在第三世界國家尤其受歡迎。中國夢走出去,大家認為成功在望之際,但一個「中興案」,將真實的面貌呈現給大家看,原來我們所謂的大國崛起,科技的進步,其實也只是創新應用上的成功,在真真正正自主創新科技上,依然是落後於人。中國近年成功崛起的科技並且時常引以自豪,有兩大範疇,一是高鐵,二是手機電訊相關設備。中興現在停牌,不知何時復牌,相信一復牌後股價會有極大波動。事實上美國調查中興只是一個開始,往後來得更大影響的,其實是華為。現在有指美國司法部會調查華為是否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規定。華為沒有上市,對普通股民來說,並沒有直接影響,但間接影響卻是有的,就是與華為有密切生意往來的公司會被波及。如果你是股民,真心覺得中興是累街坊,自己衰好了,現在還拖了整個產業鏈落水。華為是世界三大手機生產商,近年不少人買其手機,因為貪其Leica鏡頭靚,影相高質,但其實華為最強的不只是手機,而是電訊設備。華為現時是全球第一大電訊裝置製造商,不少電訊基站都是使用華為的技術,當中包括硬件和軟件設備。以往華為一直被指抄襲外國電訊公司技術,然後自家再改良,並以低價銷售,成功佔領市場份額。多年來華為抄襲、被提告或罰款的次數可謂多不勝數,但是生意依然照做,因為這並不涉及到國際關係層面,只是商家之間的貿易磨擦。但是今天所涉及是國家安全層面,就另一種講法。人家已經表明制裁行動,就算你可以大方不到美國做生意,退出市場,但是美方卻可以給你一個大教訓,停止給予有關技術出口,已經可以令企業陷入彌留邊緣。然後作為美國盟友的歐盟,自然會緊隨其後,涉及的影響,不是普通的商業糾紛了,而是整個中國大陸電訊產業的生態鏈。華為賣的是電訊設備,不少第三世界國家的電訊商都有採用,伊朗是否其客戶,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中興一錯,引發的連鎖效應,無疑是讓中國政府始料不及,甚至手足無措。因為晶片技術是所有科技產品的基礎,沒有晶片,多大的技術應用都難以構成。中國創新科技主要在於應用上,Wechat、支付寶、AI人臉識別等,其實都是在這方面,但在研發核心科技上,仍然未能追上。現在電訊技術上被人家拖後腿,另一成功走出去的高鐵又會否步其後塵?

股王騰訊的隱憂

股王騰訊3月21日公佈業績,2017年收入達人民幣2377億元,按年升56%;純利人民幣715億元,升74%,兩個數據都比預期好。投資者都期望受到業績比預期理想刺激,股價應該大幅上升。怎知人算不如天算,股價不升反跌,還是大幅下挫。(編按:3月22日收市價為$420,較高位$476.6下跌11.9%)為什麼事實與預期有這麼大的差別?魔鬼就在細節,表面上騰訊2017年業績非常好,收入按年升56%,純利升74%,但是有個別數據顯示業務已經到了一個頂點。騰訊第四季整體收入按年升51%,但按季只升2%。第四季智能手機遊戲收入,出現首次按季倒退,減少7%,顯示一直是集團核心收入的業務已經飽和。內地手遊市場已經不能像以前每年大幅增長,變成一個成熟或老化的業務,新推出的遊戲,也不能力挽狂瀾。騰訊的皇牌社交媒體微信用戶達到9.88億人,增長111%。最新數據達到10億人,以中國總人口13.4億人來計數,已經飽和,沒有很大的增長空間。舊的社交媒體QQ用戶7.8億人,下跌9.8%。即是整體中國的社交媒體,已經達到人口上限,不能再增長。當然網絡廣告收入、增值服務、雲端、微信支付等仍有雙位數字增長,是增長亮點,騰訊也大額投資傳統零售,及支付業務,打做一個和阿里競爭的零售王國。但新業務需時發展,似乎短時間內未能填補手遊收入下跌。另外騰訊手上仍有很多投資可以分拆,但分拆業務只能帶來特殊利潤,不能提供一項每年有幾百億元收入的貢獻。騰訊第四季盈利(按非通用會計準則),即是撇除資產升值影響,為174億元,按年升42%,但按季只升2%。環比和第三季的3%差不多,騰訊盈利增長,似乎已經放慢。如果騰訊要維持48倍的市盈率,2018年第一季盈利需要達到200億元以上,盈利年增長率要達到45%。按過去兩季的業績表現,騰訊2018年盈利是不可能達到按年50%增長。如果騰訊不能達到高速盈利增長,騰訊的估值需要下調。如果騰訊在2018年盈利增長按年只有20%,市場估值只能達到20倍。這是很多騰訊股民、基金經理的噩夢,騰訊盈利不再高速增長,由一間高增長的科網企業,變成一間成熟的互聯網企業,盈利增長只有10%至20%。如果這噩夢成真,恐怕騰訊股價要跌一半。過去一年多港股升幅,有一半是由騰訊貢獻。若騰訊由高增長股,變為成熟低增長藍籌股,恆生指數的預期也要大幅調低。投資者不能過份樂觀,而忽視投資組合過份集中於騰訊的危險。一旦騰訊市盈率由48倍下跌一半到24倍,散戶投資者,及基金經理都會損失慘重,風險是不可忽視。騰訊大股東南非上市公司Naspers減持2%股份,涉及1.9億股,集資8百多億港股,得到全數認購。投資者擔心,大股東可能認為騰訊已經到頂,加入減特行動,令到騰訊股價雪上加霜。多間證券商調低其預測盈利,騰訊現時需時加大投資新業務,犠牲短線毛利,來維持集團長遠增長。市場最大的憂慮是騰訊增長什麼時候到頂,那時由高增長互聯網科技企業,變為一間成熟業務企業。年度盈利增長,由40-50%退為10-20%。那一度是遙遠的日子似乎已經迫在眉睫。筆者已經沽出大部份騰訊股份。

愛奇藝上市是唯一出路

中國大陸網上影視媒體愛奇藝到美國上市,估值達170億美元,中國影視網絡發展極為發達,市民看劇集,寧願上網也不願開電視,甚至電視台也都會透過網上播放新劇,因此市場增長空間大。中國互聯網市場以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鼎足而立,人民日常生活多方面都由這三間公司支配,影視網絡市場也是一樣,阿里巴巴有優酷,騰訊有騰訊視頻,而百度則有愛奇藝,當中以愛奇藝佔較大市場份額,達四億多月活躍用戶。視頻市場三足鼎立,愛奇藝51%市場份額突圍BAT中,百度其實是實力相對較弱,而且市場競爭激烈,再繼續燒錢並不化算,及早上市是較佳選擇,優酷早已在美國上市,而騰訊視頻則未見表示。如果愛奇藝值170億美元,那麼騰訊視頻估值也是差不多。 (編按,節錄《華爾街日報》,目前愛奇藝擁有5,080萬訂戶,較2016年增長68%,不過仍不到Netflix 1.18億訂戶的一半。一個問題在於,愛奇藝的每訂戶收入遠低於Netflix,2017年愛奇藝的訂戶收入只有10億美元,不到Netflix的十分之一。愛奇藝營業額的逾一半來自廣告收入。此外,該公司還不得不斥巨資創作內容來吸引這些新訂戶。2017年愛奇藝營運虧損6.08億美元,較上年擴大42%。)即將在美上市的愛奇藝是否估值過高?互聯網的影視網絡發展,其實可以說是原由網上用家自行上載影片為開始,始祖當然是Youtube,當時還是用Flash-player做播放器,到今天Youtube依然是這市場最強的領導者,不過到發展至今,市場開始改變,除了用家自行上載的個人影片外,還有是網上劇集、電影等,當中Netflix是全球領先代表,對比起愛奇藝,經營模式不同,Netflix是收費為主要收入來源,愛奇藝主要是透過廣告收入為主。論兩者往後發展,其實難說誰會較好,但可以說是Netflix有較穩定的收入,是有助公司財務穩定性,不過廣告向來是龐大市場,也不應看小這種經營模式。不過我們看到的是中國市場的影視網絡發展,和海外是有點不同,中國由於對內容監管嚴格,所以要發展一些如Youtube以自行用戶為主導的網站並不容易,近期「抖音」算是成功的一個,但應用仍以社群為戰略,類近Snapchat、或者Instagram。當中Youtube模式發展難在中國成長,內容審查是關鍵,因此中國的影視市場便得要轉轉腦筋,以劇集、電影為主打才更有出路。而且寬頻網絡以及3G、4G也日漸成熟時,播放較長時間的影片也足夠應付,也為中國發展網上影視市場提供一個較佳的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