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股東會

2018-01-12 17:55:51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2017年最後一個交易日,康宏股權爭奪戰,上演了一場股東投票權被「DQ」的劇目。持股達29.91%的郭曉群一方,於十月三十日要求召開股東特別大會,動議罷免包括曹貴子在內的原董事局成員,一場股東爭奪戰,郭氏一方按既定程序等足兩個月,原本連同另一股東陳佩雄的股權,足以扳倒原董事局,豈料台灣幫董事局使出「DQ」一招,宣布將郭氏相關票數視為無效,結果,明明夠票都變唔夠票。其後郭曉群的代表憤然向記者表示不滿:「因有狀書入稟法院,在未有法庭裁決前就宣布股票無效,係粗暴行為!」

一如香港大部份股東會,被打壓的一方大聲疾苦,街坊小股東就鼓譟股東會加時作賽至兩個多小時,要求公司「準備午餐」,當公司安排好餐點招待後,小股東們即時「散水醫肚」。這個場面,和香港政局是否似曾相識?股東合法權利被剝奪,但事不關己的人只想着「一陣食乜好。」

康宏事件源於謎網50,成件事複雜無比,就算經常閱讀財經版的讀者,也未必跟得貼,但群眾有一種分辯忠奸的天性,有法律訴訟在身的人,容易被視為「奸」。康宏環球在十二月中,向高等法院入稟控告包括兩名新主要股東郭曉群及陳佩雄等共28人,成功把一堆人在公眾心目中綑綁起來,然後再以同樣理由,在股東大會上DQ 郭曉群的投票權。

事件的風眼人物曹貴子行縱成迷,但二零一五年入股的台資富邦金控,及二零一七年中加入的郭曉群,都想與康健創辦人曹貴子撇清關係。學政府口頭禪,事件已進入法律程序, 所以我只陳列事實:

- 2015年8月,富邦入股康宏29.98%股權。

  • - 2015年9月15日,主席王利民先生熱烈歡迎吳榮輝先生生加入董事會。委任執行董事
  • - 富邦吳榮輝坐board 坐咗兩年多,而且是執行董事,亦因為他一早已坐了入BOARD, 所以他可以做股東會主席,亦可以出自願性通告,佔據了重要輿論陣地。
  • - 2015年佳兆業停牌中,正在解決債權重組的問題,直至2017才復牌。這樣看來,誰跟曹貴子,王利民的淵源更深呢?
  • - 郭曉群動議罷免的董事中,包括曹貴子在內,但DQ了郭的股份後,郭想安插親信入董事的計劃固然泡湯,吊詭的是王利民、曹貴子反而繼續留任。

- 相比曹醫生的知名度,佳兆業郭氏家族一向佷低調,坊間連郭曉群的照片也沒有,至於把郭氏與曹醫生扯上的關鍵字是蔡志明。佳兆業2016年底成功重組,復牌後現在市值算內房股中較差的,也有300多億,本來人家在大陸的金融地產棋局也很大,奈何卻被描繪成別人的扯線公仔。

香港股東會一向水平甚低,甚麼分拆、私有化,大部分小股東都是渾渾噩噩,「唔知開乜」。無論是港鐵投票決定高鐵撥款,還是領展研究出售物業,都有小股東舉手問「點解無點心」。股東一向不重視他們擁有的投票權,有時覺得大家爭拗「同股不同權」都嘥氣, 香港人一直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的投票權,政治如是,股票如是,都是台灣人經過民主洗禮,加上參考香港DQ風氣,比我們更識玩。

好了,大陸人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郭曉群昨日入稟高院要求將上月底股東特別大會的結果推翻,包括要求法庭聲明康宏剝削郭氏的投票權屬不合法,並要求再開EGM

股東內訌升級,可能一般人的反應是「鬼打鬼,兩邊都唔值得幫」。法官大人,我想講,這件事的重點不是邊個係忠,邊個係奸,重點是「股東投票權如果可以被隨意剝奪,現屆董事局無論操守或能力如何,股東豈非永遠不夠票數扳動他們?股東維權難上加難?」

和六名立法會議員被DQ案有點相似,政府先向最不討好的青年新政開刀,以宣誓誓詞打開缺口,成功 DQ 青政梁、游二人立下案例後,再一舉拿下另外四名泛民議員。當日政府DQ 青政,法律界人士吳藹儀便提醒過:「一般公眾多認為二人『咎由自取』,活該失去議席,但似乎對此案引起的問題,包括人大釋法,會造成什麼先例、對將來有什麼影響都不理,已失去興趣,而真正在意的只有幾名書獃子。」

事隔不足一年,劇情發展下去,成個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力都被閹割,這便是權力被濫用而不警覺的深刻教訓。

郭曉群向高院提交申訴狀,是否能否重奪其投票權,對香港股票市場來說影響深遠,DQ 股東投票權的先例一開,將來主席借機DQ其他股東維權的事情難保會陸續有來。一連串的司法訴訟,結果法庭會點判,對香港的金融管理有深遠的影響。

註:配圖並非康宏股東會



留言
業績記者會的趣與不趣

「電視節目有好多種,不過唔係個個節目都......」,好啦,其實除了電視節目,上市公司業績會都有好多種,「不過唔係個個業績會都適合記者問問題。」講到上市公司業績記者會,相信一般人在電視新聞上看得最多的都是「誠哥」講業績。但誠哥講業績其實可以說是香港最特別的一種業績記者會,因為,其實誠哥與管理層不會「浪費時間」講公司業績,一上台就直接進入答問環節,而通常亦都不會有記者「浪費時間」真的去問誠哥長和業績,而是聽取「聖訓」,等誠哥「指點迷津」。所以誠哥業績會,可能是最多港聞記者出席的業績會(第二多應該是港鐵)。問誠哥問題,通常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都有人問,天文當然是政局風向,「中央有無放風?港府最近做緊乜?特首選舉撐邊個?」地理可以包括香港樓市,經濟展望,「買唔買樓好呀?」誠哥還會教你做人道理,話你聽因為自己「每日工作時間超過一般人,所以已經工作瞭一百年。」年輕人要努力工作。而且「做誠哥」,少點歷史知識都不行,「誠哥」可以突然拋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記者不知出自武則天殺唐宗室的歷史典故,真的連答話機會都沒有。不過,誠哥業績會可能因為誠哥退休而從此絕版,簡直就有如北非最後一隻白犀牛離世使整個族群絕種一樣,因為誠哥在香港確實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如果要找近似誠哥的記者會,可能要數一眾「金句王」,例如融創孫宏斌就是一例,其實記者也不會指望孫宏斌能夠說出甚麼「實質的答案」(與專家Dickson是同類?),問孫宏斌問題,其實都是想他「爆肚」,講一大堆理論後然後說其實自己是「瞎猜的」,問他個看法,最後變成罵人是「傻B」,指著希望幫他解圍的公關叫公關「下去」,出了個聲明向其他公司道歉然後說其實自己是被迫道歉的,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融創記者會視頻這種記者會,確實比千奇百趣更加「趣」。當然融創業績會好過毛記的是,專家Dickson是單拖上陣,他則有行政總裁財務總監等在旁邊答實質問題,記者分析員可以交功課,會上也娛樂性十足。有趣爆的業績會,當然也有悶爆的。好多覺得自己是大公司的小公司,業績會報告真是可比催眠曲,大老闆在台上口沫橫飛,從公司理念,公司願景,公司核心價值,一直吹到公司未來一百年的前景分析,問一個問題答十五分鐘,離題萬丈簡直比英國議員拉布朗讀莎士比亞扯得更遠,問公司利潤可以扯到中國歷史抗日戰爭。記者分析員在台下滑動手機,心裡叫苦其實都是一句,「你哋公司會唔會有其他人,講到啲實際啲嘅嘢?」當然,有人字字珠璣,都有人惜字如金,尤其一眾「國企老總」最為明顯,在確保政治正確下,真是問一句答一個字,問兩句答兩個字,問三句,都是答一個字。總之,你想撬開老總的金口,可能比去少兩次日本就儲夠首期買樓更難。最後一種可能就是「身有屎」的公司,明明對見記者怕得要死,但又要裝著提高透明度開個記者會,然後就找公關公司「安排」,第一個問題由公關公司派出的「媒」(通常是公關公司自己的員工)發問一條已經安排好答案的問題,第二條就找個已經與公關公司「夾好口供」的內地傳媒記者發問(因為通常香港記者都不肯夾口供)指定問題,第三條再找個內地記者問個可以讓管理層吹噓威水史的問題,然後就宣布「記者會完滿結束」,由公關「護送」管理層迅速「逃離」記者追問。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其實大部分公司開個業績會都是「正正常常」,講講公司業務,未來發展目標,你問我答,有供有求,最重要就是大家都可以順利交功課。

海航賣地定托市?未來樓價點會跌。

海航買地,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短短兩年,由持有四幅啟德地皮,做區內大地主,到現在僅賣剩一幅地,而且一般相信也會在短期內全退以還債,如此而言,海航雖非悄悄的來,但確實在揮一揮衣袖後,不帶走一片雲彩。啟德新區地皮位置圖不過,雖然海航可能最後連腳毛都沒有留下,但對港人來說,海航來港玩兩年,豈不是純粹為托市而來?要知道,在海航高價「搶地」之前,啟德地皮樓面呎價並未過萬,甚至只是5、6000元之數,但海航卻將之一舉推高至萬三元之高,震驚市場,更連本港大孖沙都一度話「睇唔明」。不過好快香港地產商就「睇得明」,嘉華過萬元呎價在海航手中搶得一幅啟德地,恒地、會德豐短短一個月之間,索性出價萬五元幫海航高價接貨,原因好簡單,因為區內一手樓,已經因為海航搶高區內地價,賣到上二萬五。其實不過是簡單加減數,地價一萬五,一手樓價二萬五,中間有一萬水位,假若樓價未來每年繼續以約5至10%「低速」(或發展商口中的平穩)增長,兩年後一手樓價可以升至兩萬七至三萬,發展商就有肉食了。正如堅叔(梁志堅)答蘋果的一句,「只是賺多與賺少的問題」。就連當年中海外以樓面價5000元奪得的唯一一幅「港人港地」,在不被看好下都由萬五元呎價賣到過兩萬,香港人看著這些地產商出出入入,樓價如坐火箭般高升,可以講乜?其實好簡單,發展商好少死錯人,一路話支持政府增加供應,認為可以穩定樓價,一路繼續大手買地,其實已經證明發展商根本唔認為增加供應會穩定樓價的鬼話。以今次海航賣地為例,恒地、會德豐明知海航財困,明知海航需要錢多過自己需要地,仍然會用高12-15%溢價幫海航接貨,你會相信陰謀論是本港地產商借幫助海航而向「阿爺」獻媚,還是其實個個都看好後市,在「靚地個個爭」之下,海航才能如此逐塊地皮「高價」拆售。所以,如果香港班大地產商無計錯數,在一路「歡迎政府增加供應以穩定樓價」下,其實佢地相信樓價最少升多兩年。封面照片:特區政府效果圖

香港發展商才是被「寵壞」的小孩

近年香港經常被人批評落後,作為香港人,雖然心裏不是味兒,但卻要承認,香港落後的,不是硬件,而是思維。有很多人認為,「中國雖然硬件發展很快,但軟件卻遠遠追不上,香港在軟件方面仍有優勢。」這句說話,現在也不一定適用,如果從創新、靈活變通上,我實在看不到香港還有甚麼優勢。眾所周知,香港是市場主導,而中國則是政府政策主導。市場變幻莫測,按道理,市場主導下,企業為了生存應該有更好的適應能力。但在今天,我們知道中國政府比起市場,更加變化莫測,中國企業為了生存,要擁有更優秀的適應能力,才能不在「風向」突然180度轉變時被淘汰。其實,從兩地的地產公司上就可見一斑。中國樓市調控之強、之深入,已經連一眾房企老總有時都忍不住訴苦幾句,有房企老總笑言,「有人今日萬二蚊攞地,第二日政府就限價萬三蚊,死得啦」。因此,相比起中國的同行咬牙迎難而上,香港地產商面對的所謂辣招真可謂微不足道,仍要叫苦連天怨天尤人,才真的應該被稱為「被寵壞的小孩」。事實上,中國房企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適應力確實很強,如2012、13年一眾房企認為一線城市地價太貴,紛紛進軍二、三線,甚至四線城市,但短短兩年後就面對三、四線城市住宅供過於求,要去庫存而紛紛回歸一、二線,壯士斷臂下部分房企毛利率下跌幅度幾達20個百份點。除了應對政策外,中國房企亦多願意走多一步,例如花樣年搞物業管理,盡一切所能希望提高住客服務,龍湖物業管理擁有自己的APP讓住戶可通過手機解決各類居住問題,朗詩綠色地產開宗明義主打環保建築,還有眾多謀求發展「特色小鎮」的企業,每間企業都在探索自己能夠走出的路。除房企外,其他中國企業也在開創自己的路。車企全心投入電動車發展,以拉近與外國車企的距離。建築企業由傳統施工隊逐步轉型「解決方案」,由設計、到融資、甚至招商提供一條龍服務。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騰訊財雄勢大,似乎「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願意做出各類嘗試。而早前感恩節期間,杜蕾斯中國的行銷團隊,玩出的「感謝各大品牌」事件相信更令香港廣告同業汗顏。各大品牌面對杜蕾斯的「感謝」,反應之快,回覆之風趣幽默,又不忘推銷自己的文案,確實讓人拍案叫絕。反觀香港品牌推廣的老餅、不合時宜、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怕死表現、和緩慢的反應,真想問香港哪來的優越感,聲稱自己有國際視野、創新、又靈活變通?香港的現實是,政府的所謂調控政策,只是殺死二手,推動一手交投。各種辣招的背後,如大幅增加印花稅,發展商只須提供一些優惠(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就不需多講),二手業主已經無力競爭,最新有意放寬按揭成數,亦被認為是要幫發展商推盤。所以,在香港地產商面對「辣招」,仍然可以繼續買地、賣樓,賺取暴利的簡單模式,業主商場繼續每年加租,用心經營的小店得到的就是大幅加租的租約通知。實業被取笑,炒賣被讚揚,年輕人能夠買樓才是成功。FinTech繼續緩慢發展,科技創新遠遠落後於人。而香港傳媒最感興趣的話題,永遠都只是「幾時可以買樓」。其實,除了硬件外,香港的軟件,又有甚麼優勢了。參考:杜蕾斯中國「感謝各大品牌」

從麥達斯看監管機構的隨意

港交所拋出的上市改革諮詢,恕青冰冒昧,目的只為吸引中概股回港上市,焦點更在於阿里巴巴回港作第二上市,不過若日後在港上市的股份交投,超越第一上市地點,有些豁免或優惠就不再適用。現時在港作第二上市的公司有七間,不過嘉能可(0805)及COACH(6388)先後宣佈在1月10日及30日停止在港買賣,屆時只剩下5間,其一便是今星期搶盡風頭的麥達斯(1021)。雖然麥達斯個名好西化,但其實係內地公司,生產及銷售鋁合金產品,2004年在新加坡創業板上市,2006年轉為主板,2010年在港作第二上市,當時在港發行2.2億新股。在港第二上市的公司,交投量一向偏低,麥達斯在最近三年的成交量是453萬股、1211萬股及948萬股,作為一間發行股數有19億股的公司,百分比都低得可憐。1月3日的中午,麥達斯宣佈其聯營公司在內地獲得一份新合約,屬總值26.8億人仔的地鐵列車供應合約,將於未來3年陸續交付。單刁係乜青冰覺得唔太重要,但隻股就由上午的收市價0.77元起步,一個鐘就升到1蚊,升三成本身都幾勁,但之後的半小時卻瘋漲至8.1元,雖然只是成交一千股,不過就升咗938%,見頂後5分鐘又插番去2.4元,高位蒸發7成,最後收市報4.18元,升435%,全日成交915萬股。一日成交已是去年總成交的97%,非常癲,在新加坡那邊,1月3日都曾急升47%,以0.159坡元收市,折算為0.93港元。以現時的資訊發達,相信投資者不會不知兩者價格的差距,不過連翠如BB的聯旺(8217)去年全年都逾200億市值,港股市場有咩唔可能發生呢?最令青冰奇怪的是,港交所對於一隻曾升9倍的股票,似乎不聞不問,公司連發一個不悉升因的通告也欠奉,咁係咩監管呢?青冰在CCASS持股數據發現,麥達斯在港的CCASS總貨量長期在1300萬至1550萬股,佔總股本1成都冇,但不知何故,在1月2日多咗115萬股,增幅明顯,又唔知點解,分別於1月2日及3日悉數沽出,當中有92萬股係1月3日沽嘅,雖然銀碼唔大,但都叫過肥年吧。可能港交所專注上市改革,證監會專注打大老虎,所以此等小事大家睇完就算啦。

香港政府被派演的「鹹魚角色」

2018年伊始,每個人都祝願彼此新年進步,但現實是,香港真的很落後。不,我不是說香港不能用微信支付、不肯用支付寶這些互聯網技術,香港在技術、基建等硬件方面,仍然處於國際領先水平,對各項品質的要求仍然是世界頂尖。香港真正落後的,其實是思維。而其中,又以政府官員的表現最為明顯。在過去一年,有幸參與過不少內地官員與香港官員出席的研討會,會上一眾官員們都會發表講話,細心留意的話,就可以發現,在思想的層面上,香港官員已經被內地逐步拋離。雖然內地一些「陋習」如「假、大、空」等問題仍然存在,談話中那些揮之不去的「黨八股」亦未改變,但我們卻可以看到,內地官員在政策上勇於嘗試、敢於創新,言談中也充滿對未來的宏大願景、希望、和目標。不要小看這些願景,套用一句潮語,「人無夢想,同鹹魚有咩分別?」政府無夢,整個社會只能散發一股鹹魚的腐臭味。姑勿論這些目標是否過於虛無和不切實際,但確實足以讓內地年輕人找到希望,願意跟隨政府去追夢,也確實創造出不少機遇。具體例子可以看深圳前海和廣州金融城,初見前海的規劃確實令人震撼,縱橫交錯的軌道交通,立體化的交通、生活配套,還有極深入徹底的環保概念,幾乎可以說是把當時能夠想到的先進概念全部放進去。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但最少,前海願意去嘗試。而廣州經歷了珠江新城的試驗後,金融城的規劃更為嚴格,在政府的完全主導下,號稱「打造全國最大的地下空間」,幾乎完全將人車分流,路網嚴整,秩序分明,再接駁以軌道交通,做好生活配套,所以可以看到當地政府及企業相關人員的介紹時,對項目的自豪、對未來的自信可謂溢於言表,從言談中,可以感受到他們深信,可以規劃出世界一流的「新城」。香港,已經再也不是內地城市比較的目標。反觀香港,官員的言論空洞,內容重複,豪無內涵,「香港背靠祖國,面向國際,擁有一國兩制的優勢,基建措施完善,人才充裕,金融服務發達,法律體制健全,可以充當中國一帶一路的超級聯繫人,仲裁中心、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同一套說詞,上至特首、財金官員,下至甚麼創科局、司局官員,幾乎都是搬字過紙,技術上完全正確,但對未來發展完全無用的廢話。在習近平總書記也強調AI和VR技術的今天,中國各地官員更是卯足全力去推動新科技、大數據發展。而香港的創科局長最大成就也不過就是見過Steve Jobs,上任兩年「最大建樹」就是「宣布UBER犯法」。每次談到大灣區,很多香港人還是嗤之以鼻,覺得香港法治的「軟件」,金融中心的地位難以取代,當你認識一下鄰近區域那種雄心,我實在只能說,香港真的很落後,或許香港政府在整個規劃中,就要註定要擔當「鹹魚的角色」。 參考:前海官網http://www.szqh.gov.cn/ljqh/ghjs/xckd/gdjt/參考:廣州金融城介紹http://newhouse.gz.fang.com/2017-04-28/2508430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