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股東會

2018-01-12 17:55:51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2017年最後一個交易日,康宏股權爭奪戰,上演了一場股東投票權被「DQ」的劇目。持股達29.91%的郭曉群一方,於十月三十日要求召開股東特別大會,動議罷免包括曹貴子在內的原董事局成員,一場股東爭奪戰,郭氏一方按既定程序等足兩個月,原本連同另一股東陳佩雄的股權,足以扳倒原董事局,豈料台灣幫董事局使出「DQ」一招,宣布將郭氏相關票數視為無效,結果,明明夠票都變唔夠票。其後郭曉群的代表憤然向記者表示不滿:「因有狀書入稟法院,在未有法庭裁決前就宣布股票無效,係粗暴行為!」

一如香港大部份股東會,被打壓的一方大聲疾苦,街坊小股東就鼓譟股東會加時作賽至兩個多小時,要求公司「準備午餐」,當公司安排好餐點招待後,小股東們即時「散水醫肚」。這個場面,和香港政局是否似曾相識?股東合法權利被剝奪,但事不關己的人只想着「一陣食乜好。」

康宏事件源於謎網50,成件事複雜無比,就算經常閱讀財經版的讀者,也未必跟得貼,但群眾有一種分辯忠奸的天性,有法律訴訟在身的人,容易被視為「奸」。康宏環球在十二月中,向高等法院入稟控告包括兩名新主要股東郭曉群及陳佩雄等共28人,成功把一堆人在公眾心目中綑綁起來,然後再以同樣理由,在股東大會上DQ 郭曉群的投票權。

事件的風眼人物曹貴子行縱成迷,但二零一五年入股的台資富邦金控,及二零一七年中加入的郭曉群,都想與康健創辦人曹貴子撇清關係。學政府口頭禪,事件已進入法律程序, 所以我只陳列事實:

- 2015年8月,富邦入股康宏29.98%股權。

  • - 2015年9月15日,主席王利民先生熱烈歡迎吳榮輝先生生加入董事會。委任執行董事
  • - 富邦吳榮輝坐board 坐咗兩年多,而且是執行董事,亦因為他一早已坐了入BOARD, 所以他可以做股東會主席,亦可以出自願性通告,佔據了重要輿論陣地。
  • - 2015年佳兆業停牌中,正在解決債權重組的問題,直至2017才復牌。這樣看來,誰跟曹貴子,王利民的淵源更深呢?
  • - 郭曉群動議罷免的董事中,包括曹貴子在內,但DQ了郭的股份後,郭想安插親信入董事的計劃固然泡湯,吊詭的是王利民、曹貴子反而繼續留任。

- 相比曹醫生的知名度,佳兆業郭氏家族一向佷低調,坊間連郭曉群的照片也沒有,至於把郭氏與曹醫生扯上的關鍵字是蔡志明。佳兆業2016年底成功重組,復牌後現在市值算內房股中較差的,也有300多億,本來人家在大陸的金融地產棋局也很大,奈何卻被描繪成別人的扯線公仔。

香港股東會一向水平甚低,甚麼分拆、私有化,大部分小股東都是渾渾噩噩,「唔知開乜」。無論是港鐵投票決定高鐵撥款,還是領展研究出售物業,都有小股東舉手問「點解無點心」。股東一向不重視他們擁有的投票權,有時覺得大家爭拗「同股不同權」都嘥氣, 香港人一直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的投票權,政治如是,股票如是,都是台灣人經過民主洗禮,加上參考香港DQ風氣,比我們更識玩。

好了,大陸人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郭曉群昨日入稟高院要求將上月底股東特別大會的結果推翻,包括要求法庭聲明康宏剝削郭氏的投票權屬不合法,並要求再開EGM

股東內訌升級,可能一般人的反應是「鬼打鬼,兩邊都唔值得幫」。法官大人,我想講,這件事的重點不是邊個係忠,邊個係奸,重點是「股東投票權如果可以被隨意剝奪,現屆董事局無論操守或能力如何,股東豈非永遠不夠票數扳動他們?股東維權難上加難?」

和六名立法會議員被DQ案有點相似,政府先向最不討好的青年新政開刀,以宣誓誓詞打開缺口,成功 DQ 青政梁、游二人立下案例後,再一舉拿下另外四名泛民議員。當日政府DQ 青政,法律界人士吳藹儀便提醒過:「一般公眾多認為二人『咎由自取』,活該失去議席,但似乎對此案引起的問題,包括人大釋法,會造成什麼先例、對將來有什麼影響都不理,已失去興趣,而真正在意的只有幾名書獃子。」

事隔不足一年,劇情發展下去,成個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力都被閹割,這便是權力被濫用而不警覺的深刻教訓。

郭曉群向高院提交申訴狀,是否能否重奪其投票權,對香港股票市場來說影響深遠,DQ 股東投票權的先例一開,將來主席借機DQ其他股東維權的事情難保會陸續有來。一連串的司法訴訟,結果法庭會點判,對香港的金融管理有深遠的影響。

註:配圖並非康宏股東會



留言
百億美金軟件收購的會計陷阱

據多家媒體報導,2018年5月31日,英國會計監管機構財務報告委員會(Financial Reporting Council,“FRC")對德勤在軟件公司Autonomy的審計提出了法律訴訟。一同被起訴的還包括Autonomy前高管CFO 侯賽因(Sushovan Hussain)和前財務副總裁張伯倫(Stephen Chamberlain)。Autonomy是英國軟件公司,HP公司於2011年以111億美元價格將其收購; 而收購不久後,惠普指控Autonomy的前高管,包括創始人邁克•林奇(Mike Lynch)和侯賽因的財務資料造假;HP不得不沖銷為數五十億美元的收購資產貶值。不過,Autonomy前高管否認了不當行為的指控。這是英國企業史上最大的會計醜聞之一。Autonomy公司收購案,可以說是HP公司在轉型路上的滑鐵盧;經過這次併購的重大失敗,HP 至今元氣未痊癒;不過,這麼多年來,HP 一直沒有忘記復仇,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將這個案件的相關當事人追責到底,以報大仇。此前,FRC 於2009年1月1日至2011年6月30日期間,對Autonomy及其審計師德勤的行為進行了調查。在FRC採取這一行動之前,美國司法部在FBI 調查之後,起訴了Automony 公司的CFO;CFO侯賽因本月早些時候被判犯有欺詐罪,可能要面臨20年的有期徒刑;這是對HP對此次收購的首次刑事指控。侯賽因已提出兩項動議,試圖推翻他的刑事定罪。其最終能否上訴成功,目前還不得而知。這個案件的會計造假,主要還是和軟件行業的收入確認有關。HP指控Autonomy將硬件(如伺服器和桌面電腦)的收入,確認為軟件銷售收入;同時在軟件銷售收入確認過程中,又違法美國公認準則,提前確認了。而且主要是通過其中一家在美國的增值轉售商進行迴圈交易(round trip transaction),由後者虛假捆綁購買實際上並不需要使用的軟件,從而將硬件和軟件捆綁確認為軟件收入,而且還提前確認;HP 認為其中一些交易是人為和虛假的。軟件銷售收入確認一直是IT 行業和會計行業的重點難題,其中財務造假十分頻繁,在美國集體訴訟案件和SEC 調查案件中,有數家大公司就是因為軟件銷售收入確認不合規而遭受懲罰。這種造假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將硬件虛假確認為軟件收入;因為軟件收入的毛利高,而且可複製性強,這樣如果目標公司的收入和利潤主要來自軟件,那麼意味著其盈利能力強,所對應的公司估值會比較高;只賣硬件或者以硬件為主的公司,通常估值比較低。另一方面, 軟件收入確認的會計規定很複雜,通常是軟件許可權和安裝、集成、維護等等捆綁在一起;所以,如果業務沒有安排好,則有可能收入無法按期確認,導致公司業績實現不了;因此,如何在軟件收入確認上做假賬,確保可以提前確認,一直是個財務高手論劍的地方。所以,對於併購交易而言,尤其是IT 行業的交易,軟件收入的確認定是財務盡職調查和業務盡職調查的重點之重點。容易出大問題的就在這個領域。本案中,英國監管部門FRC質疑 Automony公司財務高管CFO Hussain和財務VP Chamberlain存在不誠實和(或)魯莽的行為,沒有恰當地披露自主賬戶的硬件銷售以及報告經銷商交易。Hussain也被指控向財務報告審查小組FRRP發表了誤導性的聲明。德勤在該併購案中扮演的角色一直受到密切關注,因為惠普聘請競爭對手普華永道(PwC)對這些賬戶進行全面審計,導致該公司不得不確認一筆高達50億美元的併購資產貶值沖銷。FRC在起訴狀中指控到,負責Autonomy報表審計的德勤兩位審計合夥人理查•奈特(Richard Knights)和奈傑爾•默瑟(Nigel Mercer),未能就該公司在硬件採購和銷售方面的資訊披露,以及對轉售合同的處理提出質疑。FRC 還指控到:審計人員未能糾正Autonomy 向財務報告審核小組(Financial Reporting Review Panel,“FRRP")做出的虛假和誤導性的陳述。該監管機構還指控,奈特違反了誠信的基本原則,即在2010年1月的一次會議上,他魯莽地未能糾正蘇肖凡•侯賽因(Sushovan Hussain)對FRRP的誤導性聲明,並在2009年10月至2010年7月期間未能客觀行事。breached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 of integrity in that he recklessly failed to correct a misleading statement made by Sushovan Hussain to the FRRP in a meeting in January 2010 and failed to act with objectivity during the period October 2009  to July 2010.案發後,審計合夥人默瑟就退休;此前,默瑟先生同時還是熱刺足球俱樂部的審計師。Autonomy是這家俱樂部的襯衫贊助商,而這家俱樂部又從該公司購買了軟件。德勤承認知悉FRC的聲明,並已與調查充分合作。德勤表示,我們對這個起訴感到失望,我們將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Deloitte acknowledges todays announcement from the FRC and has fully co-operated with the investigation to date. We are disappointed that these complaints have been brought and we will defend ourselves against them at Tribunal.德勤此前否認知曉內部財務報表中的會計不當行為或虛假陳述。德勤補充稱:「惠普或Autonomy並未聘請德勤就收購Autonomy進行任何盡職調查。」「德勤英國的審計工作完全符合監管和專業標準。」以下是德勤當時發佈的聲明:如果FRC 對這兩名審計合夥人的指控成功,那麼最嚴厲的處罰包括取消他們的職業資格,和金額不受限制的罰款。據報導,此前HP 曾經公開聲明要德勤承擔責任;但是據瞭解,這兩家公司已經簽署了一項暫停協議,這通常是庭外和解的前奏。一名消息人士稱,進一步的談判仍在進行中,惠普和德勤可能會尋求避免在公眾的目光下發生相互尷尬的衝突。通常而言,在暫停協議中,惠普可以保留在所謂的不當行為發生後很長一段時間內起訴德勤(Deloitte)的權利,這一權利淩駕於限制法規之上。儘管被告放棄了一些權利,但這樣的交易使得法院提出訴訟的可能性降低了,因為它可以減輕原告所面臨訴訟時限有效期的壓力。HP 最終是否會起訴德勤,還是最終庭外和解?德勤是否會賠償?如果賠償,金額會是多少?目前還沒有公開報導。此外,惠普還在倫敦法院起訴林奇和侯賽因,指控他們欺詐,要求索賠51億美元賠償金;該案將於明年開庭審理。不過此前,英國的舞弊調查委員會曾經調查過該案件,而最終認為證據不足,與2015年1月撤銷調查。而同時,Autonomy 的創始人林奇則以名譽受損為由起訴惠普公司。雙方起訴和反訴,看來這個過程比較精彩。HP 的百億美元大復仇,最終結局將會如何,值得繼續關注。HP 的這個百億美元大併購,目標公司的審計師是德勤,併購交易的盡職調查是畢馬威,HP公司自身的審計師是安永;案發之後,HP 又聘請了普華永道對Autonomy 公司進行徹底的財務審計。 所以,看來,即使財大氣粗的百年老店HP,把世界上最為著名的「四大」財務高手都雇用來護航,而最終也沒有躲開併購的「陷阱」。這其中的主要原因會是什麼?主要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對業界,尤其是熱衷於併購交易和資本運作的公司而言,又有什麼地方最為值得吸取教訓的呢?當今世界「四大」財務高手論劍軟件行業銷售收入確認,刀光劍影,誰對誰錯?

同股不同權首隻新股申請上市

上星期一4月30日,港交所正式開始接受同股不同權股的上市申請。這次港交所寄以厚望,藉以更有效和美國交易所競爭,不讓一些新經濟股,跑到美國上市,肥水不流別人田。在2014年香港仍不能接受同股不同權的股票上市,結果阿里巴巴走到美國上市,是當年最大集資額的新股,不單投資銀行豐厚的保薦費用流失美國,香港也失去了每天相等於600億港元的交易量,是香港股市每天交易量的一半。失去了一單大生意,港交所一直遊說香港政府開綠燈,證券界為了多造生意,全力支持。四年後,反對同股不同權的香港證監會也讓步,同意開綠燈。經過一年諮詢,結果四月底開始接受申請。第一隻用同股不同權新例申請上市的是小米。小米由雷軍在2011年創立,當時是第一間手機公司用互聯網直銷。當時智能手機售價是4千元,但小米以物美價廉爭市場,和高價手機同樣功能的小米手機,只售2千元。當時小米成為內地最搶手的智能手機,喜好者需要以溢價去和炒家買小米手機。由2011年到2013年,小米是內地最紅的手機,及科網手機公司,雷軍成為明星老闆。雷軍當時沒有趁熱潮申請上市,卻想把公司規模擴大後才上市。這段時間小米也經歷風風雨雨,小米被其他品牌追上,Oppo,Viva等學小米銷售方法,迎頭趕上。華為以高端手機成功佔了領導地位。小米在全球市場佔有率,是排第四。雷軍等到小米達到一定規模,及香港推出同股不同權後才申請上市。初步上市的數據,令人咋舌。小米的估值為一千億美元,約七千八百億港元。集資一百億美元,約七百八十億港元。2017年的收益為1412億元,帳面扣除商譽後虧損541億元。但若撇除非現金項目,2017年盈利為66.1億元。市盈率為118倍,遠高於騰訊的41倍及阿里巴巴的52倍。雷軍強調小米是新經濟股,而不是手機製造商。按小米公佈的數據手機銷售佔公司收市的70.3%。雷軍更強調小米手機的毛利率會維持在5%,不會謀取暴利。互聯網業務佔集團總收入的8.6%,但毛利率高達60.2%,佔整體毛利的39.3%。其手機操作系統有1.9億活躍用戶,每個用戶貢獻57.9元人民幣。這活躍用戶群是小米的投資亮點,因此需要用新經濟股來估值。現全球最賺錢的手機生產商是蘋果,其市值為9千億美元。股價創新高後,市盈率仍然只是17倍。最近一年營業額為2475億美元,純利為559億美元。蘋果手機的毛利率達到40%,而小米只有5%。香港上市的聯想,市盈率為9.5倍,市值為430億元。小米的估值可以說是非常昂貴,遠高於最賺錢的蘋果及香港上市的聯想。如果要以新經濟股來估值,那麼118倍市盈率也遠高於騰訊及阿里巴巴。令一個最主要的問題是同股不同權,小股東沒有權力去影響公司決策,沒有保障。雷軍擁有集團超過50%投票權,是有絕對決策權。同股不同權企業,如果是好像阿里巴巴和谷歌等經營得好,投資者賺錢,不會有問題。但如果經營不善,好像電動汽車德士拉,就非常不利。德士拉本來公佈今年會扭虧轉盈,但是車型3生產出現問題,不能達到生產目標,今年第一季燒錢10億美元,手上現金只有30億美元,今年內需要集資。最近一次電話會議,當分析員問公司現金流及集資問題,主席Elon Musk向發問的分析員發脾氣,指分析員提問boring and bonehead,完全避開公司面對最嚴峻的問題。德士拉若不能大量生產車型3,把公司扭虧轉盈,公司的生存也有問題。但是因為Elon Musk在同股不同權下,有絕對控制權,小股東是無能為力,不可以轉換管理層。這就是在同股不同權制度下,新經濟股對小股東不利的最核心問題。現時港交所,證監及香港政府,都沒有任何解決對策,來保障小股東的利益。

業績記者會的趣與不趣

「電視節目有好多種,不過唔係個個節目都......」,好啦,其實除了電視節目,上市公司業績會都有好多種,「不過唔係個個業績會都適合記者問問題。」講到上市公司業績記者會,相信一般人在電視新聞上看得最多的都是「誠哥」講業績。但誠哥講業績其實可以說是香港最特別的一種業績記者會,因為,其實誠哥與管理層不會「浪費時間」講公司業績,一上台就直接進入答問環節,而通常亦都不會有記者「浪費時間」真的去問誠哥長和業績,而是聽取「聖訓」,等誠哥「指點迷津」。所以誠哥業績會,可能是最多港聞記者出席的業績會(第二多應該是港鐵)。問誠哥問題,通常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都有人問,天文當然是政局風向,「中央有無放風?港府最近做緊乜?特首選舉撐邊個?」地理可以包括香港樓市,經濟展望,「買唔買樓好呀?」誠哥還會教你做人道理,話你聽因為自己「每日工作時間超過一般人,所以已經工作瞭一百年。」年輕人要努力工作。而且「做誠哥」,少點歷史知識都不行,「誠哥」可以突然拋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記者不知出自武則天殺唐宗室的歷史典故,真的連答話機會都沒有。不過,誠哥業績會可能因為誠哥退休而從此絕版,簡直就有如北非最後一隻白犀牛離世使整個族群絕種一樣,因為誠哥在香港確實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如果要找近似誠哥的記者會,可能要數一眾「金句王」,例如融創孫宏斌就是一例,其實記者也不會指望孫宏斌能夠說出甚麼「實質的答案」(與專家Dickson是同類?),問孫宏斌問題,其實都是想他「爆肚」,講一大堆理論後然後說其實自己是「瞎猜的」,問他個看法,最後變成罵人是「傻B」,指著希望幫他解圍的公關叫公關「下去」,出了個聲明向其他公司道歉然後說其實自己是被迫道歉的,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融創記者會視頻這種記者會,確實比千奇百趣更加「趣」。當然融創業績會好過毛記的是,專家Dickson是單拖上陣,他則有行政總裁財務總監等在旁邊答實質問題,記者分析員可以交功課,會上也娛樂性十足。有趣爆的業績會,當然也有悶爆的。好多覺得自己是大公司的小公司,業績會報告真是可比催眠曲,大老闆在台上口沫橫飛,從公司理念,公司願景,公司核心價值,一直吹到公司未來一百年的前景分析,問一個問題答十五分鐘,離題萬丈簡直比英國議員拉布朗讀莎士比亞扯得更遠,問公司利潤可以扯到中國歷史抗日戰爭。記者分析員在台下滑動手機,心裡叫苦其實都是一句,「你哋公司會唔會有其他人,講到啲實際啲嘅嘢?」當然,有人字字珠璣,都有人惜字如金,尤其一眾「國企老總」最為明顯,在確保政治正確下,真是問一句答一個字,問兩句答兩個字,問三句,都是答一個字。總之,你想撬開老總的金口,可能比去少兩次日本就儲夠首期買樓更難。最後一種可能就是「身有屎」的公司,明明對見記者怕得要死,但又要裝著提高透明度開個記者會,然後就找公關公司「安排」,第一個問題由公關公司派出的「媒」(通常是公關公司自己的員工)發問一條已經安排好答案的問題,第二條就找個已經與公關公司「夾好口供」的內地傳媒記者發問(因為通常香港記者都不肯夾口供)指定問題,第三條再找個內地記者問個可以讓管理層吹噓威水史的問題,然後就宣布「記者會完滿結束」,由公關「護送」管理層迅速「逃離」記者追問。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其實大部分公司開個業績會都是「正正常常」,講講公司業務,未來發展目標,你問我答,有供有求,最重要就是大家都可以順利交功課。

海航賣地定托市?未來樓價點會跌。

海航買地,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短短兩年,由持有四幅啟德地皮,做區內大地主,到現在僅賣剩一幅地,而且一般相信也會在短期內全退以還債,如此而言,海航雖非悄悄的來,但確實在揮一揮衣袖後,不帶走一片雲彩。啟德新區地皮位置圖不過,雖然海航可能最後連腳毛都沒有留下,但對港人來說,海航來港玩兩年,豈不是純粹為托市而來?要知道,在海航高價「搶地」之前,啟德地皮樓面呎價並未過萬,甚至只是5、6000元之數,但海航卻將之一舉推高至萬三元之高,震驚市場,更連本港大孖沙都一度話「睇唔明」。不過好快香港地產商就「睇得明」,嘉華過萬元呎價在海航手中搶得一幅啟德地,恒地、會德豐短短一個月之間,索性出價萬五元幫海航高價接貨,原因好簡單,因為區內一手樓,已經因為海航搶高區內地價,賣到上二萬五。其實不過是簡單加減數,地價一萬五,一手樓價二萬五,中間有一萬水位,假若樓價未來每年繼續以約5至10%「低速」(或發展商口中的平穩)增長,兩年後一手樓價可以升至兩萬七至三萬,發展商就有肉食了。正如堅叔(梁志堅)答蘋果的一句,「只是賺多與賺少的問題」。就連當年中海外以樓面價5000元奪得的唯一一幅「港人港地」,在不被看好下都由萬五元呎價賣到過兩萬,香港人看著這些地產商出出入入,樓價如坐火箭般高升,可以講乜?其實好簡單,發展商好少死錯人,一路話支持政府增加供應,認為可以穩定樓價,一路繼續大手買地,其實已經證明發展商根本唔認為增加供應會穩定樓價的鬼話。以今次海航賣地為例,恒地、會德豐明知海航財困,明知海航需要錢多過自己需要地,仍然會用高12-15%溢價幫海航接貨,你會相信陰謀論是本港地產商借幫助海航而向「阿爺」獻媚,還是其實個個都看好後市,在「靚地個個爭」之下,海航才能如此逐塊地皮「高價」拆售。所以,如果香港班大地產商無計錯數,在一路「歡迎政府增加供應以穩定樓價」下,其實佢地相信樓價最少升多兩年。封面照片:特區政府效果圖

香港發展商才是被「寵壞」的小孩

近年香港經常被人批評落後,作為香港人,雖然心裏不是味兒,但卻要承認,香港落後的,不是硬件,而是思維。有很多人認為,「中國雖然硬件發展很快,但軟件卻遠遠追不上,香港在軟件方面仍有優勢。」這句說話,現在也不一定適用,如果從創新、靈活變通上,我實在看不到香港還有甚麼優勢。眾所周知,香港是市場主導,而中國則是政府政策主導。市場變幻莫測,按道理,市場主導下,企業為了生存應該有更好的適應能力。但在今天,我們知道中國政府比起市場,更加變化莫測,中國企業為了生存,要擁有更優秀的適應能力,才能不在「風向」突然180度轉變時被淘汰。其實,從兩地的地產公司上就可見一斑。中國樓市調控之強、之深入,已經連一眾房企老總有時都忍不住訴苦幾句,有房企老總笑言,「有人今日萬二蚊攞地,第二日政府就限價萬三蚊,死得啦」。因此,相比起中國的同行咬牙迎難而上,香港地產商面對的所謂辣招真可謂微不足道,仍要叫苦連天怨天尤人,才真的應該被稱為「被寵壞的小孩」。事實上,中國房企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適應力確實很強,如2012、13年一眾房企認為一線城市地價太貴,紛紛進軍二、三線,甚至四線城市,但短短兩年後就面對三、四線城市住宅供過於求,要去庫存而紛紛回歸一、二線,壯士斷臂下部分房企毛利率下跌幅度幾達20個百份點。除了應對政策外,中國房企亦多願意走多一步,例如花樣年搞物業管理,盡一切所能希望提高住客服務,龍湖物業管理擁有自己的APP讓住戶可通過手機解決各類居住問題,朗詩綠色地產開宗明義主打環保建築,還有眾多謀求發展「特色小鎮」的企業,每間企業都在探索自己能夠走出的路。除房企外,其他中國企業也在開創自己的路。車企全心投入電動車發展,以拉近與外國車企的距離。建築企業由傳統施工隊逐步轉型「解決方案」,由設計、到融資、甚至招商提供一條龍服務。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騰訊財雄勢大,似乎「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願意做出各類嘗試。而早前感恩節期間,杜蕾斯中國的行銷團隊,玩出的「感謝各大品牌」事件相信更令香港廣告同業汗顏。各大品牌面對杜蕾斯的「感謝」,反應之快,回覆之風趣幽默,又不忘推銷自己的文案,確實讓人拍案叫絕。反觀香港品牌推廣的老餅、不合時宜、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怕死表現、和緩慢的反應,真想問香港哪來的優越感,聲稱自己有國際視野、創新、又靈活變通?香港的現實是,政府的所謂調控政策,只是殺死二手,推動一手交投。各種辣招的背後,如大幅增加印花稅,發展商只須提供一些優惠(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就不需多講),二手業主已經無力競爭,最新有意放寬按揭成數,亦被認為是要幫發展商推盤。所以,在香港地產商面對「辣招」,仍然可以繼續買地、賣樓,賺取暴利的簡單模式,業主商場繼續每年加租,用心經營的小店得到的就是大幅加租的租約通知。實業被取笑,炒賣被讚揚,年輕人能夠買樓才是成功。FinTech繼續緩慢發展,科技創新遠遠落後於人。而香港傳媒最感興趣的話題,永遠都只是「幾時可以買樓」。其實,除了硬件外,香港的軟件,又有甚麼優勢了。參考:杜蕾斯中國「感謝各大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