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股東會

2018-01-12 17:55:51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2017年最後一個交易日,康宏股權爭奪戰,上演了一場股東投票權被「DQ」的劇目。持股達29.91%的郭曉群一方,於十月三十日要求召開股東特別大會,動議罷免包括曹貴子在內的原董事局成員,一場股東爭奪戰,郭氏一方按既定程序等足兩個月,原本連同另一股東陳佩雄的股權,足以扳倒原董事局,豈料台灣幫董事局使出「DQ」一招,宣布將郭氏相關票數視為無效,結果,明明夠票都變唔夠票。其後郭曉群的代表憤然向記者表示不滿:「因有狀書入稟法院,在未有法庭裁決前就宣布股票無效,係粗暴行為!」

一如香港大部份股東會,被打壓的一方大聲疾苦,街坊小股東就鼓譟股東會加時作賽至兩個多小時,要求公司「準備午餐」,當公司安排好餐點招待後,小股東們即時「散水醫肚」。這個場面,和香港政局是否似曾相識?股東合法權利被剝奪,但事不關己的人只想着「一陣食乜好。」

康宏事件源於謎網50,成件事複雜無比,就算經常閱讀財經版的讀者,也未必跟得貼,但群眾有一種分辯忠奸的天性,有法律訴訟在身的人,容易被視為「奸」。康宏環球在十二月中,向高等法院入稟控告包括兩名新主要股東郭曉群及陳佩雄等共28人,成功把一堆人在公眾心目中綑綁起來,然後再以同樣理由,在股東大會上DQ 郭曉群的投票權。

事件的風眼人物曹貴子行縱成迷,但二零一五年入股的台資富邦金控,及二零一七年中加入的郭曉群,都想與康健創辦人曹貴子撇清關係。學政府口頭禪,事件已進入法律程序, 所以我只陳列事實:

- 2015年8月,富邦入股康宏29.98%股權。

  • - 2015年9月15日,主席王利民先生熱烈歡迎吳榮輝先生生加入董事會。委任執行董事
  • - 富邦吳榮輝坐board 坐咗兩年多,而且是執行董事,亦因為他一早已坐了入BOARD, 所以他可以做股東會主席,亦可以出自願性通告,佔據了重要輿論陣地。
  • - 2015年佳兆業停牌中,正在解決債權重組的問題,直至2017才復牌。這樣看來,誰跟曹貴子,王利民的淵源更深呢?
  • - 郭曉群動議罷免的董事中,包括曹貴子在內,但DQ了郭的股份後,郭想安插親信入董事的計劃固然泡湯,吊詭的是王利民、曹貴子反而繼續留任。

- 相比曹醫生的知名度,佳兆業郭氏家族一向佷低調,坊間連郭曉群的照片也沒有,至於把郭氏與曹醫生扯上的關鍵字是蔡志明。佳兆業2016年底成功重組,復牌後現在市值算內房股中較差的,也有300多億,本來人家在大陸的金融地產棋局也很大,奈何卻被描繪成別人的扯線公仔。

香港股東會一向水平甚低,甚麼分拆、私有化,大部分小股東都是渾渾噩噩,「唔知開乜」。無論是港鐵投票決定高鐵撥款,還是領展研究出售物業,都有小股東舉手問「點解無點心」。股東一向不重視他們擁有的投票權,有時覺得大家爭拗「同股不同權」都嘥氣, 香港人一直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的投票權,政治如是,股票如是,都是台灣人經過民主洗禮,加上參考香港DQ風氣,比我們更識玩。

好了,大陸人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郭曉群昨日入稟高院要求將上月底股東特別大會的結果推翻,包括要求法庭聲明康宏剝削郭氏的投票權屬不合法,並要求再開EGM

股東內訌升級,可能一般人的反應是「鬼打鬼,兩邊都唔值得幫」。法官大人,我想講,這件事的重點不是邊個係忠,邊個係奸,重點是「股東投票權如果可以被隨意剝奪,現屆董事局無論操守或能力如何,股東豈非永遠不夠票數扳動他們?股東維權難上加難?」

和六名立法會議員被DQ案有點相似,政府先向最不討好的青年新政開刀,以宣誓誓詞打開缺口,成功 DQ 青政梁、游二人立下案例後,再一舉拿下另外四名泛民議員。當日政府DQ 青政,法律界人士吳藹儀便提醒過:「一般公眾多認為二人『咎由自取』,活該失去議席,但似乎對此案引起的問題,包括人大釋法,會造成什麼先例、對將來有什麼影響都不理,已失去興趣,而真正在意的只有幾名書獃子。」

事隔不足一年,劇情發展下去,成個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力都被閹割,這便是權力被濫用而不警覺的深刻教訓。

郭曉群向高院提交申訴狀,是否能否重奪其投票權,對香港股票市場來說影響深遠,DQ 股東投票權的先例一開,將來主席借機DQ其他股東維權的事情難保會陸續有來。一連串的司法訴訟,結果法庭會點判,對香港的金融管理有深遠的影響。

註:配圖並非康宏股東會



留言
香港發展商才是被「寵壞」的小孩

近年香港經常被人批評落後,作為香港人,雖然心裏不是味兒,但卻要承認,香港落後的,不是硬件,而是思維。有很多人認為,「中國雖然硬件發展很快,但軟件卻遠遠追不上,香港在軟件方面仍有優勢。」這句說話,現在也不一定適用,如果從創新、靈活變通上,我實在看不到香港還有甚麼優勢。眾所周知,香港是市場主導,而中國則是政府政策主導。市場變幻莫測,按道理,市場主導下,企業為了生存應該有更好的適應能力。但在今天,我們知道中國政府比起市場,更加變化莫測,中國企業為了生存,要擁有更優秀的適應能力,才能不在「風向」突然180度轉變時被淘汰。其實,從兩地的地產公司上就可見一斑。中國樓市調控之強、之深入,已經連一眾房企老總有時都忍不住訴苦幾句,有房企老總笑言,「有人今日萬二蚊攞地,第二日政府就限價萬三蚊,死得啦」。因此,相比起中國的同行咬牙迎難而上,香港地產商面對的所謂辣招真可謂微不足道,仍要叫苦連天怨天尤人,才真的應該被稱為「被寵壞的小孩」。事實上,中國房企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適應力確實很強,如2012、13年一眾房企認為一線城市地價太貴,紛紛進軍二、三線,甚至四線城市,但短短兩年後就面對三、四線城市住宅供過於求,要去庫存而紛紛回歸一、二線,壯士斷臂下部分房企毛利率下跌幅度幾達20個百份點。除了應對政策外,中國房企亦多願意走多一步,例如花樣年搞物業管理,盡一切所能希望提高住客服務,龍湖物業管理擁有自己的APP讓住戶可通過手機解決各類居住問題,朗詩綠色地產開宗明義主打環保建築,還有眾多謀求發展「特色小鎮」的企業,每間企業都在探索自己能夠走出的路。除房企外,其他中國企業也在開創自己的路。車企全心投入電動車發展,以拉近與外國車企的距離。建築企業由傳統施工隊逐步轉型「解決方案」,由設計、到融資、甚至招商提供一條龍服務。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騰訊財雄勢大,似乎「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願意做出各類嘗試。而早前感恩節期間,杜蕾斯中國的行銷團隊,玩出的「感謝各大品牌」事件相信更令香港廣告同業汗顏。各大品牌面對杜蕾斯的「感謝」,反應之快,回覆之風趣幽默,又不忘推銷自己的文案,確實讓人拍案叫絕。反觀香港品牌推廣的老餅、不合時宜、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怕死表現、和緩慢的反應,真想問香港哪來的優越感,聲稱自己有國際視野、創新、又靈活變通?香港的現實是,政府的所謂調控政策,只是殺死二手,推動一手交投。各種辣招的背後,如大幅增加印花稅,發展商只須提供一些優惠(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就不需多講),二手業主已經無力競爭,最新有意放寬按揭成數,亦被認為是要幫發展商推盤。所以,在香港地產商面對「辣招」,仍然可以繼續買地、賣樓,賺取暴利的簡單模式,業主商場繼續每年加租,用心經營的小店得到的就是大幅加租的租約通知。實業被取笑,炒賣被讚揚,年輕人能夠買樓才是成功。FinTech繼續緩慢發展,科技創新遠遠落後於人。而香港傳媒最感興趣的話題,永遠都只是「幾時可以買樓」。其實,除了硬件外,香港的軟件,又有甚麼優勢了。參考:杜蕾斯中國「感謝各大品牌」

從麥達斯看監管機構的隨意

港交所拋出的上市改革諮詢,恕青冰冒昧,目的只為吸引中概股回港上市,焦點更在於阿里巴巴回港作第二上市,不過若日後在港上市的股份交投,超越第一上市地點,有些豁免或優惠就不再適用。現時在港作第二上市的公司有七間,不過嘉能可(0805)及COACH(6388)先後宣佈在1月10日及30日停止在港買賣,屆時只剩下5間,其一便是今星期搶盡風頭的麥達斯(1021)。雖然麥達斯個名好西化,但其實係內地公司,生產及銷售鋁合金產品,2004年在新加坡創業板上市,2006年轉為主板,2010年在港作第二上市,當時在港發行2.2億新股。在港第二上市的公司,交投量一向偏低,麥達斯在最近三年的成交量是453萬股、1211萬股及948萬股,作為一間發行股數有19億股的公司,百分比都低得可憐。1月3日的中午,麥達斯宣佈其聯營公司在內地獲得一份新合約,屬總值26.8億人仔的地鐵列車供應合約,將於未來3年陸續交付。單刁係乜青冰覺得唔太重要,但隻股就由上午的收市價0.77元起步,一個鐘就升到1蚊,升三成本身都幾勁,但之後的半小時卻瘋漲至8.1元,雖然只是成交一千股,不過就升咗938%,見頂後5分鐘又插番去2.4元,高位蒸發7成,最後收市報4.18元,升435%,全日成交915萬股。一日成交已是去年總成交的97%,非常癲,在新加坡那邊,1月3日都曾急升47%,以0.159坡元收市,折算為0.93港元。以現時的資訊發達,相信投資者不會不知兩者價格的差距,不過連翠如BB的聯旺(8217)去年全年都逾200億市值,港股市場有咩唔可能發生呢?最令青冰奇怪的是,港交所對於一隻曾升9倍的股票,似乎不聞不問,公司連發一個不悉升因的通告也欠奉,咁係咩監管呢?青冰在CCASS持股數據發現,麥達斯在港的CCASS總貨量長期在1300萬至1550萬股,佔總股本1成都冇,但不知何故,在1月2日多咗115萬股,增幅明顯,又唔知點解,分別於1月2日及3日悉數沽出,當中有92萬股係1月3日沽嘅,雖然銀碼唔大,但都叫過肥年吧。可能港交所專注上市改革,證監會專注打大老虎,所以此等小事大家睇完就算啦。

香港政府被派演的「鹹魚角色」

2018年伊始,每個人都祝願彼此新年進步,但現實是,香港真的很落後。不,我不是說香港不能用微信支付、不肯用支付寶這些互聯網技術,香港在技術、基建等硬件方面,仍然處於國際領先水平,對各項品質的要求仍然是世界頂尖。香港真正落後的,其實是思維。而其中,又以政府官員的表現最為明顯。在過去一年,有幸參與過不少內地官員與香港官員出席的研討會,會上一眾官員們都會發表講話,細心留意的話,就可以發現,在思想的層面上,香港官員已經被內地逐步拋離。雖然內地一些「陋習」如「假、大、空」等問題仍然存在,談話中那些揮之不去的「黨八股」亦未改變,但我們卻可以看到,內地官員在政策上勇於嘗試、敢於創新,言談中也充滿對未來的宏大願景、希望、和目標。不要小看這些願景,套用一句潮語,「人無夢想,同鹹魚有咩分別?」政府無夢,整個社會只能散發一股鹹魚的腐臭味。姑勿論這些目標是否過於虛無和不切實際,但確實足以讓內地年輕人找到希望,願意跟隨政府去追夢,也確實創造出不少機遇。具體例子可以看深圳前海和廣州金融城,初見前海的規劃確實令人震撼,縱橫交錯的軌道交通,立體化的交通、生活配套,還有極深入徹底的環保概念,幾乎可以說是把當時能夠想到的先進概念全部放進去。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但最少,前海願意去嘗試。而廣州經歷了珠江新城的試驗後,金融城的規劃更為嚴格,在政府的完全主導下,號稱「打造全國最大的地下空間」,幾乎完全將人車分流,路網嚴整,秩序分明,再接駁以軌道交通,做好生活配套,所以可以看到當地政府及企業相關人員的介紹時,對項目的自豪、對未來的自信可謂溢於言表,從言談中,可以感受到他們深信,可以規劃出世界一流的「新城」。香港,已經再也不是內地城市比較的目標。反觀香港,官員的言論空洞,內容重複,豪無內涵,「香港背靠祖國,面向國際,擁有一國兩制的優勢,基建措施完善,人才充裕,金融服務發達,法律體制健全,可以充當中國一帶一路的超級聯繫人,仲裁中心、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同一套說詞,上至特首、財金官員,下至甚麼創科局、司局官員,幾乎都是搬字過紙,技術上完全正確,但對未來發展完全無用的廢話。在習近平總書記也強調AI和VR技術的今天,中國各地官員更是卯足全力去推動新科技、大數據發展。而香港的創科局長最大成就也不過就是見過Steve Jobs,上任兩年「最大建樹」就是「宣布UBER犯法」。每次談到大灣區,很多香港人還是嗤之以鼻,覺得香港法治的「軟件」,金融中心的地位難以取代,當你認識一下鄰近區域那種雄心,我實在只能說,香港真的很落後,或許香港政府在整個規劃中,就要註定要擔當「鹹魚的角色」。 參考:前海官網http://www.szqh.gov.cn/ljqh/ghjs/xckd/gdjt/參考:廣州金融城介紹http://newhouse.gz.fang.com/2017-04-28/25084308.htm

香港移動支付勝在有得揀

被知名「叫雞」教授「一錘定音」後,香港移動支付再次被烙上「落後」兩個恥辱的大字。畢竟在香港召妓是否能用「pay me」、「O! ePay」付款確實沒有名人出來背書。或者可以問問新特首是否有意推動本港一樓一的電子支付平台發展?不過至少大家都知道,中國賣淫仍是非法,連非法活動都可以電子支付,香港確實「拍馬都追唔上」。不過,如果要說落後,大家其實應該問問,「八達通是否真的落後」?至少,在目前來說,八達通使用的NFC技術,其實並不落後。或者可以說,是屬於全球最先進的系統之一。何解?其實實際操作過一次就會明白,八達通要完成一次交易需時多久?「一秒」。無論巴士地鐵、超市便利店、還是快餐店,使用八達通付款都是「一秒」完成,輕鬆快捷簡單容易。至於某被吹捧上天的手機支付方式,「開app、選擇支付功能、等掃碼......」。用黃興桂的評語,「第一佢跑得慢!第二佢唔夠快!第三無速度!」其實,同樣要用手機支付,香港各大商店幾乎都已經支援Apple Pay、Android Pay、甚至Samsung Pay,都是用手機,都是用NFC,都是簡單將手機解鎖後就「一拍即付」,很落後嗎?雖然技術有點不同,但Visa payWave、MasterCard Contactless都可以做到類似的輕觸式支付,似乎也沒有人說過這叫落後。當然,我不是說QR Code支付模式一無是處,因為用QR Code的好處是,只要大家都有智能手機,就可以實現支付,也就是目前香港真正最弱的一環,「小商戶支付」和「P2P過數」。因為用這種方法,賣家就無需忍受八達通、信用卡公司的高昂服務費,還有八達通公司最為人詬病的天價租機費。而且,用掃碼去支付,私隱度也夠高,因為無須如「pay me」、「O! ePay」般,必須有對方電話、新增為好友後才能付款。大家萍水相逢,掃個碼,付完錢,就可以各行各路。套用文初「叫雞教授」朋友(你的朋友就是你?)的經歷,「唔通叫雞仲要留電話咩。」其實八達通曾經和CSL合作,推出八達通SIM卡,而蘋果的Apple Pay也與日本Suica合作,都是將實體支付卡放進手機的成功例子,證明事在人為,只要八達通能夠更積極去提升自己,放棄香港特色賺到盡的思維,確實可以走出自己的移動支付道路。有空看看香港大型連鎖店的支付模式選擇,簡直可說五花百門,眼花撩亂。作為一個國際城市,香港實在無須學習中國,將所有雞蛋(移動支付方法)放進同一個籃子(APP)裡。

相愛相殺的示威

領展記者會,每次都慣例地吸引到「大批」示威者到場贈慶。大罵領展吸血鬼、叫口號、撒溪錢也是慣常動作,跑慣領展新聞的記者都可說是「見慣見熟」,除了要拍照交差外,其實連追訪的興致都不高。​​​​​​​其實,在一些新聞鏡頭下,甚為「激動」的示威場面,一眾現場記者也知道,不過是雙方在沒有編排下,卻非常有默契地演出的一場戲,領展既不會認真對待,其實示威者又何來認真相對?例如本周三(11月8日)領展舉行的中期業績記者會,原定14:30開始,示威者早於14:00前已經到場叫口號,並高叫「記者會兩點三開始登記,點解唔比我地登記入場?」激動的高潮在14:20左右上演,因為酒店保安「經驗尚淺」下報警求助,引來大批警員到場,更刺激起示威者的「情緒」。不過,有如劇本一樣,激動的示威者在高叫口號、撒完溪錢後,既沒有堅持要管理層對話,也沒有要求領展接收請願信,在14:25即和平散去,完全沒有麻煩酒店保安哥哥,也讓在場警察叔叔「輕鬆收隊」,而且記者會亦可於14:30準時開始,連在場記者都笑說,「夠鐘收工食個Tea啦」。現場所見,領展與示威者確實「相愛相殺」,雖然表面劍拔弩張,但大家都知道對方的底線:「你唔好阻到我,我唔會搞到你」,也完全展現到香港示威文化的「和平」。有領展公關就笑言:「佢地做戲遮,笑住示威既,無事既,叫完口號就走架啦」,覺悟比部分唯恐香港不亂,每次都要高調鎮壓示威的香港高官高太多。跑慣財經的記者,對領展舉行記者會的「港島香格里拉酒店」(財記俗稱「港格」)非常熟悉,「港格」最大的Ballroom可以一分為三,由左至右分別為Ballroom A、B、C,而通往這「三間Ballroom」的通道,有如「凹」字形的兩條邊,左邊通往A房,亦是「港格」的電梯大堂,而右邊通往C房,則是一條「掘頭路」,領展記者會正是位於C房舉行,在房外「掘頭路」示威的示威者,完全沒有影響其他酒店賓客,未知是否領展為示威者特別安排的好場地了。事實上,示威者的口號,有時都不乏「認同」領展的意味,例如示威者擔憂被稱為「吸血鬼」的領展賣資產後,新買家會更大幅加租,趕絕小商戶,因而反對領展轉賣商場。而最近這次示威,又有示威者高叫領展現時以優惠價出租葵盛商場舖位予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擔憂領展出售商場後,導盲犬服務中心會被趕走。有時都忍唔住笑:「哈!其實你地都覺得領展唔係咁差遮。」圖片資料:獨立媒體、http://www.linkreit.com/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