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發展商才是被「寵壞」的小孩

2018-01-17 21:21:20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近年香港經常被人批評落後,作為香港人,雖然心裏不是味兒,但卻要承認,香港落後的,不是硬件,而是思維。有很多人認為,「中國雖然硬件發展很快,但軟件卻遠遠追不上,香港在軟件方面仍有優勢。」這句說話,現在也不一定適用,如果從創新、靈活變通上,我實在看不到香港還有甚麼優勢。

眾所周知,香港是市場主導,而中國則是政府政策主導。市場變幻莫測,按道理,市場主導下,企業為了生存應該有更好的適應能力。但在今天,我們知道中國政府比起市場,更加變化莫測,中國企業為了生存,要擁有更優秀的適應能力,才能不在「風向」突然180度轉變時被淘汰。

其實,從兩地的地產公司上就可見一斑。中國樓市調控之強、之深入,已經連一眾房企老總有時都忍不住訴苦幾句,有房企老總笑言,「有人今日萬二蚊攞地,第二日政府就限價萬三蚊,死得啦」。因此,相比起中國的同行咬牙迎難而上,香港地產商面對的所謂辣招真可謂微不足道,仍要叫苦連天怨天尤人,才真的應該被稱為「被寵壞的小孩」。

事實上,中國房企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適應力確實很強,如2012、13年一眾房企認為一線城市地價太貴,紛紛進軍二、三線,甚至四線城市,但短短兩年後就面對三、四線城市住宅供過於求,要去庫存而紛紛回歸一、二線,壯士斷臂下部分房企毛利率下跌幅度幾達20個百份點。

除了應對政策外,中國房企亦多願意走多一步,例如花樣年搞物業管理,盡一切所能希望提高住客服務,龍湖物業管理擁有自己的APP讓住戶可通過手機解決各類居住問題,朗詩綠色地產開宗明義主打環保建築,還有眾多謀求發展「特色小鎮」的企業,每間企業都在探索自己能夠走出的路。

除房企外,其他中國企業也在開創自己的路。車企全心投入電動車發展,以拉近與外國車企的距離。建築企業由傳統施工隊逐步轉型「解決方案」,由設計、到融資、甚至招商提供一條龍服務。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騰訊財雄勢大,似乎「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願意做出各類嘗試。

而早前感恩節期間,杜蕾斯中國的行銷團隊,玩出的「感謝各大品牌」事件相信更令香港廣告同業汗顏。各大品牌面對杜蕾斯的「感謝」,反應之快,回覆之風趣幽默,又不忘推銷自己的文案,確實讓人拍案叫絕。反觀香港品牌推廣的老餅、不合時宜、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怕死表現、和緩慢的反應,真想問香港哪來的優越感,聲稱自己有國際視野、創新、又靈活變通?

香港的現實是,政府的所謂調控政策,只是殺死二手,推動一手交投。各種辣招的背後,如大幅增加印花稅,發展商只須提供一些優惠(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就不需多講),二手業主已經無力競爭,最新有意放寬按揭成數,亦被認為是要幫發展商推盤。

所以,在香港地產商面對「辣招」,仍然可以繼續買地、賣樓,賺取暴利的簡單模式,業主商場繼續每年加租,用心經營的小店得到的就是大幅加租的租約通知。實業被取笑,炒賣被讚揚,年輕人能夠買樓才是成功。FinTech繼續緩慢發展,科技創新遠遠落後於人。而香港傳媒最感興趣的話題,永遠都只是「幾時可以買樓」。

其實,除了硬件外,香港的軟件,又有甚麼優勢了。

參考:

杜蕾斯中國「感謝各大品牌」

 

 

 

 

 



留言
九十後買樓

朋友做婚姻輔導的工作,出軌、第三者、性格不合等固然是常見婚姻問題,不過在年輕夫妻當中,由置業問題引起的磨擦也很常見。有數得計,八十後年齡介乎29至38歲,較老的一段八十後,女性生理時鐘已進入生育倒數階段,未有樓在手但又想生兒育女的夫婦,面對的難題就是抓緊時間生仔先,抑或買樓先?今時今日養育小朋友的開支極大,生了仔豈非更加儲不到錢置業?基於女性對巢穴安全感的天生渴求,自然想抓緊機會,新樓劏房都先買一間;另一方面,好多男人喜歡理性分析,「香港步入加息周期」、「樓市長升15年,脫離入息中位數」、「中國地方債務危機比想像中嚴重」、「港元出現走資潮」等等,全部都是hold住唔買的理由。弊在傳說中的支爆一直沒有發展,事實證明「天水圍林太」大獲全勝,「專家食屎論」由2016年立論至今,中原城市領先指數由2016 年6月報129.20點,2018年5月18日報183.23,升幅高達四成。中產一族由兩年前慳慳地都買得起新樓,到今日追唔切升幅,自然成了老婆的心結,也是夫妻現實的生活問題。四月初新一期居屋發售,雖然呎價達逾萬元,仍然收到16萬份以上的申請,當中可能不乏人抽我又抽的市民,但從demand side來看,亦可理解為家庭收入57000元以下的居住需求便有16萬戶之多!住宅的短缺實在十分嚴重。這16萬戶還未計收入超出57000 上限的夾心階層。以八十後來說,家庭入息達十萬元的夫妻比比皆是,這批市民,既不合申請資助房屋的資格,在按揭成數收緊的情況下,又很難儲夠首期,每月入息雖達六位數,但除非特立獨行,過着慳妹般的生活,否則稍為置一點中產行頭,出外應酬吃多幾餐,當中有一、兩餐米芝蓮,已不見了一截,每月辛苦儲埋,年底交稅又不見一截,嬲嬲地不如去二世古玩番轉好過。「居住問題其實是社會問題,點解多數是女方抱怨為主呢?」我好奇地問。「社會核心價值都覺得男方較大責任養家,你唔覺得男人話買樓,女人好少阻止咩?女人當中,頗多天水圍林太,感覺行先,然後男人覺得佢地恐慌性入市,唔理性,然後就沒有然後……。不過,我會勸佢地生仔同買樓無必然關係,唔通租樓就唔準生仔咩,呻下便算,不要傷了感情。」時間唔等人,又難怪女人會心急。轉眼間九十後亦進入適婚年齡,新盤售樓處,八、九十後的買業人士佔大多數,套用大陸用語,剛性需求強勁。細心一想,九十後置業分分鐘比八十後有優勢。觀察所見,九十後成長環境好,對九七金融風暴零記憶,無論創業、投資、置業都勇字當頭,九七金融風暴時,他們只得幾歲,到懂事的時候,香港已步入樓市狂牛、自由行大舉進城、北水南浸的世代了。再者,老段八十後還會跟從上一代的成功經驗,視金融業為最佳筍工,但人到中年,卻又面對金融業赤化,香港人被邊緣化的危機,九十後的工種選擇則比較多樣化,叻仔的搞創科,做老闆,搞blockchain,完全是第二個星球的技術,就算一時三刻未搵到大錢,起碼覺得工作前景大把世界,不似陀地金融從業員般感覺朝不保夕。來到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九十後食正父幹。九十後的父母,即是五十年代尾至六十年代出身那班,這班人有幸讀大學的,八十年代香港黃金時間投身社會,九十年代移民潮中急速上位,就算九七金融風暴買錯樓,廿年都夠晒翻身有突,三、四層樓揸手的大有人在。這班嬰兒潮出世的上一代,以60年出世來講,等緊退休之餘,身體狀況仍佳,是九十後的最強「父幹」。反之八十後那一批市民,父母老十年,普遍的經濟和社會地位就是差一截,轉眼間2000出世的也屆18歲,所以老八十後如果仍未上車,在置業方面,相對上是有點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客觀來看,香港住屋問題的確很短缺,不過幾任政府都無力解決,叫人返大灣區就更加是令人反面,遠水豈能救近火呢?

亞洲和平世紀及中美貿易戰

一張相片勝過一千個字。上星期五,四月廿七日,上午十一時全球電視直播南北韓領導人在南北韓分界線會面。南韓總統拖着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手,走過分隔南北韓的38線,進入南韓,是自南北韓分裂後,首次有北韓領導人踏人南韓境內。南北韓宣佈結束自1953年停火後,65年的敵對狀態,正式言和。同時北韓又宣佈停止核試,同意朝鮮半島無核化,放棄核武。金正思再宣佈北韓在5月關閉在豐溪里的核試場,將邀請美韓專家及新聞界到訪。過去幾年北韓六次核試,及多次試射導彈,又威嚇向美國發射導彈,美國總統也不示弱,宣佈美國總統的導彈按鈕遠大過北韓的。南韓,日本,美國,中國及俄羅斯都被北韓攪到不亦樂乎,完全不知怎樣應付北韓。美國要向北韓實施最嚴厲的制裁,迫使北韓就範。但世事不可預料,尤其是政治上,一天可以發生徹底的轉變。北韓領導人金正思突然同意會見南韓總統,同意結束戰爭,及放棄核子武器。事情發展的速度,比最樂觀的發展更快。二次大戰後,韓國是無辜被分開兩個國家,1950年北韓金日成發兵圖以武力統一韓國,韓戰爆發。中國支持北韓,而美國支持南韓政府。1950至1953年韓國整個國家受到戰火蹂躪,幾乎全國建設毀滅。1953停火協議,只是停戰,但沒有結束敵對狀態。65年後,才見到和平曙光。南北韓高峰會談後,五月份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將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本來大家對會談不寄厚望,特朗普還要脅,隨時退出會談。但南北韓高峰會後,氣氛立即向好轉變。市場觀望,北韓和美國簽不侵犯協議,北韓美國關係正常化。不久之前被認為殘暴獨裁者的金正恩,現在是今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熱門人選。南北韓言和,刺激到環球股市上升。本來全球股市受到美國發動的貿易戰爭,及利率上升拖累,股市下跌。香港股市受到中興通訊被美國制裁消息拖累,大幅下跌。美國政府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出售手機用的芯片,為期七年。中興主席承認,美國禁售芯片,等於令到公司進入休克狀態。恆生指數一度跌破30000點,認為中國在最高科技層面上,受制於美國,沒有反抗的力量。但是南北韓和解,令到市場忘掉不利因素,而聚焦有利的地方。事實上,五月一日,美國宣佈鋼鐵及鋁特别25%關稅寬限期展滿。美國將宣佈有那些國家可以得到豁免,那些國家需要支付25%特別關稅。市場認為美國的盟友歐盟、日本、南韓,及澳洲將得到豁免,但中國向美國出口的鋼鐵及鋁將受到25%特別關稅影響。一場中美貿易戰似乎立即展開。美國本週將派出一個最高層隊伍到中國,被稱為超級團隊,談判中美貿易事宜。美國談判團隊由財長姆欽領導,高層官員還包括經濟顧門庫克勞,貿易代表華特希澤,及貿易顧門那華路。這四人代表團都是保守派右翼人士,其中華特希澤及那華路被視為反華,因此談判絕對不容易。雖然習主席已經對外再開放,容許外資更容易投資中國證券商、保險業及汽車業。但是中美貿易赤宇達到3700億美元一年,基本上是不可能達到平衡。而且特朗普向天開價,要求雙邊貿易平衡,中國根本沒有可能向美國一年購買3700億美元的產品。現時情況看,中美貿易戰是不可能避免,但香港股市沒有考慮中美貿易戰,對港股的影響,大幅反彈。

香港零售回勇

政府統計處公布,今年2月的零售業總銷貨價值的臨時估計為452億元,按年升29.8%,在香港這個高度成熟的零售市場上,零售銷貨價值居然錄得接近三成的升幅,其實頗為誇張。2017年的年初一是1月28日,而2018年的農曆年初一則延至2月16日,所以統計處亦把一月及二月的零售業銷貨額數字合併比較。 2018年首兩個月合計的銷貨額與2017年同期比較,珠寶首飾、鐘錶及名貴禮物的銷貨價值上升21.0%;其次為服裝(銷貨價值上升19.5%);藥物及化妝品(上升17.4%);電器及其他未分類耐用消費品(上升27.9%);超級市場貨品(上升1.0%);食品、酒類飲品及煙草(上升10.5%);百貨公司貨品(上升10.9%)。2018年2月零售銷貨總值另一單從日本傳來的新聞,預計會對本地零售業造成蝴蝶效應。由於太多大陸水貨客狂掃化妝護膚品,多間日本化妝品專櫃祭出「限購」政策,龍頭企業資生堂從今年2月起,在銀座的百貨專櫃貼出告示,明言為了確保能讓更多消費者買到商品,拒賣給有轉賣牟利嫌疑的客人,並收緊熱門商品配額到每人每天限購1瓶,FANCL亦從2月開始,也使出每人每周最多僅能購買10瓶卸妝油。香港零售市場始終很依靠大陸遊客,而化妝品銷售更加是告水貨客撐起,相反,在各類產品銷售貨值大增的背景下,1-2月超級市場貨品只微升1.0%,好明顯單靠香港人幫襯的生意,真是非常難做。如果從投資角度看,英皇鐘錶(0887)公布全年業績虧轉賺, 利潤達1.6億後, 股價向好,公司更透露首2月的同店銷售SSSG高達3成多。此外,自由行大愛的崇光控股公司利福國際(1212)在宣布卡塔爾以每股$12把股份全數轉讓予劉鑾鴻後,公司股價亦突破悶局,升破$13元。英皇珠寶業績分析無錯, 香港零售環境很落後, 大陸遊客充斥令人很窒息, 水貨客蹲在地上整理滿篋化妝品,令人很煩厭, 所以我都會上HKTV MALL 買藥妝,不過做消費者是一件事, 做股東則絕對是另一回事。上周HKTV (1137)公布全年業績,績後股價下跌,部份人歸咎王維基放棄申請電視牌,實際網購的生意比預期差才是原因。雖然2017年的訂單總商品交易額較2016年增加218%至10億港元,但總商品交易額的混合毛利及佣金率只有21.3%,簡單來說就是「蝕做」。王維基自己親自操刀,描繪了未來美好的想像,不過未等到他自己的目標33%毛利率,都不是進場支持做股東的時候。香港電視2017業績公告如果要揀受惠大陸旅客消費上升的股份,利福國際絕對佔一席位,2017年銅鑼灣崇光銷售增長4.3%,以化妝品為主,針對大陸遊客的尖沙咀店銷售增長22.3%。單在2017年11月,兩間崇光店的「感謝周」活動的銷售,便達到16.9億港元。過去兩年公司股價低迷,除了零售唔當炒外,公司在啟德買了地皮興建twin towers,令增加派息的願望落空也是主要之一。啟德商業大廈要到二零二二年才竣工,所以投資回報重有排等,不過待沙中線開通,住宅物業相關入伙,這個項目的前景亦值得期待。

業績記者會的趣與不趣

「電視節目有好多種,不過唔係個個節目都......」,好啦,其實除了電視節目,上市公司業績會都有好多種,「不過唔係個個業績會都適合記者問問題。」講到上市公司業績記者會,相信一般人在電視新聞上看得最多的都是「誠哥」講業績。但誠哥講業績其實可以說是香港最特別的一種業績記者會,因為,其實誠哥與管理層不會「浪費時間」講公司業績,一上台就直接進入答問環節,而通常亦都不會有記者「浪費時間」真的去問誠哥長和業績,而是聽取「聖訓」,等誠哥「指點迷津」。所以誠哥業績會,可能是最多港聞記者出席的業績會(第二多應該是港鐵)。問誠哥問題,通常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都有人問,天文當然是政局風向,「中央有無放風?港府最近做緊乜?特首選舉撐邊個?」地理可以包括香港樓市,經濟展望,「買唔買樓好呀?」誠哥還會教你做人道理,話你聽因為自己「每日工作時間超過一般人,所以已經工作瞭一百年。」年輕人要努力工作。而且「做誠哥」,少點歷史知識都不行,「誠哥」可以突然拋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記者不知出自武則天殺唐宗室的歷史典故,真的連答話機會都沒有。不過,誠哥業績會可能因為誠哥退休而從此絕版,簡直就有如北非最後一隻白犀牛離世使整個族群絕種一樣,因為誠哥在香港確實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如果要找近似誠哥的記者會,可能要數一眾「金句王」,例如融創孫宏斌就是一例,其實記者也不會指望孫宏斌能夠說出甚麼「實質的答案」(與專家Dickson是同類?),問孫宏斌問題,其實都是想他「爆肚」,講一大堆理論後然後說其實自己是「瞎猜的」,問他個看法,最後變成罵人是「傻B」,指著希望幫他解圍的公關叫公關「下去」,出了個聲明向其他公司道歉然後說其實自己是被迫道歉的,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融創記者會視頻這種記者會,確實比千奇百趣更加「趣」。當然融創業績會好過毛記的是,專家Dickson是單拖上陣,他則有行政總裁財務總監等在旁邊答實質問題,記者分析員可以交功課,會上也娛樂性十足。有趣爆的業績會,當然也有悶爆的。好多覺得自己是大公司的小公司,業績會報告真是可比催眠曲,大老闆在台上口沫橫飛,從公司理念,公司願景,公司核心價值,一直吹到公司未來一百年的前景分析,問一個問題答十五分鐘,離題萬丈簡直比英國議員拉布朗讀莎士比亞扯得更遠,問公司利潤可以扯到中國歷史抗日戰爭。記者分析員在台下滑動手機,心裡叫苦其實都是一句,「你哋公司會唔會有其他人,講到啲實際啲嘅嘢?」當然,有人字字珠璣,都有人惜字如金,尤其一眾「國企老總」最為明顯,在確保政治正確下,真是問一句答一個字,問兩句答兩個字,問三句,都是答一個字。總之,你想撬開老總的金口,可能比去少兩次日本就儲夠首期買樓更難。最後一種可能就是「身有屎」的公司,明明對見記者怕得要死,但又要裝著提高透明度開個記者會,然後就找公關公司「安排」,第一個問題由公關公司派出的「媒」(通常是公關公司自己的員工)發問一條已經安排好答案的問題,第二條就找個已經與公關公司「夾好口供」的內地傳媒記者發問(因為通常香港記者都不肯夾口供)指定問題,第三條再找個內地記者問個可以讓管理層吹噓威水史的問題,然後就宣布「記者會完滿結束」,由公關「護送」管理層迅速「逃離」記者追問。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其實大部分公司開個業績會都是「正正常常」,講講公司業務,未來發展目標,你問我答,有供有求,最重要就是大家都可以順利交功課。

中美貿易戰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三月一日宣佈向進口鋼鐵及鋁征收特別關稅,鋼鐵25%,鋁10%。消息一出,引起全球股市大混亂。杜瓊斯指數一度急挫5百多點,但美國股市下跌,只是短暫。港股也受到消息拖累,3月2日及5日兩個交易日,恆生指數急挫1165點。美國盟友大力反對,特朗普亦作出讓步。首先北美自由貿法兩個鄰國加拿大及墨西哥獲得豁免,特朗普用特別關稅強迫鄰國就範。接着特朗普豁免澳洲特別關稅。最新發展,歐盟及日本也派特別專員,和美國談判,豁免鋼鋁特別關稅。估計歐盟和日本同會獲得豁免,其實鋼鋁特別關稅目標明顯,是針對中國而設。只不過因為國際貿易,出口國隨時可以轉往不同國家。例如大量中國生產的鋁是經過香港及越南出口往美國,而此特別關稅需要一刀切涵蓋全球,而殺錯盟友。過去幾年香港錄得45億美元鋁原材料出口往美國,而香港本身沒有鋁生產,全部是中國轉運。直至現今,中國對美國鋼鋁特別關稅反應都特別溫和,表示願意透過談判解決問題。美國是中國最大貿易伙伴,雙邊貿易達到9千億美元。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達到3700億美元,是美國對全球貿易逆差8900億美元的45%。在1980年代,日本是美國第一貿易逆差國,也佔貿易逆差的一半。當時美國國會議員,及總統都威脅,引用超級301條款,向日本出口征收特別關稅。到2000年中國入世貿,成為全球最大出口國,及世界工廠。中國取代日本,成為美國最大貿易逆差國。因此美國要脅對中國出口征收特別關稅,也毫不意外。不同的是,日本是美國親密盟友,而中國卻是美國貿易及戰略上的對手。近日美國總統的智囊團,把中國及俄羅斯列為戰略對手,因此中國要和美國維持緊密貿易關係是有難度,習主席派特使劉鶴去美國訪問,都未得到高級官員接見。反而在劉鶴訪問期間,宣佈鋼鋁特別關稅,可以說完全不給一點面子。其實中國對美國貿易的威脅,不是完全被動,沒有應對策略。最明顯中國可以減少買美國產品,尤其是農產品。中國是美國最大農產品出口國,中國每年購買22億美元的大豆,佔美國大豆總出口的一半。如果中美貿易戰爆發,中國將停止購買美國大豆及玉米,訂單將轉移到其化農業大國,加拿大、巴西、阿根廷和澳洲,對美國中西部農業大州,將構成災難性的效果。最諷刺的是,特朗普2016年贏得總統大選,全靠農業州選票的支持。民主黨的票倉是都市多民族,而共和黨的票倉是鄉村,白人群眾。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將會損害令他入主白宮的選民,對他競逐連任是一個龐大打擊。除了農產品外,中國政府可以限制美國產品入口,例如波音飛機,美國電影等。中國政府也可以限制美國企業,例如通用汽車,福特汽車在中國的業務,限制他們在中國銷售增長及擴充。中國外滙基金持有1.1萬億美元美國國債,是美國全球最大債主,如果中國政府減持美國國債,對美國國債市場沖擊極大。最有可能是美國國債利率上升,美國政府國債規模達到驚人的20萬億美元,美國國債利率升1/2厘,美國政府就需要支付每年額外多1000億美元的利息,對美國政府的財政構成壓力。中國政府也可以令人民幣大幅貶值,人民幣滙率由現時兌美元6.35貶至2016年初的7算,對全球金融及貿易形成壓力。中國對美國貿易方案不是沒有對付辦法,只是貿易戰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和氣生財是最佳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