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萬寧說到趣店-企業為甚麼不道歉?

2018-01-19 17:50:57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近日鬧烘烘的萬寧印花事件,官方一句「正進行司法程序,故不便作出任何評論」,令事件火上加油。此話除了反映坐在辦公室的高層沒有同理心之外,亦證明了這年頭 “common sense is not common”。很多外行的網民評論起公關危機時亦顯得頭頭是道,為何大企業的回應總是重複犯錯呢?

作為行內人,我覺得面對公關危機,要想出妥善的解決方法不難,有時最難的是如何直達天庭,說服老闆。大企業有大企業的顧忌;start-up老闆又多是心高氣傲的後生仔,對老餅公關不是那麼言聽計從;傳統企業又有一些自信心爆棚的繼承者們;政府官員則充滿目中無人,恃權傲物之輩,要說服在上者聽從公關苦心婆心的勸告,才是最難的一關。

最近美國上市的趣店創辦人兼CEO羅敏,在其個人微信帳口中發文:「我犯了哪些錯?」便引證了一句俗話:「唔見棺材唔流眼淚!」要這些意氣風發的年青CEO們面對公眾批評,口誅筆伐是不夠的,趣店因為在美國上市,企業負面新聞對股價有直接影響,會觸發集體訴訟,面對以金錢量化的懲罰,才會出現意氣風發的老闆,低聲下氣求饒的場面。

先簡單回帶,從事互聯網現金貸的中概股趣店,在2017年10月18日登陸了紐交所,開市首一、兩天猛漲四成,豈料其業務模式,尤其是學生貸這點飽受公眾號媒體的批評,稱其遊走在道德邊緣,甚至指責其「吃人血饅頭」。趣店偏高的年化收益率,單一的盈利模式等都成為質疑焦點。面對質疑,趣店創始人羅敏在上市後第二天回國,接受了一個獨家訪問,做了對話並成文《趣店羅敏回應一切》,對外界關注的眾多問題給出解釋。

面對催收賬款手法的批評,羅敏表示:「凡是過期不還的,我們這裡就是壞帳,我們的壞帳,一律不會催促他們來還錢。電話都不會給他們打。你不還錢,就算了,當作福利送你了。」該言論一出,立即引發了網友的討論。更重要的是,此話成為集體訴訟的證據,指控公司在招股書中所宣稱的收貸(催收)政策和操作流程存在誤導。

面對從招股價24美元跌至12美元的危機,加上中央正要整頓網絡現金貸的風口浪尖,才有了羅敏這篇反省千字文。

全文如下:

《我犯了哪些錯?》羅敏

「時間過得很快。從上次接受採訪「回應一切」到現在,兩個多月過去了。這兩個多月裏我一直在反思,為甚麼那麼多人都比較負面地看待我們。回頭來看,還是因為我當時不夠成熟。

在2017年10月18日趣店IPO後,成人禮來的太快,作為一家上市公司CEO,我其實還沒有做好面對公眾的心理準備。IPO之前的我一直刻意低調,不接受媒體採訪,在上市前後我都沒有打算去和公眾直接溝通,想著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現在想來這種心態是不對的。這個道理我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和很多業界前輩深聊才醒悟。公關不僅僅是我們公關團隊的事,也是我的事。作為一家公眾公司的CEO,已經站在了聚光燈下,內心卻又排斥和公眾直接溝通,這是我在認知上的一個錯誤。

認知錯了,後面的形勢就無法控制了,接連出現車禍。

首先,我不應該只接受一家媒體專訪,而是應當在第一時間以召開媒體見面會的形式和儘量多的媒體朋友溝通,讓大家快速了解趣店,而非自己想當然地讓大家自己去看招股書,用一句「招股書上都有」來做回應。先不說招股書是英文,好幾百頁,就算是中文要找到大家各自關心的內容也不容易,我自己不花時間和公眾解釋,又憑什麼期望大家會花時間努力地去招股書中尋求答案呢?

其次,《趣店羅敏回應一切》專訪出來之後,我聽從了一些建議,取消了所有的採訪,這更是一個錯誤。這個鴕鳥政策並沒有讓大家對我們的質疑消停,反而是產生了更多質疑,得罪了更多朋友,本質上還是一種逃避。

我的心態在當時是有問題的。我記得當時的我非常委屈,心中想著,我們這麼乖,這麼積極主動合規,為什麼還要槍打出頭鳥啊。那時的我,心態出現了失衡。

赴美IPO,九十九死一生

後來的某一天晚上,我突然醒悟了。

在過去創業的十幾年裡,得益於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得益於金融准入的良好市場環境,得益於火熱的網際網路投融資環境,一個從小鎮走出來的沒有任何背景的青年能夠拿到巨額投資、帶領一家企業三年多就上市,這和我們的用戶、政策大環境都分不開。我作為企業家享受到了新時代的紅利、市場的紅利,成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CEO,在看到公眾有人質疑我,有媒體diss我的時候就心裡不爽,這完全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甚至一度有點牴觸情緒,這是非常不對的。

還好我快速理解了這些道理。未來趣店和大白汽車發展的過程中肯定也不會一帆風順,還會犯一些錯,所以我開了這個公眾號,和大家直接溝通。我真心覺得接受公眾的監督,接受一切的批評意見,有則改之,無則笑之,才是一家上市公司CEO應該擁有的胸襟,也是帶領企業基業長青的重要一環。這堂與公眾溝通的公共關係課我會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去努力學習。

羅敏

2018年1月14日」

夠低聲下氣吧!羅敏範例給我們上的一課:

  • 有些套語例如「招股書上都有」、「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回應」、「依法辦事」,其實是繞個彎說「老子不耐煩跟你多說」。除非你叫林鄭月娥,否則最好不要這樣盛氣凌人。

與其找一間「乖」的傳媒接受訪問,意圖可以任意操控,結果亂噏一通, 不如一次過面對所有傳媒,四平八穩地回應一次,無謂得罪街坊。

沒有中央政策保護的民企,又在美帝地頭上市,自己謹慎一點,不要太過得意忘形。

相對美國的環境,甚麼公關災難對萬寧來說,都是沒有真金白銀的切膚之痛,過幾天又成了不痛不癢的花生。

 

股价腰之际,这家中概公司 CEO 发声认错......

趣店: 美国集体诉讼正式爆发

趣店CEO 取消接受采访,股价暴跌;中概股不眠之夜



留言
我的建制朋友

移居三藩市的朋友森哥回港處理私人事務,約了竇蓉等一班朋友順道一聚。森哥游走於中、港、美三地,懂得利用不同城市的政策優勢生存搵銀,所以他五十歲不到,便能達至財務自由,過着收租度日的半退休生活,當我穿着套裝在中環撲來撲去時,他卻可以穿着百慕達短褲到處遊山玩水。早在林鄭還在曾蔭權手下做發展局局長的時候,有一次大家飯聚,席間他便提到剛買了兩個屯門工廈單位,連同本身已在屯門擁有的收租住宅單位,重注屯門未來。當時我們一班在中環上班的窮中產,聽見他的投資組合重注屯門這個山旮旯,頗為不以為然,森哥就舉出三大利好因素:一、時維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推動活化工廈的政策,森哥察覺身邊的有錢建制派人士已早着先機,掃入了不少工廈,有錢人買數層,他便跟着認購同層兩個單位,聞風而動。第二個利好因素就是港珠澳大橋,香港基建愈來愈豆泥,最近居然連政府都要清理門戶,炒了港鐵董事,又叫停灣仔會展挖掘工程,不過當港珠澳大橋剛立項時,他和身邊的老闆都認為是投資屯門的好時機,到了港珠澳今年通車,出貨就正合時宜。第三就是哈羅香港國際學校獲政府批地在屯門建校,令這個區升價十倍。觀乎數據,2008至2018十年間,屯門樓市升幅跑贏全港,08年屯門區呎價僅$3,258/呎,但18年呎價已達$12,442/呎,當中升幅足足280%。屯門樓主要是炒大型基建概念,包括港珠澳大橋,以及大灣區發展。掃管笏一帶, 更加因為哈羅學校,而無啦啦變了豪宅區,此局森哥完勝。中產普遍不滿政府施政,對政府各種口號式的倡議或政策都冷淡對待,或嗤之以鼻,無論是提升至國家級層次的大灣區、一帶一路,抑或林鄭導演的「土地大辯論」, 我們都認定是得個「講」字。森哥就和大部份建制派一樣,一方面不信任中國政府,一方面又懂得在中港政策中游走,透過觀察上層建制派的資金動向,在政府倡導新政策明益商界之餘,乘機分一杯羹。中港融合乃無可逆轉的大局,所以香港無論樓市、股市也愈來愈受政策影響, 例如林鄭的土地大辯論,可謂「未結束先結論」,填海造地的選項呼之欲出,隨時成為十月施政報告的主菜之一。席間很多人都覺得香港樓市是中了「不跌降」,填海是遠水不能救近火,政府咁多樣政策,辣招,全部都廢廢地。可能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又或者森哥這次回港正打算放售兩層收租的屯門樓,他就獨排眾議,覺得林鄭是「能吏」,填海造地可以成功冷卻樓市,香港樓市建頂回落。「填海可以造多個將軍澳出來,政府自然多好多土地。話就話遠水不能救近火,但樓市講心理預期,政府整咁多新地,新界農地、棕地,分分鐘搶閘補地價改用途啦,香港咁缺地,咪係因為九七之後冇大型填海工程,人都冇得住, 點顧D中華白海豚先?」移居美國的森哥表面上簡直是林鄭的粉絲,反而留在香港的一班偽中產既不信任政府,但又走不動,潛在的反抗因子令我們慣性看扁香港的政策。至於成功上岸的森哥就是深明大陸人生存之道,就是「緊跟政策搵錢,舖定移民後路。」等於半年前冇人唱淡騰訊,任何高峰都有盡頭,不用等十年八載,過多三五年再聚,便知香港樓價有否見頂回落,不過,建制派走路永遠比其他人快,信焉。

資本退潮時

縮表這個名詞,由2017年講到2018年,隨着美國開展加息步伐,令到持續了十年的資金泛濫潮開始轉勢。雖然港元最優惠利率仍然未有跟隨美國加息,但港元1個月拆息近日已升穿兩厘,大中小型亦紛紛銀行上調定存息率,銀行調高最優惠利率,估計在未來數月便會出現。那邊廂,因為特朗普揭起了一場意想不到的貿易戰,中國由「厲害了,我的國!」變回韜光養晦的一隻鵪鶉,同時又讓人民幣貶值,以抵銷貿易戰的影響, 股市無運行之餘,樓市盛世亦隱隱出現一點危機。自從2015年熔斷,好多人看淡中國經濟,尤其覺得內房會爆煲,怎知往後兩年,內房反而爆升幾倍,不過我們承認中國經濟情況特殊之餘,也要謹防狼來了的風險。內地P2P最近出現爆煲潮,14天131家平台倒閉,這種表面先進的網貸平台已不是第一次大規模執笠,除了管理不善,或故意行騙這兩個原因外,亦反映了中國整個金融系統的流動性緊張,而這個問題每次都在一個風險最高的地方先暴露出來。P2P平台執笠,受害的是個人和小微企,而去槓桿和人民幣貶值的大環境下, 負債重的內房股亦同樣面對壓力。在金融去槓桿的大方向下,內房多個融資渠道已被收緊,五月發改委和財政部聯合發出通知,限制地產商境外發債所得,不能用於地產投資項目或補充運營資金,只能用作歸還存量債務,並要求企業提交資金用途承諾。事實上,內房債務負擔較重,尤以高美元負債的房企最受近期人仔貶值、美元升值影響。貿易戰已開打,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在第二季度便會陸續浮現。香港股市流通性高,又沒有漲跌停機制,入貨快,出貨都快,每當國內資金短缺,香港股市便能發揮提款機的作用,所以中國去槓桿,人民幣貶值,港股無運行。過去十年,資金泛濫造就不少人一夕富貴,但資金退潮後的亂象卻要大家共同承受,就算唔玩股票都會承受共孽,當中共享單車退潮便是一例。香港的Gobeebike 最近結業,話口未完,總部位於北京的OFO亦在全球各地收縮業務。共享單車這種模式的運作不但沒有節省資源,還造成大量浪費。最慘的是共享單車其實不是共享,那些單車都是「新簇簇」,從廠房生產出來投入服務的。這類盲目投資,在中國互聯網領域,其實十分普遍,資本退潮後,留下的單車變成城市垃圾,地球先生又不知要消化多少年了。

野豬隊的雷霆救兵

泰國「野豬足球隊」全體13人獲救重生令世人很鼓舞,這宗拯救奇蹟是貨真價實的人道主義體現,泰國人善良樂天,國際拯救團隊無私大愛,有勇有謀,固然令人感動,而泰國政府在過程中專業冷靜,果斷高效,亦令世人刮目相看。而且出事的清萊省,位於泰國與緬甸的邊境,是清貧落後的山旯旮,在貧瘠之地,危難之際,這群拯救隊和泰國義工的高尚情操,堪稱俗世清流。 拯救行動令我想起廿年前一套經典電影「雷霆救兵」“Saving Private Ryan”,事件講述二次世界大戰時,一個平凡的母親,四個兒子參軍,其中三個已戰死沙場,Ryan的母親去信軍方,希望Ryan能夠平安歸來,美軍於是派出一個八人小隊去拯救小兵Ryan。相比起以八條命搏一條的“Saving Private Ryan”,野豬拯救行動要拯救13條人命,加上人性天生對少年和兒童具母性保護之心,拯救行動沒有可爭議之處,至於過程中有一個海豹義工死亡,卻難免是一個遺憾。Saving Private Ryan和野豬拯救行動,才是人道主義的體現。生命的價值,應該凌架其他任何事情,野豬少年窮到連戶籍都沒有,在事件成為國際觸目大事之前,清萊政府如果放慢手腳處理,或者只調動少量人手去搜索,那些少年的家長也只有嘆無可奈可,但從結果看來,政府對拯救少年非常上心,在分秒必爭的環境中,調動到海軍精銳人員出動,在國際專家幫忙下,全球頂級的洞穴潛水專家都前來泰國拯救,大家都把少年的生命放在首位。據報道,事發時剛好有一名英國探險家昂斯沃思(Vern Unsworth)身處清萊府,正是昂斯沃思建議泰國政府向外國專家求助,又協助泰國政府找來了多名英國潛水員加入搜救隊伍,包括在這次救援行動中,率先發現少年足球隊的英國潛水員斯坦頓(Richard Stanton)和馮蘭唐(John Volanthen)。然後這批來自英國的專家,又打電話給熟悉潛水的澳洲醫生哈里斯(Richard Harris),邀請他加入救援行動。這麼多不同背景的專家、軍民集合在一起,必然人多意見多,難得泰國指揮方面的官員,有承擔有膽色,敢聽專家意見,及時展開拯救行動,兵行險着之餘,還要聽從澳洲醫生的建議,先拯救體質較弱的少年。要知道,舉世注目下,如果拯救行動失敗,那份死亡直擊的傷痛破壞力也很強。就像多年前的菲律賓人質事件,菲政府拖拖拉拉整個下午,便是導致慘劇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泰國政府表現得冷靜果斷,專業勇敢,這點猶勝很多先進國家。從處理新聞發放的手法來說,政府亦進退有度,謙恭坦誠,全球視線關注下, 泰國總理巴育沒有搶着到現場看望及鼓勵救援人員及軍警,就由清萊省代理省長納隆薩出任救援行動指揮官,負責向全球發言,此之謂以大局為重。(雖然有消息說他在拯救行動前已因其他事情被墩冬菇。)事件中一大功臣當然是來自各國的洞穴潛水拯救專家。有些特質只在外國才俊身上才會出現,我講的不是大愛無私,而是工餘專注做「無謂嘢」的喜好,和對「無謂嘢」的極致追求。探險家昂斯沃思的朋友、一位泰國政府員工Chaiyon Srisamut向媒體表示:「我們之前還常常取笑他,笑他這麼多年都對這些洞穴這麼有熱情,想不到現在他就救到這批孩子了。」可能他們都冇諗過洞穴潛水有咩用,純粹是出於對工作以外其他專業的極致追求,今次大有用武之地可謂是上天的善意。這班雷霆救兵,正職包括高科技顧問、金融業、消防員、醫生等。香港人的嗜好以食買玩為主,一來可能因為工作壓力大,生活空間小,另方面也是「實用主義」的性格使然,還在搏殺階段的人,學的東西自然最好和搵食有關,有時間就去進修個CFA。至於生活較富裕的一批,暇閒多數研究美酒佳餚、旅行渡假,像英國和澳洲潛水專家,自己有一份醫生專業之餘,還會在另一個唔多等使的專業上鑽研,做到至top的水平,還隨時候命幫人,這種做「無謂嘢」的專業精神,在華人社會中很罕見。無謂諗事件如果發生在香港這個批評之都,會變成咩樣,或者可以說,在這個窮得只剩下錢的香港,野豬拯救事件,讓我們看到世界很多美好的事情其實和貧富無關。泰國少年足球隊-不幸中的2個幸運泰國溶洞救援:那些救出足球隊員的「潛水英雄」

政府放棄壓抑私樓市場,中產「唔上唔落」更弱勢

林鄭趕在七一前公布六招房屋政府,除了居屋和市價脫鈎外,空置稅被認為是虚招,扮晒對付地產商,實際上對壓抑私樓樓價,擺到明是無能為力,林鄭自己在七一回歸酒會上都表示,六項措施「並不能即時增加土地供應,亦不能壓抑樓價升幅。」特區政府已放棄想辦法解決窮中產置業或居住問題,歷史證明,樓價急跌,官員面對的壓力更大,況且特區政府早已祭出「土地大辯論」這個擋箭牌,私樓供應不足,自然是土地問題。當聖公會這個建制盟友在2018年連環花了一億元買入多個西半山豪宅,中聯辦、港澳辦在明在暗,亦持有大量物業時,政府又豈會希望樓價下跌呢。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167764/聖公會斥4134萬買寶林閣-宿舍越買越貴-管浩鳴-香港樓價係咁高主權移交後,老懵董錯誤的八萬五政策,搞到出現業主因為「負資產」而燒炭,結果為了救市,又先後取消租管,及停建資助房屋;到了689政府,又再錯上加錯,推出一堆收緊二手樓按揭的政策,把置業人士全部推向一手樓,導致新樓劏房化,二手樓貨源乾涸。一連串錯誤政策累積了一大堆扭曲的怪現象,不懂財金政策的林鄭實在難有足夠謀略撥亂反正,但她為官多年,有其聰明一面,首先,六招集中討好基層,增加公營房屋和調低居屋售價,即使左膠議員也不會反對;二來,以最不傷身的空置稅扮下對付地產商,至於家庭收入57,000以上的「窮中產」,既不合資格申請資助房屋,空置率集中的豪宅市場又跟他們絕緣,他們的居住問題,則繼續被政府漠視。無計,基層居民有一堆NGO、政客湊住,形成一個緊密的生態圈,中產層階,就一向是政治孤兒。上屆政府落錯招,把400萬以上的樓按收緊,上周市場曾傳聞九成按揭會放寬至600萬。此招當然不好,因為只是由400萬放寬至600萬,好容易導致細價上車盤再颷200萬,但全線放寬樓按,回到七成按揭,又沒有人知道會否導致豪宅盤接捧爆升,現在的做法就是「少做少錯」。撇除金融海嘯這類環球突發事件,私樓市場在拆息已升至兩厘的情況下,樓價仍然高企,政府把九幅私樓用地轉為公營房屋,又令私樓供應少了幾千戶,就算林鄭「土地大辯論」擺明是以填海做地為最終方案,填得來起碼要十年八載,遠水不能救近火。四月初新一期居屋發售,雖然呎價達逾萬元,仍然收到16萬份以上的申請,雖然當中不乏人抽我又抽的市民,但從demand side來看,亦可理解為家庭收入57000元以下的居住需求便有16萬戶之多!住宅的短缺實在十分嚴重。這16萬戶還未計收入超出57000 上限的夾心階層。調整公私營房屋比例,即公營房屋供應量增加,但不代表市民購買資助房屋的機會大增,新資助出售房屋定價機制,將來私樓價升,折扣率隨時跌至四二折、三折,勢必吸引更多人去申請,中籤機會更細。置業需求和居住需求本來可以分開,但因為租金上升,才令到市場擔心愈住愈細,愈住愈遠。朋友一家四口在港島區租樓,每兩年便被逼遷一次,剛租到新居所,但過程也是受儘業主白眼,月租差不多個個都鐵價不二,內籠陳舊的設施,略為提出可否更換,便被業主拒諸門外,租客變了畸形社會下的弱勢社群。主權移交後,租金管制已被取消。在有關管制取消之前,批准租金被限制於市值租金的九成之內,而每兩年一次的加租幅度亦不得超過三成,此外若租客願意繳交市值租金,業主必須同意續租。可是在有關管制取消之後,業主可以隨意大幅加租,同時又有權在租約期滿後收回物業,換言之租戶的權益遭到大幅削減。有租管的年代,買樓收租的確沒有咁爽,現在政策既然全面傾斜保障業主,以服務權貴為主的政府又豈會復辟舊制呢?香港政府長期實施高地價政策,一般香港市民,尤其年輕一代,根本無法享受公營房屋的福利,政府把市民推向私樓市場,北水買地、買樓、買寫字樓,資金都自由進出,但卻透過控制銀行按揭,不斷提高買樓門檻,變了只許大陸人走資,不准香港人買樓。到今天買樓風險高、負擔大,租金又沒有回落,市民現在衝入樓市,就唯有讓地產商魚肉,劏房則、貴絕的管理費,無端端有個工作平台,這些都變了置業常態。未有樓的年輕人,我真心鼓勵他們一滿十八歲便排隊申請公屋、居屋,時移世易,靠資助房屋已不是沒有志氣的表現,雖然居屋和市值脫鈎後,一定會吸引更多人抽,中籤機會更低,但買六合彩都要填NUMBER,如果幸運之神眷顧,一屋在手,未來更自由。當然不斷抽,不斷落空的可能性高於中獎,所以要趁後生,未畢業就抽,十年後都未抽到,都重有一點青春。至於唔上唔落的中產,政府起碼要透過重新實施租務管制去減少他們不斷搬遷的生活壓力。現實是租客在與業主談判續約時,若沒有續租優先權,很容易處於不利的境況。搬遷的成本高,對家庭和子女亦會造成生活壓力,現在很多租樓的家庭都要面對每兩年,甚至每年搬屋的煩腦,除了是經濟問題,也是很多家庭壓力來源,政府不應漠視。

教育股高處不勝寒

渾水近日針對美國上市的大陸教育公司TAL發出一份沽空報告(Part I) 。MW is short TAL Education Group暫時睇第一點冇乜point,谷大valuation gain,從而誇大利潤,但其實谷大了investment valuation,到頭來goodwill都會大咗,對後續營運及goodwill impairment assessment會帶來壓力。而且正常財務分析都會將one-off item 撇除才去預測未來盈利,然後再去估算目標價。第一點指控Shunshun收購日早於15年7月發生,但實際上7月只是入股17.6%,到15年12月才增持至30%。20%或以上持股才算是significant influence關聯方,8月disposal business給Shunshun時尚未係。第二點的指控也是類似道理,推高參股investment的valuation去谷大disposal gain of component,轉個頭買番個business但又唔使反番之前個gain。會計處理上可以說冇問題,是否substance over form則見仁見智。但同樣問題是goodwill會因此谷大咗,對公司後續業績會有壓力,不見得有著數。而且one off disposal gain理應不影響預測市盈率等估值方式。而且個USD50M gain已經係FY2016嘅事, 點影響18年嘅profit projection?不過費用率不斷提升,蠶食利潤是真的。照道理管理費用不應該升幅超過40%,差不多有營業額增幅那麼多。可見當中有很多variable cost,故未能食盡營業額大升的好處。問題是asset parking太難聽,如果叫asset swap可能會好聽啲,亦是restructuring的常見做法。沽空報告只是質疑one off item冇乜用,人哋正常做valuation都已經撇除咗,亦不會影響營運現金流。話說回來,TAL Education 現時市盈率達118倍,不便宜,市場預期盈利有增長空間,因為營業額過去一年有超過60%增長。如果管理費用能控制增幅在較低水平,盈利增長可期。沽空報告尚有part 2未出,放長雙眼睇下有否更爆的料。暫時睇part 1就只是一份論點頗弱的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