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萬寧說到趣店-企業為甚麼不道歉?

2018-01-19 17:50:57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近日鬧烘烘的萬寧印花事件,官方一句「正進行司法程序,故不便作出任何評論」,令事件火上加油。此話除了反映坐在辦公室的高層沒有同理心之外,亦證明了這年頭 “common sense is not common”。很多外行的網民評論起公關危機時亦顯得頭頭是道,為何大企業的回應總是重複犯錯呢?

作為行內人,我覺得面對公關危機,要想出妥善的解決方法不難,有時最難的是如何直達天庭,說服老闆。大企業有大企業的顧忌;start-up老闆又多是心高氣傲的後生仔,對老餅公關不是那麼言聽計從;傳統企業又有一些自信心爆棚的繼承者們;政府官員則充滿目中無人,恃權傲物之輩,要說服在上者聽從公關苦心婆心的勸告,才是最難的一關。

最近美國上市的趣店創辦人兼CEO羅敏,在其個人微信帳口中發文:「我犯了哪些錯?」便引證了一句俗話:「唔見棺材唔流眼淚!」要這些意氣風發的年青CEO們面對公眾批評,口誅筆伐是不夠的,趣店因為在美國上市,企業負面新聞對股價有直接影響,會觸發集體訴訟,面對以金錢量化的懲罰,才會出現意氣風發的老闆,低聲下氣求饒的場面。

先簡單回帶,從事互聯網現金貸的中概股趣店,在2017年10月18日登陸了紐交所,開市首一、兩天猛漲四成,豈料其業務模式,尤其是學生貸這點飽受公眾號媒體的批評,稱其遊走在道德邊緣,甚至指責其「吃人血饅頭」。趣店偏高的年化收益率,單一的盈利模式等都成為質疑焦點。面對質疑,趣店創始人羅敏在上市後第二天回國,接受了一個獨家訪問,做了對話並成文《趣店羅敏回應一切》,對外界關注的眾多問題給出解釋。

面對催收賬款手法的批評,羅敏表示:「凡是過期不還的,我們這裡就是壞帳,我們的壞帳,一律不會催促他們來還錢。電話都不會給他們打。你不還錢,就算了,當作福利送你了。」該言論一出,立即引發了網友的討論。更重要的是,此話成為集體訴訟的證據,指控公司在招股書中所宣稱的收貸(催收)政策和操作流程存在誤導。

面對從招股價24美元跌至12美元的危機,加上中央正要整頓網絡現金貸的風口浪尖,才有了羅敏這篇反省千字文。

全文如下:

《我犯了哪些錯?》羅敏

「時間過得很快。從上次接受採訪「回應一切」到現在,兩個多月過去了。這兩個多月裏我一直在反思,為甚麼那麼多人都比較負面地看待我們。回頭來看,還是因為我當時不夠成熟。

在2017年10月18日趣店IPO後,成人禮來的太快,作為一家上市公司CEO,我其實還沒有做好面對公眾的心理準備。IPO之前的我一直刻意低調,不接受媒體採訪,在上市前後我都沒有打算去和公眾直接溝通,想著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現在想來這種心態是不對的。這個道理我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和很多業界前輩深聊才醒悟。公關不僅僅是我們公關團隊的事,也是我的事。作為一家公眾公司的CEO,已經站在了聚光燈下,內心卻又排斥和公眾直接溝通,這是我在認知上的一個錯誤。

認知錯了,後面的形勢就無法控制了,接連出現車禍。

首先,我不應該只接受一家媒體專訪,而是應當在第一時間以召開媒體見面會的形式和儘量多的媒體朋友溝通,讓大家快速了解趣店,而非自己想當然地讓大家自己去看招股書,用一句「招股書上都有」來做回應。先不說招股書是英文,好幾百頁,就算是中文要找到大家各自關心的內容也不容易,我自己不花時間和公眾解釋,又憑什麼期望大家會花時間努力地去招股書中尋求答案呢?

其次,《趣店羅敏回應一切》專訪出來之後,我聽從了一些建議,取消了所有的採訪,這更是一個錯誤。這個鴕鳥政策並沒有讓大家對我們的質疑消停,反而是產生了更多質疑,得罪了更多朋友,本質上還是一種逃避。

我的心態在當時是有問題的。我記得當時的我非常委屈,心中想著,我們這麼乖,這麼積極主動合規,為什麼還要槍打出頭鳥啊。那時的我,心態出現了失衡。

赴美IPO,九十九死一生

後來的某一天晚上,我突然醒悟了。

在過去創業的十幾年裡,得益於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得益於金融准入的良好市場環境,得益於火熱的網際網路投融資環境,一個從小鎮走出來的沒有任何背景的青年能夠拿到巨額投資、帶領一家企業三年多就上市,這和我們的用戶、政策大環境都分不開。我作為企業家享受到了新時代的紅利、市場的紅利,成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CEO,在看到公眾有人質疑我,有媒體diss我的時候就心裡不爽,這完全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甚至一度有點牴觸情緒,這是非常不對的。

還好我快速理解了這些道理。未來趣店和大白汽車發展的過程中肯定也不會一帆風順,還會犯一些錯,所以我開了這個公眾號,和大家直接溝通。我真心覺得接受公眾的監督,接受一切的批評意見,有則改之,無則笑之,才是一家上市公司CEO應該擁有的胸襟,也是帶領企業基業長青的重要一環。這堂與公眾溝通的公共關係課我會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去努力學習。

羅敏

2018年1月14日」

夠低聲下氣吧!羅敏範例給我們上的一課:

  • 有些套語例如「招股書上都有」、「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回應」、「依法辦事」,其實是繞個彎說「老子不耐煩跟你多說」。除非你叫林鄭月娥,否則最好不要這樣盛氣凌人。

與其找一間「乖」的傳媒接受訪問,意圖可以任意操控,結果亂噏一通, 不如一次過面對所有傳媒,四平八穩地回應一次,無謂得罪街坊。

沒有中央政策保護的民企,又在美帝地頭上市,自己謹慎一點,不要太過得意忘形。

相對美國的環境,甚麼公關災難對萬寧來說,都是沒有真金白銀的切膚之痛,過幾天又成了不痛不癢的花生。

 

股价腰之际,这家中概公司 CEO 发声认错......

趣店: 美国集体诉讼正式爆发

趣店CEO 取消接受采访,股价暴跌;中概股不眠之夜



留言
醫生上市的一些隱憂

較早前美國上市的紅黃藍(NYSE:RYB)鬧出虐兒風波,當時我和朋友談到,幼兒教育不應市場化,朋友嗤之以鼻,聲言「香港幼稚園又何嘗不是市場化?家長便是客戶,每個細路都代表一堆GDP。」我覺得市場化和上市資本化之間,是有性質上的差異,猶幸香港還未有進軍資本市場的幼兒教育集團,這個話題當時就此打住。近日看到希瑪眼科(03309.HK)招股熱爆,同一個疑問又再湧上心頭:醫療、教育這類國民基本權利,在政府免費或資助服務不到位時,可以市場化到甚麼程度?醫療服務從市場化進一步走向資本化,又會帶來甚麼問題?從事律師的網友提出,「專門技藝,包括眼科醫療,靠的是人的經驗、專門知識和判斷,每一位醫生都不一樣,因此,把專業上市集資,即是把人上市集資,把人當商品上市,是個價值問題。」我又不至於把問題提升到人的價值這麼高尚。首先,香港其實一直有很多醫療股,另一股壇「名醫」曹貴子醫生,便是以康健國際醫療(3886.HK)開始涉足股壇,該股份早在2000年便於創業板上市。此外,醫學美容亦是另一大類別,香港醫思醫療(2138.HK)便是以醫生掛帥的美容股,希瑪則是第一間眼科專業的醫療股。中國市場的醫療股,經營醫院的華潤鳳凰醫療(1515.HK)市值現為130億左右,2013年上市後,一度熱炒,另外,市值49億的新世紀醫療(1518.HK)就是北京的私立兒科醫療服務提供者,旗下以「新世紀醫療」品牌經營三間醫療機構。由於中國的醫療保障較香港差得多,故此中國的醫療股,不少都以經營私人醫院為業務。在香港,醫學美容及牙齒保健,雖然同樣以醫生專業掛帥,但所提供的服務都並非維持健康生活必須的條件。醫學美容提供數萬元一個去斑緊緻療程、或者數千元打一次BOTOX針,上市公司想儘辦法創造需求,消費者為了變靚D,心甘情願付鈔,公司業務蒸蒸日上,可以說是各取所需。牙科保健對健康生活其實大有影響,但牙科美容如箍牙,在中國人社會一直就被視為非必要項目,有時我看見新聞報導裏的香港高官、政客,一開口說話,滿嘴發黃參差的牙齒叫人倒足胃口,反而希望他們搵埋咁多,不要吝嗇牙齒美容稍為高昂的費用,牙科生意應該針對袁國強、湯家驊那些整日大發謬論,又不注意牙齒儀容的人士,多多製造需求;但話說回來,窮人看不起牙,也不至於是大問題。希瑪提供的眼科服務則有所不同,視力絕對是健康生活必須的條件,眼疾是政府醫療部門有需要為市民提供的服務,人口老化、都市生活習慣等催生的眼疾,應該沒有人希望增加,但又必然會增加的「剛性需求」。由於視力太重要,如果發現問題,有能力的人當然希望儘快恢復正常視力,私人眼科醫療服務自然應運而生。我們不是活在理想烏托邦,私營醫院、私家醫生為公營醫療體系分擔醫療服務的需求,把經濟能力較高的人導向私人市場,這是醫療市場化的好處。現在的情況是公營醫療系統壓力爆煲,所幸窮人仍然得到應有的醫療,但壞處是要忍受愈多愈長的等候時間,以及無甚尊嚴的醫療環境。醫療市場化雖然由來已久,但市場化和資本化還是有頗大區別。市場化的時候,創辦人以醫者及生意人的身分經營,上市後就多了一重上市公司主席的身份,而資本的天性是逐利的,當資助醫療不到位,私營醫療被資本看上的時候,在資本保持逐利面目的情況下,醫療被過渡產業化和商業化,對社會長遠來說就不是好事。醫療股最值錢是人才和聲譽,希瑪的招股書中也有提及,「為成為合資格的眼科醫生,實習生通常須經過一年的註冊前實習及至少六年受督導的專科醫生培訓。通常每年獲准接受眼科專業培訓的實 習生人數約為15人。」。資本化提供的資金比業務經營來得快,而且多很多倍,希瑪這次集資便達五億多元,熱爆IPO達1,500多倍,凍結資金高達880億,儘管這筆資金最終要歸還給市場,但比起希瑪2016年淨利潤約4,700萬,也反映了資本市場力量之巨 。希瑪是少數可以在中國開醫院的公司,目前有一間深圳眼科醫院,即將在北京多開一間,資本化的力量,再加上中國需求,當大量資金加入搶奪醫生人才時,其力量將會導致香港醫療資源分配進一步扭曲。眼科又不同牙科和醫學美容,白內障、青光眼、視網膜等病症,患上固然不幸,但正常的醫生不能創造病患需求,如果公司的香港業務不斷增長,那是代表1)人口老化,病患更多;2)更多病人轉投私人市場,即代表公營醫療服務的不斷倒退;3)更多大陸人來港醫病。三點中除了頭一點屬不可逆轉的社會問題外,其餘兩點都非社會之福。好的醫生除了講求經驗、專業知識外,還要細心,以希瑪逾三分一的生意仍然來自林順潮,生意的自然增長一定不及資本市場操作來得容易,上市後醫者會否失去初心,那只能待時間驗證。抽中希瑪的股民,賺錢是肯定的,但醫療資本化,我覺得以香港社會的情況來說,長遠來說是「贏粒糖,輸間廠」的事。

AI 推新聞也會躺着中槍

在大陸做新聞難,現在連做沒有記者的新聞APP也會躺着中槍。做記者要跑新聞,追新聞,當中除了涉及採訪找題材外,還要真正去跑,同時間競賽,智力和體力兩樣兼備。在中國大陸,從事新聞行業更難,如果你想認真做新聞,會過得很痛苦,因為寫完的新聞隨時被下架,甚至會有麻煩,一個唔該,政府話你擾亂公眾,涉及國家利益,咁你就被消失都唔知咩事。到了今天,在中國大陸做一個沒有記者的新聞APP,結果一樣躺着中槍。自從習大大上台後,國家對新聞資訊關注是非常敏感,內容要配合國家,才能放於公眾面前。一個新聞APP的定位如何,是要拿揑得非常準確,否則成間公司無端端被查甚至封鋪也不出奇。近日大陸著名的新聞App「今日頭條」以及「鳳凰新聞」早兩日被停止更新多條頻道,暫停運作,當中「今日頭條」的「推薦」、「熱點」、「社會」等六個頻道曾經被停更新24小時,現在已經「重新上路」,原因是北京網信辦認為當中內容有問題,包括傳播色情信息、違規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等問題。北京網信辦整頓新聞APP「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甚至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卻顧忌「今日頭條」,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就能勝過對手。不過「今日頭條」被停止更新其實有點無辜,因為從理論上,這些新聞內容推送是以AI的演算模式發送,即是用家主導,用家的喜好才會推出相關的新聞內容,如果用家喜歡J圖,自然出美眉內容新聞;如果是涉及其他如政治、社會民生,那意味著用家對這些新聞更表關注。當然這些AI演算的確是可以進行挑選和改動設定,但是如果過於干擾這些設定,那就會失去了用家導向,就失了「今日頭條」自身的賣點,也意味著公司失去了原有價值。所以「今日頭條」要如何在用家和政府之間作出平衡,比起他們如何找到第N輪融資或者上市,其實更困難。事實上在中國互聯網發展上,內容傳播一直是最為複雜和敏感的領域,當年微博剛在神州出現,其內容發送、轉發以及大V等KOL之盛行,可謂一時無兩,但隨著國家要收緊言論,微博的功能和特性也大大減低,以往很多用家都透過微博接觸一些非國家新聞機構的新聞內容,因為資訊收緊關係,轉而使到微博換來只是看一些藝人八掛新聞的資訊,誰出軌、誰是小三之類的大媽新聞,昔日微博做另類資訊傳播渠道便失色了。「今日頭條」估值過百億美元,一直市傳準備上市,因此這公司發展一直受市場關注,當中不一定是因為政治掛帥,而是商業考慮,但是新聞企業在中國是一種充滿中國人治特色的領域,因此政治和商業是互相關連下,當中的政治風險因素難以估計。除非「今日頭條」有國家加持(入股),那麼生存上便較有利,但同時間亦會有機會被網民所厭棄,真的是手背又係肉,手掌都係肉。

買匯豐好過買日本樓?

2017年,股樓GOGOGO,無樓無騰訊,感覺錯失全世界,BITCOIN 更加狂升廿倍,為了彌補這個執輸慘過敗家的心理,今年海外物業的銷售攻勢似乎特別凌厲,當中美加、英國、澳紐屬於高端市場,主要針對已在當地取得居留權,或有子女到當地升學的富戶。日本、泰國等地則針對一百萬以下的投資。話說我的朋友之中,印印腳的有閒階級為數確實不少,上回談過有個朋友Victor買了紐西蘭物業,覺得一層樓可以變出兩層樓,另一個朋友Andy去年底也在日本大阪買了一間200呎的小公寓,一年後賽後檢討,他就覺得:「唔好用騰訊比較咁極端,以投資計,買匯豐好過買日本樓」。大家聽到,第一個反應都會話:「股票同樓,唔同嘢嚟嘅,好難直接比較。」Andy就反駁:「除非有居住需求,例如退休後可以去當地長住,或者留給當地讀書的子女,否則純粹用作投資的話,當然應該同其他投資選擇比較。」買樓其中一個好處是有mortgage,即是有槓桿效應,日本樓吸引之處,主要在於入場費低,60、70萬都有交易,基於一般人覺得磚頭穩陣,點跌都有asset 揸手,所以相對易sell。不過海外樓按揭息率好貴,冇槓桿,冇咗物業以小搏大的最大投資特色。「反正都要俾足cash,點解覺得自己唔了解的日本樓,會較日日用的中電、煤氣、港鐵穩陣先?為甚麼不敢將一百萬分別買中電、煤氣、港鐵、盈富、匯豐,每注廿萬,但反而覺得一注買日本樓OK 呢?唯一解釋,可能香港人都中了磚頭降。」海外物業都標榜租金回報高,像日本樓一般宣傳回報是6-7厘,甚至會教買家租出去做民宿,租金更可達十厘。在我之前都知道,一般公寓做民宿,其實好似小丸子咁,「 問題天天都多」,並非代理講得咁容易。至於普通放租,Andy 就話扣除林林種種的稅項,回報大約4厘。他半玩笑半認真地說:「我有諗過去海關告個代理違反商品說明條例架,家陣買樓回報由七厘變四厘,係咪嚴重過粟米斑塊冇石斑先?」他解釋,日本樓的稅種甚多,購置日本樓,每年要支付固定資產稅、都市物業稅,放租物業又要支付物業所得稅,五年內售出又要繳交利得稅,在日本,如果租客為法人公司,每月租金會有大約兩成被稅務署當做所得稅提前徵收!稅務署到年尾時才確定實際應繳納的金額,再將付多了的部份退還給房主。Andy當初見物業租客是公司客,以香港的眼光審視,滿以為公司客較有保障,結果租金水瓜打狗,又給扣起了兩成。「七除八扣,你話佢騙局又不是,反正就是鷄肋,每季收一次租,剛好夠每半年去日本cheap cheap地玩幾日。不過匯豐一年都派四次息,重唔使俾政府扣稅。」好消息是日本經濟逐步擺脫通縮,2017年7-9月,日本GDP有0.6%增長,連續第7季呈現增長,2017年廿年冇加價的食品都終於夠膽加價,目前海外買家都是憧憬2020奧運及日本大阪開賭,希望這幾年日本經濟可以景氣一點。不過睇番日本當地物業公司的資訊,2015至2017日本各地物業的售價其實都是一條平線,樓市唔升的情況下,要買樓的人多數會買新樓,舊樓要脫手,便要比新樓平一截,雖然香港情況都是新樓貴過舊樓好多,但因為新樓價錢太癲,舊樓即使有折舊,一樣愈升愈有。但在日本,如果新樓價錢唔升,舊樓便變了齋折舊,冇升值。過去十年,香港都處於低息環境,但2018年情況會逆轉,美國開始加息步伐,香港拆息都在不斷扯高,因為低息而慨嘆資金苦無出路,點都要搵D 嘢投資下的日子可能有所轉變。最起碼,如果定存有3厘,你又會否買日本樓搏4-5厘回報呢?加息環境下,傳統銀行股在2018年會穩步上揚,匯豐今年都由60元升到80元,2008-2017的後海嘯時期告一段落,大家要重新步署投資策略。

付費內容在香港之難

關於Facebook霸權的討論,實在已講到爛,在傳訊行業打滾多年的我,對於傳播行業的新趨勢,自然也很關心,獨角財經上的博客,不少也討論過閱文集團(0772.HK)、HYPEBEAST(8359.HK)、今日財經、一条等中文內容業務模式的成功例子。好了,時維2017年12月,當閱文都上埋市炒完一浸,今日財經又傳聞以300億元市值尋求融資,外國的Guardian 表示Paywall收費策略初步成功,大陸《 財新網》亦剛推行付費閱讀時,香港傳媒趨勢將何去何從呢?既然大家都明白香港市場太細,走精品Paywall路線是否最順理成章? 從身邊朋友的小圈子調查及觀察中,我覺得大家已逐漸接受付費閱讀高質文章這個概念。由於免費資訊雜音太多、訊息太濫,而且比較情緒化,配合支付寶、微信支付來勢汹汹,小額支付未來在香港必將普及,逐篇打賞文章這種國內流行的模式,可能也會在香港發展起來。如果付費平台準備好了,精品內容的Paywall模式,還欠甚麼呢?我覺得香港是有一個niche market願意付費看文的,《信報》、《 端傳媒》、《經濟日報》,都有讀者長年訂閱,英語品牌的《 金融時報》更不乏捧場客,但讀者對作者和文章的要求會因為付費而提高,在香港攪精品付費文章平台的一大瓶頸,就是人才的瓶頸。從印刷媒體的年代起,香港就流行專欄式方塊文章,長文的健筆寥寥可數,既懂經濟又懂政治,還可以書寫流暢中文的,除了老一輩的林行止、練乙錚外,新晉香港作家、博客中,能承繼他們地位的又有幾人?要聚合一批有份量的作家,又要推動他們有紀律地寫文,有形報酬和無形回報不知點計。既然深度文章難求,市面上充斥的時事及財經評論、股評內容,是以尋求其他利益為主,包括收廣告、開班、散貨、宣傳做勢。有些炒股朋友喜歡看大陸的雪球網,不是說長篇大論便是好,但如果要從NVIDIA講到半導體、顯示卡,實在不是數百字的方塊文章能盛載。收費平台如果內容不夠多,不夠好,就有點像無嘢睇的Cable TV面對Netflix $78.0月費的攻勢,Netflix在「內容對月費」的性價比上是超越客戶要求的,文字內容也一樣,要客戶付得甘心,深度、數量兩者缺一不可,而在中文內容的比併上,至少還要面對大陸和台灣的挑戰。好多人批評香港人唔俾錢睇文的時候,都反覆強調「賣字」是一項專業,我同意,「專業」就需要時間、金錢、機會去培育。如果以財經評論來說,更加要兼備其他專業知識,加上在金融市場的閱歷,再配合化繁為簡、見解獨到的健筆。這種數字、文字皆通的人才,原來非常難求,別說去到 key opinion leader 這個層次,現在報館也不能派幾個同事每日為一個欄目搜集資料,炮製「曹仁超日記」這類每日財經評論。沒有王牌作家,又沒有閱讀延續性,博客得閒就隔日寫,唔得閒隔月寫,這種游擊式的寫作習慣,很難累積讀者。閱文上市時,有些網上作家也提過,寫得密,每日起碼寫過萬字,是維繫閱讀連續性的關鍵第一步。中文給人看扁了N年,現在多了個medium,揚言 “words that matter”,但要改變現狀談何容易? 墨水、內涵、閱歷,全部不是話有就有。猶記得社交媒體開始盛行之初,《蘋果日報》肥佬黎在2009年開始大搞動新聞,雖未至於「罷黜百家,獨專視頻」,但企業的重心和方向,明顯是向視頻轉移。2006年,《信報》創辦人把五成股權售予李澤楷,2014年更全數轉讓,其實早在林行止全退之前,文人辦報的年代已經結束,現在大家忽然又說words that matter,不覺得有點諷刺嗎?中文報章是培養、提拔中文寫作人的主要機構,當香港報紙因各種政治、經濟、決策人品味等問題而放棄對記者、編輯以至專欄作家的栽培,包括時事及財經類的中文新聞寫作,自然人才凋零,當讀者厭倦了煽動矛盾的免費網絡文章,付費閱讀開始有瞄頭時,就需要一個有財力,有執行力的老闆,大膽開創商業模式,發掘及培養新聞評論的寫作人才。就像閱文CEO當年創辦起點中文網,要有人夠膽蝕住做,養作家餵讀者,這股付費風氣才會慢慢盛行。當年獲《信報》林行止嘗識,以中文財經評論人異軍突起的蔡東豪,曾經想過擔任新媒體的領軍角色,由聲勢浩大的《主場新聞》,到了誤判後的《立場新聞》,再到了今日變了行山KOL,《主場》和《立場》的發展,真是人才和時代的錯配。如果「原復生」專欄那一批寫手的盛世時代是在今天,以這個班底迎接財經新聞的付費年代,算是要內容有內容,要光環有光環,可惜今時今日,一班山系KOL 各有煩惱,早已不復當年雄姿英發了。

今日頭條傳以300億美元估值尋求融資

「今日頭條」呢個國產新聞資訊app真係好厲害,薑餅人每天都收到佢地send來的alert,每一條都令我有興趣打開去細讀,這樣的人工智能系統令這個app的估計高達300 億美元!如果佢會出正體中文版,相信蘋果動都唔够佢嚟!外界一直指出今日頭條將會威脅騰訊在中國互聯網市場的勢力,但薑餅人認為,騰訊本身雖然也有開發人工智能新聞app「天天快報」,但以馬化騰做不成第一便與人結盟的態度來看,騰訊與今日頭條結盟合作非不可能,更何況今日頭條創辦人張一鳴也被邀出席在義烏的騰訊飯局,雙方合作對付阿里巴巴呢個共同敵人的機會完全存在。據The Information網站報導,消息人士透露,今日頭條的母公司正以300億美元或更高的估值尋求融資,目前已經開始與一些投資者進行接觸。目前,融資尚未完成。據知情人士透露,今日頭條的融資估值底線為280億美元,該公司暫時拒絕透露具體的融資情況。若以300億美元估值計算,今日頭條將與美團點評並列成為世界第四大創業公司。消息人士透露,在今年夏天的上一輪融資中,金融頭條估值200億美元。而在2016年,該公司估值僅為100億美元左右。今日頭條現有的投資者包括紅杉資本、建銀國際以及源碼資本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