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考察記

2018-04-26 18:58:49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近日到了中亞國家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遊覽,認識了幾位烏茲別克人,他們是學生,十八歲,在孔子學院讀了四年中文,更準備今年九月到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唸大學。有日在高鐵和另外幾個學生閒談,他們也說中國有很多高樓大廈,對中國的印象挺好。

在這兩個國家的街上還見到不少中國產品,在一個市集,大部份凍櫃都是中國品牌,包括星星冷櫃和美的,手機方面,華為和小米手機的市佔率也不低,當然其他品牌如Samsung亦有出現。在火車沿途經過一個山頭,又見到大大隻字寫著「中興ZTE」廣告。無可否認,中國產品在這幾十年來,的確成功打進了很多國家,在第三世界國家尤其受歡迎。

中國夢走出去,大家認為成功在望之際,但一個「中興案」,將真實的面貌呈現給大家看,原來我們所謂的大國崛起,科技的進步,其實也只是創新應用上的成功,在真真正正自主創新科技上,依然是落後於人。

中國近年成功崛起的科技並且時常引以自豪,有兩大範疇,一是高鐵,二是手機電訊相關設備。中興現在停牌,不知何時復牌,相信一復牌後股價會有極大波動。

事實上美國調查中興只是一個開始,往後來得更大影響的,其實是華為。現在有指美國司法部會調查華為是否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規定。華為沒有上市,對普通股民來說,並沒有直接影響,但間接影響卻是有的,就是與華為有密切生意往來的公司會被波及。如果你是股民,真心覺得中興是累街坊,自己衰好了,現在還拖了整個產業鏈落水。

華為是世界三大手機生產商,近年不少人買其手機,因為貪其Leica鏡頭靚,影相高質,但其實華為最強的不只是手機,而是電訊設備。華為現時是全球第一大電訊裝置製造商,不少電訊基站都是使用華為的技術,當中包括硬件和軟件設備。以往華為一直被指抄襲外國電訊公司技術,然後自家再改良,並以低價銷售,成功佔領市場份額。多年來華為抄襲、被提告或罰款的次數可謂多不勝數,但是生意依然照做,因為這並不涉及到國際關係層面,只是商家之間的貿易磨擦。

但是今天所涉及是國家安全層面,就另一種講法。人家已經表明制裁行動,就算你可以大方不到美國做生意,退出市場,但是美方卻可以給你一個大教訓,停止給予有關技術出口,已經可以令企業陷入彌留邊緣。然後作為美國盟友的歐盟,自然會緊隨其後,涉及的影響,不是普通的商業糾紛了,而是整個中國大陸電訊產業的生態鏈。

華為賣的是電訊設備,不少第三世界國家的電訊商都有採用,伊朗是否其客戶,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中興一錯,引發的連鎖效應,無疑是讓中國政府始料不及,甚至手足無措。因為晶片技術是所有科技產品的基礎,沒有晶片,多大的技術應用都難以構成。中國創新科技主要在於應用上,Wechat、支付寶、AI人臉識別等,其實都是在這方面,但在研發核心科技上,仍然未能追上。

現在電訊技術上被人家拖後腿,另一成功走出去的高鐵又會否步其後塵?



留言
中國轉型成敗,還看5G

5G

中美貿易問題將會持續一段時間,即使談判得到短暫解決,裂縫其實已經出現,中國亦深知美國未來會繼續對自己作出不同程度的攻勢,特朗普即使下台,但美國的外交國策不會大變動,中國將會面對未來十年甚至數十年的新冷戰形勢。中國經濟因為美中貿易而放緩,經濟預測甚至擔心出現衰退,這是中共執政者最害怕的,因為中共自改革開放以來,「政緊經鬆」讓他們可以持久執政,即使人權上極緊,社會缺乏公義,但是人民有得食,還要從四人幫、文革的極貧生活,變成今天豪買包包的日子,人民自然是算數,因為大家不止溫飽,重有錢搵。但如果搵唔到錢,又沒有人權、公義等,人民不反抗才怪。作為執政者,不想人民反抗,在保持專政管治下,又要讓人民搵到食,便是今天中共的首要任務。中共在過去十年來,一直轉型由出口變內需,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單看淘寶、微信微商、地產置業等,內需的確開始形成。那麼當內需成為一個足夠支持到社會經濟運作時,政執者便有更多的話語權。按此邏輯,發展5G便是其中一個重要帶動內需的政經策略。現時5G對中國來說有一樣獨特優勢,就是5G的制式是中國有份參與及制定的,這代表著有能力控制這個遊戲的話語權。中國必定會以本國為一個示範點,這是中國在發展電訊服務以來,第一次以「自家」東西推出市場,以往3G、4G都是歐美主牢,但今次有中國有份訂遊戲規則,便是很不同的佈局,也是近年中國最重視的國際佈局。歐美國家對華為的5G如此有戒心,其實就是這個理由。當初讓華為一同制定5G,歐美天真地以為可以走進中國市場分一杯羹,但是中國根本從來都不想開放電訊市場,歐美現在才醒覺,真是有點遲。即使歐美等西方陣型封殺華為,但華為可以在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同樣可以是另一條出路。所以中國在5G上不一定佔下風,機會可能是「五十五十」。現時最大限制是在晶片上被人咬住,但在應用上,中國的流動通訊應用其實十分成功,比起其他西方國家也不輸蝕時,雙方5G必有一番惡鬥,好戲連場。在手機時場,中國基本上是大國,這不能否認,試問有幾多個國家手機品牌會多得過中國呢?中國手機競爭之激烈,間接成就了自由市場的進步,形成有競爭有進步之勢,即使說大陸手機在成熟市場滲透率不高時,但在新興國家,基本上市佔率最高。而國家在玩政策市時,對手機的政策傾斜下,也有助5G的發展。而華為在基站佔優,亦有助硬件上發展,軟硬件方面,中國其實俱備了5G發展的優點。現在就要看西方國家在創意應用上,是否真的如過去二、三十年流動通訊歷史上,再次成功佔先機。2G和3G歐洲快人一步,短訊SMS取得成功;到了4G,美國成功造就Facebook、Amazon等應用。到5G,汽車、物流、影音內容都是大家想開發,但未見有任何國家有絕對的優勢,這是一場民間版的「軍備競賽」。中國未來數十年的國運,很大程度上繫於5G成功與否。中國優勢上有制式掌握能力、多元化應用和龐大市場,弱點是創意應用上政策的限制,朝令夕改打亂市場運作、知識產權的不足而拖慢技術應用的發展。5G可能是中國的分水嶺,是龍是蟲也是看這一次,如果中國搞5G成功,把應用上做得好,商業上大躍進的話,這無疑是一次大茶飯,其他國家必定會找中國合作,這比一帶一路更有吸引力。5G也是國力的表現,因為當中是涉及到技術、商業能力以及國家政策三方面,是展示中國執行力的機會。但如果5G不如預期般成功,對於中國來說,也是一次敗仗,往後就難以展示所謂「大國實力」。就不要時常提中國夢。

瑞幸會否步共享單車的後塵?

常到大陸工幹或者旅遊的朋友,總會覺得大陸的咖啡店如星巴克的數量比香港還要多,地方亦更大更美觀,不少人喜歡到這些咖啡店流連,成為潮人聚腳點。大陸除了星巴克外,近年還有中國本土品牌的連鎖咖啡店冒起,其擴展速度之快成近期熱話,這店叫「瑞幸咖啡」,該公司近期獲得兩億美元的B輪融資,估值達到二十二億美元。比起今年七月時估值十億美元,不足半年居然翻倍,不能小看。而當中的投資者來頭也不少,包括愉悦資本、大鉦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以及中金公司等。瑞幸開業不足一年,作為一間咖啡店初哥,現時全國分店已達到1,700間,還找了湯唯、張震做為代言人,並以超低價速銷咖啡。從上述策略,便明白到該公司是以快速佔領市場佔有率為目標,希望短期能夠鞏固市場的領導地位,然後再考慮如何增加收入及利潤。這模式有點像現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如共享租車、共享單車、外賣速遞服務的經營模式。該公司的CEO是錢治亞,她曾是神州租車COO,所以她很自然把互聯網的經營模式放進「瑞幸咖啡」當中,包括低價速銷、利用網絡廣告推銷產品,如在咖啡店附近的客戶,便會收到微信廣告,又在雙十一期間搞了為期七日「luckin狂歡節」,據稱活動期間賣了1,820萬杯咖啡,每秒銷售30杯,打破國內外咖啡銷售紀錄。不過速銷和推廣自然有成本,當中每月燒錢速度驚人,錢治亞表示該公司開業八個月,已投入十億人民幣,即每個月差不多燒錢近1.5億人仔,燒錢速度之誇張,難怪短短不足半年,便要快快找新投資者入股。雖然燒錢能短期內做到品牌建立,但口碑並不一定同樣成功,一些國內朋友對這店的評價也並不特別好,認為品質上有待改善。事實上咖啡這門生意利潤也不是很高,如咖啡巨頭星巴克,在中國和亞太區的經營利潤率為19.1%,相信純利也會更低。不論星巴克和瑞幸咖啡都是走大眾化路線,以薄利多銷為主。這是過去二十多年經營咖啡產業的模式,但是近年消費者對於這種大眾化或者統一規範化的咖啡產品有所轉變,開始流行精品咖啡,這些精品咖啡不是標榜價錢,而是以品質為賣點,這些精品咖啡店很多時是個體戶,對咖啡很熱愛,店的面積不會很大,但裝修、環境卻讓客戶感到舒服和自在,賣的咖啡亦相對較貴,例如一些咖啡師特別調製的手冲咖啡、冰滴咖啡等等。手機咖啡分享平台app ListCup創辦人Jimmy Wong表示,現時國內大約有20,000間精品咖啡店,而香港則約有300-400間左右,國內主要分佈在一些大城市如廣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地,香港則在中上環一帶為主。這些精品咖啡店環境和品質和走傳統大眾化的咖啡的格調很不一樣,雖則是小眾,但卻是影響著咖啡產業未來發展的路線,因為即使連星巴克都嘗試撥出另一條line搞精品咖啡。Jimmy表示可以利用Listcup尋找這些精品咖啡地點,好讓真正咖啡愛好者搜尋好喝的咖啡,亦可在平台上發表咖啡的意見。事實上這些精品咖啡店其實是單打獨鬥,就像今天的小店VS大財團。倘若結合起來,有完善的社交網絡支援,精品咖啡同樣有另一片天空。至於瑞幸咖啡未來發展會否像共享單車如ofo的後塵,又者成功如美團做到上市的神話,老土點也是這一句「拭目以待」。

年終三件大事

2018年12月,金融市場受到幾件大事影響及主導。首先是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G20峰會,習近平主席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集中尋求解決中美貿易戰。中美高峰會看似達到預期效果,但料不到卻爆了一個孟晩舟事件。在習特會的同時,加拿大應美國引導的要求,拘捕了在溫哥華過境,華為副主席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而她更是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華為是中國最大的通訊製造業的龍頭企業,年銷售幾千億元人民幣,是中國5G的先驅者,是中國最重要的電訊產業企業。第三是美國聯儲局在12月中議息,在環球經濟有放緩跡象時,聯儲局加息,引致美國總統特朗普猛烈批評。中國為了和美國達成貿易戰和解協議,作出重大讓步。首先是提出向美國購買1.2萬億美元的農產品,能源,工業和其他產品。1.2萬億美元是去年美國向中國出口的七倍,若全數執行,勢將耗盡中國現時持有的外滙儲備。中國立即宣佈把美國汽車的關稅降至15%,恢復貿易戰之前的稅率。中國又立即向美國訂購50萬噸大豆,自貿易戰開始以來,首次恢復向美國購買大豆。更大的讓步是在保障美國企業知識產權,及開放市場。中國將立法,嚴懲盜版侵權等違法行為。更加會嚴格執行保護知識產權,務求達到美國要求。中國還調整工業2025政策,減少政府對工業的直接支持,國家將不會直接出資協助國企發展高科技產業,反而將鼓勵民企,發展高科技產業,及容許外資進入中國市場及競爭。政府將不會提2025工業政策,將讓出更多內地市場,讓外資進入。中國作出重大讓步同時,美國又聯繫盟友,盡力打壓中國電訊企業華為及中興通訊。美國、加拿大、日本、澳洲、新西蘭、英國等國家,不准中國電訊公司入標參加5G通訊的建設。這絕對是一個不平等條約,但中國為了息事寧人,屈服於美國的欺凌。正當習近平和特朗普進行深入談判的同時,加拿大拘捕了正在溫哥華過境轉機往墨西哥的孟晚舟。由於孟晚舟地位特殊,加上華為是中國的電訊龍頭企業,事件立即引起中國強烈的不滿,外交部強烈抗議加拿大拘捕行動,要求加拿大立即釋放孟晚舟。孟晚舟明顯不是一位普通市民及上市公司高層,似是國家級的重要人物,國家出盡所有的方法,拯救孟晚舟。結果是加拿大同意孟晚舟假釋,條件是要留在溫哥華區。孟晚舟事件背後黑手,仍是美國。美國指控華為涉嫌違反制裁伊朗,用空殼公司出售電腦設備給伊朗通訊公司。市場擔心,華為可能面對中興同樣的制裁,令到公司陷於停頓。但奇怪的是美國只懲罰中興通訊公司,而沒有拘捕負責人。而華為事件卻拘捕孟晚舟,似乎要把孟晚舟來造人質。第三大事就是本週美國議息,市場大部份人都預期聯儲局將加息1/4厘,但被特朗普猛烈批評後,聯儲局主席鮑維爾的言論,立即由偏鷹轉為偏鴿。11月還表示美國利率還未達到中性利率,意味明年將繼續加息,到12月轉調為聯邦利率已經接近中性利率,很可能2018年12月加息後,2019年可能不會在加息。事實上美國政府不能支付更多利息,今年的財赤將大幅超過一萬億美元。加上長假前,美國政府可能因特朗普和民主黨爭議,而需要停止運作,令到市場更加不明朗。中國經濟已經有增長放慢跡象,歐洲有法國暴動,英國硬脫歐,意大利財赤超標問題,美國有政府停止運作問題。連領導美國牛市的藍籌科技股蘋果、亞馬遜等也大幅下挫,環球股市進入調整期,中港股市進入熊市。

中美博弈,科技冷戰升溫

上星期六中美在G20開了最高層的會議,討論中美貿易問題,兩大領導習近平和特朗普表示暫停貿易戰升級,好讓雙方有九十日討論如何解決當中的差距。中方和美方都各自表示對方有讓步,中方在其自身的媒體上表示取得成功云云,但基本資料欠奉,甚至有所過濾,這都是中國對新聞資訊限制的慣常做法,實在見怪不怪。當這個星期六中方在南美洲阿根廷的會議上認為談判有所進展時,遠在北美洲卻發生另一件事情,就是全球最大的電訊設備生產商華為的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補,其被捕理由是華為違反伊朗制裁措施。現時美國要求加拿大引導她到美國受審。這事件一直沒有公開,值得留意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昨日發表頗為強硬的措詞,指出中、俄、伊三方,不守國際規矩,在國際貿易上拿著數,指為不該行為。之後今天就爆了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補的事情。中方這次無疑是面對八九六四後,近三十年來一次最嚴峻的外交、政經問題。八九六四那年,美國曾經想提出嚴格的經濟制裁對中國,但是最後沒有,最多只是每年檢討最惠國待遇時,作出口頭上的警告之類,反之還給予中國入世的機會。不過差不多三十年光景,中國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時,這個國際政治格局,又變了另一個玩法。美方一直想中方在中東地區的問題上聽其指揮,但是中東地緣政治一向複雜,加上中方亦有意在中東插旗,自然不會聽美國話,反而與伊朗成為合作的戰略伙伴關係,由能源、科技、商業產品,中伊都大做生意。作為走出去最成功的華為,自然成為當中「大贏家」。但華為的角色其實也頗為微妙,這間公司一直沒有上市,當中理由,多方猜測,是因為有軍方背景支持還是其他原因呢?過去十年,華為一躍成為世界電訊一哥,眾國際級的電訊公司始料不及,因為當年華為產品最出名是「抄襲」,對思科、Juniper Networks的技術真是完全搬字過紙一樣,這種抄襲令外國科技公司極為不滿,也使這些公司損失慘重。因為外國科技公司一方面價錢不及華為平,但平一截的華為卻可以做到相同效果時,試問購買者會怎樣的選擇呢?華為這些年的風光,美國認為是時候「還」了,選擇在這時刻進行,無疑是針對中美貿易問題亮出更多的籌碼。至於孟晚舟這人物,由於她是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就更值得關注,等於給了一個重大的訊息予華為和中國政府,就是不能夠違反國際社會現有的遊戲規則。華為是中國政府「走出去」企業中最成功甚至最值得讚賞的企業,從市場佔有率到技術創新都走在前列,更成為5G其中一個主要制定者,可謂是中國在外國的形象化身。現在華為高層被捕,中方自然非常之緊張,因此作出抗議也能理解。至於所說的不人道,在中方的口裡說出來,則極為諷刺。美國這次中美貿易戰,已不只是貿易問題,更延伸到針對中國今天在國際的地位和態度問題。美國盟友開始埋班,新西蘭不用華為5G 設講,英國電訊的核心設備也同樣放棄華為5G設備,意味著美國會以技術圍堵中方,使華為(即中國)在國際影響力下降。不過與此同時,並不是所有國家都是站在美國方面,如新畿內亞便繼續和中國簽約建立以中國為首的電訊基建,沒有理會美方的要求。相信其他一些二、三線小國、及與美國有牙齒印的國家如委內瑞拉、伊朗等,必然會與中國合作,並且使用他們的技術作為後盾,這是一方面認為可以反制美國的牽制,另一方面也可以有中國的保証和支持。往後科技發展,可能再次出現另一次的新冷戰陣型,但當中的界線,卻是極度模糊,難與當年美俄當年的分野這麼明顯。

中方釋善意,料與美談判協議可期

G20(20國集團)峰會順利在阿根廷舉行,一致承認目前貿易體系有缺憾,並支持世貿組織(WTO)改革,然而全球重心還是在於美、中兩國高層晚宴,結果也不負眾望達成初步停火協議,停止上調新關稅以進行為期三個月的談判,中方也釋出較多善意,包括馬上重新入口美國農產品,料未來新的中美協議可談判出台。事實上至11月兩國元首通電之後,全球焦點已落在今次晚宴上,然而會前有不少波動,包括美股一度大幅反彈、反華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又被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重新納入晚宴名單等,令市場憂慮成果,結果晚宴據稱比原定時間延長半小時至兩個半小時結束,場外也聽到內部響起掌聲,算是暫時達致令中美貿易戰惡化的期望。當然也有些蛛絲馬跡令人對中美會面略為樂觀,有報導稱中美一旦休戰,北京貿易代表團將由副總理劉鶴率領30人代表團在12月中訪美談判,而美方現任內閣倚重的中國問題智囊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也強調美中關係正在改善,否認美中冷戰,預言會面後將更上一層樓,他亦直言羞辱中國簽字是無用的。雖然筆者在8月已預期美國總統特朗普理應仿傚與歐盟的協議,暫時凍結關稅以利中方展現誠意談判,可惜一波三折,然而會前中方基於經濟形勢欠佳而有意讓步的信號相當明顯:當時筆者寫到;「即將開幕的進口博覽會被大國冷待,歐盟更呼籲中方拿出具體開放措施,予外資公平競爭」。美國方面,中期選舉之後貿易談判形勢不變,「短期爭取中國的貿易協議料是特朗普首選,因為中方理虧一旦讓步,每年增加美方的能源、製造和農業產品規模可大幅增加逾千億美元,對美國中西部經濟刺激立杆見影」。回顧今次談判結果,雙方表面只是暫停新關稅90日,但根據白宮的聲明:「中國將同意從美國購買雖尚未最後敲定但數量非常可觀的農業、能源、工業及其他產品,以減少我們兩國之間的貿易不平衡。中國已同意立即開始向我們的農民購買農產品。特朗普總統與習主席已經同意立即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財產保護、非關稅壁壘、網路入侵和網路盜竊、服務以及農業方面的結構性改變開始談判。雙方同意將爭取在未來九十日內落實這項交易。若該期限結束之時雙方無法達成一致,則關稅將由10%升至25%。」總括而言,核心的貿易談判已有雛型,中方即重新入口美國農產品作為「誠意金」,基於內地豬瘟疫情,中國已重新入口美國豬肉,雖然目前中資企業輸入美國大豆等須背負關稅,但中糧等國企只要一聲令下,企業肯定「忍痛」執行指令。同時未來中國將向美國大量入口農業、能源、工業和其他產品,以減少貿易不平衡。同時中美未來談判是涉及結構性改變,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知識財產保護、非關稅壁壘(即包括國企補貼)、網路入侵和網路盜竊(包括商業間諜),這些全數均是回應美國在貿易順逆差以外的要求,變相證明中方確實大幅讓步。而這些部份在談判承諾之後執行,更需要被對方檢驗和監督,故需時談判而非一蹴而就。在G20峰會上正式簽署的美墨加協議(USMCA)為例,客觀上本質只是更動原有24年歷史的北美自貿協定(NAFTA),結果談判歷時超過一年,跟盟友加拿大的談判更是持續拉鋸,寸步難讓,屢超過特朗普給予的時限,最終只是被視為揉合當年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和NAFTA的2.0版本,加拿大仍然堅守住仲裁機制,並不視為重大偏好美國的協議,只是特朗普大張旗鼓宣傳和改名予人錯覺而已。這樣的協議也需要談判經年,若跟中國談判實際文本協議能夠在三個月內完成,將是令人意外。引述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所言:「雙方工作團隊,將根據兩國元首達成的原則共識,朝着取消所有加征關稅的方向加緊磋商。」中國官方在媒體也有相關表態,即符合筆者會前分析:「中方將提出顯著讓步的方案,並爭取撤回已落實關稅。當然實際協議需時談判,但中國實際進一步的改革開放,至此已無回頭路。」特朗普在空軍一號上表明,「美中今次談判是一個難而置信的交易(incredible deal)」,「若落實將是史上最大的交易之一……也將對農產品、工業以至電腦等每類產品有難以置信的正面影響,我只是不推關稅,中國將會開放……除掉很多關稅,」以此觀之,中國增加入口美國產品的規模或達1500-2000億美元以上。貿易差額估計是中美談判當中,對物質上對美國最具吸引力的部份,特朗普的表態也很清楚,根據雙方聲明,其他會談內容也包括中國加強管制美國濫用嚴重的鎮痛劑芬太尼(Fentanyl);台海兩岸強調一個中國原則;加強朝鮮無核化的合作。另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向美國承諾,若美國高通(Qualcomm)早前收購荷蘭恩智浦(NXP)失敗的個案再重提申請,他對核准持開放態度,即變相否定早前官方以反壟斷為由的留難。美國雖然在談判策略有欠周詳之處,但其極限施壓確令中國過去蒙混過關的貿易行為被逼受審視,經濟、科技發展和供應鏈均備受壓力,也令習近平時代極具自信的發展方向被修正,需要減費自救、重回改革開放路線,當然特朗普難以預測的行為令未來中美談判仍有陰霾,但中方改革開放仍是贏回貿易夥伴的強心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