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爸潮媽的新寵 Hypekids

2018-04-30 14:37:33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有一段時間沒有跟進 Hypebeast8359)了,自上次於第三季業績公佈後分享,股價輾轉升了接近3倍,回報相當不錯。

核心持股採取Buy and Homework

對於核心持股,我一向奉行 Buy and Homework,隔一段時間我會主動跟進公司的最新發展情況或者不同報導,務求走在最前,預判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路徑。另一方面,唯有你對公司的認知更深入,你才能建立更高的Conviction,因而能夠在股價波動或偏離價值時牢牢握緊,甚至增持!

潮童網站:Hypekids

最近,我閲讀了由時尚網站Fashionista的一篇報導,内容講述於去年717日,潮流時尚網站 Hypebeast 上綫了一個以兒童時尚為主題的新網站 Hypekids。這個新網站是跟外國運動鞋零售商龍頭Foot Locker共同合作建立的,内容主要報道休閒街頭品牌及高端奢侈品等不同類型的童裝品牌和最新產品(包括玩具和配飾,甚至從設計師款嬰兒車或者 BENZ 出品的單座玩具車),目標群眾是10歲及以下的兒童群體。

與其說網站是針對10嵗及以下的兒童群體,不如應該說網站是針對這些兒童的潮爸潮媽。一眾潮爸潮媽可以通過網站搜尋 YEEZY迷你版的具體發售時間、購買方式,或者瀏覽和運動鞋零售商 Foot Locker 共同策劃的「童鞋開箱視頻」。

「越來越多電商平台開始關注街頭風童裝這個新市場,而像Jordan那樣的重磅球鞋品牌也開始推出童鞋線。你可以看到整個潮牌市場正在從一群年輕人擴展到一個個家庭,所以我們也希望能向全年齡層擴展。」 Hypebeast 創始人馬柏榮 Kevin Ma 在接受 Fashionista 採訪時表示。

Kevin的構想是隨着 Hypebeast 一直以來的忠實粉絲都慢慢進入了成家立室的階段,自然會出現越來越多的「Hypebabies」,對於不想在街頭文化潮流上掉隊的潮爸潮媽,Hypekids為他們的下一代提供了平台。

「當下這一代兒童成長在一個『生活方式文化』的大環境裏,這個氛圍中時尚、音樂、體育和流行文化互相融合,這也給予設計師更自由的空間將不同的美學融入到產品中。」- Kevin Ma

「我們越來越多地發現電商平台開始在街頭風的童裝市場上做功夫,那Hypekids就是希望在這樣的潮流中向『家庭市場』轉型,並且希望利用我們在街頭文化方面的專業性為各個年齡段的人提供相關服務。」- Kevin Ma

童裝市場發展潛力巨大

根據Euromonitor的統計,全球童裝市場去年增幅為 5%,超過了女裝和男裝,達到 2034 億美元。2017 年,幾乎所有主要時尚品牌也都擠進了這個市場,紛紛推出針對 12 歲以下兒童的服裝和配飾線,這包括 Dolce & GabbanaMonclerAdidasElie Saab 等。

Hypebeast 縱使股價已經上升了很多,我依然相信「更好的風光在後頭」,我衷心相信公司的發展路綫明確,可以在不同的細分潮流市場中建立根據地,現價我會選擇持有股份。

 

(執筆之時,筆者或其客戶持有上述股票,並隨時買入或賣出)

原文見作者之blog  及FB



留言
資本退潮時

縮表這個名詞,由2017年講到2018年,隨着美國開展加息步伐,令到持續了十年的資金泛濫潮開始轉勢。雖然港元最優惠利率仍然未有跟隨美國加息,但港元1個月拆息近日已升穿兩厘,大中小型亦紛紛銀行上調定存息率,銀行調高最優惠利率,估計在未來數月便會出現。那邊廂,因為特朗普揭起了一場意想不到的貿易戰,中國由「厲害了,我的國!」變回韜光養晦的一隻鵪鶉,同時又讓人民幣貶值,以抵銷貿易戰的影響, 股市無運行之餘,樓市盛世亦隱隱出現一點危機。自從2015年熔斷,好多人看淡中國經濟,尤其覺得內房會爆煲,怎知往後兩年,內房反而爆升幾倍,不過我們承認中國經濟情況特殊之餘,也要謹防狼來了的風險。內地P2P最近出現爆煲潮,14天131家平台倒閉,這種表面先進的網貸平台已不是第一次大規模執笠,除了管理不善,或故意行騙這兩個原因外,亦反映了中國整個金融系統的流動性緊張,而這個問題每次都在一個風險最高的地方先暴露出來。P2P平台執笠,受害的是個人和小微企,而去槓桿和人民幣貶值的大環境下, 負債重的內房股亦同樣面對壓力。在金融去槓桿的大方向下,內房多個融資渠道已被收緊,五月發改委和財政部聯合發出通知,限制地產商境外發債所得,不能用於地產投資項目或補充運營資金,只能用作歸還存量債務,並要求企業提交資金用途承諾。事實上,內房債務負擔較重,尤以高美元負債的房企最受近期人仔貶值、美元升值影響。貿易戰已開打,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在第二季度便會陸續浮現。香港股市流通性高,又沒有漲跌停機制,入貨快,出貨都快,每當國內資金短缺,香港股市便能發揮提款機的作用,所以中國去槓桿,人民幣貶值,港股無運行。過去十年,資金泛濫造就不少人一夕富貴,但資金退潮後的亂象卻要大家共同承受,就算唔玩股票都會承受共孽,當中共享單車退潮便是一例。香港的Gobeebike 最近結業,話口未完,總部位於北京的OFO亦在全球各地收縮業務。共享單車這種模式的運作不但沒有節省資源,還造成大量浪費。最慘的是共享單車其實不是共享,那些單車都是「新簇簇」,從廠房生產出來投入服務的。這類盲目投資,在中國互聯網領域,其實十分普遍,資本退潮後,留下的單車變成城市垃圾,地球先生又不知要消化多少年了。

從《我不是藥神》談到印度仿製藥

國產新片《我不是藥神》近日於内地上映,創下首日票房3.6億人民幣的驚人紀錄,更因其揭示社會弊端、民眾求醫問藥難處,因而大獲好評,不少觀衆更於電影院内飲泣,被劇情深深感動。​​​​​​​電影故事乃是源自真人真事改編,描述窮到房租都付不起、賣印度神油為業的程勇(徐崢飾),受病人之託從印度代購治癌藥的仿製藥,因原藥在中國要4萬元一瓶,印度仿製品只要500元。程勇由此專做代購,助人同時收獲頗豐,被譽為「藥神」,被警方以販賣假藥逮捕。他被抓走時,路兩旁擠滿白血病人摘下口罩為他送行。他出來後從自私走向無私,為病人生存權而抗爭,贏得了尊嚴。真人真事的主角是陸勇。於2015年,江蘇無錫男子陸勇因患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吃了兩年進口的抗癌標靶藥「格列衞」(Glivec),一月一盒,一盒23500元,兩年間花費近60萬元,花光了一生的積蓄。2004年,陸某偶然間瞭解到印度仿製藥格列衛,嘗試使用後發現效果與諾華生產的相當,價格僅為4000元/盒,隨後陸某將自身經歷在病友群裡宣傳,並且幫助病友購藥,廉價的仿製藥成為病友的希望,陸某也被病友們稱為「藥俠」。但他最終卻被湖南省公安以「銷售假藥罪」逮捕,惹數百名患者聯名為陸求情,終令檢方取消起訴,還陸自由。【甚麽是仿製藥?】仿製藥概念始於1984年的美國“Hatch-Waxman法案”,法案規定,只要新廠家證明自己的產品與原研藥生物活性相當便可仿製,法案通過簡化申請步驟以期新廠商能夠認領當時專利過期而無人問津的150多種常用藥。隨後,仿製藥市場迎來了蓬勃發展,根據TrendForce預估,2019年全球仿製藥市場規模將達到4099億美元,2015-2019年複合增長率為8.7%。仿製藥比起專利藥最大的優勢就是價格,因為不需要花費巨額費用做前期研發,所以仿製藥的平均價格只有專利藥價格的10-15%,這對那些很多癌症家庭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目前全球範圍內的藥品專利到期將迎來高峰期,每年將有眾多重磅藥品專利到期,2010-2020年年均專利到期的藥品數量接近200個。EvaluatePharm預測,2014-2020間將有約2600億美元的藥品面臨專利到期風險,而其中將有46%的市場份額被仿製藥替代。專利藥的到期,對於原研藥企而言是件不幸的事,然而對於患者而言,都將成為喜訊。這意味著,從前昂貴而不能負擔的藥品,將來也會變得便宜。【印度爲何能成爲仿製藥大國?】印度一直有著「世界藥房」之稱,在於其仿製藥產業十分發達,以其價廉物美的特點流行全球。印度仿製藥歷程已40多年,印度政府對於跨國藥企專利的漠視以及強制許可制度,使得印度仿製藥產業從無到強,走出了一條扭曲而獨特的道路。其仿製藥廠可直接繞過研發階段,在原研藥新藥上市3個月內就能製成仿製品,生產成本大大降低。印度政府對仿製藥是「強制許可」,理由是這些藥大多是救命藥,難道要讓窮人因藥太貴買不起而等死嗎?於1972年,在英迪拉·甘地主導的國有化浪潮推動下,印度政府大量兼併在印製藥公司,並且推出新版專利法。該法律不再授予藥品以產品專利,僅對生產過程授予方法專利,同時大大縮短了專利的有效時間。與此同時,印度政府推行藥品價格管制,使得印度絶大多數藥品的零售價格受到約束。1995年,印度成為WOT成員國並且簽署《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TRIPS)》 。作為發展中國家,印度執行TRIPS具有10年的過渡期,為了與TRIPS接軌,印度多次修訂專利法,由此前只承認方法專利發展為既承認方法專利又承認化合物專利。2004年12月26日,印度在TRIPS執行前夕頒佈最新修訂的《專利法》,規定自2005年1月1日起受理藥品的專利申請。但事實上,也只是口頭上説説而已。隨後印度政府在WTO框架下又開發出一套新邏輯,支持「強仿」,允許強制許可制度下的仿製藥可以出口到無相關生產能力的地區和國家。以2007年的Bayer為例,其拿到向印度出口治療晚期腎細胞癌用藥Nexavar的許可,在2008年獲得印度專利後,以每盒售價約28萬盧比向印度人民出售,但這一價格遠遠超出了印度患者的承受能力。4年後,印度專利局允許自己國家的第一製藥廠Natco仿製,僅給Bayer銷售額6%的特許權使用費。強制許可生效之後,Nexavar的價格從每盒28萬盧比迅速降至8800盧比。這也成為印度首個被「強仿」的案例。此後,此類事件層出不窮。政府的默許以及政策的支持使得印度藥企仿製風氣濃厚,而本土研發能力相對較弱。以2015年為例,仿製藥占比達到70%,OTC藥物占21%,專利藥僅占9%。而截止目前,印度生產了全球20%的仿製藥,並使製藥業成為印度經濟的支柱之一。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20年,約有價值2590億美元的藥品將面臨專利到期,而印度仿製藥發展迅速,佔全球仿製藥市場的1/5,藥品出口總額已達到130億美元,成為美國仿製藥進口的主要來源。資料來源:蘋果日報、智通及天風證券

港股六絕及小米上市?

港股本來在六月初反彈,恆生指數六月七日一度升上31516點的高位。怎知美國總統特朗普不顧早前羅斯及劉鶴達成的協議,宣佈向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徵收25%關稅。當然中國不會示弱,立即向等額的美國進口徵收報復性關稅。特朗普不是一位理性的總統,不怕損害盟友或任何國家關係,立即宣佈將向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徵收關稅,令到一場貿易戰立即展開。同時特朗普也向歐盟、日本、加拿大及墨西哥出口鋼及鋁材徵收25%及10%關稅,於是歐盟亦向美國威士忌、農產品及電單車徵收報復性關稅,一場環球貿易戰展開。環球股市也因為美國展開的貿易戰而大幅下跌。恆生指數在六月十九日一度大幅941點,全週跌971點。港股方面,近日最重要的消息是第一隻同股不同權股份小米,正式展開招股。按招股書資料,小米發行21.8億股,招股價17元至22元,集資最多480億元,為自2016年最大的新股上市。其中34.7%是舊股,其餘是新股。小米引入七位基石投資者,包括中投中財、中國移動、高通、國開行、保利、順豐、及招商局,合共認購43億元。按招股書更詳盡的披露,小米今年首季收入為344.12億元,經調整經營淨利潤為16.99億元。其中,智能手機收入為232.39億元。據IDC數據,2018年第一季度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同比下滑2.9%的情況下,小米手機同比增長87.8%。如果一般首季度都是手機行業銷售淡季,預計小米手機全年的表現將會比第一季理想。根據艾瑞咨詢,小米盒子2017年的出貨量在中國境內排名第一。另據奧維雲網(AVC)的數據,4月份小米電視線上線下總出貨量躍居中國第一。小米的業務分別三大板塊,第一是硬件銷售,第二是新零售,第三是互聯網業務。小米招股有三大問題需要分析。第一,小米是否新經濟股。小米收入有九成來自硬件銷售,但小米強調是新經濟股,以互聯網業務為發展主力。雷軍強調手機等硬件毛件只有5%,是用量來建新客戶群。再用這建立的客戶群來建立互聯網業務,而網上業務,增長率達到九成,毛利率六成。定位問題引到第二問題—估值。小米2018年第一季因為優先股轉普通股而錄得虧損,若撇開特別項目,小米第一季盈利有10億元。2018年市盈率達到51倍,(以22元招股價計算),2019年預測盈利仍是近30倍。有分析員指出,全球最大科技股美國的蘋果市盈率只是16倍,為什麼小米市盈率比蘋果高一倍多。小米管理層強調小米是高增長公司,可以享有高市盈率。最後是時間問題,如果小米在今年一月至三月上市,相信反應十分好。但是港交所到今年七月才推出同股不同權,小米要推遲到七月才能申請上升。本來六月初港股開始反彈,怎料來個特朗普中國貿易戰,拖累到環球股市下挫。再加上美國加息,人民幣下跌,令到環球投資氣氛欠佳。中國股市本想搶香港的生意,推出CDR,飲頭啖湯。小米是CDR目標之一。本來小米CDR計劃比香港早一天上市,借內地股市散戶之力來支撐香港的小米股價。可是中國証監比港交所嚴厲得多,例如市盈率不可以高過23倍等,令到小米CDR臨門脫腳。因此一隻股份要成功上市,也要靠天時,地利及人和。這方面小米錯過今年最好上市的時間,在六絕月招股未必是最好的時間。

同股不同權首隻新股申請上市

上星期一4月30日,港交所正式開始接受同股不同權股的上市申請。這次港交所寄以厚望,藉以更有效和美國交易所競爭,不讓一些新經濟股,跑到美國上市,肥水不流別人田。在2014年香港仍不能接受同股不同權的股票上市,結果阿里巴巴走到美國上市,是當年最大集資額的新股,不單投資銀行豐厚的保薦費用流失美國,香港也失去了每天相等於600億港元的交易量,是香港股市每天交易量的一半。失去了一單大生意,港交所一直遊說香港政府開綠燈,證券界為了多造生意,全力支持。四年後,反對同股不同權的香港證監會也讓步,同意開綠燈。經過一年諮詢,結果四月底開始接受申請。第一隻用同股不同權新例申請上市的是小米。小米由雷軍在2011年創立,當時是第一間手機公司用互聯網直銷。當時智能手機售價是4千元,但小米以物美價廉爭市場,和高價手機同樣功能的小米手機,只售2千元。當時小米成為內地最搶手的智能手機,喜好者需要以溢價去和炒家買小米手機。由2011年到2013年,小米是內地最紅的手機,及科網手機公司,雷軍成為明星老闆。雷軍當時沒有趁熱潮申請上市,卻想把公司規模擴大後才上市。這段時間小米也經歷風風雨雨,小米被其他品牌追上,Oppo,Viva等學小米銷售方法,迎頭趕上。華為以高端手機成功佔了領導地位。小米在全球市場佔有率,是排第四。雷軍等到小米達到一定規模,及香港推出同股不同權後才申請上市。初步上市的數據,令人咋舌。小米的估值為一千億美元,約七千八百億港元。集資一百億美元,約七百八十億港元。2017年的收益為1412億元,帳面扣除商譽後虧損541億元。但若撇除非現金項目,2017年盈利為66.1億元。市盈率為118倍,遠高於騰訊的41倍及阿里巴巴的52倍。雷軍強調小米是新經濟股,而不是手機製造商。按小米公佈的數據手機銷售佔公司收市的70.3%。雷軍更強調小米手機的毛利率會維持在5%,不會謀取暴利。互聯網業務佔集團總收入的8.6%,但毛利率高達60.2%,佔整體毛利的39.3%。其手機操作系統有1.9億活躍用戶,每個用戶貢獻57.9元人民幣。這活躍用戶群是小米的投資亮點,因此需要用新經濟股來估值。現全球最賺錢的手機生產商是蘋果,其市值為9千億美元。股價創新高後,市盈率仍然只是17倍。最近一年營業額為2475億美元,純利為559億美元。蘋果手機的毛利率達到40%,而小米只有5%。香港上市的聯想,市盈率為9.5倍,市值為430億元。小米的估值可以說是非常昂貴,遠高於最賺錢的蘋果及香港上市的聯想。如果要以新經濟股來估值,那麼118倍市盈率也遠高於騰訊及阿里巴巴。令一個最主要的問題是同股不同權,小股東沒有權力去影響公司決策,沒有保障。雷軍擁有集團超過50%投票權,是有絕對決策權。同股不同權企業,如果是好像阿里巴巴和谷歌等經營得好,投資者賺錢,不會有問題。但如果經營不善,好像電動汽車德士拉,就非常不利。德士拉本來公佈今年會扭虧轉盈,但是車型3生產出現問題,不能達到生產目標,今年第一季燒錢10億美元,手上現金只有30億美元,今年內需要集資。最近一次電話會議,當分析員問公司現金流及集資問題,主席Elon Musk向發問的分析員發脾氣,指分析員提問boring and bonehead,完全避開公司面對最嚴峻的問題。德士拉若不能大量生產車型3,把公司扭虧轉盈,公司的生存也有問題。但是因為Elon Musk在同股不同權下,有絕對控制權,小股東是無能為力,不可以轉換管理層。這就是在同股不同權制度下,新經濟股對小股東不利的最核心問題。現時港交所,證監及香港政府,都沒有任何解決對策,來保障小股東的利益。

FB 由盛而衰

最近Facebook 被揭發洩漏用戶資料予劍橋分析公司,對方利用相關資料,以此制定政治宣傳影響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事件驚動多國政府,除了美國國會傳召 Facebook CEO朱克伯格接受國會議員當面質詢外,英國國會亦要求facebook 交代。發展到今天,facebook 已由親民開放,適合小本商人、小型組織突圍而出的平台,變成了被親建制的政治組織、財雄勢大的財團所攻陷的地方。回頭看看香港,較早前姚松炎輸掉立法會補選,大量網上判官都指出,選舉團隊過份依重網上輿論,忽視面對面的溝通工作是敗選主因之一。其實即使是網上宣傳,Facebook 的生態在這兩年間也改變了不少,隨着FB 用戶平均年齡不斷上升,建制銀彈攻勢不絕,FB 法則又不斷限制專頁免費接觸新的用戶,小圈子、迴音壁的缺點日益嚴重,靠網絡宣傳逆轉勝的神話難以複製。雖然朱克伯格潛水數天後,終於在美國時間3月21日晚上打破沉默,在FB 上載一篇官方說辭,又接受CNN等大台訪問,公開解釋和道歉,不過事到如今,大家對FB 的負面觀感已經不斷漫延,正如Economist一鎚定音epic fails!官方解釋此事源自2014年,當時劍橋分析一個叫Aleksandr Kogan的調查員整了一個personality quiz app,並以此取得了大量美國用戶的資料,FB 方面得悉後已及時阻止,並要求劍橋分析刪除非法取得的用戶數據,文章長篇大論解釋一輪,重點就是證明FB 已做了適當措施阻止用戶資料被盜,不過劍橋分析原來偷偷儲存資料,並向FB假扮已刪除。這個解釋網民唔多buy,較早前WhatsApp聯席創辦人阿克頓(Brian Acton)便呼籲網民刪除Facebook賬戶,不過朱克伯格接受CNN訪問時就表示,目前未見有大量用家刪除賬戶,影響有限。雖然一下子大家還是離不開FB,但無可否認,這個王國由盛而衰的走勢明顯。Message from Mark Zuckerberg面對傳統大台大報不復當年勇,網絡傳播的公信力又益發薄弱之際,傳訊工作的靈活性唯有不斷提高,以不同的內容,適應不用平台及受眾。舉例來說,社會議題因為涉及的群體和市民很多,電視訪問依然是最入屋的方法;Facebook 平台或FB live輔助,增加接觸面仍然是必需工作。至於財金內容,因為題目比較嚴肅,網絡傳播公信力弱化,故此始終難成氣候。前幾天看見有公司以FB Live 的方式直播業績發佈會,個人感覺太隨意,尤其是細價股,重點是要瞄準目標投資者。很奇怪,買股票的人喜歡有種exclusive 的錯覺,單對單會面、小組會談的確更有效,漁翁撒網不一定網到魚。同樣道理,FACEBOOK 之前大力推動視頻服務,因此多了一些製作公司及網媒平台專做視頻,視頻對消費、娛樂、旅遊的產品十分有效,例如旅遊話題,畫面的影響力比文字有效。但回到財經這個話題,就算是老散,認真一點的都會自己去披露易扒數字、文字、數字表達,PPT graphic 這些老土基本功,還是不可荒廢。當然,為適應手機閱讀的大趨勢,製作wechat、facebook 版本合用的圖文包,也是PPT 的變奏之一,但大前題還是對內容和數字充份的掌控。說到溝通,平台只是工具,傳統也好,數碼也好,人,才是最重要的原素。所以面對面的溝通始終有其必要性。FB 的由盛而衰已是不爭的趨勢,事實上用戶只要在Facebook平台上有過腳印,都必然會被該公司留下紀錄,令不少用戶如夢初醒,未來將會提高警覺。小網民暫時離不開FB,不過我就從來不玩那些「你的臉像那個明星」的quiz app,算是聊備一格的自保方式吧了。Message from Mark zuckerbergI want to share an update on the Cambridge Analytica situation -- including the steps we've already taken and our next steps to address this important issue.We have a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your data, and if we can't then we don't deserve to serve you. I've been working to understand exactly what happened and how to make sure this doesn't happen again. The good news is that the most important actions to prevent this from happening again today we have already taken years ago. But we also made mistakes, there's more to do, and we need to step up and do it.Here's a timeline of the events:In 2007, we launched the Facebook Platform with the vision that more apps should be social. Your calendar should be able to show your friends' birthdays, your maps should show where your friends live, and your address book should show their pictures. To do this, we enabled people to log into apps and share who their friends were and some information about them.In 2013, a Cambridge University researcher named Aleksandr Kogan created a personality quiz app. It was installed by around 300,000 people who shared their data as well as some of their friends' data. Given the way our platform worked at the time this meant Kogan was able to access tens of millions of their friends' data.In 2014, to prevent abusive apps, we announced that we were changing the entire platform to dramatically limit the data apps could access. Most importantly, apps like Kogan's could no longer ask for data about a person's friends unless their friends had also authorized the app. We also required developers to get approval from us before they could request any sensitive data from people. These actions would prevent any app like Kogan's from being able to access so much data today.In 2015, we learned from journalists at The Guardian that Kogan had shared data from his app with Cambridge Analytica. It is against our policies for developers to share data without people's consent, so we immediately banned Kogan's app from our platform, and demanded that Kogan and Cambridge Analytica formally certify that they had deleted all improperly acquired data. They provided these certifications.Last week, we learned from The Guardian, The New York Times and Channel 4 that Cambridge Analytica may not have deleted the data as they had certified. We immediately banned them from using any of our services. Cambridge Analytica claims they have already deleted the data and has agreed to a forensic audit by a firm we hired to confirm this. We're also working with regulators as they investigate what happened.This was a breach of trust between Kogan, Cambridge Analytica and Facebook. But it was also a breach of trust between Facebook and the people who share their data with us and expect us to protect it. We need to fix that.In this case, we already took the most important steps a few years ago in 2014 to prevent bad actors from accessing people's information in this way. But there's more we need to do and I'll outline those steps here:First, we will investigate all apps that had access to large amounts of information before we changed our platform to dramatically reduce data access in 2014, and we will conduct a full audit of any app with suspicious activity. We will ban any developer from our platform that does not agree to a thorough audit. And if we find developers that misused personally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 we will ban them and tell everyone affected by those apps. That includes people whose data Kogan misused here as well.Second, we will restrict developers' data access even further to prevent other kinds of abuse. For example, we will remove developers' access to your data if you haven't used their app in 3 months. We will reduce the data you give an app when you sign in -- to only your name, profile photo, and email address. We'll require developers to not only get approval but also sign a contract in order to ask anyone for access to their posts or other private data. And we'll have more changes to share in the next few days.Third, we want to make sure you understand which apps you've allowed to access your data. In the next month, we will show everyone a tool at the top of your News Feed with the apps you've used and an easy way to revoke those apps' permissions to your data. We already have a tool to do this in your privacy settings, and now we will put this tool at the top of your News Feed to make sure everyone sees it.Beyond the steps we had already taken in 2014, I believe these are the next steps we must take to continue to secure our platform.I started Facebook, and at the end of the day I'm responsible for what happens on our platform. I'm serious about doing what it takes to protect our community. While this specific issue involving Cambridge Analytica should no longer happen with new apps today, that doesn't change what happened in the past. We will learn from this experience to secure our platform further and make our community safer for everyone going forward.I want to thank all of you who continue to believe in our mission and work to build this community together. I know it takes longer to fix all these issues than we'd like, but I promise you we'll work through this and build a better service over the long te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