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股不同權首隻新股申請上市

2018-05-07 11:58:57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上星期一430日,港交所正式開始接受同股不同權股的上市申請。這次港交所寄以厚望,藉以更有效和美國交易所競爭,不讓一些新經濟股,跑到美國上市,肥水不流別人田。在2014年香港仍不能接受同股不同權的股票上市,結果阿里巴巴走到美國上市,是當年最大集資額的新股,不單投資銀行豐厚的保薦費用流失美國,香港也失去了每天相等於600億港元的交易量,是香港股市每天交易量的一半。失去了一單大生意,港交所一直遊說香港政府開綠燈,證界為了多造生意全力支持四年後,反對同股不同權的香港證監會也讓步,同意開綠燈。經過一年諮詢,結果四月底開始接受申請。

第一隻用同股不同權新例申請上市的是小米。小米由雷軍在2011年創立,當時是第一間手機公司用互聯網直銷。當時智能手機售價是4千元,但小米以物美價廉爭市場,和高價手機同樣功能的小米手機,只售2千元。當時小米成為內地最搶手的智能手機,喜好者需要以溢價去和炒家買小米手機。由2011年到2013年,小米是內地最紅的手機,及科網手機公司,雷軍成為明星老闆。雷軍當時沒有趁熱潮申請上市,卻想把公司規模擴大後才上市。這段時間小米也經歷風風雨雨,小米被其他品牌追上,OppoViva等學小米銷售方法,迎頭趕上。華為以高端手機成功佔了領導地位。小米在全球市場佔有率是排第四。

雷軍等到小米達到一定規模,及香港推出同股不同權後才申請上市。初步上市的數據,令人咋舌。小米的估值為一千億美元,約七千八百億港元。集資一百億美元,約七百八十億港元。2017年的收益為1412億元,帳面扣除商譽後虧損541億元。但若撇除非現金項目,2017年盈利為66.1億元。市盈率為118倍,遠高於騰訊的41倍及阿里巴巴的52倍。雷軍強調小米是新經濟股,而不是手機製造商。按小米公佈的數據手機銷售佔公司收市的70.3%。雷軍更強調小米手機的毛利率會維持在5%,不會謀取暴利。互聯網業務佔集團總收入的8.6%,但毛利率高達60.2%,佔整體毛利的39.3%。其手機操作系統有1.9億活躍用戶,每個用戶貢獻57.9元人民幣。這活躍用戶群是小米的投資亮點,因此需要用新經濟股來估值。

現全球最賺錢的手機生產商是蘋果,其市值為9千億美元。股價創新高後,市盈率仍然只是17倍。最近一年營業額為2475億美元,純利為559億美元。蘋果手機的毛利率達到40%,而小米只有5%。香港上市的聯想,市盈率為9.5倍,市值為430億元。小米的估值可以說是非常昂貴,遠高於最賺錢的蘋果及香港上市的聯想。如果要以新經濟股來估值,那麼118倍市盈率也遠高於騰訊及阿里巴巴。

令一個最主要的問題是同股不同權,小股東沒有權力去影響公司決策,沒有保障。雷軍擁有集團超過50%投票權,是有絕對決策權。同股不同權企業,如果是好像阿里巴巴和谷歌等經營得好,投資者賺錢,不會有問題。但如果經營不善,好像電動汽車德士拉,就非常不利。德士拉本來公佈今年會扭虧轉盈,但是車型3生產出現問題,不能達到生產目標,今年第一季燒錢10億美元,手上現金只有30億美元,今年內需要集資。最近一次電話會議,當分員問公現金流及集資問,主席Elon Musk向發問的分員發脾氣,指分析員提問boring and bonehead,完全避開公司面對最嚴峻的問題。德士拉若不能大量生產車型3,把公司扭虧轉盈,公司的生存也有問題。但是因為Elon Musk在同股不同權下,有絕對控制權,小股東是無能為力,不可以轉換管理層。這就是在同股不同權制度下,新經濟股對小股東不利的最核心問題。現時港交所,證監及香港政府,都沒有任何解決對策,來保障小股東的利益。



留言
財富夢工場的腐敗與淪落

最近消息傳出,港交所一位前上市科高級職員被查,涉嫌過去幾年內向近30間申請上市公司開綠燈,令到這些公司可以成功上市。據聞這位高層已經離職,但調查只是剛剛開始。據了解港交所已經把兩間律師行及三間保薦人列入受監察名單,涉事的幾十間公司以建築及飲食為主。筆者和業界人士討論過,有關港交所綠色通道的事,過去幾年都有傳聞,投資銀行、保薦人行業中盛傳,上市公司如果肯付款,成事機會便大增。傳聞相關人士是上市科高層,負責把上市申請交給上市委員會審批,保薦人會把上市申請版招股書(俗稱A1)先給相關人士過目,由於相關人士熟悉上市程序,處理過大量上市文件,知道上市委員會的要求是什麼,他來先審核上市文件,然後告知保薦人,要作什麼修改,才能通過上市委員會。結果是大量同類型公司在2016年至2018年上市。筆者在新股上市午餐,見過不少這類型企業。最明顯的是,這些公司好像倒模一樣,極之相似。例如建築公司,往往都是單一個工程,收入都是一千萬至一千五百萬港元,剛剛符合創業板上市。另外飲食類的上市公司也特別多,同樣都是剛剛符合上市條件。有人說,投資銀行把建築工程分開幾個,來申請上市,每一個都是差不多條件上市。由於香港上市申請是註冊制度,如果能符合上市條件便批准,上市委員會都一貫批准上市。對投資銀行來講,市場上多的是建築公司及飲食集團,如果能有一個程式可以安排上市,便可以以生產線方式,大量啤殼上市。所以2016年至2018年創業板上市公司中,建築和飲食佔了很多。在2017年之前,這些創業板上市的公司,在2016年,一上市便炒高幾倍至幾十倍,升幅甚至有一百倍以上。成功上市公司股東,把股票炒高賺的錢,數以億計。以一間只有1千5百萬元收入的公司股東,上市時市值不過2億元,一上市靠炒股便可以賺幾億元,實在是非常的吸引。當時港交所對上市股東組合監查少,有很多情況,九成以上的股票集中在一間證券商,其他99個股東只有象徵式的1%股票,即是股票過份集中,全部在大股東幾個人手上,極之容易炒到不合理水平。鑑於這些股票炒得高得太不合理,港交所在2017年頒發新例,禁止過度集中的股份分配,又嚴厲監察上市後股票的炒作,現在很難再把新上市公司炒高幾十倍。可能因為相關人士上得山多終遇虎,港交所今年第一季把關十分嚴厲,否決了很多隻建築公司及飲食集團的上市申請。保薦人及公司股東的財路也斷了。香港交易所是製造財富的夢工場,上述的上市公司大股東賣完股份賺錢後,還可以賣殼。創業板殼值3億元,主板殼當時值5億元。一位身家只有幾千萬的商人,上市後可以創造幾億元的財富,這個誘惑實在太大。在上市過程中,一位在關鍵職位的人士,可以掌生殺權,財富自然來。所以自然會有綠色通道,一個醉生夢死的財富夢工場,腐敗並不偶然,而是必然。

兩女越洋罵戰,中美分歧嚴重。

市場本來預期中美貿易談判在四月尾結束,五月初達成協議,中港股市可以急升,進入牛市第三期。可惜如意算盤打不響,貿易談判在最後一刻破裂。中方不能接受美方要求,把遵守協議放入中國法律,等於放棄主權。消息透露,美方要求中方不再補貼國企,令到美企可以在中國享受同等待遇;美方又要求中方全面開放互聯網,中央政治局認為美方要求過了界,直接傷害到中國共產黨的管治權,是不可能接受。中方把150頁協議大幅減至105頁,美方認為中方反口,推翻之前談好的協議,促使特朗普在5月10開始,把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關稅由10%提高至25%;中方則宣佈把600億美元美國進口納入關稅範圍,又取消訂購大豆。接着美方宣佈制裁中國最大電訊設備製造商華為,把華為列入制限名單,美國企業要向商業部申請,才可以賣產品給華為。美國的芯片製造商都不准賣芯片給華為,志在全球圍堵華為,令到華為業務停頓,藉此壓制華為在5G的業務。貿易戰很快升級為科技戰,或者是國際話事權爭霸戰。美國覺得華為在5G的領先優勢,影響到美國在電訊產業的領導地位,因此需要用非常手段來壓制華為。不要讓中國超越美國成為環球的科技霸主,中國不能做第一,只能由美國做第一。另又計劃制裁生產航拍機的大疆DJI,大疆航拍機佔美國市場80%,威脅美國的國土安全。生產面容貌識別的海康威視及中華等五間企業,佔美國容貌識別市場80%的中國廠商,也會受到美國制裁。華為、大疆、海康等企業受到美國制裁,主因是他們太成功,佔美國市場大部份。他們的技術已經超越了美國企業,令到美國感到受威脅,故有需要壓制他們。美國更加計劃限制領先科技向中國的出口,包括人功智能、機械人及3D打印等。為什麼美國不制裁打壓印度、印尼、或其他發展中國家。只因他們沒有中國的成功,不會威脅到美國的霸主地位。其實特朗普這高調向中國打壓,顯示他們的不安,想在中國崛起前打壓中國,令到中國永遠不能挑戰美國的領先地位。中美的貿易戰、科技戰,發展到跨太平洋的口水戰。央視英文國際台的主播劉欣,和美國霍士電視的崔西理根(Trish Regan)隔洋互相批評。劉欣在霍士電視新聞節目,現場舌戰理根。劉欣批評美國掀起貿易戰,違反世貿協議,理根批評中國盜竊知識產權。兩位主播各自表述,其本上沒有真正辯論主題貿易戰誰是誰非。觀眾不能各自決定,是誰贏了辯論。但是網民發現劉欣原來是美國籍,結果美國是贏家。中央媒體更加罕有是發表言論,指美國要小心,勿謂言之不預。警告美國不要漠視後果,這句話中國官媒以前三次用。在1962年,中印戰爭前;1967年中蘇珍寶島開戰前;及1979中國教訓越南前夕。三次都是戰爭跟隨,顯示中美關係已經達到危險程度,不可以再漠視。兩位美女主播的隔洋罵戰,顯示中美貿易談判根本上難達成協議。雙方有不同的目的及解決方案,根本沒有共同點。美國要求太多,要中方開放市場,放棄補貼國企的政策,基本上危害到中國的生存,中方沒有可能接受。中方只希望以平衡貿易來滿足美方要求,這根本不能滿足美國侵略性的要求。雙方只能各自表述,特朗普仍然表示中方極想和美國達成貿易協議,談判仍有良好進展,這只是自欺欺人的說話。中方成立失信機構名單,針對美國制裁華為。官方多次批評美國得寸進尺,要求損害中國主權,令到談判破裂。中美雙方越行越遠,中港股市也越來越悲觀。

茶記股與麥當勞

全世界都知,中國人模仿能力極高,自改革開放以來,抄襲或借鏡美國商業模式,成功例子不計其數,在科技領域上甚至有青出於藍之處。話雖如此,看似簡單的麥當勞快餐模式,卻始終沒有大陸企業家能夠成功複製。由早年上市的味千拉麵、距离IPO僅一步之遥的「真功夫」蒸飯、LV入股的「翡翠拉麵小籠包」,都未能像美式漢堡包般遍地開花。近日太興集團上市,雖然公司盤數其實幾靚,多品牌策略又成功,但大家經歷過翠華上市後股東爭拗,業績走樣的陷阱,對茶記股已有戒心。再者,香港餐飲股是啤殻金主的樂園,無論是越南河粉,抑或shabu shabu,一樣可以變出個上市殻,成個板塊良莠不齊。香港餐飲界表現最平穩、業務最成功的,公認是沒有上市的美心集團,同是家族經營的大家樂,則一直以食物麻麻、但業績和派息穩定的招牌,而深得投資者歡心。從味千拉麵到真功夫,原本的目標都是以烹調容易標準化,又符合中國人口味的快餐,取代美式炸鷄、漢堡包之類。味千拉麵上市時,就是以打造中式麥當勞為賣點,拉麵標準化不會難得過炸鷄,中國各省各市都有食麵的習慣,聽落言之成理。但結果經歷了一次骨湯門風波後,味千就愈做愈縮。以李小龍為形象標記的真功夫更慘,原本由姐夫及小舅子各位50%股權的真功夫,以标准化的方式經營中式蒸飯,曾被不少人看好,將成为「中國的麥當勞」,結果兩個創始股東互鬥,其中一個更鋃鐺入獄,連鎖餐飲界地位下滑,業務及品牌受損嚴重。太興上市,股民難免回想起翠華上市風光一時,但業績極速走樣,兼且大股東租漏水舖位給上市公司自肥的行為,隱隱覺得港式茶記股有伏味,而綜觀坊間眾多分析文章中,就以林一鳴在東周刊的專欄文章最有見地:林一鳴論太興當中提到一點:太興集團2018年總盈利3.05億元,當中1.63億是賣出早前物業的利潤,其他盈利加起來就只有1.42億元。單靠樓價升值賺到的錢,竟然比191間餐廳、6,900位員工辛苦經營365天賺的血汗錢還要多,這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了!飲食業賺的是辛苦錢,連鎖飲食集團要管理的事千頭萬緒,要長期專注細節管理確實不易,太興創辦人陳永安由當年率先以奶茶做冰粒,令奶茶不會愈飲愈淡,到近年發明炒牛河機械人,說明他對生意是十分著重細節,兒子Tommy搞茶木這個品牌,無疑亦搞得好出色,朗豪坊最旺那一層food court,太興集團以茶木及敏華冰室各佔兩個旺舖,反映Tommy用年輕品牌殺入商場這招是成功的。拉麵、蒸飯、茶記、冰室,統統都可以出品標準化,但中國人的餐飲界做不到麥當勞,核心問題可能不是那一樣食品更易控制,歸根究底,是人性和管理的問題。《明朝那些事兒》中說過,中國歷史長河中,合作創業的人一般難逃「四同」的過程。從同舟共濟到同床異夢,後續變為同室操戈,最終以同歸於盡收尾。我主觀地相信餐飲業以父子檔管理,結局點都好過翠華幾個股東不能共富貴,當然上市後很多老闆都會被香港炒賣的「核心價值」動搖了經營的初心,這真是要待時間證明了。

貿易談判破裂的雙輸後果

中美貿易談判最後一週破裂,關鍵細節亦透露出來。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一路堅持要中國立法來監察中國有否履行協議,包括監察知識產權保障、市場開放,取消補貼國企等主要美國要求。三個月來主要工作是撰寫貿易協議內容,萊特希澤堅持每一個字都符合美國要求,令到中方代表十分不滿意。結果四月底,中美雙方達成最後協議,文件長達150頁,但是中方只有四人知道協議內容,未上政治局常委及黨中央。當劉鶴把協議內文送上政治局常委批准時,遭到反對。認為美國強迫中國內部立法來執行美國的要求,是喪權辱國的行為。當時正是北京舉行一帶一路論壇,美國沒有派一個代表來會,被認為是故意不給面子給習建平,侮辱國體。黨中央內亦有很多反對聲音,認為中國不能屈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欺凌。在國內強大的反對聲音下,中國最後大幅修改貿易協議,取消所有相關中國立法的文字,把150頁的協議,大幅減至105頁。美方當然不會接受,認為這是推翻早前達前的協議,重新談判。萊特希澤把消息交給特朗普,建議美國加徵關稅來懲罰中國,迫中國重回談判桌。特朗普接納萊特希澤建議,宣佈把已經徵收10%關税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貨,提高至25%,更加研究向額外3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徵收25%關稅。結果是貿易談判失敗,劉鶴最近一次去華盛頓,只是向外界表示,談判沒有破裂,仍在進行中。實質上談判已經破裂,無可補救。在沒有貿易協議下,特朗普把貿易戰升級。中美爭端已經不是貿易戰,而是在國際上盟主的爭霸戰。自大狂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再發功,指美國永遠不會讓中國成為環球第一大強國。只有美國可以當大哥,中國永遠要臣服於美國之下,將來中美協議一定不可能是50/50。美國要不惜任何手段阻止中國和平崛起。因此,特朗普有必要打擊中國最出色的電訊企業:華為。特朗普宣佈把華為列入黑名單,禁止美國公司和華為造生意。晶片生產商高通、博通、英特爾、美光等被禁止出售芯片給華為。谷歌因應美國政策,宣佈停止支援華為的手機操作系統Android。這是繼提高2千億美元中國出口關稅由10%至25%後,侵侵打壓中國企業的手段。這已經不是貿易戰,而是環球國家實力的爭霸戰。有人評論,任何國家在5G上領先,就成為環球盟主,世界最強國家。由於中國華為5G的發展已經超越美國一年,打壓華為是最好打擊中國爭霸的手段。美國政府隨後又威脅向大疆及海康威視制裁,加大打壓中國科企力度。特朗普一手把美國歷展總統自尼克遜到奧巴馬,對中國友好的國際政策,用來制衡軍事戰略對手蘇聯,現俄羅斯。特朗普的敵對政策,針對中國的貿易和科技,令到中國必需向俄羅斯靠攏。針對美國的環球惡霸政策,中俄只有更加接近合作,抗衡美國的霸權。特朗普一手把美國50年來,歷展美國總統和中國建立的良好戰略關係徹底破壞。特朗普到處樹敵,令到國際不穩定。去年美國向中國進口徵收關稅,國內沒有很多反對聲音,因為影響較小。但這次美國173間美國運動鞋及服務處品牌,包括所有的名牌,例如Nike、Adidas、Under Armor、Puma 等等聯署反對。指向鞋類及服裝徵收25%關稅,對行業將是災難性,影響到數以萬計人的生活。估計美國消費者要承受額外70億美元的開支,現時美國進口鞋類有26%是來自中國,不可能短期內把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同時經濟學家重新計算過關稅對美國消費者及經濟的影響,現時估計對美國的經濟損失高達600億美元,等於向全民加稅20%。特朗普曾狂言,美國一定嬴貿易戰,事實証明在貿易戰中,沒有贏家,只有雙輸。在國際關係轉壞情況下,港股繼續尋底。投資者要暫時離場。

置地記者之殺入中環

秉承返工大過條命的香港精神,職場文章一直頗受讀者歡迎,由於返中環工乃躋身精英的代表,於是又衍生出一種香港獨有的「中環文種」,以窺探中環金融圈子、高級華人的生活點滴為主要內容。元祖級代表有左丁山、原復生(包括但不限於蔡東豪),以老闆們的視覺遊走中環,前者逢周三早休為入馬場,後者早休則為了打邊爐,驅車走勻港九,遠赴深水埗買腐竹,只為集齊食材中的至尊代表,好不風流!繼承蔡氏風格的,有偽律師王廸詩,以及IFC外望的葉朗程,兩者都標榜中環精英浪漫奢華的生活,工作是場景,談情說愛、飲飲食食、黑卡禮遇才是主菜。同場加映還有暖男老闆「人在中環」的CK。鏡頭一轉,來到以中環十一少、渾水為代表的九十後作家,卻都屬不羈愛自由,寧像六國論蘇洵做deal maker,也不會返朝九晚六中環工。吾友八十後「置地記者」賴叔(下稱「置記」),夾在上岸級的前輩,以及自由斜槓的後輩中間,他的職場心經,正好填補了中環文體最缺少的寫實內容。置記孜孜不倦地爬格仔十數年,終於得到機會出版第一本著作《漫遊中環 -- 銀行金融入行攻略》,以寫實但又不失幽默抵死的手法,細說在中港融合洪流中的,土生香港人仍可把握的上位途徑,對希望殺入中環的年輕人甚有參考價值。置記的正職崗位,是近年金融業大熱的合規 (Compliance) ,為公司風險管理出一分力。竇蓉初識這個年輕人時,第一個反應是「撞鬼,家陣返中環工要讀咁多書嘅,好彩我出世早!」話說置記在本地三大之一畢業後,十年內又讀了兩個碩士。在拼搏上位、讀書增值之際,又無間斷地在網絡上寫文,是愛,抑或責任?「寫文對我來說是一種抒發吧,從最早期的Xanga,到後來的facebook,再搬到Medium,都累積了一班讀者,這本書算是將我對金融行業入門需知,介紹給一些新人。」寫作不難,最難是持之以恒,勤力的置記,每月在Medium發文二、三十篇,收益居然足夠停車場車租有餘,以此看來,付費內容也不是不可行的。新書《漫遊中環》比較適合職場新人,置地在 Medium及JobsDB專欄則分享更多搵工跳糟、自保、上位的職場心得和經驗。既然有打工經驗的人都可以寫職場心得,置記又何以覺得自己有資格指點別人呢?「可能都係觀察能力,以及寫作風格的分野。」正如他網頁的自我介紹:「八十後,土生土長。大學主修新聞與傳播,畢業後曾跑新聞,結果轉咗入銀行,穿梭後勤、中場、前線,由九龍東殺返入中環。近年轉戰金融服務業,見盡港、中、外資機構職場 XO 極品人和事。」以文青初心,配合金融實務經驗撰文的置記,文章屬於實用、輕鬆小品,筆下的中環世界既貼地亦荒唐。金融中生代在中環遇到的難題之一是中港融合,大陸人、大陸老闆愈來愈多,面對這個洪流,置記的職場心經又有甚麼忠告?「我諗緊讀多個JD (Juris Doctor)。做金融業合規除了實戰經驗外,再多個法律專業資格旁身,可以增加競爭能力,畢竟在職場上持續攀登,要保持住令老闆不覺得這個員工是overpaid的,都要付出一定代價。」「置地記者」,明顯是「戰地記者」的諧音,中環人表面官仔骨骨,內裏卻不時出現殺戮職場的戰況,相比比《漫遊中環》這個書名,我覺得《殺入中環》可能更貼切。新書除了適合中環新鮮人外,職場中生代想轉field、轉職也值得看看,至於整天抱怨後生仔轉工頻密又唔捱得的職場老鬼,也許亦可從中了解一下年輕人的搵工心態,新書每本售價$78,不日起各大書店有售。置地記者Medium 賬號置地記者Facebook 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