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考察記之二

2018-05-07 12:17:11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Do姐有問題》環節,以上烏茲別克幣50000 soʻm等於幾多港元呢?

答案是$48.82港紙,50元也不足。所以到當地買東西,只需撇除000,就大約等於多少港幣。因此在當地吃飯,閒閒地都幾十萬,可謂土豪本色。由於通貨膨脹大,到超市時候買東西,收銀員不能給太多碎銀時,是會以糖果來代替,可謂另類貨幣交易。

烏茲別克在中亞國家中並不是富裕國,生活水平較低,平均月薪約為$350美元。當地主要產業是天然氣、礦產和農業為主,當中棉花是其中主要產業,但重要性近年下降,而棉花產業卻帶來血汗棉花之稱,因為這些棉花在種植時使用童工而導致有不少意外。外國不少企業都抵制烏國棉花,當中包括Gap、Marks & Spencer、Tesco等。近年烏國與中國經濟貿易開始頻繁,在街市看到不少雪柜都是使用中國品牌,如美的、星星冷柜。不過中國最威的高鐵產業並未在烏茲別克落地生根,由首都塔什干與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之間的高鐵建造商是來自西班牙的Talgo所製造,車程約為兩小時。而烏國高鐵列車全用實名制,甚至要寫埋人名及其出生年月日,私隱度全無,但實名制得來查票時卻非常「是但」,可謂有名無實。

中亞有多個國家,烏茲別克並不是富有之列,即使是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其環境有點像當年中國改革開放時的二三線城鎮,而且當地人的工作模式也像昔日中國七八十年代的初期,並不是很積極,有天到一個博物官內參觀,員工伏在台休息而沒有理會遊客,感覺很悠閒,所以似是回到昔日的中國。如果要在當地設廠或者做投資,就要預計有這種成本計算在內。而且從高鐵查票的制度看,反映出當地的官僚系統仍然落後,是否需要在營辦開公司時走後門,就要自行判斷。不過,烏國有如昔日中國上世紀的八十年代時,那麼他們對一些實體硬件產品的需求自然頗大,電子產品必然是首要,街上不少人都開始使用智能手機,所以時常會有人走來拿起手機跟大家自拍,已經習以為常。

雖然當地工業基礎不高,倘若投入這些產業可能要高成本,不過當地的農產品卻不差,在當地吃的蔬果非常新鮮,是否搞農業加工再出口或者也是另一種潛力。烏國有三千萬人口,是中亞人口大國,勞動力不是問題,因為很多人還是年輕力壯,這些勞動力是他們的資本,如何使用這些資本則是到一帶一路創業者值得思考的事情。

阿拉木圖的商場外的噴水池

中亞最富有的則要數哈薩克斯坦,地大物博,是世界上面積第九大國家,但人口只有一千八百萬,昔日首都也是該國最大城市的阿拉木圖,比起烏茲別克的城市明顯有很大的差距,不時見到名車,其生活水平接近中國的一二線城市,當地的大型商場內所售賣的東西甚至和香港差不多,既有不少西方名牌,還見到中國著名喜歡抄襲別人品牌的「名創優品」在當地紮根,反映當地的消費力較高。

不過到中亞投資或者創業,是需要考慮一些要點,因為中亞民族並不是我們華人、香港人熟悉的東南亞地區或者中國,他們富有傳統的宗教文化,純品樸實,但未必是靈活工作的一群,另外,政治和宗教的穩定性也是需要考慮。再者語言也是關鍵,不過近年不少中亞學生開始到香港或者中國留學,而且能夠在海外唸書,理應是一批富裕的一群,倘若能夠認識這批學生,作為一個中間人或者未來的合作伙伴,也是一支當地的盲公竹。



留言
5G佈局中美較勁

5G雖然未正式開通,但全球電訊公司、設備公司以及一眾相關科技公司,其實一早在部署中,無線電服務由3G開始大爆發,3G是2G的一個伸延,其制式由歐洲主導,所以當年3G由歐洲帶起,也使歐洲成為當時電訊服務的龍頭,如Vodafone的出現便是例子之一。到了4G由美國公司主導,另一次資訊科技風潮再現。現在5G準備起跑,誰能夠領導5G,就會成為下一個世界科技十年的龍頭。如果沒有4G,現在廣泛流行的app便很難成功,如Instagram、Facebook、youtube等等,甚至iPhone等智能手機也不會如此入屋,因為這些APP需要極大的圖片上載分享、下載閱覽,倘若沒有4G,只停留在3G甚至GPRS年代,這些App基本上是不能發圍。正因為4G的高速傳輸,才可以流暢地使用這些App服務,亦帶動了這些創新公司的創新服務和概念。現在5G正準備明年上市,各國亦深知道這又是另一次新的商機,以及主導國際形勢操作的機會。今次5G可謂由美國和中國主導,因為制式都主要由這兩國的公司提出,高通和華為更是主要參與者。5G的速度之快,幾秒可以下載一整套高清畫質電影。對於多媒體的服務來說,無疑是一大突破,甚至有可能改變了現今大眾媒體使用流串服務的想法。那麼傳統的電子媒體如電視、電台等,如何面對這種新局面,相信會有頗特別的對策。不過這些高速傳送事實上也不只是限於多媒體上,物聯網才是各大企業、以至國家層面最想看得到的未來。物聯網今天雖有一個很細的面貌,距離真正完整的物聯網環境還有頗長的路要走,不過相關企業亦早已著手在這方面的制定政策以及投資。汽車導航、遠程醫療、以及傳統消費物流運送等都將會以物聯網的基礎上進行。在國家層面上看,5G比4G更具戰略價值和經濟價值。5G起初投資必定不菲,一如當年投3G、4G一樣大,但是技術總會進步,往後成本便會快速降低時,回報相信會是極大。正因如此,各國如何捷足先登便是關鍵。現在中美必然是兩大電訊市場、資訊科技市場,美國不會讓中國奪去市場份額,所以先下手為強是合理套路,禁對手進其市場發展,一來對其國家安全上合理,二來也可以拖慢對手的發展路向。不過中國今天的電訊發展再不是3G時代或者世紀初時,倘若在中國大陸生活,便會發覺當地大城市的電訊服務傳送速度絕對不差,甚至是頗佳。因為當地的手機服務之多及需求之大,促使電訊網絡供應商提供更好的服務,這種良性循環,也造就了今天中國大陸的無線互聯網發展。當年5G開始建立時,從今日的國際形勢發展,基本上會有兩大陣型,就是以美為首的電訊聯盟,如歐美、日韓,使用以愛立信、諾基亞等設備商,而中國為首的包括香港(必定納入,因為香港是最佳的示範舞台)、中亞、一些經濟較差的歐洲地區如南歐等地,則用華為、中興設備,主要針對落後發展國家,當然也有混合式的電訊盟國,如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這次較勁是看那一種技術和設備商可以做到快速擴展服務、系統穩定性高以及投資回報高,亦因為出現兩種陣型時,其應用服務亦可以會出現不同程度上的轉變,物聯網發展會成為電訊技術上的分叉路。由於5G是國際組織制定,在速度上,基本上分別不會太大,只是應用上可能有變。那時候會有各自的發展路向,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一帶一路在非洲

中國近兩年推行的外交政策,旗艦是一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而一帶一路在非洲的投資,對當地發展有決定性的作用。在非洲東方角,俗稱非洲之角的吉布提,中國建立了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駐軍一萬名士兵。吉布提擁有戰略作用,掌握紅海入口,是軍事必爭的地。在東非,中國一帶一路投資最多的國家是肯亞,中國在當地興建道路、鐵路及港口。最近中肯兩國簽署金額達到50億美元的貿易協議,這是自38億美元的蒙巴薩(Mombasa)至奈羅畢(Nairobi)鐵路之後,中國在肯亞最大的投資項目。蒙奈鐵路大大縮短了肯亞海邊城市蒙巴薩至首都奈羅畢的行車時間,由殖民地時代興建的鐵路,需要一天半才能走畢全程480公里,但新鐵路只需要4個小時,令到兩地交通提升到新時代。幫助肯亞的經濟發展,令到運輸及貿易大大暢通,同時中國公司亦在肯亞建築由海港蒙巴薩到內陸的公路,由單線改為四線公路。中國亦在通訊方面作出投資,肯亞境內的數碼電視,也是由中國公司提供服務。中國在肯亞的投資引來西方國家的不滿,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批評中國正在壟斷肯亞經濟。批評中國以貸款來建設鐵路,令到肯亞國家負債大大提高,超過國民生產的55%,現時肯亞出口收入的10%要用來還外債。中國興建的蒙奈鐵路造價約38億美元,是肯亞國民生產的20%。中國進出口銀行的貸款,令到肯亞國債由45%提升至55%,而且鐵路第二期將延伸至北部馬立巴(Malaba),接通非洲隣國烏干達的邊境。打通肯亞和烏干達的運輸,令到肯亞成為東非的物流中心。中國在肯亞基建的投資,令到肯亞的運輸基建,遠超過鄰近國家烏干達,南蘇丹及坦桑尼亞。東非的入口貨,都會由蒙巴薩進口,然後經過肯亞運到鄰近國家。肯亞經濟部長表示,中國基建的投資令到國家進步。由於肯亞基建比鄰國好,外國企業在肯亞有大量投資,主要集中在農業,跨國公司罐頭生果市場龍頭地蒙(Del Monte)有龐大的農場,種植波羅等熱帶生果,荷蘭及印度花商也在肯亞種花,成為肯亞主要出口之一。東非的水泥主要在肯亞生產,運到鄰國。由蒙巴薩至奈羅畢,大量水泥廠生產東非國家需要的水泥。肯亞的公路,大部份是貨車,其中有一半是拖30噸水泥的拖卡貨車,令到交通擠塞不已。肯亞基建令到其工業及農業發展超過鄰近國家,對國家經濟貢獻良多。鄰近國家坦桑尼亞雖然有接受中國援助,但發展遠落後於肯亞。坦桑尼亞路上很少貨車,見不到肯亞塞車的情況,好處是道路暢通,但不好處是經濟落後。肯亞市民基本上有電力供應,有自來水或者井水。每人都有流動電話,有數碼電視。最重要是鄉村有學校,私教有校巴,公校要自己步行上學,但最少兒童有書讀。在坦桑尼亞政府有電力供應到鄉村,但沒有自來水或井水,村民需要步行一里路,到江及湖邊取水。路上所見都是村民在運水回來,每天都要花幾小時來運水。坦桑尼亞手機的普及程度及數碼電視普及程度遠低於肯亞。最重是大部份鄉村沒有學校,鄉村兒童沒有受教育機會,令到他們不能脫離貧窮。肯亞在一帶一路所產生的國民生產及經濟效益,將遠遠超過所牽涉到的負債。肯亞名義人均國民生產為美元2000,比坦桑尼亞的1100美元,高近一倍。肯亞成為東非的龍頭經濟,中國的投資功不可沒。西方政府只知批評,卻不投資非洲國家。非洲國家需要大力發展基建,協助其經濟發展,西方國家卻不投資。(圖為蒙奈鐵路通車時新聞照片)

港股表現還看國際局勢

過去一週國際大事持續影響港股。截至6月7日港股連升六天,累積升幅高達1460點,恆生指數重上31500點。美國商務部宣佈中興將以罰款,交換撤銷制裁,中興將交罰款10億美元,及把四億美元放入一個代持戶口,作為保證金。另外,中興需要在30天內撤換管理層及董事會,並讓美國人員領導的法規部進駐,保證公司採購美國電子產品,及不會把產品出售給受制裁的國家。受到消息刺激,香港上市的手機設備股及半導體股反彈,帶動港股上升。不過,上星期五港股結束六連升,恆生指數大幅下挫554點。騰訊大跌2.6%,主要是市場傳出美國政府調查騰訊和谷歌關係,有沒有濫用客戶資料數據。同時新興國家出現貨幣危機,巴西、土耳其、阿根廷、南非等國家貨幣大幅下跌。阿根廷需要向國際貨幣基金求助,借500億美元來渡過難關。美國利率趨升,引發新興國家走資,令到新興國家出現金融危機。港股受到拖累,資金流出,有投資者趁高沽貨套利,港股通出現資金流走。六月初A股入摩的利好消息,完全消化。國際上市場關注兩件大事,第一是上周末的工業國家G7在加拿大的領導人高峰會。特朗普六月提出向盟友包括歐盟、日本、加拿大及墨西哥進口的鋼鐵及鋁征收25%及10%關稅,令到盟友不滿。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更指出,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加拿大都和美國同一陣線作戰,向加拿大徵收鋼鋁關稅,是對加拿大的侮辱,法國總統麥克隆同樣對特朗普表達特別關稅的不滿,因此特朗普要落杜魯多的臉,G7會議遲到早退,星期五最後一個國家元首到達,而星期六吃完早餐便離開,飛往新加坡,和北韓領袖金正恩會面。特朗普又提出重新加入自2014年因吞併克米爾半島被踢出的俄羅斯,令到歐盟國家不滿。杜魯多等特朗普離開後,發表G7會後聯合聲明,指摘貿易保護主義,支持自由貿易。此話和特朗普所持的貿易孤立主義背道而馳,令剛到達新加坡的特朗普火起,並在推特社交媒體發表聲明,指不同意G7聯合聲明,指示美國代表不要簽署,批評杜魯多總理的所作所為不合理,還批評加拿大向美國乳類產品徵收270%關税,指美國一定會維護本身利益。G7不歡而散,似乎特朗普把個人喜好,放在國家及國際關係之上。美國經濟顧問庫特羅稱杜魯多在特朗普背上插把刀,美國貿易專員納華路稱地獄有特別地方留給批評美國總統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在西方社會及G7歷史上,從來沒有美國總統和外國盟友的關係跌至如此低的水平。國際媒體的輿論都一面倒批評特朗普不成熟。西方工業國在加拿大開高峰會,另一方面中國在青島舉行上海合作會議。參加國包括俄羅斯、中亞四國、印度和巴基斯坦。八國領導人開會,同意聯合聲明,推行自由貿易,降低貿易壁壘。青島高峰會的和諧氣氛,和加拿大的尖峰相對不和的局面,成為反比。特朗普看低G7會議,趕去新加坡,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議是主因。特朗普有機會創造歷史,促成南北韓和約,及朝鮮半島無核化。正如白宫律師朱利亞利說,北韓要手足下跪,求特朗普和金正恩會面。特朗普還有機會拿諾貝爾和平奬,特朗普不要聽批評的說話,只聽逢承的說話,難怪特朗普急於飛往新加坡而冷淡對待歐美盟友。西方民主工業國,從來未有如此分裂。除了G7、新加坡會議外,本週的重頭戱是美國聯儲局議息會議。市場已經確定聯儲局會加息1/4厘。歐美經濟已經上軌道,利率正常化是理所當然。但美國加息,令到新興國家走資嚴重,貨幣面對貶值壓力。土耳其、巴西、阿根廷及南非會面對金融危機,將影響到港股本週表現。

中美貿易談判宜以空間避其鋒換時間

中美兩國近期繼續就貿易糾紛持續協商,在5月中旬的第二輪協商公布聯合聲明之後,第三輪由商務部長羅斯訪華的磋商欠缺成果,鑑於美國6月中旬前或公布500億美元貨值的清單,加上美朝會面在即,連帶考慮下半年美國中期選舉,中國應對美方反覆的談判策略時應更理性和靈活應對換取時間,避免擦槍走火。5月中旬副總理劉鶴為首的團隊在華盛頓與美方作第二輪磋商,雙方火速在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同意採取有效措施,減少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中方將大量增加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特別是美國農產品和能源,以滿足中國人民不斷增長的消費需求和促進高質量經濟發展,也表明高度重視知識產權保護,同意加強合作。正如筆者4月初指出,「即使中美雙方無法解決核心的知識產權糾紛,最終料可達成停戰協議,免掀起大規模貿易戰。」中美聯合聲明面世較預期為早,當時被廣泛視為停戰協議,並獲得劉鶴和美國財長曼努欽雙方受訪確認,不過白宮在5月底再發表聲明,表示仍會就原來500億美元商品公布關稅清單,令人意外。原因之一,當然是與特朗普的言行反覆有關,筆者其時已經明言「對特朗普的言行反覆也要有所預期。」而5月那份聯合聲明由於缺乏具體數字,便於各自官方解讀,當然實際中方加大進口美國商品,縮少貿易逆差彰彰明甚,當時已有消息指中方將縮少逆差2000億美元,但被中方否認,聲明實質顧全雙方面子問題。然而美方整個談判團隊由不同貿易取態的成員組成,有份談判的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曾忍不住聲稱,中美逆差可望縮小逾2000億元,曼努欽受訪也指出,雙方談判結果並非一個總數,但今年農產品出口可增35-40%,未來3-5年能源出口達致500-600億美元。這兩位溫和派明顯收貨,因這部份已最少涉近700億美元。如果計及談判其間泄露的包括中方將增加美國液化天然氣(LNG)、半導體、奢侈品,加上放寬美國企業進入中國金融業和電子商貿市場等,並按早前美方要求進行每季進度檢討,最終料有機會達致美方明示的貿易數額目標,然而代表團貿易強硬派和美國國會不少反對壓力,再者北韓一度強硬,讓特朗普乘機反覆。北韓與美國6月中旬的會談筆者稍後將再另文評論,然而關鍵之一是特朗普本來寄予厚望的美朝會面一度流產,且其似有怪罪此前中國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所致,也是令特朗普轉趨強硬的部份理由,其近日甚至突然提及中方在南海水域活動的相關報導,故此6月12日美朝會面對中美貿易談判進程的影響不能忽視。特朗普早前發推文表示中美貿易協議「需要不同架構」,估計就是要鋪路針對貿易逆差和知識產權糾紛加壓,曼努欽也改口稱團隊期望中國出現結構性改變。然而筆者早在特朗普上任之初已經批評此廝無從政經驗,不諳經濟,性情行事均乖張且反覆,近期美國已就實施鋼鋁關稅和計劃徵收汽車關稅被傳統盟友圍剿。不過問題是美國經濟體量鉅大且底子亦厚,由前任奧巴馬奠基的經濟復蘇穩健,得以讓特朗普恃強凌弱,而中國由於經濟亦處關鍵轉型時期,且涉及逾6萬人就業的中興通訊(763)仍取決美國放鬆禁令重生,第二輪談判態度進取予美方乘人之危,不過既然加大入口有利國民,短期不妨予其甜頭避其鋒,爭取寶貴時間。正如筆者4月已經指出「中國近期已顯得較為開放」,比如6月初宣布下調逾1449種入口商品關稅,部份藥品關稅更降至零。而第三輪的中方聲明強調磋商「取得積極具體的進展」,若打貿易戰,「談判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不會生效」應只是姿態,不然對中國經濟衝擊難免較美方可能僅涉0.1-0.2%為大。 由於白宮正爭取放寬中興罰則,且正值加強應對中方「科技冷戰」,美國聲明將在6月15日前,公布對5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清單,並續加強中國出口管制和投資限制,可視為強化共和黨支持率的兩面手法。畢竟美方諮詢公眾之後清單的變動,以及關稅實施日期最關鍵,何況其後特朗普聲言加碼的千億清單尚未見影蹤。既然中國最終決定加大進口,不如切實處理,而筆者4月已指「雖然美方看似磨刀霍霍,不過其實都在特朗普一念之間」,傳在早前中興游說中聘用可直通特氏的前競選顧問即為上策,特的其他身邊人不妨加以利用。單純貿易差額難掀戰事,中國科技產業即使未來擴張受制,冷戰癥結無解,更應以空間爭取發展時間。使未來擴張受制,冷戰癥結無解,更應以空間爭取發展時間。

美制裁伊朗中國最開心

美國不滿伊朗近年在中東舉動以及違反了有關核協議,決定制裁伊朗,這一著無疑對伊朗經濟有重大影響,其連鎖反應,也會影響歐洲國家由政治到經濟,對伊朗的佈局。這邊廂美國進行對伊朗制裁,另一邊廂中俄兩國則大賣人情,世界政治格局總是會有制衡和多極分治的局面。中俄兩國向來都與伊朗有兩句,當中政治上是因為大家都不滿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認為美國操控著世界的政經秩序。由冷戰中蘇到今天的中俄,伊朗依然是這兩國在中東地區的合作伙伴。中國在冷戰時期,在中東的影響力甚微,除了是國力力有不逮之外,還有其地緣理由,故一向不問中東事務。改革開放後,特別是中國加入WTO後,中國國力以及經濟的需求下,開始對中東採取主動權,向中東各國提供經濟發展的機會,特別是對伊朗。幾年前筆者到伊朗,當時美國正向該國進行制裁,當地的資源雖然缺乏,但並不是想像中差,當中也有外資品牌的產品。在旅遊時所坐的旅遊巴士,便是使用中國品牌的汽車,此外在當地到一間上等的餐廳吃飯時,亦遇見了在當地工作的華人,他們是從事汽車零件入口。對於伊朗來說,中國絕對是他們最合拍的國家,當中有多項理由,可以說是各取所需。伊朗提供中國的利益是能源,伊朗出口的石油,中國是主要買家。中國是世界工廠時,以及人口龐大,內需和外銷下,都會需求大量能源,伊朗是石油大國,中國便成為他們的大進口商。伊朗經過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兩伊戰爭,可謂使他們的國力嚴重重創,再加上經濟制裁多年,昔日伊朗在中東大國,今天被政敵沙地阿拉伯趕過頭,其他鄰近產油國的經濟早已比伊朗為好。但是伊朗作為中東人口大國,文化知識亦深厚,其潛力一直被低估,所以經濟要起飛時,便需要龐大的資金和服務產品等,中國便正正符合該國需求。其理由是中國的貨物和服務,頗適合今天的伊朗經濟。中國產品在性價比符合伊朗胃口,歐洲產品雖好,但昂貴,以一些白色家電為例,中國產品便非常合適這些發展中國家,即使中國家電或者質量不及歐美,在「用得到就得」的情況下,便成為了良好的切入點。現時中國是伊朗最大的經濟夥伴,去年雙邊貿易額達到創紀錄的370億美元,可見雙方經濟頻繁。習近平提倡的一帶一路,伊朗絕對是當中的重要佈局之一。而且地理位置上,霍爾木茲海峽,是中東油輪進出要塞,中國當然希望自身的油輪能夠安全等要素下,與伊朗關係良好有利中國的能源平安送到府上。至於因中興一案,中國會否因此與伊朗保持距離,答案是否定,因為利益之大,必然會有不同法式與伊朗維持關係,蝕本生意無人做,但殺頭的生意卻大把人做。中國企業可以繞過不同渠道與伊朗交易也可以。中伊關係,只會越來越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