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不是藥神》談到印度仿製藥

2018-07-09 13:31:27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國產新片《我不是藥神》近日於内地上映,創下首日票房3.6億人民幣的驚人紀錄,更因其揭示社會弊端、民眾求醫問藥難處,因而大獲好評,不少觀衆更於電影院内飲泣,被劇情深深感動。

電影故事乃是源自真人真事改編,描述窮到房租都付不起、賣印度神油為業的程勇(徐崢飾),受病人之託從印度代購治癌藥的仿製藥,因原藥在中國要4萬元一瓶,印度仿製品只要500元。程勇由此專做代購,助人同時收獲頗豐,被譽為「藥神」,被警方以販賣假藥逮捕。他被抓走時,路兩旁擠滿白血病人摘下口罩為他送行。他出來後從自私走向無私,為病人生存權而抗爭,贏得了尊嚴。

真人真事的主角是陸勇。於2015年,江蘇無錫男子陸勇因患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吃了兩年進口的抗癌標靶藥「格列衞」(Glivec),一月一盒,一盒23500元,兩年間花費近60萬元,花光了一生的積蓄。2004年,陸某偶然間瞭解到印度仿製藥格列衛,嘗試使用後發現效果與諾華生產的相當,價格僅為4000/盒,隨後陸某將自身經歷在病友群裡宣傳,並且幫助病友購藥,廉價的仿製藥成為病友的希望,陸某也被病友們稱為「藥俠」。但他最終卻被湖南省公安以「銷售假藥罪」逮捕,惹數百名患者聯名為陸求情,終令檢方取消起訴,還陸自由。

【甚麽是仿製藥?】

仿製藥概念始於1984年的美國“Hatch-Waxman法案”,法案規定,只要新廠家證明自己的產品與原研藥生物活性相當便可仿製,法案通過簡化申請步驟以期新廠商能夠認領當時專利過期而無人問津的150多種常用藥。隨後,仿製藥市場迎來了蓬勃發展,根據TrendForce預估,2019年全球仿製藥市場規模將達到4099億美元,2015-2019年複合增長率為8.7%

仿製藥比起專利藥最大的優勢就是價格,因為不需要花費巨額費用做前期研發,所以仿製藥的平均價格只有專利藥價格的10-15%,這對那些很多癌症家庭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

目前全球範圍內的藥品專利到期將迎來高峰期,每年將有眾多重磅藥品專利到期,2010-2020年年均專利到期的藥品數量接近200個。EvaluatePharm預測,2014-2020間將有約2600億美元的藥品面臨專利到期風險,而其中將有46%的市場份額被仿製藥替代。

專利藥的到期,對於原研藥企而言是件不幸的事,然而對於患者而言,都將成為喜訊。這意味著,從前昂貴而不能負擔的藥品,將來也會變得便宜。

【印度爲何能成爲仿製藥大國?】

印度一直有著「世界藥房」之稱,在於其仿製藥產業十分發達,以其價廉物美的特點流行全球。印度仿製藥歷程已40多年,印度政府對於跨國藥企專利的漠視以及強制許可制度,使得印度仿製藥產業從無到強,走出了一條扭曲而獨特的道路。其仿製藥廠可直接繞過研發階段,在原研藥新藥上市3個月內就能製成仿製品,生產成本大大降低。印度政府對仿製藥是「強制許可」,理由是這些藥大多是救命藥,難道要讓窮人因藥太貴買不起而等死嗎?

1972年,在英迪拉·甘地主導的國有化浪潮推動下,印度政府大量兼併在印製藥公司,並且推出新版專利法。該法律不再授予藥品以產品專利,僅對生產過程授予方法專利,同時大大縮短了專利的有效時間。與此同時,印度政府推行藥品價格管制,使得印度絶大多數藥品的零售價格受到約束。

1995年,印度成為WOT成員國並且簽署《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TRIPS)》 。作為發展中國家,印度執行TRIPS具有10年的過渡期,為了與TRIPS接軌,印度多次修訂專利法,由此前只承認方法專利發展為既承認方法專利又承認化合物專利。

20041226日,印度在TRIPS執行前夕頒佈最新修訂的《專利法》,規定自200511日起受理藥品的專利申請。

但事實上,也只是口頭上説説而已。隨後印度政府在WTO框架下又開發出一套新邏輯,支持「強仿」,允許強制許可制度下的仿製藥可以出口到無相關生產能力的地區和國家。

2007年的Bayer為例,其拿到向印度出口治療晚期腎細胞癌用藥Nexavar的許可,在2008年獲得印度專利後,以每盒售價約28萬盧比向印度人民出售,但這一價格遠遠超出了印度患者的承受能力。4年後,印度專利局允許自己國家的第一製藥廠Natco仿製,僅給Bayer銷售額6%的特許權使用費。

強制許可生效之後,Nexavar的價格從每盒28萬盧比迅速降至8800盧比。這也成為印度首個被「強仿」的案例。此後,此類事件層出不窮。

政府的默許以及政策的支持使得印度藥企仿製風氣濃厚,而本土研發能力相對較弱。以2015年為例,仿製藥占比達到70%OTC藥物占21%,專利藥僅占9%

而截止目前,印度生產了全球20%的仿製藥,並使製藥業成為印度經濟的支柱之一。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20年,約有價值2590億美元的藥品將面臨專利到期,而印度仿製藥發展迅速,佔全球仿製藥市場的1/5,藥品出口總額已達到130億美元,成為美國仿製藥進口的主要來源。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智通及天風證券



留言
潮爸潮媽的新寵 Hypekids

有一段時間沒有跟進 Hypebeast(8359)了,自上次於第三季業績公佈後分享,股價輾轉升了接近3倍,回報相當不錯。核心持股採取Buy and Homework對於核心持股,我一向奉行 Buy and Homework,隔一段時間我會主動跟進公司的最新發展情況或者不同報導,務求走在最前,預判公司未來的發展方向路徑。另一方面,唯有你對公司的認知更深入,你才能建立更高的Conviction,因而能夠在股價波動或偏離價值時牢牢握緊,甚至增持!潮童網站:Hypekids最近,我閲讀了由時尚網站Fashionista的一篇報導,内容講述於去年7月17日,潮流時尚網站 Hypebeast 上綫了一個以兒童時尚為主題的新網站 Hypekids。這個新網站是跟外國運動鞋零售商龍頭Foot Locker共同合作建立的,内容主要報道休閒街頭品牌及高端奢侈品等不同類型的童裝品牌和最新產品(包括玩具和配飾,甚至從設計師款嬰兒車或者 BENZ 出品的單座玩具車),目標群眾是10歲及以下的兒童群體。與其說網站是針對10嵗及以下的兒童群體,不如應該說網站是針對這些兒童的潮爸潮媽。一眾潮爸潮媽可以通過網站搜尋 YEEZY迷你版的具體發售時間、購買方式,或者瀏覽和運動鞋零售商 Foot Locker 共同策劃的「童鞋開箱視頻」。「越來越多電商平台開始關注街頭風童裝這個新市場,而像Jordan那樣的重磅球鞋品牌也開始推出童鞋線。你可以看到整個潮牌市場正在從一群年輕人擴展到一個個家庭,所以我們也希望能向全年齡層擴展。」 Hypebeast 創始人馬柏榮 Kevin Ma 在接受 Fashionista 採訪時表示。Kevin的構想是隨着 Hypebeast 一直以來的忠實粉絲都慢慢進入了成家立室的階段,自然會出現越來越多的「Hypebabies」,對於不想在街頭文化潮流上掉隊的潮爸潮媽,Hypekids為他們的下一代提供了平台。「當下這一代兒童成長在一個『生活方式文化』的大環境裏,這個氛圍中時尚、音樂、體育和流行文化互相融合,這也給予設計師更自由的空間將不同的美學融入到產品中。」- Kevin Ma「我們越來越多地發現電商平台開始在街頭風的童裝市場上做功夫,那Hypekids就是希望在這樣的潮流中向『家庭市場』轉型,並且希望利用我們在街頭文化方面的專業性為各個年齡段的人提供相關服務。」- Kevin Ma童裝市場發展潛力巨大根據Euromonitor的統計,全球童裝市場去年增幅為 5%,超過了女裝和男裝,達到 2034 億美元。2017 年,幾乎所有主要時尚品牌也都擠進了這個市場,紛紛推出針對 12 歲以下兒童的服裝和配飾線,這包括 Dolce & Gabbana、Moncler、Adidas、Elie Saab 等。Hypebeast 縱使股價已經上升了很多,我依然相信「更好的風光在後頭」,我衷心相信公司的發展路綫明確,可以在不同的細分潮流市場中建立根據地,現價我會選擇持有股份。(執筆之時,筆者或其客戶持有上述股票,並隨時買入或賣出)原文見作者之blog  及FB

贏在起跑綫?中國教育股增長潛力遼闊

香港家長有多願意為子女提供最好的教育,應該不會有人懷疑。早前看過有家長爲了讓子女入讀心儀學校,紛紛買入學校債券,更甚者因供求不足炒至1000萬。這些學校債券轉讓諸多限制,縱使升值,分分鐘大部分利潤依然歸學校。不過無計,你不買,大把人買;你覺得貴,大把人有錢多到可以買幾個。(國際學校債券炒至1000萬)綜觀整個市場(參考了海外數據),基本上有一個板塊是能夠穿越牛熊,就算在經濟周期差的時候也能做到增長,那就是教育行業!隨著内地越來越多教育機構來港上市,香港投資者可以選擇的很多,我深信内地教育市場空間很遼闊,現在還處於起始階段。而其中,我特別喜歡專注在高等教育的新高教(2001)。原因如下:1. 併購會是其中一個發展的重要手段併購是上了市的教育公司一大優勢,透過拿取較便宜的資金去收購同業,節省時間和成本,能夠實現快速拓展。因此我集中留意一些併購能力強的公司,而新高教在上市後積極作出收購,暫時而言,這些收購的作價合理,當然還是留意後續公司能夠妥善管理,並且提升利潤。2. 我更偏愛高等教育市場的參與者我認為相較K12而言,高等教育的競爭較少,而且管制也略為鬆一點。高等教育的學校不是隨便想建便建,理論上要看每個省市的學額,因而控制了供應。另一方面,中國的入學率相對其他海外國家還不高,個別省市的入學率比大城市還有一定差距,這裡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間。這次兩會期間,國家把教育開支維持在4%。有些地區的高中也會被納入免費教育中,加上幼兒園方面也要加大投入(因為二胎政策),反而在大學方面的著墨不多,反而可能需要民辦的學校去拓展。3. 市場願意給教育板塊一個較高估值由於業務清晰,而且有數得計,基本上學生進入了學校後甚少突然退學,因此盈利基數有保證。另外,學費等費用均是預收的,基本上沒有數期風險,這也是投資者為何願意付出較高估值的原因。再者,政府對民辦高等教育的管制較少,因此基本上加學費是沒有限制的,提升盈利空間遼闊。而據說現在還有一堆教育公司準備在港上市,教育已經逐漸成為一個內需重要板塊,估值或許可以長期站於25-30倍的位置。4. 公司剛加入港股通新高教剛剛在3月5日正式加入港股通行列,預期會持續收到內地投資者追捧,這方面會在資金面受惠多一重資金流入。5. 受惠中國人口紅利2016年開始,國家「全面二孩」政策推行,對新生人口增長提升明顯。單單2016年,新出生人口同比增長7.9%,遠超過去10年的平均增速。上一波嬰兒潮位於80年代末期,我粗略計算的話,這個時段出生的人大約2010年陸續進入生育高峰,再加上二胎政策的刺激,未來5年內預計會出現一波小嬰兒潮。這波嬰兒潮將會於2020年左右進入幼兒園,2023年進入小學,人口紅利將依次利好整條教育鏈。中國民辦高等教育人數將從2016年起每年CAGR+7.4%,高於前5年的+4.9%,這方面新高教絕對可以受益。6. 內生增長公司設立最長久的是雲南和貴州兩所學校。其中雲南學校,公司申請報批成功,可以提升學額至44,000名學生(每年度新生11,000名)。現時,Year 1新生大約只有7千多名,還有一定空間去提升。貴州學校,公司用5年時間做到2017年15,584名學生,現在也希望申請「升本」,除了提升學校規模和繼續東北學校,目標提升內含價值,提煉工科,並可以使用在公司其他學校。而我在業績後也與公司的管理層會面,其中跟財務總監及投資者關係董事作深入交流。Q. 收購對財務報表的影響?2017年業績中,我們在Balance Sheet基本上只看到老校雲南和貴州2所學校的資產,其他新收購的學校還未完成交割,因此只以股權分享利潤(以other income)形式進入利潤表P&L。當收購完成後,新校的資產和營收利潤才會全面進入公司的P&L及Balance Sheet。因為高校的併購需要變更營辦者,本科或以上的學校營辦者變更需要通過教育部審批,當中需要較長時間去處理資產評估、清算等程序。本科學校的變更需要通過教育部審批,設立學校的數量受到國家發展規劃限制。而專科學校的變更則簡單一點,只需要省政府批准便可。Q. 收購模式?在選擇收購項目時,公司會偏重增長型,這些學校對後續管理會比較高要求,但這正正是公司的強項。在具體選擇上,公司會偏重收購一些高等教育入學率低的省份(譬如中西部地區)的民辦學校。公司一般的收購不外乎以下幾類:1. 獨立學校;2. 年紀很大的創辦人,但是無人接替,因而賣出;3. 學校達到瓶頸期。公司現在旗下的學校分佈在7個不同省份,將有助與各個地區的教育廳建立良好關係,未來將會在更多城市佈局。Q. 收購團隊?2012年公司將總部搬北京金融街附近,已經建立了10多個同事的併購團隊。2017年公司調研了10多個,最後才能找到2個投資目標。管理層CFO表示核心指標為PE,不會考慮高於14倍,當然也會考慮融資成本。公司非常重視投後管理,梯隊人才配備,管理機制也已經成熟。Q. 海外拓展?暫時不是重點。加州學校,還在審批當中。Q. 自建學校成本?公司最老的兩所學校均是自行興建。管理層表示有些收購也牽涉到建設成分在內,譬如拓展學校規模和體積。以一所能夠容下12000名學生的學校為例,大概需要6億元的成本。Q. 每年提價幅度?學費調整,基本上現在完全開放,價格不需要受限制;唯一的限制是每3年才能調整一次,而且只能調整新生。本科,4年調整一次;專科,3年調整一次。Q. 其他財務要點?公司的借貸成本為5.5%,現在手上已經有15億元的資金作未來併購,暫時不需要股權融資。稅務方面,估計優惠已經完結,未來稅務會上升至15%。Q. 上市前股東?主要為平安及CCBI,CCBI已經在上市後減持,而平安則現在由保險資金拿著12%,應該是長綫持有。總結:我認爲教育股今年依然會是資本市場的熱門,市場願意給一個較高的估值這類公司。暫時而言,一些併購積極的公司會較獲得市場青睞,因爲大家對未來增長有預期。我認爲短綫來説,我們作爲投資者,並不容易把收購成效容易分出來,相信要走多一段時間我們才瞭解哪家是千里馬。我認爲新高教於上市後的併購表面上也做得不錯,而且我喜歡高等教育多於K12學校,再者公司估值還合理。現在預期每股盈利在18財年的增長約25%,而估值大約在25倍附近的話,股價有機會到達$7.1。至於風險方面,執筆之時,公司主席抵押了71.4m股份,大約為5%的Total Outstanding Shares,據説主席希望獲取資金向上市前股東購入股份。我相信這會短期内為股價帶來沽壓,進一步的消息還待公司進一步公佈。原載自:http://larryhunglungchuen.com/圖表資料:中金及高盛(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上述股票,並隨時買入或賣出)

I believe I Can Fly – 國泰能否再次高飛?

我首次關注並買入國泰是於去年年末被剔出恆生指數時,當時認爲這次剔出將會令指數基金比動地沽出國泰,因而造成一個絕佳的買入機會。因爲這個事件跟業績或前景完全沒有關係,於是便於$12之下建立倉位。對於國泰,我最初買入主要因爲以下數個原因,1)燃油對冲的影響逐步降低;2)看好今年油價;3)國泰的改革會帶來效益提升;4)Asia Miles Program的價值及;5)估值低企。1)燃油對冲的影響逐步降低:國泰在燃油對冲中錄得龐大的虧損,這絕對是人禍。因爲以往國泰一般只對冲百分20-25%之間。但是,自朱國樑2014年3月上任CEO,從其後公布的燃油對沖數據中,我們明顯見到對沖手法有顯著改變。自2014年底開始,國泰當時將燃油對冲的比重大幅增加至60%,然後隨著油價自當年第三季起大跌,國泰每年均錄得數以十億的虧損。朱國樑身爲CEO,對此絕對責無旁貸,因爲他在任期間,國泰根本是在賭博,而不是對冲避險。幸好,現在朱國樑已走,而且對冲合約對國泰的影響逐步降低,加上油價今年以來造好,這均有利業績的改善。根據年報資料顯示,國泰每年耗油量大約是4300萬桶,以布蘭特(Brent)油價維持在$65左右(先假設今年大約維持在這個位置),2018年度虧損應該大約在30億元左右,大大少於之前幾年。2)看好今年油價:對於今年油價,我稍微樂觀一點,主要是因爲今年沙特國營石油公司應要上市,這絕對是對油價的一個正向催化劑。因爲沙特有原動力讓油價擡高一點,令公司上市的估值較高。當然,對於長期的油價走勢,我并不是專家,因而未能判斷往後的走勢,但是隨著2019年國泰對冲的比例降低至20%以下,國泰在這方面的損失將大大降低。3)國泰的改革會帶來效益提升:我相信國泰的改革計劃應該或多或少帶來一點效益。這一點我主要依賴身邊在國泰工作的朋友轉述,包括機師及其他後勤部分,他們均不約而同指出國泰一直冗員甚多,各個部門早前都有裁減行動或調整行動。我也相信國泰過往管理不善,存在巨大的空間進步,Good to Great很難,Worst to Bad/Fair應該很容易。4)亞洲萬里通(Asia Miles)價值巨大近年,朋濟間較受歡迎的信用卡主要圍繞在Standard Chartered的Asia Miles或者DBS的黑卡,兩者均有消費儲起Miles的優惠。我認爲Asia Miles這個計劃的商業價值極高,而且也能確切的為國泰帶來不錯的盈利。據2016年年報顯示,國泰的Asia Miles會員高達9百萬人,有超過700個合作夥伴,包括25家航空公司、逾一百五十個酒店品牌,還有食肆及零售商舖。雖然公司沒有公佈這部分的實際盈利(我們只知道按年上升),但是我深信這部分的盈利貢獻只會隨著時間日益增加。這樣的一種Loyalty Program並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建立的,曾經聽過某行家說外國曾經有類似的公司上市,估值也相當的高,因此我認爲市場或低估了這方面的價值。5)估值低企及業績改善執筆之時,筆者留意到海航集團計劃今年全球裁員25%,相當於10萬名員工。據指今次海航計劃從五方面削減人手,包括在人力資源、商業營運、資產重組等,減少人手的目標亦會集中在一些已計劃出售的公司,並已通知駐海口、海南的員工有關其節流計劃。目前海航在香港旗下有香港快運,並持有香港航空股權。據海航集團網站資料,至2017年,集團提供就業崗位逾410,000個,其中境外員工近290,000人。全球管理運營及合作機場數量13家,集團運營管理飛機逾1,250架,運營及投資國內外酒店8,000餘家,商業門店逾1,600家。我當然不希望香港的海航員工會收到任何影響,不過相信海航在内憂外患下,有機會減輕對國泰的競爭。各位可以參考以下附上的Goldman數據,過去數年HK Airlines及HK Express不斷拓展市佔率,為國泰帶來衝擊,倘若這部分的競爭得到緩解,將有利業績改善。另外我看到最近國泰的cargo業務持續有改善,譬如去年年末公佈的數據也一直呈現這個趨勢,這部分業務值得期待。現在網購盛行也增加了空運的需求,因爲一大部分網購也是依賴空運完成。展望今年,國泰應還有一個Positive Catalyst,就是港珠澳大橋的開通。據某些珠海地區朋友所述,香港機場的航班大大方便於珠海附近,而且機票價錢也更實惠。當大橋開通後,相信國泰或許可以享受更多的乘客和貨運需求。最後就是估值,根據Goldman的估計,現在國泰的PB只有0.84倍,較長期平均爲低。我不預期國泰股價會爆炸性上升,但是我認爲以中綫來説,我會放心持有,至少上望空間大於向下。數據參考:公司年報/蘋果新聞/高盛報告原載於:http://larryhunglungchuen.com/post/8711826/i-believe-i-can-fly-有指海航集團計劃今年全球裁員25%,相當於10萬名員工。(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上述股票,並隨時買入或賣出。)

醫生上市的一些隱憂

較早前美國上市的紅黃藍(NYSE:RYB)鬧出虐兒風波,當時我和朋友談到,幼兒教育不應市場化,朋友嗤之以鼻,聲言「香港幼稚園又何嘗不是市場化?家長便是客戶,每個細路都代表一堆GDP。」我覺得市場化和上市資本化之間,是有性質上的差異,猶幸香港還未有進軍資本市場的幼兒教育集團,這個話題當時就此打住。近日看到希瑪眼科(03309.HK)招股熱爆,同一個疑問又再湧上心頭:醫療、教育這類國民基本權利,在政府免費或資助服務不到位時,可以市場化到甚麼程度?醫療服務從市場化進一步走向資本化,又會帶來甚麼問題?從事律師的網友提出,「專門技藝,包括眼科醫療,靠的是人的經驗、專門知識和判斷,每一位醫生都不一樣,因此,把專業上市集資,即是把人上市集資,把人當商品上市,是個價值問題。」我又不至於把問題提升到人的價值這麼高尚。首先,香港其實一直有很多醫療股,另一股壇「名醫」曹貴子醫生,便是以康健國際醫療(3886.HK)開始涉足股壇,該股份早在2000年便於創業板上市。此外,醫學美容亦是另一大類別,香港醫思醫療(2138.HK)便是以醫生掛帥的美容股,希瑪則是第一間眼科專業的醫療股。中國市場的醫療股,經營醫院的華潤鳳凰醫療(1515.HK)市值現為130億左右,2013年上市後,一度熱炒,另外,市值49億的新世紀醫療(1518.HK)就是北京的私立兒科醫療服務提供者,旗下以「新世紀醫療」品牌經營三間醫療機構。由於中國的醫療保障較香港差得多,故此中國的醫療股,不少都以經營私人醫院為業務。在香港,醫學美容及牙齒保健,雖然同樣以醫生專業掛帥,但所提供的服務都並非維持健康生活必須的條件。醫學美容提供數萬元一個去斑緊緻療程、或者數千元打一次BOTOX針,上市公司想儘辦法創造需求,消費者為了變靚D,心甘情願付鈔,公司業務蒸蒸日上,可以說是各取所需。牙科保健對健康生活其實大有影響,但牙科美容如箍牙,在中國人社會一直就被視為非必要項目,有時我看見新聞報導裏的香港高官、政客,一開口說話,滿嘴發黃參差的牙齒叫人倒足胃口,反而希望他們搵埋咁多,不要吝嗇牙齒美容稍為高昂的費用,牙科生意應該針對袁國強、湯家驊那些整日大發謬論,又不注意牙齒儀容的人士,多多製造需求;但話說回來,窮人看不起牙,也不至於是大問題。希瑪提供的眼科服務則有所不同,視力絕對是健康生活必須的條件,眼疾是政府醫療部門有需要為市民提供的服務,人口老化、都市生活習慣等催生的眼疾,應該沒有人希望增加,但又必然會增加的「剛性需求」。由於視力太重要,如果發現問題,有能力的人當然希望儘快恢復正常視力,私人眼科醫療服務自然應運而生。我們不是活在理想烏托邦,私營醫院、私家醫生為公營醫療體系分擔醫療服務的需求,把經濟能力較高的人導向私人市場,這是醫療市場化的好處。現在的情況是公營醫療系統壓力爆煲,所幸窮人仍然得到應有的醫療,但壞處是要忍受愈多愈長的等候時間,以及無甚尊嚴的醫療環境。醫療市場化雖然由來已久,但市場化和資本化還是有頗大區別。市場化的時候,創辦人以醫者及生意人的身分經營,上市後就多了一重上市公司主席的身份,而資本的天性是逐利的,當資助醫療不到位,私營醫療被資本看上的時候,在資本保持逐利面目的情況下,醫療被過渡產業化和商業化,對社會長遠來說就不是好事。醫療股最值錢是人才和聲譽,希瑪的招股書中也有提及,「為成為合資格的眼科醫生,實習生通常須經過一年的註冊前實習及至少六年受督導的專科醫生培訓。通常每年獲准接受眼科專業培訓的實 習生人數約為15人。」。資本化提供的資金比業務經營來得快,而且多很多倍,希瑪這次集資便達五億多元,熱爆IPO達1,500多倍,凍結資金高達880億,儘管這筆資金最終要歸還給市場,但比起希瑪2016年淨利潤約4,700萬,也反映了資本市場力量之巨 。希瑪是少數可以在中國開醫院的公司,目前有一間深圳眼科醫院,即將在北京多開一間,資本化的力量,再加上中國需求,當大量資金加入搶奪醫生人才時,其力量將會導致香港醫療資源分配進一步扭曲。眼科又不同牙科和醫學美容,白內障、青光眼、視網膜等病症,患上固然不幸,但正常的醫生不能創造病患需求,如果公司的香港業務不斷增長,那是代表1)人口老化,病患更多;2)更多病人轉投私人市場,即代表公營醫療服務的不斷倒退;3)更多大陸人來港醫病。三點中除了頭一點屬不可逆轉的社會問題外,其餘兩點都非社會之福。好的醫生除了講求經驗、專業知識外,還要細心,以希瑪逾三分一的生意仍然來自林順潮,生意的自然增長一定不及資本市場操作來得容易,上市後醫者會否失去初心,那只能待時間驗證。抽中希瑪的股民,賺錢是肯定的,但醫療資本化,我覺得以香港社會的情況來說,長遠來說是「贏粒糖,輸間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