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退的裸泳者

2018-10-12 18:03:42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股神巴菲特有一句名言:「潮退後便知誰人沒穿泳褲。」周四恒指大跌千點,中美貿易戰已演變為新冷戰,壞消息不絕,資金退潮自是無可爭辯。這個形勢下,小型民企股最高危,除了環球經濟兵凶勢危外,證監會踏入今年以來,雷厲風行,嚴打細價股,牛市時把股份押了給證券行周轉的老闆,水退開始現形。

要知道,做得上市公司老闆,總有人來敲門推銷押股配資、市值管理諸如此類的服務,朋友在民企W公司當財務總監,今年初,大老闆眼見公司股價不前,而其他朋友的上市公司起碼入了深港通,結果被成功遊說參與配資炒股的遊戲。所謂配資,也是拿資產抵押借錢炒股,遊戲初期,股份由一蚊炒上兩蚊,但沒有實際業績配合,市盈率由高單位數上升至差不多二十倍,基金又怎會不知有古怪,說好了的北水又全無影踪,折扣出貨也沒有足夠的散戶接火棒,每日砌高成交完全無謂。

搞了大半年,某日竇蓉忽然見到民企W出公告,大老闆以每股三毫全數賣盤,八卦問朋友其老闆有何苦衷。朋友只簡單回一句:「街數多,我都搵緊工!」

類似水退敗走的例子不在少數,本周立場新聞便有一個專題,統計過去兩年起碼有六間上市公司大股東失蹤,包括8月起失蹤的藍鼎國際(582)主席仰智慧、瑞年國際(2010)王福才、輝山乳業(6863)、天喔國際(1229)主席林建華、海藍控股(2278)大股東兼主席楊敏、南南資源(1229)執行董事羅方紅。

兩年六上市公司董事失蹤

相比起走佬的民企老闆,朋友效力的民企W仍然能找到買家甩手,割讓公司控制權還債,總算有始有終,起碼留番少少渣滓給投資者。由於中國經濟轉差,股民要特別留意股價飄忽的民企,不要輕信「已跌至吸引的估值」,「現金水平高」這些表面因素,因為大陸老闆輸錢有很多方法,有人押股買騰訊(700),股王由高位下跌四成,連上市公司力寶華潤(156),今年多次購入騰訊正股及股票掛鈎票據(ELN),賬面上蝕逾億元,誰知公司老闆除了炒燶自己股票外,有沒有炒燶其他人的股票?股民要警覺,大跌市的骨牌效應還未完全浮現。

另方面,未來一年手持大量殼股的金主恐怕亦要重新部署資金,今年港交所推出了多項改革,其中一條新例在八月一號已生效,把停牌到除牌的時間表大大縮短至18個月。現時75家長期停牌的上市公司,逾半會於明年731日被除牌。港交所還可引用不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要求,指令業務太少的上市公司進入除牌程序。雖然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但殼股價值下降,加上證監會事先張揚,預告明年上半年會全面出擊,以刑事及民事訴訟方式起訴約60家公司及個人,細價股融資活動難道唔收斂?

證監伙警廉查金融犯罪網絡 擬明年上半年起訴60企業及個人

水退潮剛開始不久,投資者要小心提防裸泳的上市公司老闆們。

 

 



留言
貿易談判破裂的雙輸後果

中美貿易談判最後一週破裂,關鍵細節亦透露出來。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一路堅持要中國立法來監察中國有否履行協議,包括監察知識產權保障、市場開放,取消補貼國企等主要美國要求。三個月來主要工作是撰寫貿易協議內容,萊特希澤堅持每一個字都符合美國要求,令到中方代表十分不滿意。結果四月底,中美雙方達成最後協議,文件長達150頁,但是中方只有四人知道協議內容,未上政治局常委及黨中央。當劉鶴把協議內文送上政治局常委批准時,遭到反對。認為美國強迫中國內部立法來執行美國的要求,是喪權辱國的行為。當時正是北京舉行一帶一路論壇,美國沒有派一個代表來會,被認為是故意不給面子給習建平,侮辱國體。黨中央內亦有很多反對聲音,認為中國不能屈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欺凌。在國內強大的反對聲音下,中國最後大幅修改貿易協議,取消所有相關中國立法的文字,把150頁的協議,大幅減至105頁。美方當然不會接受,認為這是推翻早前達前的協議,重新談判。萊特希澤把消息交給特朗普,建議美國加徵關稅來懲罰中國,迫中國重回談判桌。特朗普接納萊特希澤建議,宣佈把已經徵收10%關税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貨,提高至25%,更加研究向額外3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徵收25%關稅。結果是貿易談判失敗,劉鶴最近一次去華盛頓,只是向外界表示,談判沒有破裂,仍在進行中。實質上談判已經破裂,無可補救。在沒有貿易協議下,特朗普把貿易戰升級。中美爭端已經不是貿易戰,而是在國際上盟主的爭霸戰。自大狂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再發功,指美國永遠不會讓中國成為環球第一大強國。只有美國可以當大哥,中國永遠要臣服於美國之下,將來中美協議一定不可能是50/50。美國要不惜任何手段阻止中國和平崛起。因此,特朗普有必要打擊中國最出色的電訊企業:華為。特朗普宣佈把華為列入黑名單,禁止美國公司和華為造生意。晶片生產商高通、博通、英特爾、美光等被禁止出售芯片給華為。谷歌因應美國政策,宣佈停止支援華為的手機操作系統Android。這是繼提高2千億美元中國出口關稅由10%至25%後,侵侵打壓中國企業的手段。這已經不是貿易戰,而是環球國家實力的爭霸戰。有人評論,任何國家在5G上領先,就成為環球盟主,世界最強國家。由於中國華為5G的發展已經超越美國一年,打壓華為是最好打擊中國爭霸的手段。美國政府隨後又威脅向大疆及海康威視制裁,加大打壓中國科企力度。特朗普一手把美國歷展總統自尼克遜到奧巴馬,對中國友好的國際政策,用來制衡軍事戰略對手蘇聯,現俄羅斯。特朗普的敵對政策,針對中國的貿易和科技,令到中國必需向俄羅斯靠攏。針對美國的環球惡霸政策,中俄只有更加接近合作,抗衡美國的霸權。特朗普一手把美國50年來,歷展美國總統和中國建立的良好戰略關係徹底破壞。特朗普到處樹敵,令到國際不穩定。去年美國向中國進口徵收關稅,國內沒有很多反對聲音,因為影響較小。但這次美國173間美國運動鞋及服務處品牌,包括所有的名牌,例如Nike、Adidas、Under Armor、Puma 等等聯署反對。指向鞋類及服裝徵收25%關稅,對行業將是災難性,影響到數以萬計人的生活。估計美國消費者要承受額外70億美元的開支,現時美國進口鞋類有26%是來自中國,不可能短期內把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同時經濟學家重新計算過關稅對美國消費者及經濟的影響,現時估計對美國的經濟損失高達600億美元,等於向全民加稅20%。特朗普曾狂言,美國一定嬴貿易戰,事實証明在貿易戰中,沒有贏家,只有雙輸。在國際關係轉壞情況下,港股繼續尋底。投資者要暫時離場。

矽谷獨角獸的騙局

一個曾經被傳媒吹捧為醫療界Steve Jobs的金髮美女,一間估值一度高達90億美元的矽谷獨角獸企業,最終被《華爾街日報》記者踢爆,所謂顛覆性的血液檢測新技術,原來只是一場騙局。Bad Blood這本書,講述的是金髮美女Elizabeth Holmes,十九歲從史丹福大學輟學,創立血液檢測公司Theranos,藉着塑造一個美麗的遠景,加上她本人無堅不摧的銷售技巧和魅力,而令很多矽谷投資名人入股。一般的檢血過程,醫生要抽取數支血液樣本,並會將血漿、血清等成份分離,不同的檢測項目需要不同的標本類型,並需要在採血樣本中加入不同的添加劑,因此往往要等數天才有完整的檢血結果。伊莉莎白聲稱她發明了一個方法,只需抽取幾滴血液,利用一個取名為“Edison”的機器(大小如企業用打印機),便能作出多種血液檢測。如果Theranos的聲稱屬實,Edison將帶來血液測試的革命。遺憾的是,這項革命只是一場「矽谷騙局」,利用了矽谷風險投資界的一些盲點,居然矇混了十多年!更離奇的是,Theranos董事會內明明坐滿政商猛人,卻無視Theranos的產品問題,等到記者John Carreyrou追訪才揭露問題。伊利莎白小姐由創業奇才淪為矽谷老千的故事,充滿劇劇性,不過她在推銷方面真是有獨特的手腕和魅力,如果她一開始不是選擇需要嶄新科研突破的醫療行業,而是揀Uber、Airbnb、Alibaba那類利用現有科技改變消費習慣的商業模式,相信以她的才智毅力,不必做假也能成功。令我感興趣的是,Theranos聲稱用「幾滴血」就可以提供準確的檢血結果,有助診斷數十種病症,這樣偉大的技術不存在的話,其實好易穿崩,但Theranos不斷集資,估值更愈來愈高,當中折射的羊群心理,倒是值得分析下。歸納而言,出色的詐騙故事都有幾個共同特質。「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香港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但這個富有城市卻不盛產startup才俊。除了老掉牙的租金人工成本過高,尋租經濟主導之外,亦因為創投基金都喜歡一些dream big 的東西,土生土長香港人要打入國內市場,以前尚且不容易,現在就更加難上加難,香港彈丸之地的市場,創投不感興趣。套用毛澤東名言:「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要成功取悅財富金字塔中最頂層的那班富豪,格局一定要夠大。遠的不說,上周五瑞幸在NASDAQ上市,招股反應奇佳不在話下,而且上市首日最多上升4成,風險投資、股市都是名利場,一間創業不到三年的公司,規模足以威脅Starbucks,極速上市之餘,還獲投資者追捧,怎也要改口說句厲害。當我們這批魯蛇懷疑瑞幸做一蚊生意補貼兩蚊,創辦人卻一早認定真金白銀投資的PE fund,更相信行軍要快、要狠,不怕你蝕,最怕你縮。伊利莎白深懂這個矽谷遊戲的玩法,19歲的她無疑極且膽色,不鳴則已,一來就是顛覆檢血市場的大茶飯,從捉摸投資者胃口,到構建商業模式這兩方面來說,她是聰敏而大膽的,錯就錯在血液檢測技術,不是應用已有的科技進行商業上的改良,而是需要在醫學、化學等領域上有真正突破性的發現或發明,她選擇的這個領域需要紮實的學術基礎,事後孔明,大家都說一個19歲的college dropout,要去駕馭一間推動尖端檢血技術革命的公司,當然力有不逮,可能她晚出世五年,看到共享經濟這類商業模式上的顛覆已足以籌到大錢,便不會勉強吹噓自己在醫學技術上的突破。在風險投資的世界裡,dream big是對的,失敗也沒有問題,反正不少big idea 都會失敗收場,最錯是為了掩飾失敗而做假。識人好過識字單是創業者膽子大是不夠的,投資者的膽子和胃納都夠大,才能成就矽谷的創業傳奇,而能夠接觸頂級富豪及投資基金的圈子,首推美國頂級大學的圈子,伊利莎白的成長環境,令她有機會接觸到很多創投界方面的大佬,最早加入Theranos董事局的,是其史丹福教授Channing Robertson,而第一批投資者當中便包括兒時朋友的創投老竇。入讀史丹福大學,透過兒時鄰居、同學的關係,幫助她成功踏出第一步,所以不要怪家長們挖空心思都要送仔女入名校,在這個識人好過識字的社會,創業起步點的格局,對後面融資的多寡有着決定性的因素。有創業理念不一定會成功,所以第一批endorse你的人就是最重要的名片,而對年輕創業者來說,這個人脈要不是來自家庭,便是來自校友,如果家境只屬中產,要發達,讀名校、識有錢仔,然後識埋有錢仔老竇,是無可厚非的成功之路。伊利莎白起步很成功,不過她的能力及不上她的夢想般偉大,而她最依賴的男朋友Sunny,又是一個對醫療行業一竅不通的人,Theronas即使成功籌集到一輪又一輪的錢,卻無力成功取得技術突破。The fear of missing out 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剛入行時聽過一個前輩講股票心理學,投資者永遠是被恐懼與貪婪這兩種極端的特質在拉扯,賣股票的人,就是要儘量引發他們的貪婪,在貪念裏忘記恐懼,技術性的東西,愈解釋得多,人們顧慮反而增加,愈簡單的「大橋」,愈容易sell。前輩講的是真理,由荷蘭鬱金香,到千禧dotcom、到共享經濟,資深投資者一樣中招,就是被一個似層層的大潮流所打動,伊利沙白的血液檢查,融資這麼多次都未被篤爆,連有醫藥背景的大企業也受騙多年,就是因為他們一廂情願地相信一個美夢,沉溺當中以致進入了一個盲點區。另外一樣就是害怕落後於大勢,the fear of missing out,這點用廣東話「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來形容實在很貼切。有錢家族的富二代、富三代很多都是做風險投資,如何成功投資壯大家族,是他們的使命。如果太多顧慮錯失了賺上百倍金錢的機會,即是代表他們在掌管家族財富方面交不出功課。只要取得一批一線投資者的信心,其他人也會在怕執輸的情況下跟投,這個定律在一級市場、IPO或二級市場屢見不鮮。善於操弄別人心理似乎也是Elizabeth與生俱來的能力,她在融資方面從未失手, Theranos前後共融資超過四億美元,不少投資者皆赫赫有名,其中最著名的個人投資者為「傳媒大亨」梅鐸。故事的重要性story telling 輿論的盲點很奇怪,當大部份都選擇相信了你的故事,對當中的錯漏之處便會視而不見。我有時回想,當年的政務司許仕仁養馬,又坐飛機去歐洲聽歌劇,加減數一算,都知道公務員份人工不夠用,但持續多年都沒有記者懷疑,我相信不是故意包庇,而是他成功令大家習慣了他這個識飲識食的橋王形象,橋王任性花費一下,好像很正常?是的,不過他除了為政府出橋之外,更為新鴻基偷偷出橋之嘛。至於伊利莎白,就致力模仿Steve Jobs,Bad Blood的作者更指,她刻意常穿黑色樽領毛衣,令人以女Steve Jobs 來形容他,更故意壓低聲線,增加磁性魅力。群眾都喜歡簡單易明的聯想,女Steve Jobs呢招好work。後生金髮碧眼有着數伊利莎白金髪碧眼,創業時只有19歲,Theranos 爆煲時,她也只是30出頭,後生靚女的她,對俘虜阿伯寧捨得心應手。一批又一批的投資者,以致加入Theranos董事局為公司背書的名人中,很多是搵夠賺夠,但在商界、政界仍然位高權重的阿伯。當中包括前任國務卿Henry Kissinge和George Schultz,事後不難發現,董事名單裡鮮少對於醫藥真正有所鑽研的人士。換個角度看,美國人可能很期待一個年輕女創業家的誕生,當世界不少國家早已經有女總理、女總統時,美國建國以來都未選出過女總統,因此阿伯對後生女的支持,不一定是貪圖美色,也許在男人主導的矽谷,大家都渴望有個年輕女億萬富豪的出現,不讓朱克柏格專美。很多獨角獸企業都是先有理念,集了資再慢慢砌業務,收入及利潤預測不對辦,倒不是奇事,弊在「愛迪生」的檢測結果非常不準確,有說很多測試根本不在Theranos的實驗室裡完成,而是藉由主流的傳統儀器產生,這就變成了詐騙。這個故事還有一個教訓,獨立的記者調查報告很重要,對「愛迪生」起疑的記者John Carreyrou,得過兩次普立茲獎,鍥而不捨追查真相的精神,粉碎了一個九十億美金的騙局。記者的角色,不是唱好大灣區的故事,這個道理,現在的香港當然不懂。

置地記者之殺入中環

秉承返工大過條命的香港精神,職場文章一直頗受讀者歡迎,由於返中環工乃躋身精英的代表,於是又衍生出一種香港獨有的「中環文種」,以窺探中環金融圈子、高級華人的生活點滴為主要內容。元祖級代表有左丁山、原復生(包括但不限於蔡東豪),以老闆們的視覺遊走中環,前者逢周三早休為入馬場,後者早休則為了打邊爐,驅車走勻港九,遠赴深水埗買腐竹,只為集齊食材中的至尊代表,好不風流!繼承蔡氏風格的,有偽律師王廸詩,以及IFC外望的葉朗程,兩者都標榜中環精英浪漫奢華的生活,工作是場景,談情說愛、飲飲食食、黑卡禮遇才是主菜。同場加映還有暖男老闆「人在中環」的CK。鏡頭一轉,來到以中環十一少、渾水為代表的九十後作家,卻都屬不羈愛自由,寧像六國論蘇洵做deal maker,也不會返朝九晚六中環工。吾友八十後「置地記者」賴叔(下稱「置記」),夾在上岸級的前輩,以及自由斜槓的後輩中間,他的職場心經,正好填補了中環文體最缺少的寫實內容。置記孜孜不倦地爬格仔十數年,終於得到機會出版第一本著作《漫遊中環 -- 銀行金融入行攻略》,以寫實但又不失幽默抵死的手法,細說在中港融合洪流中的,土生香港人仍可把握的上位途徑,對希望殺入中環的年輕人甚有參考價值。置記的正職崗位,是近年金融業大熱的合規 (Compliance) ,為公司風險管理出一分力。竇蓉初識這個年輕人時,第一個反應是「撞鬼,家陣返中環工要讀咁多書嘅,好彩我出世早!」話說置記在本地三大之一畢業後,十年內又讀了兩個碩士。在拼搏上位、讀書增值之際,又無間斷地在網絡上寫文,是愛,抑或責任?「寫文對我來說是一種抒發吧,從最早期的Xanga,到後來的facebook,再搬到Medium,都累積了一班讀者,這本書算是將我對金融行業入門需知,介紹給一些新人。」寫作不難,最難是持之以恒,勤力的置記,每月在Medium發文二、三十篇,收益居然足夠停車場車租有餘,以此看來,付費內容也不是不可行的。新書《漫遊中環》比較適合職場新人,置地在 Medium及JobsDB專欄則分享更多搵工跳糟、自保、上位的職場心得和經驗。既然有打工經驗的人都可以寫職場心得,置記又何以覺得自己有資格指點別人呢?「可能都係觀察能力,以及寫作風格的分野。」正如他網頁的自我介紹:「八十後,土生土長。大學主修新聞與傳播,畢業後曾跑新聞,結果轉咗入銀行,穿梭後勤、中場、前線,由九龍東殺返入中環。近年轉戰金融服務業,見盡港、中、外資機構職場 XO 極品人和事。」以文青初心,配合金融實務經驗撰文的置記,文章屬於實用、輕鬆小品,筆下的中環世界既貼地亦荒唐。金融中生代在中環遇到的難題之一是中港融合,大陸人、大陸老闆愈來愈多,面對這個洪流,置記的職場心經又有甚麼忠告?「我諗緊讀多個JD (Juris Doctor)。做金融業合規除了實戰經驗外,再多個法律專業資格旁身,可以增加競爭能力,畢竟在職場上持續攀登,要保持住令老闆不覺得這個員工是overpaid的,都要付出一定代價。」「置地記者」,明顯是「戰地記者」的諧音,中環人表面官仔骨骨,內裏卻不時出現殺戮職場的戰況,相比比《漫遊中環》這個書名,我覺得《殺入中環》可能更貼切。新書除了適合中環新鮮人外,職場中生代想轉field、轉職也值得看看,至於整天抱怨後生仔轉工頻密又唔捱得的職場老鬼,也許亦可從中了解一下年輕人的搵工心態,新書每本售價$78,不日起各大書店有售。置地記者Medium 賬號置地記者Facebook 賬號

大股東是空心老倌  靠借貸維持上市公司地位

本周香港金管局及證監罕有地發表聯合聲明,指在調查某中資銀行,在香港迂迴曲折的貸款,令到監管當局亮起警號。聲明表示一間在香港上市的中資銀行,貸款給其上市子財務公司。其子財務公司用這筆錢,投資一個資產管理公司的私募基金。這私募基金把這筆錢借給一間特別投資項目(Special purpose vehicle)。這特別投資項目是由一位上市公司的大股東擁有。這筆錢是用來償還這大股東另外一筆由另一個特別投資項目的貸款。而這貸款的抵押品是這上市公司大股東的上市公司股票,股數等於上市公司發行股票的70%。證監在去年8月份曾經表示過,高度關注這些迂迴曲折的安排。表面上是投資私募基金,但實際上是孖展貸款給上市公司控股股東。這種高額度,高槓桿的孖展貸款風險極大。因為當大股東把上市公司發行股票的七成按了做孖展貸款,基本上這上市公司股票已經沒有流動性。貸款人持有的抵押品,基本上沒有流動性,也沒有市場,其按揭價格令人懷疑。這個迂迴曲折的安排其實是由股壇長毛大衛偉伯(David Webb)在2018年8月,首先提出疑問。可能政府監管當局按偉伯的資料進行調查,發現到整個金融迷網的來龍去脈。中資銀行間接透過投資項目,而借孖展給上市公司主席。按證券法例,金融公司的孖展貸款必須向證監通報。股票孖展貸款有很多限制,例如金融機構不能把超過總孖展貸款的10%借給一間上市,及其關連公司。證監過去兩年都積極加強孖展貸款的監管,在市場做了一年的諮詢。引發證監收緊孖展監管是輝山乳業爆煲事件,2017年3月24日輝山乳業股價急挫,由2.8元急跌至收市0.42元,停牌至今。輝山乳業爆煲之前已經被沽空機構狙擊,指其帳目造假,很多機構投資者沽空其股份。證監發現,輝山乳業在多間金融機構按股票借孖展貸款。當輝山乳業資金鏈斷裂時,股價急挫,拖累到多間金融機構錄得大額虧損。輝山事件,直接令到證監收緊孖展貸款的監管。由於輝山市值過100億元,在市場的貸款金額非常大,直接影響到持牌金融機構的流動資金情況及健康。現在證監建議把孖展貸款限制於持牌金融機構股本的5倍;而單一欠債人的借款,不能超過總孖展貸款額的10%。高槓桿及高孖展借貸維持股價的上市公司風險極大,2019年1月17日,有幾間上市公司的股價突然急挫90%。股價爆煲的有主板及創業板公司,其中有間內房股,市值一百多億元,是一間中型內房股。股價當天由13.26元急挫至最低1.4元,跌勢之急,連公司的董事都不能及時沽貨,蒙受龐大損失。在這孖展風波中,令人意識到。孖展危機並不限於小型股,一些中型企業,甚至大型公司逾100億市值的上市公司,都是一間紙牌公司(House of Cards),大股東需要按公司股票來借孖展,來購買自己上市公司的股票。即是說上市公司大股東根本是個空心大老倌,自己沒有錢,要靠借錢來維持上市公司的地位。根本不堪一擊,只要外界一點壓力,便像紙牌公司,完全倒塌下來,小股東只能自求多福。

年金廣告大戰

多得政府推出自願醫保計劃,各大保險公司加大廣告budget,醫保、年金的廣告,充斥着地鐵站、電視、社交平台。事緣我和身邊的朋友都已步入初老階段,亦是年金計劃的黃金銷售對象,對這些廣告自然較為關心,綜觀芸芸年金廣告,本人隨機小規模訪問,都認同永明金融的鄭伊健是最合適的年金代言人。古語有云,步入晚年最重要的是老友、老本、老伴,此外,有自己的興趣和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也很重要,匯豐年金廣告中,有個攣髮肥佬,正是在籌謀退休之後做咩好,這類年輕時只識返工,沒有時間玩樂的中佬的確是最普遍,問題是,退休先來搵嘢玩,有錢都未必有伴。「退休夢想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pO6J9OP4Tw講老本,鄭伊健不是古天樂、劉德華,很早已不在前線拼搏,亦甚少聽聞他撲上大陸拍合拍片,但他勝在儲夠影視老本,有幾個經典角色,十首八首名曲,久不久出來拍戲、開演唱會,仍然有足夠捧場客,而且唱的聽的都心滿意足。這種老本最令人羨慕,既在市場上仍有生存價值,但卻不用削尖腦袋和後生仔爭一日之長短,瀟灑自在。講老友,伊健予人普遍印象就是貪玩、多嗜好;唔計較,多損友。看電影頒獎禮,又見古惑仔的組合出來柴娃娃唱歌,而這班人就算唱新歌,也只是「友情歲月」的變奏。但你咪理,這個拼湊而成的兄弟班,延續多年不衰,多數要靠最紅的那個不計較,「17歲班隊友,70歲重可以齊上齊落」,由他道來,又真是幾有說服力。永明年金廣告講老伴,蒙嘉慧屬於低調的明星太,類似劉青雲和郭藹明,鄭太連嗜好打羽毛球都夠晒貼地,年金回報較低都不用驚。至於其他組合,AIA 的Do 姐、農夫組合,勝在十分搶耳,呢期曝光高超高,只是我覺得Do 姐比較精明,唔會買年金。楊千嬅、丁子高那個花旗年金,個老裝的水準好像業餘劇團一樣,超級難代入。伊健的優勢當然還是靚仔和仍然多頭髮!不過當一班阿嬸大讚伊健時,都有人獨排眾議,「從來都唔鍾意佢,成世好彩,個人都唔求進步嘅!」咁咪啱晒賣年金咯,唔進取,保本月月有錢收。至於年金究竟邊隻好,恐怕這篇八卦無甚養份的文章就角答到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