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股災回顧

2018-10-29 17:17:05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過去四十年,股災通常都在十月發生,2018年的10月也不例外。通常每十年港股便會升至歷史高位進入大牛市,然後接着由大牛市跌落熊市雖然今年沒有類似亞洲金融風暴、次按危機、金融海嘯等的災難事件發生,但是港股也由牛市跌至熊市。恆生指數今年初創歷史高位33,484點,到最近跌至24,600點,足足跌了8,884點,跌幅達到26.5%。港股下挫,主要是中美貿易戰,美國加息,新興國家貨幣貶值,中國經濟增長放慢,A股質押問題等拖累。港股跟A股及美股下挫,看來跌勢仍然未止。

本來上星期A股有反彈跡象,副總理劉鶴、中國人民銀行行長、保監及證監總裁共同表態,支持A股。A股反彈,也令到港股短暫反彈,恆生指數上星期一升591點。只可惜,升勢曇花一現後,港股又重拾跌市。這一次,主要是受到美股拖累。

美國聯儲局經過長達七年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在市場購入超過3萬億美元的債,美國經濟復甦起來,經濟增長由負值升至今年第二季的4.2%,第三季3.5%,失業率由10%減至3.7%。因為美國經濟已經進入復甦期,聯儲局兩年前開始收窄超寬鬆貨幣政策。利率兩年來加了9次,累積加了2 1/4厘。同時聯儲局也開始退市,減少在市場買債。聯儲局手上持有的債也減小了過千億美元。

聯儲局成功的貨幣政策,同持刺激了美股上升。美股由20093月熊市的低位反彈,直至到201810月,連續升了97個月,是美股歷史上最長升市。杜瓊斯指數由20093月的低位6,469點,升至2018103日的歷史高位26,951點。代表科技股的納斯達克指數由20093月低位1430點,升至2018829日的歷史高位8109點。杜瓊斯在最長的牛市升了4.1倍,納斯達克指數升了5.7倍。最大的科技股,俗稱FANG的面書(Facebook),蘋果(Apple),亞馬遜(Amazon),串流(Netflix),谷歌(Alphabet),領導美股上升。同時也支持了中港的科技股百度,阿里,及騰訊上升。

世上沒有永恆的光輝,升了9 年的美國牛市也有結束的一天。杜瓊斯指數才在103日創歷史高位26,951點,上星期五1026日跌至24,445點,跌了2,506點。

美國經濟復甦,持續9年的增長,有見頂的跡象。首先是新屋動工下跌,接着是季度經濟增長,由第二季的4.2%,放慢至第三季的3.5%。五大科技藍籌股,最近股價大跌20%。面書的跌幅最大,新上客人數增長令人失望,新興對手搶去市場,股價更不堪入目,由217美元跌至145美元。亞馬遜季度盈利符合預期,但是預測收入增長放慢,令到市場失望,股價從歷史高位急跌20%。市值從一萬億美元急跌至8000億美元。谷歌母公司Alphabet同樣,業務展望令市場失望,股價一樣大跌。由1268美元急跌至1050美元。只有蘋果略為好一點,只跌約7%

美股牛市完結,加上A股急跌令到港股陷入熊市港股將要維持一段時間在低位徘徊,支持位仍然在24,087。港股的估價已經十份低市盈率不足10息率達到6下跌空間有限。



留言
財富夢工場的腐敗與淪落

最近消息傳出,港交所一位前上市科高級職員被查,涉嫌過去幾年內向近30間申請上市公司開綠燈,令到這些公司可以成功上市。據聞這位高層已經離職,但調查只是剛剛開始。據了解港交所已經把兩間律師行及三間保薦人列入受監察名單,涉事的幾十間公司以建築及飲食為主。筆者和業界人士討論過,有關港交所綠色通道的事,過去幾年都有傳聞,投資銀行、保薦人行業中盛傳,上市公司如果肯付款,成事機會便大增。傳聞相關人士是上市科高層,負責把上市申請交給上市委員會審批,保薦人會把上市申請版招股書(俗稱A1)先給相關人士過目,由於相關人士熟悉上市程序,處理過大量上市文件,知道上市委員會的要求是什麼,他來先審核上市文件,然後告知保薦人,要作什麼修改,才能通過上市委員會。結果是大量同類型公司在2016年至2018年上市。筆者在新股上市午餐,見過不少這類型企業。最明顯的是,這些公司好像倒模一樣,極之相似。例如建築公司,往往都是單一個工程,收入都是一千萬至一千五百萬港元,剛剛符合創業板上市。另外飲食類的上市公司也特別多,同樣都是剛剛符合上市條件。有人說,投資銀行把建築工程分開幾個,來申請上市,每一個都是差不多條件上市。由於香港上市申請是註冊制度,如果能符合上市條件便批准,上市委員會都一貫批准上市。對投資銀行來講,市場上多的是建築公司及飲食集團,如果能有一個程式可以安排上市,便可以以生產線方式,大量啤殼上市。所以2016年至2018年創業板上市公司中,建築和飲食佔了很多。在2017年之前,這些創業板上市的公司,在2016年,一上市便炒高幾倍至幾十倍,升幅甚至有一百倍以上。成功上市公司股東,把股票炒高賺的錢,數以億計。以一間只有1千5百萬元收入的公司股東,上市時市值不過2億元,一上市靠炒股便可以賺幾億元,實在是非常的吸引。當時港交所對上市股東組合監查少,有很多情況,九成以上的股票集中在一間證券商,其他99個股東只有象徵式的1%股票,即是股票過份集中,全部在大股東幾個人手上,極之容易炒到不合理水平。鑑於這些股票炒得高得太不合理,港交所在2017年頒發新例,禁止過度集中的股份分配,又嚴厲監察上市後股票的炒作,現在很難再把新上市公司炒高幾十倍。可能因為相關人士上得山多終遇虎,港交所今年第一季把關十分嚴厲,否決了很多隻建築公司及飲食集團的上市申請。保薦人及公司股東的財路也斷了。香港交易所是製造財富的夢工場,上述的上市公司大股東賣完股份賺錢後,還可以賣殼。創業板殼值3億元,主板殼當時值5億元。一位身家只有幾千萬的商人,上市後可以創造幾億元的財富,這個誘惑實在太大。在上市過程中,一位在關鍵職位的人士,可以掌生殺權,財富自然來。所以自然會有綠色通道,一個醉生夢死的財富夢工場,腐敗並不偶然,而是必然。

兩女越洋罵戰,中美分歧嚴重。

市場本來預期中美貿易談判在四月尾結束,五月初達成協議,中港股市可以急升,進入牛市第三期。可惜如意算盤打不響,貿易談判在最後一刻破裂。中方不能接受美方要求,把遵守協議放入中國法律,等於放棄主權。消息透露,美方要求中方不再補貼國企,令到美企可以在中國享受同等待遇;美方又要求中方全面開放互聯網,中央政治局認為美方要求過了界,直接傷害到中國共產黨的管治權,是不可能接受。中方把150頁協議大幅減至105頁,美方認為中方反口,推翻之前談好的協議,促使特朗普在5月10開始,把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關稅由10%提高至25%;中方則宣佈把600億美元美國進口納入關稅範圍,又取消訂購大豆。接着美方宣佈制裁中國最大電訊設備製造商華為,把華為列入制限名單,美國企業要向商業部申請,才可以賣產品給華為。美國的芯片製造商都不准賣芯片給華為,志在全球圍堵華為,令到華為業務停頓,藉此壓制華為在5G的業務。貿易戰很快升級為科技戰,或者是國際話事權爭霸戰。美國覺得華為在5G的領先優勢,影響到美國在電訊產業的領導地位,因此需要用非常手段來壓制華為。不要讓中國超越美國成為環球的科技霸主,中國不能做第一,只能由美國做第一。另又計劃制裁生產航拍機的大疆DJI,大疆航拍機佔美國市場80%,威脅美國的國土安全。生產面容貌識別的海康威視及中華等五間企業,佔美國容貌識別市場80%的中國廠商,也會受到美國制裁。華為、大疆、海康等企業受到美國制裁,主因是他們太成功,佔美國市場大部份。他們的技術已經超越了美國企業,令到美國感到受威脅,故有需要壓制他們。美國更加計劃限制領先科技向中國的出口,包括人功智能、機械人及3D打印等。為什麼美國不制裁打壓印度、印尼、或其他發展中國家。只因他們沒有中國的成功,不會威脅到美國的霸主地位。其實特朗普這高調向中國打壓,顯示他們的不安,想在中國崛起前打壓中國,令到中國永遠不能挑戰美國的領先地位。中美的貿易戰、科技戰,發展到跨太平洋的口水戰。央視英文國際台的主播劉欣,和美國霍士電視的崔西理根(Trish Regan)隔洋互相批評。劉欣在霍士電視新聞節目,現場舌戰理根。劉欣批評美國掀起貿易戰,違反世貿協議,理根批評中國盜竊知識產權。兩位主播各自表述,其本上沒有真正辯論主題貿易戰誰是誰非。觀眾不能各自決定,是誰贏了辯論。但是網民發現劉欣原來是美國籍,結果美國是贏家。中央媒體更加罕有是發表言論,指美國要小心,勿謂言之不預。警告美國不要漠視後果,這句話中國官媒以前三次用。在1962年,中印戰爭前;1967年中蘇珍寶島開戰前;及1979中國教訓越南前夕。三次都是戰爭跟隨,顯示中美關係已經達到危險程度,不可以再漠視。兩位美女主播的隔洋罵戰,顯示中美貿易談判根本上難達成協議。雙方有不同的目的及解決方案,根本沒有共同點。美國要求太多,要中方開放市場,放棄補貼國企的政策,基本上危害到中國的生存,中方沒有可能接受。中方只希望以平衡貿易來滿足美方要求,這根本不能滿足美國侵略性的要求。雙方只能各自表述,特朗普仍然表示中方極想和美國達成貿易協議,談判仍有良好進展,這只是自欺欺人的說話。中方成立失信機構名單,針對美國制裁華為。官方多次批評美國得寸進尺,要求損害中國主權,令到談判破裂。中美雙方越行越遠,中港股市也越來越悲觀。

貿易談判破裂的雙輸後果

中美貿易談判最後一週破裂,關鍵細節亦透露出來。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一路堅持要中國立法來監察中國有否履行協議,包括監察知識產權保障、市場開放,取消補貼國企等主要美國要求。三個月來主要工作是撰寫貿易協議內容,萊特希澤堅持每一個字都符合美國要求,令到中方代表十分不滿意。結果四月底,中美雙方達成最後協議,文件長達150頁,但是中方只有四人知道協議內容,未上政治局常委及黨中央。當劉鶴把協議內文送上政治局常委批准時,遭到反對。認為美國強迫中國內部立法來執行美國的要求,是喪權辱國的行為。當時正是北京舉行一帶一路論壇,美國沒有派一個代表來會,被認為是故意不給面子給習建平,侮辱國體。黨中央內亦有很多反對聲音,認為中國不能屈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欺凌。在國內強大的反對聲音下,中國最後大幅修改貿易協議,取消所有相關中國立法的文字,把150頁的協議,大幅減至105頁。美方當然不會接受,認為這是推翻早前達前的協議,重新談判。萊特希澤把消息交給特朗普,建議美國加徵關稅來懲罰中國,迫中國重回談判桌。特朗普接納萊特希澤建議,宣佈把已經徵收10%關税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貨,提高至25%,更加研究向額外3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徵收25%關稅。結果是貿易談判失敗,劉鶴最近一次去華盛頓,只是向外界表示,談判沒有破裂,仍在進行中。實質上談判已經破裂,無可補救。在沒有貿易協議下,特朗普把貿易戰升級。中美爭端已經不是貿易戰,而是在國際上盟主的爭霸戰。自大狂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再發功,指美國永遠不會讓中國成為環球第一大強國。只有美國可以當大哥,中國永遠要臣服於美國之下,將來中美協議一定不可能是50/50。美國要不惜任何手段阻止中國和平崛起。因此,特朗普有必要打擊中國最出色的電訊企業:華為。特朗普宣佈把華為列入黑名單,禁止美國公司和華為造生意。晶片生產商高通、博通、英特爾、美光等被禁止出售芯片給華為。谷歌因應美國政策,宣佈停止支援華為的手機操作系統Android。這是繼提高2千億美元中國出口關稅由10%至25%後,侵侵打壓中國企業的手段。這已經不是貿易戰,而是環球國家實力的爭霸戰。有人評論,任何國家在5G上領先,就成為環球盟主,世界最強國家。由於中國華為5G的發展已經超越美國一年,打壓華為是最好打擊中國爭霸的手段。美國政府隨後又威脅向大疆及海康威視制裁,加大打壓中國科企力度。特朗普一手把美國歷展總統自尼克遜到奧巴馬,對中國友好的國際政策,用來制衡軍事戰略對手蘇聯,現俄羅斯。特朗普的敵對政策,針對中國的貿易和科技,令到中國必需向俄羅斯靠攏。針對美國的環球惡霸政策,中俄只有更加接近合作,抗衡美國的霸權。特朗普一手把美國50年來,歷展美國總統和中國建立的良好戰略關係徹底破壞。特朗普到處樹敵,令到國際不穩定。去年美國向中國進口徵收關稅,國內沒有很多反對聲音,因為影響較小。但這次美國173間美國運動鞋及服務處品牌,包括所有的名牌,例如Nike、Adidas、Under Armor、Puma 等等聯署反對。指向鞋類及服裝徵收25%關稅,對行業將是災難性,影響到數以萬計人的生活。估計美國消費者要承受額外70億美元的開支,現時美國進口鞋類有26%是來自中國,不可能短期內把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同時經濟學家重新計算過關稅對美國消費者及經濟的影響,現時估計對美國的經濟損失高達600億美元,等於向全民加稅20%。特朗普曾狂言,美國一定嬴貿易戰,事實証明在貿易戰中,沒有贏家,只有雙輸。在國際關係轉壞情況下,港股繼續尋底。投資者要暫時離場。

彈指間消滅牛市的特朗普

上星期美國財經電視CNBC引述美方貿易談判團隊,指雙方快達成貿易協議,更指中國副總理劉鶴將於本星期三率領100人的代表團,浩浩蕩蕩去華盛頓,進行最後一輪談判。消息指美國將會取消對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徵收的10%關稅,中方也會有相應行動。兩國領導人會正式簽署貿易協議。連特朗普本人也發言,指貿易談判進展非常順利,快將達成協議。不過特朗普又加一句,中美有沒有協議都不重要,因為美國一定是大贏家。香港股市預期中美本週很大機會達成貿易協議,加上美國經濟數據理想,港股在勞動節假後升破30000點。上星期五美國公佈非農職位增加23.9萬份,失業率跌至3.6%,去到49年來的低位。受到就業數據理想刺激,杜瓊斯指數升197點,納斯達克更升121點,市況一片樂觀氣氛。怎知晴天霹靂,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日晚在TWITTER撰文,指他將在本星期五把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貨的關稅,由10%提高至25%。特朗普指中國在拖延貿易談判,還想重新談判貿易協議。指中國沒有誠意,所以要以最嚴厲的手段,警告中方。特朗普像復仇者聯盟的大摩頭THANOS,一出手便令到半個銀河系的人類毀亡。特朗普的推特發言,把中方官員打個措手不及,完全大出意料之外。因為從各方的消息,尤其是美方消息,投資界都以為中美雙方非常接近達成協議。經歷十輪會談,三個月的緊密談判,不會一下就全功盡廢。不過特朗普不是個正常的政客,更不是個傳統的美國總統,經常作出驚天動地,令人極度意外的決定,完全不顧到後果。特朗普威脅不單只要向兩千億中國進口關稅,從10%提高至25%。餘下3.25千億美元中國進口也需要支付25%關稅。關稅有可能再提高,最高可以達到40%。特朗普單方面的行動,完全打亂中方的部署。本來劉鶴星期三率領龐大100人團隊去華盛頓,準備簽約。現在打亂陣腳,不知道貿易談判還在進行中,還是雙方各不相讓,令到貿易談判完全失敗。美國經濟顧問庫特羅出來打圓場,指特朗普要向中方加壓,令到中方接受美方的條件。但中方似乎不能接受美方單方面的動作,完全沒有給中方點面子,不符合外交禮節。貿易談判去到尾聲,一直都是美方透露談判進度,中方一直遵守保密協議。以前沒有美國總統,或者任何國家領導人在社交媒體,作出公開的指控,令到對方完全沒有還擊之力。特朗普的做法,有失外交禮儀,更不是國與國之間應有的外交禮儀。如果雙方有不同意之處,通常會經外交途徑,秘密解決,不會在公開場合發言。現在特朗普聲言本星期五,美國開始把關稅由10%提高至25%。時間之倉促,中方完全沒有還擊之力。到底中方應該怎樣應對,撕破面皮指美國破壞貿易談判?還是繼續談判,接受美方不合理的要求,求其達到中美貿易協議,不理後果?現時美國向兩千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征收10%關稅,額外開支基本由出口商及進口商吞了額外成本,美國消費者沒有損失,令到特朗普牙擦擦,指貿易戰對美國有利,有額外幾百億美元的關稅收入,而消費物價卻沒有上升。但一旦入口稅提高至25%,額外成本一定會轉嫁到消費者。美國消費物會上升,市民可動用開支減少。另方面,中國亦會把美資拒之門外,蘋果、波音飛機、通用汽車、福特汽車等將會失去市場。到時特朗普就不能牙擦地吹牛。貿易戰沒有贏家,只有輸家,結果是雙敗方案。

大股東是空心老倌  靠借貸維持上市公司地位

本周香港金管局及證監罕有地發表聯合聲明,指在調查某中資銀行,在香港迂迴曲折的貸款,令到監管當局亮起警號。聲明表示一間在香港上市的中資銀行,貸款給其上市子財務公司。其子財務公司用這筆錢,投資一個資產管理公司的私募基金。這私募基金把這筆錢借給一間特別投資項目(Special purpose vehicle)。這特別投資項目是由一位上市公司的大股東擁有。這筆錢是用來償還這大股東另外一筆由另一個特別投資項目的貸款。而這貸款的抵押品是這上市公司大股東的上市公司股票,股數等於上市公司發行股票的70%。證監在去年8月份曾經表示過,高度關注這些迂迴曲折的安排。表面上是投資私募基金,但實際上是孖展貸款給上市公司控股股東。這種高額度,高槓桿的孖展貸款風險極大。因為當大股東把上市公司發行股票的七成按了做孖展貸款,基本上這上市公司股票已經沒有流動性。貸款人持有的抵押品,基本上沒有流動性,也沒有市場,其按揭價格令人懷疑。這個迂迴曲折的安排其實是由股壇長毛大衛偉伯(David Webb)在2018年8月,首先提出疑問。可能政府監管當局按偉伯的資料進行調查,發現到整個金融迷網的來龍去脈。中資銀行間接透過投資項目,而借孖展給上市公司主席。按證券法例,金融公司的孖展貸款必須向證監通報。股票孖展貸款有很多限制,例如金融機構不能把超過總孖展貸款的10%借給一間上市,及其關連公司。證監過去兩年都積極加強孖展貸款的監管,在市場做了一年的諮詢。引發證監收緊孖展監管是輝山乳業爆煲事件,2017年3月24日輝山乳業股價急挫,由2.8元急跌至收市0.42元,停牌至今。輝山乳業爆煲之前已經被沽空機構狙擊,指其帳目造假,很多機構投資者沽空其股份。證監發現,輝山乳業在多間金融機構按股票借孖展貸款。當輝山乳業資金鏈斷裂時,股價急挫,拖累到多間金融機構錄得大額虧損。輝山事件,直接令到證監收緊孖展貸款的監管。由於輝山市值過100億元,在市場的貸款金額非常大,直接影響到持牌金融機構的流動資金情況及健康。現在證監建議把孖展貸款限制於持牌金融機構股本的5倍;而單一欠債人的借款,不能超過總孖展貸款額的10%。高槓桿及高孖展借貸維持股價的上市公司風險極大,2019年1月17日,有幾間上市公司的股價突然急挫90%。股價爆煲的有主板及創業板公司,其中有間內房股,市值一百多億元,是一間中型內房股。股價當天由13.26元急挫至最低1.4元,跌勢之急,連公司的董事都不能及時沽貨,蒙受龐大損失。在這孖展風波中,令人意識到。孖展危機並不限於小型股,一些中型企業,甚至大型公司逾100億市值的上市公司,都是一間紙牌公司(House of Cards),大股東需要按公司股票來借孖展,來購買自己上市公司的股票。即是說上市公司大股東根本是個空心大老倌,自己沒有錢,要靠借錢來維持上市公司的地位。根本不堪一擊,只要外界一點壓力,便像紙牌公司,完全倒塌下來,小股東只能自求多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