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釋善意,料與美談判協議可期

2018-12-04 14:27:19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G2020國集團)峰會順利在阿根廷舉行,一致承認目前貿易體系有缺憾,並支持世貿組織(WTO)改革,然而全球重心還是在於美、中兩國高層晚宴,結果也不負眾望達成初步停火協議,停止上調新關稅以進行為期三個月的談判,中方也釋出較多善意,包括馬上重新入口美國農產品,料未來新的中美協議可談判出台。

事實上至11月兩國元首通電之後,全球焦點已落在今次晚宴上,然而會前有不少波動,包括美股一度大幅反彈、反華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又被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重新納入晚宴名單等,令市場憂慮成果,結果晚宴據稱比原定時間延長半小時至兩個半小時結束,場外也聽到內部響起掌聲,算是暫時達致令中美貿易戰惡化的期望。

當然也有些蛛絲馬跡令人對中美會面略為樂觀,有報導稱中美一旦休戰,北京貿易代表團將由副總理劉鶴率領30人代表團在12月中訪美談判,而美方現任內閣倚重的中國問題智囊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也強調美中關係正在改善,否認美中冷戰,預言會面後將更上一層樓,他亦直言羞辱中國簽字是無用的。

雖然筆者在8月已預期美國總統特朗普理應仿傚與歐盟的協議,暫時凍結關稅以利中方展現誠意談判,可惜一波三折,然而會前中方基於經濟形勢欠佳而有意讓步的信號相當明顯:當時筆者寫到;「即將開幕的進口博覽會被大國冷待,歐盟更呼籲中方拿出具體開放措施,予外資公平競爭」。美國方面,中期選舉之後貿易談判形勢不變,「短期爭取中國的貿易協議料是特朗普首選,因為中方理虧一旦讓步,每年增加美方的能源、製造和農業產品規模可大幅增加逾千億美元,對美國中西部經濟刺激立杆見影」。

回顧今次談判結果,雙方表面只是暫停新關稅90日,但根據白宮的聲明:「中國將同意從美國購買雖尚未最後敲定但數量非常可觀的農業、能源、工業及其他產品,以減少我們兩國之間的貿易不平衡。中國已同意立即開始向我們的農民購買農產品。特朗普總統與習主席已經同意立即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財產保護、非關稅壁壘、網路入侵和網路盜竊、服務以及農業方面的結構性改變開始談判。雙方同意將爭取在未來九十日內落實這項交易。若該期限結束之時雙方無法達成一致,則關稅將由10%升至25%。」

總括而言,核心的貿易談判已有雛型,中方即重新入口美國農產品作為「誠意金」,基於內地豬瘟疫情,中國已重新入口美國豬肉,雖然目前中資企業輸入美國大豆等須背負關稅,但中糧等國企只要一聲令下,企業肯定「忍痛」執行指令。同時未來中國將向美國大量入口農業、能源、工業和其他產品,以減少貿易不平衡。

同時中美未來談判是涉及結構性改變,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知識財產保護、非關稅壁壘(即包括國企補貼)、網路入侵和網路盜竊(包括商業間諜),這些全數均是回應美國在貿易順逆差以外的要求,變相證明中方確實大幅讓步。而這些部份在談判承諾之後執行,更需要被對方檢驗和監督,故需時談判而非一蹴而就。

G20峰會上正式簽署的美墨加協議(USMCA)為例,客觀上本質只是更動原有24年歷史的北美自貿協定(NAFTA),結果談判歷時超過一年,跟盟友加拿大的談判更是持續拉鋸,寸步難讓,屢超過特朗普給予的時限,最終只是被視為揉合當年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和NAFTA2.0版本,加拿大仍然堅守住仲裁機制,並不視為重大偏好美國的協議,只是特朗普大張旗鼓宣傳和改名予人錯覺而已。這樣的協議也需要談判經年,若跟中國談判實際文本協議能夠在三個月內完成,將是令人意外。

引述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所言:「雙方工作團隊,將根據兩國元首達成的原則共識,朝着取消所有加征關稅的方向加緊磋商。」中國官方在媒體也有相關表態,即符合筆者會前分析:「中方將提出顯著讓步的方案,並爭取撤回已落實關稅。當然實際協議需時談判,但中國實際進一步的改革開放,至此已無回頭路。」

特朗普在空軍一號上表明,「美中今次談判是一個難而置信的交易(incredible deal)」,「若落實將是史上最大的交易之一……也將對農產品、工業以至電腦等每類產品有難以置信的正面影響,我只是不推關稅,中國將會開放……除掉很多關稅,」以此觀之,中國增加入口美國產品的規模或達1500-2000億美元以上。

貿易差額估計是中美談判當中,對物質上對美國最具吸引力的部份,特朗普的表態也很清楚,根據雙方聲明,其他會談內容也包括中國加強管制美國濫用嚴重的鎮痛劑芬太尼(Fentanyl);台海兩岸強調一個中國原則;加強朝鮮無核化的合作。另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向美國承諾,若美國高通(Qualcomm)早前收購荷蘭恩智浦(NXP)失敗的個案再重提申請,他對核准持開放態度,即變相否定早前官方以反壟斷為由的留難。

美國雖然在談判策略有欠周詳之處,但其極限施壓確令中國過去蒙混過關的貿易行為被逼受審視,經濟、科技發展和供應鏈均備受壓力,也令習近平時代極具自信的發展方向被修正,需要減費自救、重回改革開放路線,當然特朗普難以預測的行為令未來中美談判仍有陰霾,但中方改革開放仍是贏回貿易夥伴的強心劑。



留言
年終三件大事

2018年12月,金融市場受到幾件大事影響及主導。首先是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G20峰會,習近平主席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集中尋求解決中美貿易戰。中美高峰會看似達到預期效果,但料不到卻爆了一個孟晩舟事件。在習特會的同時,加拿大應美國引導的要求,拘捕了在溫哥華過境,華為副主席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而她更是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華為是中國最大的通訊製造業的龍頭企業,年銷售幾千億元人民幣,是中國5G的先驅者,是中國最重要的電訊產業企業。第三是美國聯儲局在12月中議息,在環球經濟有放緩跡象時,聯儲局加息,引致美國總統特朗普猛烈批評。中國為了和美國達成貿易戰和解協議,作出重大讓步。首先是提出向美國購買1.2萬億美元的農產品,能源,工業和其他產品。1.2萬億美元是去年美國向中國出口的七倍,若全數執行,勢將耗盡中國現時持有的外滙儲備。中國立即宣佈把美國汽車的關稅降至15%,恢復貿易戰之前的稅率。中國又立即向美國訂購50萬噸大豆,自貿易戰開始以來,首次恢復向美國購買大豆。更大的讓步是在保障美國企業知識產權,及開放市場。中國將立法,嚴懲盜版侵權等違法行為。更加會嚴格執行保護知識產權,務求達到美國要求。中國還調整工業2025政策,減少政府對工業的直接支持,國家將不會直接出資協助國企發展高科技產業,反而將鼓勵民企,發展高科技產業,及容許外資進入中國市場及競爭。政府將不會提2025工業政策,將讓出更多內地市場,讓外資進入。中國作出重大讓步同時,美國又聯繫盟友,盡力打壓中國電訊企業華為及中興通訊。美國、加拿大、日本、澳洲、新西蘭、英國等國家,不准中國電訊公司入標參加5G通訊的建設。這絕對是一個不平等條約,但中國為了息事寧人,屈服於美國的欺凌。正當習近平和特朗普進行深入談判的同時,加拿大拘捕了正在溫哥華過境轉機往墨西哥的孟晚舟。由於孟晚舟地位特殊,加上華為是中國的電訊龍頭企業,事件立即引起中國強烈的不滿,外交部強烈抗議加拿大拘捕行動,要求加拿大立即釋放孟晚舟。孟晚舟明顯不是一位普通市民及上市公司高層,似是國家級的重要人物,國家出盡所有的方法,拯救孟晚舟。結果是加拿大同意孟晚舟假釋,條件是要留在溫哥華區。孟晚舟事件背後黑手,仍是美國。美國指控華為涉嫌違反制裁伊朗,用空殼公司出售電腦設備給伊朗通訊公司。市場擔心,華為可能面對中興同樣的制裁,令到公司陷於停頓。但奇怪的是美國只懲罰中興通訊公司,而沒有拘捕負責人。而華為事件卻拘捕孟晚舟,似乎要把孟晚舟來造人質。第三大事就是本週美國議息,市場大部份人都預期聯儲局將加息1/4厘,但被特朗普猛烈批評後,聯儲局主席鮑維爾的言論,立即由偏鷹轉為偏鴿。11月還表示美國利率還未達到中性利率,意味明年將繼續加息,到12月轉調為聯邦利率已經接近中性利率,很可能2018年12月加息後,2019年可能不會在加息。事實上美國政府不能支付更多利息,今年的財赤將大幅超過一萬億美元。加上長假前,美國政府可能因特朗普和民主黨爭議,而需要停止運作,令到市場更加不明朗。中國經濟已經有增長放慢跡象,歐洲有法國暴動,英國硬脫歐,意大利財赤超標問題,美國有政府停止運作問題。連領導美國牛市的藍籌科技股蘋果、亞馬遜等也大幅下挫,環球股市進入調整期,中港股市進入熊市。

中美博弈,科技冷戰升溫

上星期六中美在G20開了最高層的會議,討論中美貿易問題,兩大領導習近平和特朗普表示暫停貿易戰升級,好讓雙方有九十日討論如何解決當中的差距。中方和美方都各自表示對方有讓步,中方在其自身的媒體上表示取得成功云云,但基本資料欠奉,甚至有所過濾,這都是中國對新聞資訊限制的慣常做法,實在見怪不怪。當這個星期六中方在南美洲阿根廷的會議上認為談判有所進展時,遠在北美洲卻發生另一件事情,就是全球最大的電訊設備生產商華為的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補,其被捕理由是華為違反伊朗制裁措施。現時美國要求加拿大引導她到美國受審。這事件一直沒有公開,值得留意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昨日發表頗為強硬的措詞,指出中、俄、伊三方,不守國際規矩,在國際貿易上拿著數,指為不該行為。之後今天就爆了孟晚舟在加拿大被補的事情。中方這次無疑是面對八九六四後,近三十年來一次最嚴峻的外交、政經問題。八九六四那年,美國曾經想提出嚴格的經濟制裁對中國,但是最後沒有,最多只是每年檢討最惠國待遇時,作出口頭上的警告之類,反之還給予中國入世的機會。不過差不多三十年光景,中國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時,這個國際政治格局,又變了另一個玩法。美方一直想中方在中東地區的問題上聽其指揮,但是中東地緣政治一向複雜,加上中方亦有意在中東插旗,自然不會聽美國話,反而與伊朗成為合作的戰略伙伴關係,由能源、科技、商業產品,中伊都大做生意。作為走出去最成功的華為,自然成為當中「大贏家」。但華為的角色其實也頗為微妙,這間公司一直沒有上市,當中理由,多方猜測,是因為有軍方背景支持還是其他原因呢?過去十年,華為一躍成為世界電訊一哥,眾國際級的電訊公司始料不及,因為當年華為產品最出名是「抄襲」,對思科、Juniper Networks的技術真是完全搬字過紙一樣,這種抄襲令外國科技公司極為不滿,也使這些公司損失慘重。因為外國科技公司一方面價錢不及華為平,但平一截的華為卻可以做到相同效果時,試問購買者會怎樣的選擇呢?華為這些年的風光,美國認為是時候「還」了,選擇在這時刻進行,無疑是針對中美貿易問題亮出更多的籌碼。至於孟晚舟這人物,由於她是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就更值得關注,等於給了一個重大的訊息予華為和中國政府,就是不能夠違反國際社會現有的遊戲規則。華為是中國政府「走出去」企業中最成功甚至最值得讚賞的企業,從市場佔有率到技術創新都走在前列,更成為5G其中一個主要制定者,可謂是中國在外國的形象化身。現在華為高層被捕,中方自然非常之緊張,因此作出抗議也能理解。至於所說的不人道,在中方的口裡說出來,則極為諷刺。美國這次中美貿易戰,已不只是貿易問題,更延伸到針對中國今天在國際的地位和態度問題。美國盟友開始埋班,新西蘭不用華為5G 設講,英國電訊的核心設備也同樣放棄華為5G設備,意味著美國會以技術圍堵中方,使華為(即中國)在國際影響力下降。不過與此同時,並不是所有國家都是站在美國方面,如新畿內亞便繼續和中國簽約建立以中國為首的電訊基建,沒有理會美方的要求。相信其他一些二、三線小國、及與美國有牙齒印的國家如委內瑞拉、伊朗等,必然會與中國合作,並且使用他們的技術作為後盾,這是一方面認為可以反制美國的牽制,另一方面也可以有中國的保証和支持。往後科技發展,可能再次出現另一次的新冷戰陣型,但當中的界線,卻是極度模糊,難與當年美俄當年的分野這麼明顯。

中美外交針鋒相對

上星期港股從低位反彈,主要原因有二。首先,騰訊第三季業績比預期好,當證券商預測騰訊第三季盈利下跌,市場大部份看淡的情形下,騰訊第三季盈利升30%,比預期好。「皇者榮耀」仍然能食老本,交出理想數據。股價反彈,從$260上升至$294。但是政府仍然未批准新遊戲上架,所以反彈幅度不大。另外一個令到港股反彈因素是中美貿易戰有緩和跡象。最新的發展是美國財長姆欽和中國副總理劉鶴,重新展開貿易談判。中國列出清單,包括一百四十二項可以即時執行的事,第二是需要考慮及談判的事,及第三不可以談判的事。不可以談判的包括中國工業發展計劃2025,及知識產權。中方不談工業計劃2025,特朗普聲言中國已經放棄工業2025計劃,這是各自表達,各有各說的表現。美國指控中國盜取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但中國否認。這也是各有各說的題目,基本上不可能達成任何解決。特朗普在白宮見記者時,聲稱仍然不滿意中方的讓步,仍然未達到美方的所有要求,但這是一個好開始。就中方提出的讓步,美國可能不需要在年底再對中國進口加徵關稅。最少,中美貿易關係不再惡化。消息令到港股上週反彈,恆生指數升583點。姆欽是白宮鴿派的代表,不想和中國關係攪得太差,要適當的收手。如果中國在貿易方面變成敵對國家,對美國也不利。但是週末中美在巴布亞新幾內亞首都摩士比港舉行的亞太經貿合作組織會議APEC,就針鋒相對。美國副總統彭斯代特朗普出席亞太會議。意料不到的是亞太會議,成會兩個超級大國角力的場所。彭斯和習主席的會議中,兩次碰到簡短談話,只有一分半鐘。據稱,習彭對話都是針鋒相對,一點也不容氣,完全的白宮鷹派的表現。在會議中,中美雙方隔空互相交火。中方強調,反對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及孤立主義,為世界增長蒙上陰影。國際貿易應該是多邊合作,貿易協議應該是多方面,不是單對單的。習主席強調一帶一路是開放平台,歡迎其他國家加入,不會令到受惠國家債台高建。彭斯反駁,要中國開放市場,美國和中國的分歧在關稅,配額,強迫技術轉讓,及竊取知識產權等。更點名批評中國設置的貿易壁壘,指美國可以把關稅加倍。中美雙方的矛盾,令到亞太經合組織有不愉快結果。自1993年首次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以來,25年來第一次不能發表聯合宣言。由主辦國巴布亞新幾內亞發表主席宣言代替。美國堅持聯合宣言要包括反對世貿組織,中國反對,指世貿組織不是亞太經合組織範圍,不應該發言批評。在場內,美國又和日本、紐西蘭宣佈投資170億美元,協助巴布建立電網,為75%居民提供電力。此舉明顯是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而來。另外澳洲又宣佈在巴布建立軍事港,以抗衡中國在南海的動作。中美貿易戰不可以即時解決,但溫和派姆欽想最少避免惡化,把中美關係變成敵對。市場憧憬11月底習特會,可能會達成某些協議,緩和緊張氣氛,已經足夠令港股維持上升。

熊市來了

港股九月中曾經反彈,市場傳國家隊出手托市,加上港元滙率反彈,恆生指數一度反彈至28031點。可惜反彈只是曇花一現,到九月底,港股已經大幅下瀉,但仍守住27000點。到十月份,港股更加強瀉,恆生指數跌破27000點,再次跌至熊市區。港股大幅下挫主因有二:1. 美國利率上升;2. 中美貿易戰加劇。上星期初,美股創新高。杜瓊斯指數最高升至26951點的歷史高位。美股上升主因是美國經濟向好,利率上升。九月份非農業職位增加180000份,失業率更加降至3.7%,是49年的最低位。因為勞工市場緊張,9月份時薪升幅達到4.8%的高位,顯示薪金有上升壓力,同時增加通漲壓力。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言論,由前週的偏鴿,轉為偏鷹,表示今年將再加息一次,明年也有可能加息四次。因為美國經濟增長強勁,聯儲局不需要再以低息環境來支持經濟,利率將會正常化,即是聯邦儲備利率將會維持在3%至4%的長期範圍。反映聯儲局主席對利率的言論,上週美國利率全面上升,10年美國國債利率升至3.24%的七年高位。10年美國國債孳息是美國最廣泛利用的利率,美國企業債及和30年按揭息率,都是按美國國債10年孳息率來厘定。美國債息上升,不只債券價格下跌,更加影響到新興國家貨幣下跌。資金從新興國家撤走,令到新興國家貨幣急挫。在亞洲,直接影響到印度及印尼貨幣下跌,印尼盾跌至亞洲金融風暴水平,至20年低位,印度盧比更加跌至歷史低位,中國人民幣也受到壓力,上週離岸人民幣跌破6.9水平。人民幣滙率下跌,直接令到中港股市急挫。除了利率及貨幣壓力外,中美貿易磨擦升級。加拿大在9月30 日限期前,和美國達成新貿易協議,加拿大接受大部份美國要求,屈服於美國霸權。美國在新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貿易協議,增加了一項針對中國的條款:墨西哥和加拿大不可以獨自和非市場經濟國家簽自由貿易協議,即是墨西哥和加拿大不可以和中國簽自由貿易協議。墨西哥和加拿大七成以上的出口是去美國,根本沒有談判條件,只能屈服於美國霸權。美國經濟顧問庫德羅表示,美國正和日本及歐盟談判新貿易協議,將會加入同樣條款,阻止日本和歐盟各自和中國建立自由貿易協議。庫德羅表示美國在貿易上將會成功圍堵中國,把中國孤立。除了庫德羅以外,美國副總統彭斯還發表演說,猛烈批評中國,指中國現行制度,不適合國際時宜,只會越來越孤立,更加批評中國在美國發表文章,批評現政府,有意干預美國11月選舉,更指中國想美國改朝換代。彭斯對中國敵意的言論把中美關係降至自尼克遜自來最低位。上星期四彭博發表調查報告,指中國在超微供應美國巨企蘋果及亞馬遜用的伺服器用的底板,植入間諜晶片,監控美國企業的活動。該超微伺服器底板,在美國廣泛使用,包括美國聯邦政府在內。報告被蘋果,亞馬遜及中國強烈否認,但已經令到聯想股價急挫25%,其他半導體股也急挫。中央銀行因應外圍不利消息,大幅減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釋放7500億元人民,以用於為中小企提供資金。但對中港股市效果不大,A股在十月黃金週假期後開市跌3.6%,港股先升後跌1%。市場憧憬國家隊出招,挽救股市。

利率正常化將令美國聯邦政府陷入財政危機

上星期三美國聯儲局宣佈加息1/4厘,是金融海嘯後第九次加息。這次加息週期由2015年12月開始,到現今已經加息九次,累積加幅達2 1/4厘。2018年9月雷曼兄弟倒閉,觸發金融海嘯,次按問題令到美國債券市場收縮至冰河時期,債券市場幾乎完全停頓,連美國大企業都沒有辦法在市場融資。當時美國的中央銀行,美國聯儲局採取果斷措施,把利率減到零,及推出量化寬鬆。在市場大量買入債券,令到美國經濟免於陷入衰退。到2015年美國經濟明顯改善,聯儲局認為經濟已經充分復甦,中央銀行不再需要用有形之手,來支撐國家經濟,因此在2015年12月決定加息1/4厘。自2015年以來,美國經濟持續增長,今年第二季,美國經濟增長達到4.2%,八月份失業率跌至幾十年低位3.8%,通漲達到2%。而聯儲局訂定的經濟增長及通漲目標,都在9月份達到。美國聯儲局今年訂的目標是加息4次,以現時經濟情況看,應該在12月再加息。聯儲局主席鮑爾表示,如果經濟維持現時的增長,明年將再加息3次,聯邦利率將由現時的2 1/4厘,加至3 1/4厘。美國將告別2009年以來,為了應對金融危機的零息,及低息環境。其實美國聯儲局加息,對經濟來講是好消息。經濟增長強勁,全民就業,再不需要聯儲局減息來支持。金融海嘯十週年,美國經濟終於恢復正常,利率環境也趨於正常的3至4厘。雖然聯儲局加息是經濟好消息,但對美國聯邦政府預算卻是極壞消息。因為自美國金融海嘯以來,美國聯邦政府大量增加負債,以舉債來渡過金融危機。在小希殊年代,美國聯邦政府負債不足9萬億美元。但是2008年金融海嘯令到聯邦政府要動用大量金額來救瀕臨倒閉的金融機構,例如美國國際集團,花旗銀行等。美國聯儲局大量印鈔票,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由9千億美元,大幅增加至3.9萬億美元。聯邦政府也需要用大量金錢來收購破產的金融機構,聯邦負債由約9萬億美元,大幅增加至14萬億美元。當時聯儲局主席貝南克因應救市,把聯邦利率降至零,國債利息支出是接近零。變相就是送錢給聯邦政府,去挽救金融機構及市場。這免費午餐前美國總統奧巴馬用得最多,美國聯邦政府債務增加了6萬億美元。自2009 至2015年聯儲局奉行零息政策,聯邦政府可以花錢去救市,但又不需要付出利息。這個免費午餐就好像吸毒一樣,會上癮,一開始就不可以停,在2012年美國聯邦政府赤字達到破紀錄的一萬億美元。美國政府自2009 年起就不需要負責任的舉債,聯邦赤字也越來越大。在2013年共和黨控制的國會曾經和總統奧巴馬角力,不批准提高聯邦政府債務上限,拖累美國政府停止運作一個月,美國政府評級也因此降至AA。但自2012聯邦政府停工以來,美國國會都不會阻止國債上升,現時聯邦政府國債已經達到16萬億美元。在2017年財政年度,聯邦政府預算案總額是4.4萬億美元。單利息支出是2630億美元,是美國預算的6.6%。因為聯儲局今年加息4次及明年加息3次,2018年預算利息支持就會增加至3900億美元。由於特朗普增加軍費開支,及對富人減稅,美國聯邦開支未來兩年會增加3000億美元,明年聯邦政府赤字將達到一萬億美元。在不久的將來,十年內,美國聯邦政府的利息支出可能達到9000億美元,是聯邦政府總開支的20%。這証明為什麼總統特朗普批評聯儲局加息是不當的行為,因為美國聯邦政府最需要零利率。零利率就像吸毒,一開始就不能戒掉,令到美國總統可以亂花錢,而不需要付出代價。利率正常化將令到美國聯邦政府陷入財政危機,步向阿根廷和土耳其的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