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會否步共享單車的後塵?

2018-12-20 17:06:53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常到大陸工幹或者旅遊的朋友,總會覺得大陸的咖啡店如星巴克的數量比香港還要多,地方亦更大更美觀,不少人喜歡到這些咖啡店流連,成為潮人聚腳點。

大陸除了星巴克外,近年還有中國本土品牌的連鎖咖啡店冒起,其擴展速度之快成近期熱話,這店叫「瑞幸咖啡」,該公司近期獲得億美元的B輪融資,估值達到二十二億美元。比起今年七月時估值十億美元,不足半年居然翻倍,不能小看。而當中的投資者來頭也不少,包括愉悦資本、大鉦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以及中金公司等。

瑞幸開業不足一年,作為一間咖啡店初哥,現時全國分店已達到1,700間,還找了湯唯、張震做為代言人,並以超低價速銷咖啡。從上述策略,便明白到該公司是以快速佔領市場佔有率為目標,希望短期能夠鞏固市場的領導地位,然後再考慮如何增加收入及利潤。這模式有點像現今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如共享租車、共享單車、外賣速遞服務的經營模式。

該公司的CEO是錢治亞,她曾是神州租車COO,所以她很自然把互聯網的經營模式放進「瑞幸咖啡」當中,包括低價速銷、利用網絡廣告推銷產品,如在咖啡店附近的客戶,便會收到微信廣告,又在雙十一期間搞了為期七日「luckin狂歡節」,據稱活動期間賣了1,820萬杯咖啡,每秒銷售30杯,打破國內外咖啡銷售紀錄。不過速銷和推廣自然有成本,當中每月燒錢速度驚人,錢治亞表示該公司開業八個月,已投入十億人民幣,即每個月差不多燒錢近1.5億人仔,燒錢速度之誇張,難怪短短不足半年,便要快快找新投資者入股。

雖然燒錢能短期內做到品牌建立,但口碑並不一定同樣成功,一些國內朋友對這店的評價也並不特別好,認為品質上有待改善。事實上咖啡這門生意利潤也不是很高,如咖啡巨頭星巴克,在中國和亞太區的經營利潤率為19.1%,相信純利也會更低。

不論星巴克和瑞幸咖啡都是走大眾化路線,以薄利多銷為主。這是過去二十多年經營咖啡產業的模式,但是近年消費者對於這種大眾化或者統一規範化的咖啡產品有所轉變,開始流行精品咖啡,這些精品咖啡不是標榜價錢,而是以品質為賣點,這些精品咖啡店很多時是個體戶,對咖啡很熱愛,店的面積不會很大,但裝修、環境卻讓客戶感到舒服和自在,賣的咖啡亦相對較貴,例如一些咖啡師特別調製的手冲咖啡、冰滴咖啡等等。

手機咖啡分享平台app ListCup創辦人Jimmy Wong表示,現時國內大約有20,000間精品咖啡店,而香港則約有300-400間左右,國內主要分佈在一些大城市如廣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地,香港則在中上環一帶為主。這些精品咖啡店環境和品質和走傳統大眾化的咖啡的格調很不一樣,雖則是小眾,但卻是影響著咖啡產業未來發展的路線,因為即使連星巴克都嘗試撥出另一條line搞精品咖啡。Jimmy表示可以利用Listcup尋找這些精品咖啡地點,好讓真正咖啡愛好者搜尋好喝的咖啡,亦可在平台上發表咖啡的意見。事實上這些精品咖啡店其實是單打獨鬥,就像今天的小店VS大財團。倘若結合起來,有完善的社交網絡支援,精品咖啡同樣有另一片天空。

至於瑞幸咖啡未來發展會否像共享單車如ofo的後塵,又者成功如美團做到上市的神話,老土點也是這一句「拭目以待」。

 



留言
三木谷浩史或成為另一個孫正義

Lyft上市值二百多億美元,該公司最大股東並不是美國的風險投資基金公司,而是日本富豪三木谷浩史,這位日本富豪近年投資科技行業,其影響力不下於對手孫正義,是一個大家可能要認識的名字。三木谷浩史對港人來說較陌生,不過他投資的網站,日本樂天Rakuten,港人特別是港女卻非常熟悉。這間網上百貨公司,有不少港人到該網站上購物。該公司除了網上購物服務外,還有其他包括證券公司、職業棒球隊、旅遊等業務,可謂包羅萬有。三木谷浩史是日本精英份子,畢業於一橋大學,該大學是日本著名大學之一,專門出工商管理專才,其法律系更是日本第一。三木谷浩史之後在哈佛大學商學院取得工商管理碩士(MBA)學位,履歷是日本典型精英份子。其家庭也不是普通人,父親為三木谷良一,神戶大學經濟學教授,是日本第一位傅爾布萊特訪美學者。哥哥和姐姐是大學教授和醫生。三木谷浩史旗下的樂天近期相當活躍,最大的動作就是競投了日本5G網絡,使日本電訊業界打破了長期三國鼎立局面,以往日本無線電訊業只有NTTDocomo、KDDI和軟庫,現在引入新競爭者樂天,相信是日本政府想利用競爭環境下,加快市場推進,從而有更多、更快和更新的5G服務,讓日本成為區內甚至全球無線電通訊的領軍之一。樂天表示會利用旗下的信用卡、電子商務等服務來捆綁未來推出的5G服務,使5G服務能夠及早商用化。此外該公司更開發了一種新技術,叫虛擬化無線接取網路(vRAN),這技術可以減低建立基站的成本,能夠簡易地由4G轉做5G,這樣便對於銷售價格上俱有更大的競爭力,從而可以吸納客戶,也可以鼓勵更多開發商投放新的應用使用5G技術。三木谷浩史除了投資了Lyft外,還有投資Pinterest Inc.和中東網約車公司Careem Networks FZ.等多家公司的少數股權。這也讓樂天可以擴大無線電訊和互聯網服務的生態鏈。三木谷浩史現時勢力未必及孫正義,但是從這個方向發展,他們的正面交鋒的機會會越來越多,事實上三木谷浩史也曾經為孫正義的軟庫服務過,他在日本興業銀行(Industrial Bank of Japan Ltd., J.IBJ)任職期間曾為孫正義提供收購方面的諮詢建議。樂天往後不再只是網上購物這麼簡單,未來會有更多服務進入大家的生活圈,遲下大家到日本旅遊,便可以多了一個選擇電訊商了。

華為除5G外還有海底電纜

5G

孟晚舟一案成為中美政治、經濟角力場,背後理由其實是在於最新一代無線電通訊服務5G的話語權地位。5G發展至今,由於華為是其中一個主要5G制式建立者,其所控制的5G技術在世界上有一定的領先地位,當年歐美各國深信以為公平競爭有助經濟和科技發展,讓中國華為加入5G制式的制定,其實是間接促使今天這個局面。歐美的西方陣型後知後覺,現在後悔莫及。因為人家已經佈好陣勢,要拉倒對方,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以及自身內傷才可以成功。當大家以為華為主打在無線電通技術上,原來另一邊廂,華為也同樣具有實力挑戰西方國家的通訊領導地位。就是海底電纜。海底電纜可謂電訊網絡之基礎,因為沒有海底電纜,單靠衛星通訊,根本是不足以應付現今龐大的息訊流量。全球約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數據傳輸,都是透過海底電纜傳送,當中包括話音、數據、影像等。試想沒有海底電纜傳送數據,基本上連講電話也不能,何況今天你要用Netflix看電影的超高需求的數據流量。華為旗下一間公司是專門興建海底電纜,是華為海洋網絡,是與英國海纜船隊的英國全球海事系統有限公司Global Marine Systems合資經營,該公司於2008年起成立,華為佔51%、全球海事系統則佔49%。可見華為早在十年前已經計劃好這個全球電訊網絡格局,非一朝一夕,可謂計劃長遠,不能小看。現時該公司在全球海底電纜佔有九十個項目,覆蓋於全球海洋地區,如大西洋、印度洋、地中海等不同地方。該公司總部位於天津,在北京、深圳和英國設研發和生產基地。華為的合作伙伴全球海事系統是老字號的海底電纜建造者,早於1850年鋪設了連接英國和法國的世界第一條海底電報電纜。可見該公司是技術領導先驅。十年磨劍,現時華為海洋網絡是全球第四大海底電纜業者,前三位分別是美國的SubCom和芬蘭的Alcatel Submarine Networks,以及日本的NEC Corporation。留意到華為電立的海底電纜布局,很多時建立的據點都是一些較落後的地區,如由南美巴西到非洲的喀麥隆全長約3,750英裡的海底電纜,又有正建立的由南非到肯亞、索馬里、埃及到歐洲的電纜。這也是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的路線圖之一。這亦配合到中國政府提倡的「一帶一路」和「數碼絲路」的政策。當然也有一些發達地區,如美國、歐洲的地纜服務也是由華為興建。美國對華為建立海底電纜也開始感到憂慮,深怕華為俱有能力主導或者左右了海底電纜服務的供應能力,而且亦擔心海底電纜服務被人竊聽,因為指出華為建立的海底電纜的地區,很多時都是一些防務技術較低、或者軍事控制能力較低的地方,容易被不法份子所搶佔或者監聽。不過美國也被指曾經監聽過海底電纜。至於華為協助這些國家和電訊公司建立海底電纜,當中融資的公司則可以留意一下,當中包括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聯通、建行等。這一個布局,也是典型的「一帶一路」提供資金,抓住當地經濟命脈的其中一個方法。也是近年一些國家對此不滿的理由。一間電訊公司,其業務可以如此廣闊,由電訊設備到手機,再發展到基站、海底電纜等,這個跨度的產業,全球相信只有華為一間公司有如此的能力,即使大如蘋果也只是專注於手機上。一間公司能夠做到這麼龐大的產業,除了該公司的實力外,背後政策的推動是必然。正因為背後政策的推動,美國才如此對華為這麼著緊,同時間也明白中國為甚麼對孟晚舟一案如此緊張。你看何志平一案,大家都是貪污案,何解對待是天與地,葉劉叫人買華為手機,有沒有為何志平說過一句話?當然連昔日的上司董建華也不出聲時,誰會替何出頭。所以孟晚舟一案,華為說自己沒有國家支持時,你會相信嗎?

不要忽視印巴衝突

這些年來,「以巴衝突」時常聽見,「印巴衝突」近年少聽。此「巴」不同彼「巴」,前者是中東地區巴勒斯坦,後者是印度鄰國巴基斯坦。印巴兩國多年一直不咬弦,當中除了地緣政治因素外,還涉及宗教分歧,巴國以伊斯蘭教為該國主體,而印度則以印度教為其主流信仰,雖然印度也有百分之十五的國民信奉伊斯蘭教,是全球最多人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但卻不是主流宗教,這種錯綜複雜的地理和宗教關係,使兩國關一直存有敵對狀態。巴國時常認為印度打壓當地伊斯蘭信徒,印則說巴國常在挑釁並且支持印度的伊斯蘭國民,企圖擾亂印度社會。兩國邊境衝突時有發生,但近日兩國關係再次緊張起來。事緣印度政府指出在克什米爾的一起恐怖襲擊導致40名印度准軍事人員死亡,印度指責這是由巴基斯坦國內的一個組織所為,而該組織是巴國政府支持。所以印度派出戰機空襲巴國邊境,指這些設施為恐怖組織設施。而巴國當然否認,並且擊落了印度的空軍戰機,並且俘虜了兩名印度軍人。自從1971年以來印度首次空襲巴基斯坦,巴國說明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應付戰爭。國民隨時準備開戰。過去兩國雖然時常發生不同程度零星衝突,但很多時都是口頭示威居多,又或者雙方提出嚴厲外交詞令,但最終都是不了了之,這次居然突發地出現大型軍事衝突,卻是比較少有。從歷史上看印巴兩國,可謂同一個文化圈,但兩國自從因英國撤出印度支那半島後,各自獨立,從此便出現了對立狀態。多年來可謂沒有和好過。巴國以軍事強國自居,印國則以經濟發展自豪,雙方都具有核武能力,在國際政治平台上,大家也可以Show hand,正因為雙方均有核武,在政治博弈上大家暫時不會進一步迫緊對方,看似和平,實際是無聲對立。不過近年全球國際關係緊張,各自的地緣政治也出現變化,平衡點有所變動時,擦槍走火便會因此而出現。雖然雙方均有核武,但在現階段不會去到使用核武境地,因為代價太大。不過背後各自的勢力則乘機而角力,嘗試取得上風。印度與美國,巴國與中國,或會是背後雙方校量的國際政治勢力推演當中。現在關鍵是如何處理巴國捉回來的印度軍人,國際社會一定先會叫大家冷靜,然後會派出一些特使為雙方找下台階。那個國家能夠促成到雙方和解,便是大贏家。當中特使不一定是中美,隨時是歐洲國家如法德英,甚至日本也可能會參與其中。南亞衝突對全球經濟暫時不會有太大影響,股市如常運作,始終兩國在國際經濟實力未足以左右大局,但是長期緊張下,會影響到南亞和東南亞經濟卻可以預見。股民如何對此作出選擇,也是顯出判斷力之時。

Netflix改變荷里活生態嗎

今年奧斯卡最佳導演是電影《羅馬》的墨西哥導演Alfonso Cuarón獲得,《羅馬》影象全以黑白呈現,故事是導演的人生寫照,當中描述的內容並不是大劇情,而是小品形式,但背後卻是人性與歷史的一個回顧。倘若是墨西哥人的話,相信對此戲會更有同感。看見一些影評說這戲有點像侯考賢的《悲情城市》,一樣以小人物描述一代歷史。該戲亦同時獲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擊敗了其中另一大熱的《小偷家族》,可見這戲屬於強勁作品,能夠擊敗全球多套優質電影。《羅馬》這套戲獲獎的啟示,亦可以看到一個電影或者叫多媒體發展的路向。《羅馬》的出品人是Netflix,對於荷里活製作公司、傳統多媒體公司如迪士尼、華納等,Netflix是一個頗為頭痛的對手,因為該公司Netflix在流串媒體上可謂改變整個市場遊戲規則,也改變了以往只有荷里活公司主宰多媒體製作的說法,一個來自Los Gatos的非傳統媒體公司正正挑戰荷里活制度模式。今天Netflix出品的《羅馬》獲獎,但諷刺的是該公司曾被一些影展和電影人排擠,如大導史提芬史匹堡認為Netflix的作品不能登頒獎大堂,因為他們的作品不是真正為電影而設,只是給電視而設,而Netflix曾經參展的作品,也只放映於幾間電影院上,不是真正入主流戲院,認為不是俱資格云云。但是Netflix發展至今,其影響力已經足夠與荷里活大型公司抗衡,當中Netflix的市場佔有率、財力以及內容的創造力上,都已經頗具資格。因為此往後奧斯卡或者其他國際級大型影展參賽時,Netflix肯定有其踪影。網劇的流行程度可謂是近四、五年才出現,除了是寬頻流串技術成熟外,付費概念亦開始慢慢植入消費者心理,因此製作公司亦有足夠的市場需求和財力,開發不同的產品,亦因應市場新穎、龐大的潛在市場,作製上從創意、經費亦可以有不同的模式去做,使新的經營模式出現,觀眾便有更多的新內容可以觀看,也屬於良性循環。香港市場不足以搞高水平的網劇,但是昔日香港市場其實一樣細,但卻有賣埠市場,如東南亞、台灣,那時大陸還嚴禁外片進口,但可是那時候香港卻是最輝煌的電影、電視黃金期,為何今天人人北上搵真錢,個個演員、導演收天價片酬時,卻居然會出現二三流的《你咪理、我愛你》和偽劇情片《廉政風雲煙幕》呢?不是有大市場便可以有足夠資源開發新產品嗎?那些大導不是常說無資源,難拍好片嗎?現在有卻香港導演每況越下,那些昔日賣到東南亞、台灣能夠媲美荷里活製作和創意的魄力去到那裡去呢?人家有Netflix拍套一齣《羅馬》,香港有沒有這種能力呢?如果論今天的財力,其實足夠有餘,但問題是製作人的智慧和心力有沒有這個魄力去拍一些創意的題材,而不是為了五斗米的混飯吃電影。荷里活電影公司日後會面對更多類似Netflix的製作公司,如Amazon、Google,甚至蘋果也會參與其中,那時候內容和創作力必然更多。當中此消彼長時,回望香港的電影製作人,是不是要想想要做什麼才能夠配合到市場需要,即使拍一套迎合國家的電影或者電視劇,用心做的話,必然會有好作品,即使是擦邊球,也會有優秀作品,看看《我不是藥神》其實已經是一個範例,其實當中阿里影業也是帶的投資者。只欠香港導演和製作人有沒有這種風骨和膽量。

中國轉型成敗,還看5G

5G

中美貿易問題將會持續一段時間,即使談判得到短暫解決,裂縫其實已經出現,中國亦深知美國未來會繼續對自己作出不同程度的攻勢,特朗普即使下台,但美國的外交國策不會大變動,中國將會面對未來十年甚至數十年的新冷戰形勢。中國經濟因為美中貿易而放緩,經濟預測甚至擔心出現衰退,這是中共執政者最害怕的,因為中共自改革開放以來,「政緊經鬆」讓他們可以持久執政,即使人權上極緊,社會缺乏公義,但是人民有得食,還要從四人幫、文革的極貧生活,變成今天豪買包包的日子,人民自然是算數,因為大家不止溫飽,重有錢搵。但如果搵唔到錢,又沒有人權、公義等,人民不反抗才怪。作為執政者,不想人民反抗,在保持專政管治下,又要讓人民搵到食,便是今天中共的首要任務。中共在過去十年來,一直轉型由出口變內需,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單看淘寶、微信微商、地產置業等,內需的確開始形成。那麼當內需成為一個足夠支持到社會經濟運作時,政執者便有更多的話語權。按此邏輯,發展5G便是其中一個重要帶動內需的政經策略。現時5G對中國來說有一樣獨特優勢,就是5G的制式是中國有份參與及制定的,這代表著有能力控制這個遊戲的話語權。中國必定會以本國為一個示範點,這是中國在發展電訊服務以來,第一次以「自家」東西推出市場,以往3G、4G都是歐美主牢,但今次有中國有份訂遊戲規則,便是很不同的佈局,也是近年中國最重視的國際佈局。歐美國家對華為的5G如此有戒心,其實就是這個理由。當初讓華為一同制定5G,歐美天真地以為可以走進中國市場分一杯羹,但是中國根本從來都不想開放電訊市場,歐美現在才醒覺,真是有點遲。即使歐美等西方陣型封殺華為,但華為可以在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同樣可以是另一條出路。所以中國在5G上不一定佔下風,機會可能是「五十五十」。現時最大限制是在晶片上被人咬住,但在應用上,中國的流動通訊應用其實十分成功,比起其他西方國家也不輸蝕時,雙方5G必有一番惡鬥,好戲連場。在手機時場,中國基本上是大國,這不能否認,試問有幾多個國家手機品牌會多得過中國呢?中國手機競爭之激烈,間接成就了自由市場的進步,形成有競爭有進步之勢,即使說大陸手機在成熟市場滲透率不高時,但在新興國家,基本上市佔率最高。而國家在玩政策市時,對手機的政策傾斜下,也有助5G的發展。而華為在基站佔優,亦有助硬件上發展,軟硬件方面,中國其實俱備了5G發展的優點。現在就要看西方國家在創意應用上,是否真的如過去二、三十年流動通訊歷史上,再次成功佔先機。2G和3G歐洲快人一步,短訊SMS取得成功;到了4G,美國成功造就Facebook、Amazon等應用。到5G,汽車、物流、影音內容都是大家想開發,但未見有任何國家有絕對的優勢,這是一場民間版的「軍備競賽」。中國未來數十年的國運,很大程度上繫於5G成功與否。中國優勢上有制式掌握能力、多元化應用和龐大市場,弱點是創意應用上政策的限制,朝令夕改打亂市場運作、知識產權的不足而拖慢技術應用的發展。5G可能是中國的分水嶺,是龍是蟲也是看這一次,如果中國搞5G成功,把應用上做得好,商業上大躍進的話,這無疑是一次大茶飯,其他國家必定會找中國合作,這比一帶一路更有吸引力。5G也是國力的表現,因為當中是涉及到技術、商業能力以及國家政策三方面,是展示中國執行力的機會。但如果5G不如預期般成功,對於中國來說,也是一次敗仗,往後就難以展示所謂「大國實力」。就不要時常提中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