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富不如傳智,傳子更可傳社

2019-01-19 17:33:13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根據霍金的說法,人類的後代,要大幅度移民,離開太陽系,並且要住在宇航船內作跨代傳承,經歷數代人之後,才能抵達彼岸。未集體起飛前,甚麽機械以至基因改造,絕對免不了。科技累積,絕對沒有嫌太高,而最重要的,是要大量投入財富,所以除了科學家外,有能力創富者,才是人類延續上的關鍵人物,沒有巨額財富投入,超凡入聖的虧蝕忍耐力,不會有真正的科技創新 ! 2018 是企業家離世年,企業家本人以至他的下一代,中間有來往的為數不少,有些是點頭之交,有些曾共謀天下,程度高低各異。交往史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企業家的思想行為,對商道創富,有甚麽反省及啟示,怎樣可以令新一代更有效地創富,讓筆者由一些較疏的企業家或其二代開始談 :

鄒文懷 : 和鄒先生並不認識,雖然在公眾場合碰過好幾次,他總是禮貌周周,但卻和他的非婚生兒子鄒重璂認識,當時他應該是二三十歲的時候,並已經是醫生,正在和一位女護士拍拖,我們在同一個圈子出入,只覺得他相當沉默,當時天真地以為醫生就是這個樣子,後來得知他是鄒文懷先生的非婚生兒子,聽後也沒有甚麽特別感覺,畢竟歐洲在某年代,1/3 人口是私生子。及至鄒文懷先生過身後,此段往事卻被傳媒猛烈抨擊,指鄒先生生前沒有恰當地支援過他的私生兒女。身邊不少盛年人士,除了發展婚姻以外的異性關係外,更二次甚至三次創造後代,其中甚至有敢於自我揭發者,命運各異,有人因此晚年離婚,另外有人幸福地令「二環」「三環」兒女得到元配認受。回顧鄒文懷先生個案,在創富層面上,如果鄒重璂創立的「天一醫療」,得到父親的及早支援,會不會規模更壯大 ? 超越當年曹貴子的康健國際,成一個更有為的企業家,不比老父創辦的嘉禾影業最鼎盛的時候遜色。考量傳承是否成功,最關鍵是傳承計畫有沒有令後代人盡其才,尤其是育有創業家後代,是否提供足夠資本及機制,成就其創業規模以貢獻社會。

劉迺強 : 心水清的人是看到這個名字,肯定以為筆者搞錯,文章應該是針對離世的企業家,而不是針對政治人。可能劉先生本人,也沒有覺得過自己是企業家,但筆者在 80 年代,卻親手協助過他創造的企業,他當時的企業,名為「社團服務中心」,顧名思義他是將很多不同的左派工會組合起來,為他們提供購物服務,組合成一個相當龐大的近似百貨公司業務,當時筆者就是協助他的「社團服務中心」,接通影視軟體租賃集團,讓他們的會員,可以用更優惠的價錢,租賃影視軟體,記憶中這個概念,還是由劉先生主動提出,證明他的商業觸覺敏銳。當時「社團服務中心」的規模,相信不比「教協」少,這個級數的營業規模,放諸今天,可以將之「領匯化,雖然其主要股東為非牟利機構或慈善團體,仍然可以將業務上市,很多慈善團體或非牟利團體沒有認真這樣想過或理解過,將業務流量,轉化為穩定的捐款來源,造福社群。讀者亦應該擴闊眼界,資本市場不單止可以為私人創富,亦可以為公眾創富。若中國地方政府懂得運用資本市場製造收入,無需過度倚賴賣地收益,中國長遠才可避免如香港及日本等地方,走進類似農奴的樓奴社會。

查良鏞 : 查先生在小說的成就太大,很容易令人忘記他是一個企業家。在那些年,一個人能用筆桿子養活自己,兼且能製造出一個上市企業明報集團,是非常之不容易。就算到今天,似乎仍未有一個 KOL 打造出一個上市級企業。查先生的遺憾,似乎祇有兩個 : 一個是拿不到諾貝爾獎,這個問題誰都幫不了他 ; 另一個遺憾,是傳人失敗。 當時他將明報傳給了於品海,可惜他經營明報不善,最後失意賣給馬來西亞人張曉卿。 名嘴黃霑生前曾經是大承諮詢的成員,他曾斬釘截鐵地說,查良鏞之所以傳位給於品海,是因為覺得於品海非常像查良鏞自殺過身的兒子,所以像著了迷一樣,雙手奉上明報,中間沒有太多考慮,以致日後出現悔意。企業家傳承一如人生,波折在所難免。傳人跟結婚物件異曲同工之處,就是很難一次過滿意,若能在傳承之前建立一個監察隊伍,那怕是上市公司內的特殊董事委員會,還是在家族議局延聘獨立參議員,建立過渡監察機制,若傳人無法在期內表現達標,由預設機制將之拉下馬,並備有過渡人員interim executive 接任,確保不會出現無人駕駛的行為。查先生千算萬算,卻在封刀歸隱前棋差一著。今時今日傳承科技發達,敝司十年前已經開始有數位化圖譜分析,企業家在傳承的時候,可以根據發展圖譜定位,按部就班有序完成,無需像查良鏞一次過將全部籌碼推出去,再冒類似不必要的風險。 (待續)

2018 離世企業家成就觀察 (之一) 

文章已刊於20181215日香港信報

 



留言
置地記者之殺入中環

秉承返工大過條命的香港精神,職場文章一直頗受讀者歡迎,由於返中環工乃躋身精英的代表,於是又衍生出一種香港獨有的「中環文種」,以窺探中環金融圈子、高級華人的生活點滴為主要內容。元祖級代表有左丁山、原復生(包括但不限於蔡東豪),以老闆們的視覺遊走中環,前者逢周三早休為入馬場,後者早休則為了打邊爐,驅車走勻港九,遠赴深水埗買腐竹,只為集齊食材中的至尊代表,好不風流!繼承蔡氏風格的,有偽律師王廸詩,以及IFC外望的葉朗程,兩者都標榜中環精英浪漫奢華的生活,工作是場景,談情說愛、飲飲食食、黑卡禮遇才是主菜。同場加映還有暖男老闆「人在中環」的CK。鏡頭一轉,來到以中環十一少、渾水為代表的九十後作家,卻都屬不羈愛自由,寧像六國論蘇洵做deal maker,也不會返朝九晚六中環工。吾友八十後「置地記者」賴叔(下稱「置記」),夾在上岸級的前輩,以及自由斜槓的後輩中間,他的職場心經,正好填補了中環文體最缺少的寫實內容。置記孜孜不倦地爬格仔十數年,終於得到機會出版第一本著作《漫遊中環 -- 銀行金融入行攻略》,以寫實但又不失幽默抵死的手法,細說在中港融合洪流中的,土生香港人仍可把握的上位途徑,對希望殺入中環的年輕人甚有參考價值。置記的正職崗位,是近年金融業大熱的合規 (Compliance) ,為公司風險管理出一分力。竇蓉初識這個年輕人時,第一個反應是「撞鬼,家陣返中環工要讀咁多書嘅,好彩我出世早!」話說置記在本地三大之一畢業後,十年內又讀了兩個碩士。在拼搏上位、讀書增值之際,又無間斷地在網絡上寫文,是愛,抑或責任?「寫文對我來說是一種抒發吧,從最早期的Xanga,到後來的facebook,再搬到Medium,都累積了一班讀者,這本書算是將我對金融行業入門需知,介紹給一些新人。」寫作不難,最難是持之以恒,勤力的置記,每月在Medium發文二、三十篇,收益居然足夠停車場車租有餘,以此看來,付費內容也不是不可行的。新書《漫遊中環》比較適合職場新人,置地在 Medium及JobsDB專欄則分享更多搵工跳糟、自保、上位的職場心得和經驗。既然有打工經驗的人都可以寫職場心得,置記又何以覺得自己有資格指點別人呢?「可能都係觀察能力,以及寫作風格的分野。」正如他網頁的自我介紹:「八十後,土生土長。大學主修新聞與傳播,畢業後曾跑新聞,結果轉咗入銀行,穿梭後勤、中場、前線,由九龍東殺返入中環。近年轉戰金融服務業,見盡港、中、外資機構職場 XO 極品人和事。」以文青初心,配合金融實務經驗撰文的置記,文章屬於實用、輕鬆小品,筆下的中環世界既貼地亦荒唐。金融中生代在中環遇到的難題之一是中港融合,大陸人、大陸老闆愈來愈多,面對這個洪流,置記的職場心經又有甚麼忠告?「我諗緊讀多個JD (Juris Doctor)。做金融業合規除了實戰經驗外,再多個法律專業資格旁身,可以增加競爭能力,畢竟在職場上持續攀登,要保持住令老闆不覺得這個員工是overpaid的,都要付出一定代價。」「置地記者」,明顯是「戰地記者」的諧音,中環人表面官仔骨骨,內裏卻不時出現殺戮職場的戰況,相比比《漫遊中環》這個書名,我覺得《殺入中環》可能更貼切。新書除了適合中環新鮮人外,職場中生代想轉field、轉職也值得看看,至於整天抱怨後生仔轉工頻密又唔捱得的職場老鬼,也許亦可從中了解一下年輕人的搵工心態,新書每本售價$78,不日起各大書店有售。置地記者Medium 賬號置地記者Facebook 賬號

大股東是空心老倌  靠借貸維持上市公司地位

本周香港金管局及證監罕有地發表聯合聲明,指在調查某中資銀行,在香港迂迴曲折的貸款,令到監管當局亮起警號。聲明表示一間在香港上市的中資銀行,貸款給其上市子財務公司。其子財務公司用這筆錢,投資一個資產管理公司的私募基金。這私募基金把這筆錢借給一間特別投資項目(Special purpose vehicle)。這特別投資項目是由一位上市公司的大股東擁有。這筆錢是用來償還這大股東另外一筆由另一個特別投資項目的貸款。而這貸款的抵押品是這上市公司大股東的上市公司股票,股數等於上市公司發行股票的70%。證監在去年8月份曾經表示過,高度關注這些迂迴曲折的安排。表面上是投資私募基金,但實際上是孖展貸款給上市公司控股股東。這種高額度,高槓桿的孖展貸款風險極大。因為當大股東把上市公司發行股票的七成按了做孖展貸款,基本上這上市公司股票已經沒有流動性。貸款人持有的抵押品,基本上沒有流動性,也沒有市場,其按揭價格令人懷疑。這個迂迴曲折的安排其實是由股壇長毛大衛偉伯(David Webb)在2018年8月,首先提出疑問。可能政府監管當局按偉伯的資料進行調查,發現到整個金融迷網的來龍去脈。中資銀行間接透過投資項目,而借孖展給上市公司主席。按證券法例,金融公司的孖展貸款必須向證監通報。股票孖展貸款有很多限制,例如金融機構不能把超過總孖展貸款的10%借給一間上市,及其關連公司。證監過去兩年都積極加強孖展貸款的監管,在市場做了一年的諮詢。引發證監收緊孖展監管是輝山乳業爆煲事件,2017年3月24日輝山乳業股價急挫,由2.8元急跌至收市0.42元,停牌至今。輝山乳業爆煲之前已經被沽空機構狙擊,指其帳目造假,很多機構投資者沽空其股份。證監發現,輝山乳業在多間金融機構按股票借孖展貸款。當輝山乳業資金鏈斷裂時,股價急挫,拖累到多間金融機構錄得大額虧損。輝山事件,直接令到證監收緊孖展貸款的監管。由於輝山市值過100億元,在市場的貸款金額非常大,直接影響到持牌金融機構的流動資金情況及健康。現在證監建議把孖展貸款限制於持牌金融機構股本的5倍;而單一欠債人的借款,不能超過總孖展貸款額的10%。高槓桿及高孖展借貸維持股價的上市公司風險極大,2019年1月17日,有幾間上市公司的股價突然急挫90%。股價爆煲的有主板及創業板公司,其中有間內房股,市值一百多億元,是一間中型內房股。股價當天由13.26元急挫至最低1.4元,跌勢之急,連公司的董事都不能及時沽貨,蒙受龐大損失。在這孖展風波中,令人意識到。孖展危機並不限於小型股,一些中型企業,甚至大型公司逾100億市值的上市公司,都是一間紙牌公司(House of Cards),大股東需要按公司股票來借孖展,來購買自己上市公司的股票。即是說上市公司大股東根本是個空心大老倌,自己沒有錢,要靠借錢來維持上市公司的地位。根本不堪一擊,只要外界一點壓力,便像紙牌公司,完全倒塌下來,小股東只能自求多福。

年金廣告大戰

多得政府推出自願醫保計劃,各大保險公司加大廣告budget,醫保、年金的廣告,充斥着地鐵站、電視、社交平台。事緣我和身邊的朋友都已步入初老階段,亦是年金計劃的黃金銷售對象,對這些廣告自然較為關心,綜觀芸芸年金廣告,本人隨機小規模訪問,都認同永明金融的鄭伊健是最合適的年金代言人。古語有云,步入晚年最重要的是老友、老本、老伴,此外,有自己的興趣和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也很重要,匯豐年金廣告中,有個攣髮肥佬,正是在籌謀退休之後做咩好,這類年輕時只識返工,沒有時間玩樂的中佬的確是最普遍,問題是,退休先來搵嘢玩,有錢都未必有伴。「退休夢想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pO6J9OP4Tw講老本,鄭伊健不是古天樂、劉德華,很早已不在前線拼搏,亦甚少聽聞他撲上大陸拍合拍片,但他勝在儲夠影視老本,有幾個經典角色,十首八首名曲,久不久出來拍戲、開演唱會,仍然有足夠捧場客,而且唱的聽的都心滿意足。這種老本最令人羨慕,既在市場上仍有生存價值,但卻不用削尖腦袋和後生仔爭一日之長短,瀟灑自在。講老友,伊健予人普遍印象就是貪玩、多嗜好;唔計較,多損友。看電影頒獎禮,又見古惑仔的組合出來柴娃娃唱歌,而這班人就算唱新歌,也只是「友情歲月」的變奏。但你咪理,這個拼湊而成的兄弟班,延續多年不衰,多數要靠最紅的那個不計較,「17歲班隊友,70歲重可以齊上齊落」,由他道來,又真是幾有說服力。永明年金廣告講老伴,蒙嘉慧屬於低調的明星太,類似劉青雲和郭藹明,鄭太連嗜好打羽毛球都夠晒貼地,年金回報較低都不用驚。至於其他組合,AIA 的Do 姐、農夫組合,勝在十分搶耳,呢期曝光高超高,只是我覺得Do 姐比較精明,唔會買年金。楊千嬅、丁子高那個花旗年金,個老裝的水準好像業餘劇團一樣,超級難代入。伊健的優勢當然還是靚仔和仍然多頭髮!不過當一班阿嬸大讚伊健時,都有人獨排眾議,「從來都唔鍾意佢,成世好彩,個人都唔求進步嘅!」咁咪啱晒賣年金咯,唔進取,保本月月有錢收。至於年金究竟邊隻好,恐怕這篇八卦無甚養份的文章就角答到得到了。

《群聊秘笈》

前些日子一班舊朋友約食飯,負責打點安排的朋友,揀好餐廳訂了位,安排周到之餘,自始至終都沒有開Whatapps group,寧願逐個通知應約的朋友。見微知著,此君可謂碩果僅存、體貼優雅的gentleman。開群勝在方便,一段說話不用重複十次、八次,應用在家長群、工作群之中,實為無可避免。有了群組這個偉大發明,負責人樂得把組織的責任分判,群裏宣佈一次,你打了盹看漏了,貴客自理,與人無尤。不過,讓我時常糾結的是,個個都開群,唔通個個都想入群咩?現代社會有沒有一個開群的宜忌以供參考?古有蕭芳芳女士著書《洋相》,介紹歐美社會的社交禮儀,今日科技發達,人與人相處很多時候是靠電訊軟件、社交媒體接觸,理應有些八面玲瓏、見多識廣之士,為網絡群聊、私聊定下禮儀指南,普渡眾生。我是一個交友狹窄的人,手機上兩大派whatapps、wechat加起來的群也只是廿來個,我自己開群的標準,就是群裏的人要有經常交換意見的需要,工作群當然是最無可避免,較為反眼的那種三、四個人約吃飯、行山,也開一個群,改明兒這個飯腳組合換了一個成員,又多開一個群,所以我特別欣賞利人而麻煩自己,不會胡亂開群的朋友。試過有朋友指責我無端退群是對群主的「大不敬」,事緣有些炒股群、時事群要招攬下線,於是有理無理踢人入群,在這方面,wechat比whatapps文明,不會在未得當事入同意下拉人入群。因為「被入群」後,顧及人際關係,不好意思逃逸退群,於是手機上難免有一些死群。臨近聖誕節,大家可以預期又是手機死群的復活旺季!祝福長輩圖瘋傳的日子又到了,真是諗起都興奮。聽說這個世界有兩種群最有價值,一種是家長群,另一種是中資公司中的部門群。先說家長群,家長朋友說,家長群裏大部分是只想緊貼學校資訊的無名小卒,緊守只看不說的原則,基本上沒有甚麼問題。中資公司的群就比較複雜,和中國國情一樣,無名小卒也沒有沉默的權利,上司發了一條訊息,下面的人最敷衍也要發個表情包,春節到了,上司像幣少在深水埗大撒幣,下屬怎樣也要爭個微信紅包,怎能冷冰冰的不瞅不睬。很遺憾,我未打過中資公司的工,有經驗的朋友不妨分享一下,在老闆主導的群裏,長期隱形是否很蝕底。 除了群聊外,兩個人微信、whatapps也有不同習慣,我以前很不接受voice message,現在也從俗了,特別是微信的群愈來愈多,大陸人又習慣甚麼都用微信交流,未出街的買賣協議、公告之類,毫不猶疑在群裏傳來傳去,涉及複雜概念,要打字又實在耗時,所以對着手機屁股說話的比例難免多了。但是我又不明白,如果只是回覆「好的」、「無問題」、「到時見」之類,大爺你為何不打字?或者用個emoji?我始終是老式人,聽訊息要找個耳筒,找了半天只聽到2秒「到時見」,也很難不光火的。說到禮貌,不知大家是否覺得,現在致電別人手機之前,多了一種工夫,就是whatapps一句:are you available for a chat?對方OK了才打過去,就最符合現代禮儀。急事就自然另計啦!如果有高人有興趣為混沌的手機禮儀著書,我沒有多少心得,但卻想了個書名《群聊秘笈》或《群聊Ÿ群撩》,喜歡隨便拿去用。

任何人與廣告人

​​​​​​​閱報看到不少廣告人大嘆香港人品味江河日下,才會對消防處那個「任何人」趨之若鶩;話說回來,香港人又何嘗不是大嘆廣告人只懂吃老本,香港的廣告悶到七彩,創意全無。最近雀巢推出了罐裝black coffee,找來了曾江拍廣告,玩番美源髮彩「逐漸變黑又得,立即變黑又得」,但這次回響甚弱,和幾年前首度夥拍100毛,和腦細、黎明一起推白咖啡,聲勢不可同日而語。雀巢咖啡廣告香港創作人愛玩的集體回憶,確實已開到荼蘼。依托香港流行文化黃金時期累積下來的遺產,玩得太多便嫌重複。當金庸都已仙遊,《射鵰英雄傳》主題曲「世間始終你好」,唱的羅文,作詞的黃霑,甚至和霑叔糾纏半生的林燕妮俱已作古,東邪曾江、裘千尺羅蘭,也到了日暮西山的時候,屬於七十後的集團回憶,恐怕還有幾年便正式退場。別說四大天王,現在連陳奕迅、容祖兒也被歸類為八十年後集體回憶,創作人早應開闢新路,不要眷戀過去。我有朋友在大專教傳媒及文化,講傳媒生態一定要搵例子,本來陳冠希事件用了好多年,容易引起共鳴,但近四、五年聽者已開始無反應。講偶像那堂更慘,一班十幾二十人,有幾個只喜歡打機,有幾個睇 TVB,幾個南亞裔,對本地文化無興趣,一兩個只看韓國綜藝節目,幾個新移民上網睇大陸劇,剩下幾個甚麼都無反應的宅男,完全找不到一個全班都識的偶像!面對這個大台瓦解,每人手機都是一個自選頻道的年代,涵蓋七、八成觀眾的集體回憶已不存在,創作人要夠膽取捨,如果貪人人都識,結果就是定位模糊。其實這兩、三年,有不少港產片新導演、新演員嶄露頭角,從《點五步》、《一念無名》、《那一天我們會飛》,到今年的《逆流大叔》、《非同凡響》、《逆向誘拐》等香港電影,各自展現不同風格,可惜香港娛樂圈對年青演員特別差,大報的娛樂頭版寧願報道廿年前半紅不黑的電視明星,明明個個都老態畢現,還是要冠以美魔女、食咗防腐劑之類的恭維說話。相反,新演員要爭取入屋的知名度,卻比上一代難得多。翻查《明報周刊》近五期的封面,分別是藍潔英、金庸、岳華、周潤發,最年輕的代表是木村拓哉及其女兒木村光希。香港的廣告創意過於保守因循,很多marketing的點子亦很因循,所以大家一見一本正經的消防處居然玩膠玩得咁癲,才會一時興奮。前幾天經過中環,看見羽絨界高級品牌Moncler在華人行對面的廣告牌,用上了《Stranger Things》炙手可熱的演員Millie Bobby Brown做模特兒,即使在中環這個核心商業區,看過《Stranger Things》的消費者也不會是主流,在這個沒有主流的影視新世代,創作、揀代言人,就是更考眼光的賭注,要敢於取捨。不知是廣告人抑或背後的老細保守,這是一個沒有大眾偶像,難以找到common denominator 的年代,要說服老細用一些他們不認識的演員,可能比想像中困難。回頭講番任何人,聽說這件藍衣人是消防處高層的idea,如實屬實,也就說明決策上層的看法才是最重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