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富不如傳智,傳子更可傳社

2019-01-19 17:33:13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根據霍金的說法,人類的後代,要大幅度移民,離開太陽系,並且要住在宇航船內作跨代傳承,經歷數代人之後,才能抵達彼岸。未集體起飛前,甚麽機械以至基因改造,絕對免不了。科技累積,絕對沒有嫌太高,而最重要的,是要大量投入財富,所以除了科學家外,有能力創富者,才是人類延續上的關鍵人物,沒有巨額財富投入,超凡入聖的虧蝕忍耐力,不會有真正的科技創新 ! 2018 是企業家離世年,企業家本人以至他的下一代,中間有來往的為數不少,有些是點頭之交,有些曾共謀天下,程度高低各異。交往史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企業家的思想行為,對商道創富,有甚麽反省及啟示,怎樣可以令新一代更有效地創富,讓筆者由一些較疏的企業家或其二代開始談 :

鄒文懷 : 和鄒先生並不認識,雖然在公眾場合碰過好幾次,他總是禮貌周周,但卻和他的非婚生兒子鄒重璂認識,當時他應該是二三十歲的時候,並已經是醫生,正在和一位女護士拍拖,我們在同一個圈子出入,只覺得他相當沉默,當時天真地以為醫生就是這個樣子,後來得知他是鄒文懷先生的非婚生兒子,聽後也沒有甚麽特別感覺,畢竟歐洲在某年代,1/3 人口是私生子。及至鄒文懷先生過身後,此段往事卻被傳媒猛烈抨擊,指鄒先生生前沒有恰當地支援過他的私生兒女。身邊不少盛年人士,除了發展婚姻以外的異性關係外,更二次甚至三次創造後代,其中甚至有敢於自我揭發者,命運各異,有人因此晚年離婚,另外有人幸福地令「二環」「三環」兒女得到元配認受。回顧鄒文懷先生個案,在創富層面上,如果鄒重璂創立的「天一醫療」,得到父親的及早支援,會不會規模更壯大 ? 超越當年曹貴子的康健國際,成一個更有為的企業家,不比老父創辦的嘉禾影業最鼎盛的時候遜色。考量傳承是否成功,最關鍵是傳承計畫有沒有令後代人盡其才,尤其是育有創業家後代,是否提供足夠資本及機制,成就其創業規模以貢獻社會。

劉迺強 : 心水清的人是看到這個名字,肯定以為筆者搞錯,文章應該是針對離世的企業家,而不是針對政治人。可能劉先生本人,也沒有覺得過自己是企業家,但筆者在 80 年代,卻親手協助過他創造的企業,他當時的企業,名為「社團服務中心」,顧名思義他是將很多不同的左派工會組合起來,為他們提供購物服務,組合成一個相當龐大的近似百貨公司業務,當時筆者就是協助他的「社團服務中心」,接通影視軟體租賃集團,讓他們的會員,可以用更優惠的價錢,租賃影視軟體,記憶中這個概念,還是由劉先生主動提出,證明他的商業觸覺敏銳。當時「社團服務中心」的規模,相信不比「教協」少,這個級數的營業規模,放諸今天,可以將之「領匯化,雖然其主要股東為非牟利機構或慈善團體,仍然可以將業務上市,很多慈善團體或非牟利團體沒有認真這樣想過或理解過,將業務流量,轉化為穩定的捐款來源,造福社群。讀者亦應該擴闊眼界,資本市場不單止可以為私人創富,亦可以為公眾創富。若中國地方政府懂得運用資本市場製造收入,無需過度倚賴賣地收益,中國長遠才可避免如香港及日本等地方,走進類似農奴的樓奴社會。

查良鏞 : 查先生在小說的成就太大,很容易令人忘記他是一個企業家。在那些年,一個人能用筆桿子養活自己,兼且能製造出一個上市企業明報集團,是非常之不容易。就算到今天,似乎仍未有一個 KOL 打造出一個上市級企業。查先生的遺憾,似乎祇有兩個 : 一個是拿不到諾貝爾獎,這個問題誰都幫不了他 ; 另一個遺憾,是傳人失敗。 當時他將明報傳給了於品海,可惜他經營明報不善,最後失意賣給馬來西亞人張曉卿。 名嘴黃霑生前曾經是大承諮詢的成員,他曾斬釘截鐵地說,查良鏞之所以傳位給於品海,是因為覺得於品海非常像查良鏞自殺過身的兒子,所以像著了迷一樣,雙手奉上明報,中間沒有太多考慮,以致日後出現悔意。企業家傳承一如人生,波折在所難免。傳人跟結婚物件異曲同工之處,就是很難一次過滿意,若能在傳承之前建立一個監察隊伍,那怕是上市公司內的特殊董事委員會,還是在家族議局延聘獨立參議員,建立過渡監察機制,若傳人無法在期內表現達標,由預設機制將之拉下馬,並備有過渡人員interim executive 接任,確保不會出現無人駕駛的行為。查先生千算萬算,卻在封刀歸隱前棋差一著。今時今日傳承科技發達,敝司十年前已經開始有數位化圖譜分析,企業家在傳承的時候,可以根據發展圖譜定位,按部就班有序完成,無需像查良鏞一次過將全部籌碼推出去,再冒類似不必要的風險。 (待續)

2018 離世企業家成就觀察 (之一) 

文章已刊於20181215日香港信報

 



留言
《群聊秘笈》

前些日子一班舊朋友約食飯,負責打點安排的朋友,揀好餐廳訂了位,安排周到之餘,自始至終都沒有開Whatapps group,寧願逐個通知應約的朋友。見微知著,此君可謂碩果僅存、體貼優雅的gentleman。開群勝在方便,一段說話不用重複十次、八次,應用在家長群、工作群之中,實為無可避免。有了群組這個偉大發明,負責人樂得把組織的責任分判,群裏宣佈一次,你打了盹看漏了,貴客自理,與人無尤。不過,讓我時常糾結的是,個個都開群,唔通個個都想入群咩?現代社會有沒有一個開群的宜忌以供參考?古有蕭芳芳女士著書《洋相》,介紹歐美社會的社交禮儀,今日科技發達,人與人相處很多時候是靠電訊軟件、社交媒體接觸,理應有些八面玲瓏、見多識廣之士,為網絡群聊、私聊定下禮儀指南,普渡眾生。我是一個交友狹窄的人,手機上兩大派whatapps、wechat加起來的群也只是廿來個,我自己開群的標準,就是群裏的人要有經常交換意見的需要,工作群當然是最無可避免,較為反眼的那種三、四個人約吃飯、行山,也開一個群,改明兒這個飯腳組合換了一個成員,又多開一個群,所以我特別欣賞利人而麻煩自己,不會胡亂開群的朋友。試過有朋友指責我無端退群是對群主的「大不敬」,事緣有些炒股群、時事群要招攬下線,於是有理無理踢人入群,在這方面,wechat比whatapps文明,不會在未得當事入同意下拉人入群。因為「被入群」後,顧及人際關係,不好意思逃逸退群,於是手機上難免有一些死群。臨近聖誕節,大家可以預期又是手機死群的復活旺季!祝福長輩圖瘋傳的日子又到了,真是諗起都興奮。聽說這個世界有兩種群最有價值,一種是家長群,另一種是中資公司中的部門群。先說家長群,家長朋友說,家長群裏大部分是只想緊貼學校資訊的無名小卒,緊守只看不說的原則,基本上沒有甚麼問題。中資公司的群就比較複雜,和中國國情一樣,無名小卒也沒有沉默的權利,上司發了一條訊息,下面的人最敷衍也要發個表情包,春節到了,上司像幣少在深水埗大撒幣,下屬怎樣也要爭個微信紅包,怎能冷冰冰的不瞅不睬。很遺憾,我未打過中資公司的工,有經驗的朋友不妨分享一下,在老闆主導的群裏,長期隱形是否很蝕底。 除了群聊外,兩個人微信、whatapps也有不同習慣,我以前很不接受voice message,現在也從俗了,特別是微信的群愈來愈多,大陸人又習慣甚麼都用微信交流,未出街的買賣協議、公告之類,毫不猶疑在群裏傳來傳去,涉及複雜概念,要打字又實在耗時,所以對着手機屁股說話的比例難免多了。但是我又不明白,如果只是回覆「好的」、「無問題」、「到時見」之類,大爺你為何不打字?或者用個emoji?我始終是老式人,聽訊息要找個耳筒,找了半天只聽到2秒「到時見」,也很難不光火的。說到禮貌,不知大家是否覺得,現在致電別人手機之前,多了一種工夫,就是whatapps一句:are you available for a chat?對方OK了才打過去,就最符合現代禮儀。急事就自然另計啦!如果有高人有興趣為混沌的手機禮儀著書,我沒有多少心得,但卻想了個書名《群聊秘笈》或《群聊Ÿ群撩》,喜歡隨便拿去用。

任何人與廣告人

​​​​​​​閱報看到不少廣告人大嘆香港人品味江河日下,才會對消防處那個「任何人」趨之若鶩;話說回來,香港人又何嘗不是大嘆廣告人只懂吃老本,香港的廣告悶到七彩,創意全無。最近雀巢推出了罐裝black coffee,找來了曾江拍廣告,玩番美源髮彩「逐漸變黑又得,立即變黑又得」,但這次回響甚弱,和幾年前首度夥拍100毛,和腦細、黎明一起推白咖啡,聲勢不可同日而語。雀巢咖啡廣告香港創作人愛玩的集體回憶,確實已開到荼蘼。依托香港流行文化黃金時期累積下來的遺產,玩得太多便嫌重複。當金庸都已仙遊,《射鵰英雄傳》主題曲「世間始終你好」,唱的羅文,作詞的黃霑,甚至和霑叔糾纏半生的林燕妮俱已作古,東邪曾江、裘千尺羅蘭,也到了日暮西山的時候,屬於七十後的集團回憶,恐怕還有幾年便正式退場。別說四大天王,現在連陳奕迅、容祖兒也被歸類為八十年後集體回憶,創作人早應開闢新路,不要眷戀過去。我有朋友在大專教傳媒及文化,講傳媒生態一定要搵例子,本來陳冠希事件用了好多年,容易引起共鳴,但近四、五年聽者已開始無反應。講偶像那堂更慘,一班十幾二十人,有幾個只喜歡打機,有幾個睇 TVB,幾個南亞裔,對本地文化無興趣,一兩個只看韓國綜藝節目,幾個新移民上網睇大陸劇,剩下幾個甚麼都無反應的宅男,完全找不到一個全班都識的偶像!面對這個大台瓦解,每人手機都是一個自選頻道的年代,涵蓋七、八成觀眾的集體回憶已不存在,創作人要夠膽取捨,如果貪人人都識,結果就是定位模糊。其實這兩、三年,有不少港產片新導演、新演員嶄露頭角,從《點五步》、《一念無名》、《那一天我們會飛》,到今年的《逆流大叔》、《非同凡響》、《逆向誘拐》等香港電影,各自展現不同風格,可惜香港娛樂圈對年青演員特別差,大報的娛樂頭版寧願報道廿年前半紅不黑的電視明星,明明個個都老態畢現,還是要冠以美魔女、食咗防腐劑之類的恭維說話。相反,新演員要爭取入屋的知名度,卻比上一代難得多。翻查《明報周刊》近五期的封面,分別是藍潔英、金庸、岳華、周潤發,最年輕的代表是木村拓哉及其女兒木村光希。香港的廣告創意過於保守因循,很多marketing的點子亦很因循,所以大家一見一本正經的消防處居然玩膠玩得咁癲,才會一時興奮。前幾天經過中環,看見羽絨界高級品牌Moncler在華人行對面的廣告牌,用上了《Stranger Things》炙手可熱的演員Millie Bobby Brown做模特兒,即使在中環這個核心商業區,看過《Stranger Things》的消費者也不會是主流,在這個沒有主流的影視新世代,創作、揀代言人,就是更考眼光的賭注,要敢於取捨。不知是廣告人抑或背後的老細保守,這是一個沒有大眾偶像,難以找到common denominator 的年代,要說服老細用一些他們不認識的演員,可能比想像中困難。回頭講番任何人,聽說這件藍衣人是消防處高層的idea,如實屬實,也就說明決策上層的看法才是最重要吧。

水退的裸泳者

股神巴菲特有一句名言:「潮退後便知誰人沒穿泳褲。」周四恒指大跌千點,中美貿易戰已演變為新冷戰,壞消息不絕,資金退潮自是無可爭辯。這個形勢下,小型民企股最高危,除了環球經濟兵凶勢危外,證監會踏入今年以來,雷厲風行,嚴打細價股,牛市時把股份押了給證券行周轉的老闆,水退開始現形。要知道,做得上市公司老闆,總有人來敲門推銷押股配資、市值管理諸如此類的服務,朋友在民企W公司當財務總監,今年初,大老闆眼見公司股價不前,而其他朋友的上市公司起碼入了深港通,結果被成功遊說參與配資炒股的遊戲。所謂配資,也是拿資產抵押借錢炒股,遊戲初期,股份由一蚊炒上兩蚊,但沒有實際業績配合,市盈率由高單位數上升至差不多二十倍,基金又怎會不知有古怪,說好了的北水又全無影踪,折扣出貨也沒有足夠的散戶接火棒,每日砌高成交完全無謂。搞了大半年,某日竇蓉忽然見到民企W出公告,大老闆以每股三毫全數賣盤,八卦問朋友其老闆有何苦衷。朋友只簡單回一句:「街數多,我都搵緊工!」類似水退敗走的例子不在少數,本周立場新聞便有一個專題,統計過去兩年起碼有六間上市公司大股東失蹤,包括8月起失蹤的藍鼎國際(582)主席仰智慧、瑞年國際(2010)王福才、輝山乳業(6863)、天喔國際(1229)主席林建華、海藍控股(2278)大股東兼主席楊敏、南南資源(1229)執行董事羅方紅。兩年六上市公司董事失蹤相比起走佬的民企老闆,朋友效力的民企W仍然能找到買家甩手,割讓公司控制權還債,總算有始有終,起碼留番少少渣滓給投資者。由於中國經濟轉差,股民要特別留意股價飄忽的民企,不要輕信「已跌至吸引的估值」,「現金水平高」這些表面因素,因為大陸老闆輸錢有很多方法,有人押股買騰訊(700),股王由高位下跌四成,連上市公司力寶華潤(156),今年多次購入騰訊正股及股票掛鈎票據(ELN),賬面上蝕逾億元,誰知公司老闆除了炒燶自己股票外,有沒有炒燶其他人的股票?股民要警覺,大跌市的骨牌效應還未完全浮現。另方面,未來一年手持大量殼股的金主恐怕亦要重新部署資金,今年港交所推出了多項改革,其中一條新例在八月一號已生效,把停牌到除牌的時間表大大縮短至18個月。現時75家長期停牌的上市公司,逾半會於明年7月31日被除牌。港交所還可引用不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要求,指令業務太少的上市公司進入除牌程序。雖然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但殼股價值下降,加上證監會事先張揚,預告明年上半年會全面出擊,以刑事及民事訴訟方式起訴約60家公司及個人,細價股融資活動難道唔收斂?證監伙警廉查金融犯罪網絡 擬明年上半年起訴60企業及個人水退潮剛開始不久,投資者要小心提防裸泳的上市公司老闆們。

DQ成風

自從去年謎網50風波,證監會夥同廉署携手做了齣好戲,令謎網集團分崩離析後,監管機構無論是修例打擊殼股炒作,抑或DQ上市公司,都站在道德高地,有殺錯無放過。今年港交所便推出了多項改革,其中一條新例在八月一號已生效,把停牌到除牌的時間表大大縮短至18個月。港交所還有一招令細價股很頭痛,倘公司業務太少,聯交所可引用不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要求,指令公司進入除牌程序,以免有心人把殼股「待價而沽」,而近兩年至少已有15家公司被點名除牌。最近永保林業便找了股壇壞孩子李華倫為軍師,希望為永保林業翻案,免掉進除牌死局。港交所近日再下一城,建議規定上市公司的核數師如果無法表示意見,或作否定意見的財務報表,必須停牌,諮詢期截至今年11月30日。有趣的是,連一向嫉惡如仇的David Webb也指港交所落力趕絕細價股,妨似亂槍掃射在病房中的病人,連有救治希望的也不放過!https://webb-site.com/articles/adverseopinion.asp有涉事公司批評港交所做法矯枉過正,又冷待公司提出的改善建議,儼然「一早判公司死刑」。港交所多管齊下打擊殼股買賣,分明是要大大增加殼主的成本,並且令部份殼過期失去價值,遏止買賣殼股的投機行為。信報引述交易所的回應,便質疑大股東既然有業務注資入新收購的公司,何不正式走程序上市?換個角度講,既然可以救番一間公司,讓小股東甩身,又為何要整多間新上市公司出來?市場上半死不活的上市公司還不夠多嗎?永保林業的新股東王敬渝,是低調殼王孫粗洪外甥女,google一下孫先生以往多宗交易,也很擅長引入新股東,解救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然後轉賣獲利。股票的本質就是用來買賣投機,散戶買的比例最少,基金較多,大股東易手就買晒控股權,殼主執番隻殼,數年後搵到國內資金願意認頭,為配合走資需要也好,真的有業務協同作用也好,善價而沽,不一定是靠搵小股東笨而自肥。市場人士比較不甘心的是,港交所DQ上市公司隨意性比較高,第13.24條要求又欠缺客觀標準,容易變成對人不對事,逼在眉睫的諮詢,就是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便要停牌,不知市場人士又將如何接招了。

殼股末日

今年港交所推出三項改革,都是針對市場一些不利小股東的行為,及打擊殼股炒作。首先是針對一些殼股轉手後,新股東宣佈大額及大比例的供股,例如折讓90%,一供十的行動。意圖令散戶放棄供股,令到大股東可以低價增持。然後在市場圍到90%以上的股份後,可以隨意把股價炒上。新例下大股東配售股份,只可以最多攤薄舊有小股東50%,不是以前的90%。另一條新例在七月底生效,把停牌到除牌的時間表大大縮短,由現時的長達十年,減至18個月。現時除牌有固定程序,但是程序往往被濫用。有些公司長期停牌,不停提出上訢,或者司法覆核,令到除牌程序拖到十年以上。有市場人士計算過,按新18個月除牌限期,港交所現有52間停牌公司,將會在明年第一季除牌。其中包括比較著名的有2015年停牌的漢能薄膜(566),及在粉塵事作後,2016年停牌粉塵網的旗艦康健國際(3886)。停牌多年,而能起死回生的股票中,有幾間是經典。最經典莫過於詹培忠旗下的德智控股(70),德智停牌接近三十年,竟然能夠奇跡地復牌。持有股份幾十年的小股東還能夠賺十幾倍,現在改名為金粵控股,市場只有1億多元。賣殼過程中股東賺得最多的是豐盛控股(607)。豐盛前身是滙多利,是一間風扇生產商,2002年上市。上市不久被陷入財困,2007年被停牌。五年後公司賣殼給一間中型內房發展商,改名豐盛。2007年轉手後復牌,當時股價跌$0.132。新股東是炒股高手,透過一些關連公司,豐盛股價急升。最高升至$4.95,市值超過一千億元,直達到藍籌水平。當然股價狂升之際引來沽空機構的注意,2018年沽空機構狙擊,指豐盛靠關連公司炒股,把股價炒到不合理水平。被狙擊下,股價一度跌至$2.50,但最近又升至$3.00。最近一隻成功賣殼及復牌的上市公司是大慶乳業(1007)。大慶乳業上市,但只上年兩年就停牌,在2012年3月22日停牌,直至2018年7月6日復牌,改名為龍輝國際。新股東收購了三間火煱店,達成上市要求,復牌上市,市場認為大慶乳業將會成為最後一隻成功賣殼,及成功上市的股票,以後將會成功絕唱。港交所今年6月推出新諮詢,再進一步增加上市公司賣殼的難度,及增加養殼的成本。新改革有三大重點,第一是有關反向收購。新股東要注入重要資產或業務,被視為反向收購,限期由現時的兩年增至三年。而且是滾動計算的三年內,不可以分階段注入。新注入業務需要達到上市要求,即是三年盈利超過5千萬元,還要增加300個新股東。第二,公司轉手給新股東後,上市公司要維持上市公司水平的業務及營運三年,大幅增加養殼的成本。第三,擴大現金公司的定義,股價及債券等被視為等同現金,不可以當是上市公司的業務範圍。這新條件增加賣殼及養殼的難度。遠東發展賣殼被否決,就是因為公司資產主要是流動資產,沒有真正業務。諮詢快完結,相信未來一年殼股交易將大幅減少,殼價也會下降。港交所直言,目標是清除殼股,令到港交所上市公司正常化。這三項措施,對金融業界影響十分之大。當殼股被邊緣化後,專注買賣殼股的獨立財務顧問,投資銀行,證券商等都會失去大量生意。殼價不值錢後,還會有人啤殼嗎? 奇怪的是港交所推出的措施對業界有重大負面影響時,業界竟然噤若寒蟬,不敢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