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春天》:要來的始終要來,第一齣大灣區電影

2019-05-14 13:16:41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我在上畫第二天才去看《過春天》,之前已看過許多正評,說它有久違的港產片味道,是上乘的青春片。公司有同事也看了,說許久沒看過粵語片有這麼自然而然的對白和演出,同是新導演作品,香港近年幾齣的成績都比不上。平心而論,《過春天》確是勝在自然,是否寫實我沒資格評論,我沒有走私和跨境生活的經驗。我倒是有興趣推測一下為甚麼這齣戲能拍得那麼自然。

 《過春天》那種中港無縫融合,香港無容置喙是大灣區一部分的意識形態令我不舒服,但無可否認它在技藝上非常成熟,比不少香港的新導演出色。

所謂邊界只是一條有海關的海底隧道。在香港看到有關跨境學童的報導,即使不政治性,至少也很社會性:搶學位、搶資源、溝淡人口等等。我幻想中的跨境學童也是過著很不人道的生活,幾歲小兒天未光揉著惺忪睡眼舟車勞頓上學,身心疲累,回到學校又被本地同學和家長歧視,普通話攻陷校園⋯⋯

在《過春天》中,跨境上學是這麼自然而然的一件事。開場時,劉子佩(黃堯 飾)天天背著書包坐東鐵上學,導演白雪沒有花十分一秒的時間去拍她過關時的心情,平淡得就如普通香港人坐港鐵由尖沙嘴過海到金鐘站一樣。她會遲到,但她住在香港的好同學陳頌兒 Jo(湯加文 飾)同樣遲到,遲到只是少年懶散,跟跨境無關。子佩跟同學們的相處更看不出誰是香港人?誰是單非?誰需要跨境上學?子佩家在深圳只給了她方便,一條邊界之隔,淘寶運費立即便宜了很多。她在班上售賣淘寶手機殼和貼膜,賺取差價。她的同學們口裡嘀咕,說她食水深,但又乖乖奉上金錢,而她的生意拍檔正正是香港閨蜜 Jo。歧視?中港區隔?中港差異?全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完全進入不了《過春天》的故事世界。

多年來,多少觸動香港人神經,模糊中港邊界的措施:二十四小時通關、西九高鐵站一地兩檢、支付寶橫行霸道,原來在不少香港人(包括新舊香港人,但以新香港人為主)心目中,根本不是一回事,或所謂意義只等如多年前的海底隧道通車。都是一個地方嘛,當然是越方便越好。

《過春天》那種中港無縫融合,香港無容置喙是大灣區一部分的意識形態令我不舒服,但無可否認它在技藝上非常成熟,比不少香港的新導演出色。

沒有身份疑惑,青春才能盡興

從八十年代出現前途問題開始,港片就充滿了身份疑惑,或隱喻或直宣,香港人 / 中國人的提問不絕。近年興起的則是本土認同,怎樣才是真香港人?香港文化?其實正因為我們感受到「香港人」的身份岌岌可危,才需要不住突顯。而談到新移民,我們總是以他者視之,人畜無害的《非同凡響》也會寫名校女生歧視新移民;《逆流大叔》以中港婚姻一個家幾種話大造文章。所謂本土認同,最核心的理念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 大陸人;新移民不是真香港人。

《過春天》的角色涵蓋香港人 / 大陸人 / 新移民 / 單非,但無一人有身份疑惑或優越感。花姐(江美儀 飾)問子佩拿甚麼證件,純粹是業務需要,能替她運貨賺錢的就是一家人,可以同檯吃飯。單非就單非,拿香港身份證出入的就是香港人,不用分那麼細。

沒有身份疑惑,就自然有更多空間享受和揮霍青春(不論是在電影篇幅或角色性格發展上)。盛讚《過春天》的觀眾都說它拍出青春的味道:如膠似漆卻根基單薄的友誼、以兄妹情掩飾的愛情、對日本和消費文化的嚮往、對犯罪的浪漫想像。它準確捕捉了青春的躁動、不安、善變和膚淺。相比之下,近年港片的少年角色總好像縛手縛腳,老是想得太多。

現實應該沒有金句

《過春天》那種中港無縫融合,香港無容置喙是大灣區一部分的意識形態令我不舒服,但無可否認它在技藝上非常成熟,比不少香港的新導演出色。我最欣賞的是全片沒有任何一句對白能獨立拉出來做「金句」,九成對白都很自然,像你我他日常會說的話。電影也沒有任何獨白或讓演員一個人對著鏡頭做戲。不是說以上手法必定不好,但近年港片有濫用金句 / 獨白之嫌。《過春天》能做到完全用劇情去說故事(結尾那段為通過審查而加的官樣文章除外),倍覺難得。沒有刻意的言志和訴說情懷,電影自能拍得自然不造作。

電影當然也有一些很顯見的瑕疵,例如我已許多年沒見過能拿在手上的機票,還有子佩說想看雪是因為想試試冷的感覺。南方的孩子想看雪很正常,但香港不是新加坡菲律賓,香港也有冬季,覺得要下雪才是冷,香港的冬季是小兒科,暴露了導演白雪在北京出生的背景(甚至天朝心態?)。

演員是《過春天》另一出色之處,尤其是三位年輕主角的演出。飾演第二女主角 Jo 的湯家文原來演過不少港產片(《藍天白雲》、《29 + 1》和《恭喜八婆》等),第一次演戲份這麼重的角色,表現絕不比男女主角黃堯和孫陽遜色,加上江美儀的霸氣演出,算是在這齣中國電影中為港爭光。

《過春天》可能是我看的第一齣真正以大灣區為本位的電影,恐怕還陸續有來。本來電影好看就是了,管它是哪裡的出品,但對這個新品種,我還是有點恐懼,未敢毫無戒心地擁抱。

原文連結



留言
Netflix改變荷里活生態嗎

今年奧斯卡最佳導演是電影《羅馬》的墨西哥導演Alfonso Cuarón獲得,《羅馬》影象全以黑白呈現,故事是導演的人生寫照,當中描述的內容並不是大劇情,而是小品形式,但背後卻是人性與歷史的一個回顧。倘若是墨西哥人的話,相信對此戲會更有同感。看見一些影評說這戲有點像侯考賢的《悲情城市》,一樣以小人物描述一代歷史。該戲亦同時獲得今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擊敗了其中另一大熱的《小偷家族》,可見這戲屬於強勁作品,能夠擊敗全球多套優質電影。《羅馬》這套戲獲獎的啟示,亦可以看到一個電影或者叫多媒體發展的路向。《羅馬》的出品人是Netflix,對於荷里活製作公司、傳統多媒體公司如迪士尼、華納等,Netflix是一個頗為頭痛的對手,因為該公司Netflix在流串媒體上可謂改變整個市場遊戲規則,也改變了以往只有荷里活公司主宰多媒體製作的說法,一個來自Los Gatos的非傳統媒體公司正正挑戰荷里活制度模式。今天Netflix出品的《羅馬》獲獎,但諷刺的是該公司曾被一些影展和電影人排擠,如大導史提芬史匹堡認為Netflix的作品不能登頒獎大堂,因為他們的作品不是真正為電影而設,只是給電視而設,而Netflix曾經參展的作品,也只放映於幾間電影院上,不是真正入主流戲院,認為不是俱資格云云。但是Netflix發展至今,其影響力已經足夠與荷里活大型公司抗衡,當中Netflix的市場佔有率、財力以及內容的創造力上,都已經頗具資格。因為此往後奧斯卡或者其他國際級大型影展參賽時,Netflix肯定有其踪影。網劇的流行程度可謂是近四、五年才出現,除了是寬頻流串技術成熟外,付費概念亦開始慢慢植入消費者心理,因此製作公司亦有足夠的市場需求和財力,開發不同的產品,亦因應市場新穎、龐大的潛在市場,作製上從創意、經費亦可以有不同的模式去做,使新的經營模式出現,觀眾便有更多的新內容可以觀看,也屬於良性循環。香港市場不足以搞高水平的網劇,但是昔日香港市場其實一樣細,但卻有賣埠市場,如東南亞、台灣,那時大陸還嚴禁外片進口,但可是那時候香港卻是最輝煌的電影、電視黃金期,為何今天人人北上搵真錢,個個演員、導演收天價片酬時,卻居然會出現二三流的《你咪理、我愛你》和偽劇情片《廉政風雲煙幕》呢?不是有大市場便可以有足夠資源開發新產品嗎?那些大導不是常說無資源,難拍好片嗎?現在有卻香港導演每況越下,那些昔日賣到東南亞、台灣能夠媲美荷里活製作和創意的魄力去到那裡去呢?人家有Netflix拍套一齣《羅馬》,香港有沒有這種能力呢?如果論今天的財力,其實足夠有餘,但問題是製作人的智慧和心力有沒有這個魄力去拍一些創意的題材,而不是為了五斗米的混飯吃電影。荷里活電影公司日後會面對更多類似Netflix的製作公司,如Amazon、Google,甚至蘋果也會參與其中,那時候內容和創作力必然更多。當中此消彼長時,回望香港的電影製作人,是不是要想想要做什麼才能夠配合到市場需要,即使拍一套迎合國家的電影或者電視劇,用心做的話,必然會有好作品,即使是擦邊球,也會有優秀作品,看看《我不是藥神》其實已經是一個範例,其實當中阿里影業也是帶的投資者。只欠香港導演和製作人有沒有這種風骨和膽量。

范冰冰與A股影視板塊的潛規則

崔永元微博爆料明星簽「陰陽合同」,但由於美圖秀秀技術不佳,發出的合同直指范冰冰簽署了陰陽合同,一時間明星天價收入和逃稅,成為近期網友熱議的焦點話題。6月3日,國家稅務總局已責成江蘇等地稅務機關依法開展調查核實,如發現違反稅收法律法規行為,將嚴格依法處理。因國家稅務總局責成稅務機關調查核實有關影視從業人員「陰陽合同」問題,受傷的上市公司不止范冰冰作為大股東的唐德影視(300426.SZ)一家,華誼兄弟(300027.SZ)也成了唐德影視的難兄難弟,在6月4日當日,這兩家上市公司雙雙跌停。影視公司的主要業績就是與公司相關的藝人能否持續創造出價值,或者影視公司投資的電影電視是否盈利。崔永元的這次爆料的導火線是《手機2》即將開拍,而投資《手機》和《手機2》的公司都是華誼兄弟,因此,華誼兄弟股票下跌是市場正常的反應。而指出簽陰陽合同的范冰冰則是唐德影視的大股東,「陰陽合同」不但涉及偷稅漏稅,還很有可能涉及洗錢,這對於與公司相關的藝人必然受到嚴重的影響,進而影響到上市公司。崔永元的爆料,讓A股市場上整個影視板塊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跌幅,2018年影視板塊還真是多事之秋。范冰冰涉及的公司列表:公司名稱成立時間身份股東資訊北京美濤中藝文化傳媒有限公司2008.06.25股東董事范冰冰持股24%張傳美持股51%北京美濤佳藝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公司25%美濤佳藝(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2013.04.23法定代表人股東范冰冰持股100%無錫美濤佳藝影視文化工作室2014.06.11法定代表人范冰冰持股100%寧夏成功經葡萄酒傳媒有限公司2011.06.27股東蘇長山,寧夏成功紅實業有限公司,范冰冰,李鳳琳,王洪亮,宋毅斌無錫愛美神投資有限公司2015.11.10股東范冰冰,李晨,無錫海視影視文化工作室無錫唐德文化傳媒有限公司2016.03.10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持股51%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49%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2015.07.30法定代表人股東董事長范冰冰持股70%北京太易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美麗宮文化交流有限公司2017.11.28法定代表人股東執行董事范冰冰持股98%黃燕2%霍爾果斯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2016.08.18前法定代表人,前董事長黃燕100%唐德影視(300426)2006.10.30股東上市公司工商資料顯示,范冰冰本人參股和實際控制的公司多達9家,而其父母范濤、張傳美控股參股及與其相關的公司多達12家,那麼與范冰冰有關的公司及其關聯公司總計多達23家。其中,有5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范冰冰本人,分別是2013年成立的美濤佳藝(上海)影視文化工作室,2014年成立的無錫美濤佳藝影視文化工作室,2015年成立的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2016年成立的無錫唐德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及2017年成立的北京美麗宮文化交流有限公司。這還不包括不久前才將法定代表人更換為黃燕的霍爾果斯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這麼說來,范冰冰直接控制的公司就多達6家。按常理來說,有23家公司的范冰冰完全沒有必要偷稅漏稅,找個好的財務顧問公司,玩轉財技,合理避稅根本不是問題。自2016年起,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下稱「無錫愛美神」)擁有范冰冰未來10年演藝經紀獨家代理權,也成為范冰冰資本運作的主體。2016年3月,唐德影視公告稱,籌劃以現金方式收購范冰冰的無錫愛美神51%的股份。當時媒體參照重大資產重組估算,無錫愛美神估值至少在7-8億。這次收購,由於外界指責這次重組是演員片酬收入化、藝人收入股權化的原因,導致唐德影視最終叫停重組。詭異的是,無錫愛美神2015年註冊成立,工商資料顯示2015年年報其資產僅為1036萬,所有者權益為53萬,成立當年營收為3468萬。當年淨利53萬,納稅總額為零。那麼,只有3個人的「殼公司」無錫愛美神,3000多萬成本又是什麼呢?無錫愛美神的另一股東北京太易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似乎告訴了我們答案。在唐德影視放棄收購後,無錫愛美神的股東中出現了北京太易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太易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100%大股東為太易控股有限公司,而太易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股東為阿拉山口市嘉盛股權投資有限公司和自然人郭震,阿拉山口市嘉盛股權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嘉盛投資」)成立於2017年1月24日,該公司的公司地址為新疆博州阿拉山口綜合保稅區企業服務中心五樓517室。嘉盛投資公司於2017成立,但在今年3月對太易控股有限公司追加註冊資本金2.5億元,一個成立一年的公司註冊資本金為50萬元的嘉盛投資,如何做到在一年之內投資2.5億元呢?這2.5億元從何而來,在簡單的工商資料中, 筆者並未查到這筆投資的來源。太易控股有限公司的大股東郭震,為什麼要在邊遠的新疆阿拉山口市成立嘉盛投資公司呢?原因只有一個:避稅。根據2016年5月1日實施的《阿拉山口綜合保稅區促進股權投資類企業發展暫行辦法》(下稱“辦法”)第二條規定,本辦法適用於在阿拉山口綜合保稅區登記的股權投資企業和股權投資管理企業,以及冠以基金或基金管理的股權投資企業和股權投資管理企業。股權投資企業是指股東或者合夥人以其出資及合法籌集的資金、從事於對其他企業進行直接股權投資或者持有股份而設立的企業。根據上述辦法,在阿拉山口市成立嘉盛投資公司可以享受上述辦法的中保稅區的優惠政策。因此,佔無錫愛美神30%股份的直接控股公司太易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由阿拉山口嘉盛投資設立的也就可以理解了。另根據上述辦法第十二條規定,遷入阿拉山口綜合保稅區的公司制股權投資類企業,公司的股權70%以上由自然人持有且自然人承諾選擇阿拉山口綜合保稅區作為其個人所得稅繳納地的,按照《關於促進中小企業發展的實施意見》(新政發〔2010〕92號),2010年至2020年,對在新疆困難地區、國家級園區新辦的鼓勵類中小企業,給予自取得第一筆生產經營收入所屬納稅年度起企業所得稅「兩免三減半」優惠。「兩免三減半」的意思是,前兩年免稅,後三年稅收減半,按嘉盛投資追加註冊資本金2.5億元來看,至少有2.5億元流入了嘉盛投資公司的帳戶,而這2.5億元免稅的再投資具體省了多少稅可以按累計稅率計算出來。阿拉山口股權投資企業優惠政策二和上述辦法中第十二條其公司自然人股東承諾選擇阿拉山口綜合保稅區作為其個人所得稅繳納地的,對其繳納個人所得稅地方分成部分給予30%的扶持。按這一條,如果太易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郭震把自己個人所得稅繳納地也變更為阿拉山口市,那麼他每年上繳的個人所得稅有30%會從地方稅務局領回。比如,郭震一年的個人所得稅為100萬元,那阿拉山口市地方稅務局會退回30%給個人作為扶持。近年來,為了享受新疆伊犁霍爾果斯「五免五減半」的稅收優惠政策,許多影視公司前往霍爾果斯註冊子公司,而無錫愛美神也在霍爾果斯註冊了子公司「霍爾果斯愛美神」。在霍爾果斯口岸免稅政策紅利即將結束時,阿拉山口保稅區從去年開始到2021年,應該會成娛樂圈新的避稅天堂。相關部門介入調查,能否打破娛樂圈通過簽陰陽合同來避稅的潛規則呢?其實,崔永元的言論充其量只算是舉報,真相到底如何,我們還是要看相關部門的取證情況,以及最終的調查結論。

低迷票房也總會有贏家

踏入一月,樂壇頒獎禮、票房排名陸續出爐。十二月底,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公佈2017年全國票房559億,國產電影票房301億,佔票房總額接近54%。票房第一位《戰狼2》總票房56.7億,較第二位的《速度與激情8》﹝港譯《狂野時速8》﹞多逾一倍。反觀香港,從網站看到的資料,2017年,十大最高票房全是荷里活電影,最賣座港產片要數到排18的《春嬌救志明》,總票房僅過三千萬大關,比榜首的《美女與野獸》少一半有多。暫且不理《戰狼2》的票房有幾多是水份,單從上述數字,這回合,中國人愛國愛得很誠實,真金白銀掏腰包入場撐國產片;香港人卻口裡說本土,入場看西片,跟港產片漸行漸遠漸無情。為何中產觀眾唾棄港產片? 面對現實,大約十年前,我已聽到不少朋友說「很喜歡看電影,但極少看港產片」。理由?「港產片失望指數太高」、「同樣票價,為何不看荷里活大製作」、「劇本差,製作求其」,演變到今天,連具體理由都不用說了,簡單一句「無入場意欲」就解釋了為何不看港產片。 為何我會集中寫中產觀眾?因為看電影不算一項廉宜的消閒活動。旺區正場票價動輒過百,龍頭戲院又大多位於商場,在旺區商場吃飯,即使在美食廣場,連飲品七八十。兩個人放工看電影連吃飯,不計交通,三四百是最低消費。 中產觀眾有什麼特色?英語程度較好﹝政治不正確,但在香港,不計外藉傭工族群,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六七八十年代,票價沒今天貴,中低下階層也不覺得是太大負擔。這些觀眾也懂ABC How do you do,但放工未必想聽英文追字幕,說廣東話的港產片成了他們的首選。現在票價愈來愈貴,全民英語水平又因為九年強迫免費教育提升,港產片失去語言優勢,要跟荷里活電影正面競爭。上個世紀港產電影的黃金盛勢,故然是因為人才勃發,但語言造成的半保護市場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 然後我們看看全年十大賣座電影有什麼共通點?頭三位《美女與野獸》、《蜘蛛俠:強勢回歸》和《雷神奇俠3:諸神黃昏》,全是老幼咸宜,適合一家大細欣賞的電影。其餘七位,有兩齣動畫,三齣超級英雄電影。要賣座,合家歡才是王道。 可恨,港產片近年就是缺少了這種合家歡味道。全年最賣座的港產片《春嬌救志明》,撇開意識形態不說,你叫細路如何明白中女面臨四十大關連陰毛都會變白的憂慮?十大賣座港片中只有《西遊伏妖篇》勉強照顧到兒童口味。一家四口,爸媽拍拖去看《春嬌救志明》,回頭再全家人看《美女與野獸》,即使兩齣電影同樣優質,票房相差一半,絕對合理。  再看看近兩年表現優異的港產片:《寒戰2》狗屁不通,但至少不會教壞細路;《美人魚》和《五個小孩的校長》更是兒童會比大人看得更開心的電影。﹝沒有看過《葉問3》,不評論。﹞2017港產片過分偏重成人口味,票房自然流失,與人無尤。﹝我知,我知年中有齣戲叫《喵星人》,沒看過,亦只得很少人看過。﹞從低迷票房看到曙光「三千萬對五十六億七千幾萬,連人地零頭一半都無呀,香港電影死得啦!」人總有很多即時反應,看到一堆數字就覺得香港電影死咗,我亦是因為朋友這句感言寫了這篇文,希望能提供另一個角度。首先,一年的表現不能反映大趨勢,要多看幾年的數字。事實上,前兩年港產片的票房表現都不錯,去年單是《寒戰2》和《美人魚》就摘下一億三千萬的票房。再上一年,《葉問3》加《五個小孩的校長》票房也過億。今年失色,可能是一次性調整,未必是插水式江河日下的開始,不用過分悲觀。 其次,2017特多新導演登場,而且成績不俗。十大賣座中,《一念無明》、《29+1》和《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都是新導演的作品,是很罕有的現象,值得鼓勵。第三,我在年中也寫過,2017是港產文藝愛情小品的小陽春。果然,年結十大,這類電影佔了四位﹝包括榜首位置﹞。文藝愛情小品為什麼重要?一直以來,香港電影圈陽盛陰衰,合拍片十齣有九齣是一線男港星搭大陸美女明星,香港金像獎影后又往往由大陸女星奪得。文藝愛情小品是孕育女明星的溫床,多拍這類電影,慢慢就能解決香港女星青黃不接的困局。除了女星外,Baby John蔡瀚億在賣座港產片中參演了四套,包括《29+1》《拆彈專家》《小男人周記3之吾家有喜》《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也算新演員中的小奇蹟。最後一點,跟賣座電影無關,但是香港電影生態值得一談的一環─紀錄片。過往香港紀錄片少人拍也少人看,近兩年,未知是否雨傘後遺症,湧現了不少紀錄片,而且得到關注。2016年,陳梓桓首齣紀錄長片《亂世備忘》獲金馬獎提名。我訪問過陳梓桓,他說雖然最終沒有獲獎,但因為得到提名,不少海外電視台都有購入《亂世備忘》的播映權,首齣電影就錄得盈利,電影事業可持續發展。羅恩惠導演,講述六七暴動的《消失的檔案》,不獲香港國際電影節青睞,轉戰社區放映,海內外做了210場,又一個小奇蹟。到年底,聚焦梁天琦的《地厚天高》,以打游擊方式在藝術中心公映,一票難求。連以往冷門的紀錄片都生機勃勃,香港電影應該未死得。

國藝的電影夢

國藝娛樂 (8228) 公告,斥資3.276億港元收購美國製作公司Murphy Media Inc.旗下Murphy Entertainment Studios, LLC的10%股權,並獲得三年利潤保證。Murphy Entertainment Studio承諾利潤可由2018年的5500萬美元,逐步遞增至2019年的6500萬美元及2020年的7500萬美元。國藝娛樂可按10%比例分紅現金股息,即三年累計可分紅1950萬美元。公司今年首三季收入已經突破1.5億港元,未來三年在利潤保證下又可獲得穩定的財務表現,可為國藝達到未來轉主板的財務要求。而此次收購,集團會以發行國藝娛樂承兌票據及新股份支付,對公司財務狀況壓力不大。而有關新股份亦將受到禁售期限制,直至Murphy Entertainment Studio達成溢利擔保或取得集團書面同意,可讓投資者放心相信,雙方將有長遠的發展大計並充分合作。國藝娛樂強調,此次入股Murphy Entertainment,使公司成為香港唯一一家與美國荷里活電影製作公司合作的香港上市公司,反映國藝娛樂進軍荷里活的決心。此外,通過此次合作,未來歐美的大製作也可通過Murphy Entertainment,安排在國藝影視城取景拍攝,可以造就國藝影視城與横店等以本國電影為主的影城走上不同的道路。(上圖:國藝電影城)事實上,目前電影拍攝中,以歐美鉅著毛利較高,國藝影視城通過此次收購,邁出國際化的步伐,未來並不再侷限於「北橫店,南國藝」的中國國內目標,而是順應國家政策而放眼世界,確實是一著厲害的旗子。Murphy Entertainment Studios, LLC創辦人為Ray Murphy Jr.,九十年代起已為活躍於荷里活的監製,替著名影星愛迪·梅菲(Eddie Murphy)監製多部票房熱賣作品。電影製作板塊被看好,與最新的中國十九大報告不無關係。事源總書記習近平多次提到要提升中國的文化產業,他特別提到中國「思想文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文化自信得到彰顯,國家文化軟實力和中華文化影響力大幅提升」。對文化產業的蓬勃發展給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褒獎。據非正式統計,「文化」一詞在十九大報告中出現了79次,可見是此次十九大報告中的重點篇章,十九大報告中又指出,要「倡導創新文化,強化知識產權創造、保護、運用。」提到要「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並要「激發和保護企業家精神,鼓勵更多社會主體投身創新創業。」反映中國政府將會進一步推進文化產業的發展,能夠先行一步,在文化產業上作出投資,未來前景絕對可以看高一線。而要提升軟實力,輸出電影可說是其中一條主要渠道。美國荷里活電影在的過去數十年,為美國文化、思想散播傳球立下汗馬功勞,是美國軟實力的重要輸出方式,讓全球電影觀眾了解,並習慣了美國精神。因此,中國企業通過走出去,並將中國的軟實力推向全球,不讓美國專美,相信是未來影視行業的重要使命之一。在目前來說,中國電影確實在一定程度上,有能力與美國一較高下,如早前上映的《戰狼2》,全球票房超過50億元人民幣,亦是中國首部總票房突破50億元人民幣的電影,更是全球第一個非荷里活製作而能進入全球總票房前100行列的電影,可見中國電影後起的勢頭之猛。誠如國藝娛樂文化集團有限公司主席兼非執行董事冼國林所說,中國票房早已超越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票房第二大地區。因此,國藝此次的收購,將有助集團業務多元發展,未來也可憑藉與Murphy Entertainment的創意及對美國市場的了解,可在中美兩大電影市場大展拳腳。資料顯示,國藝娛樂自身亦早已獲得政府支持,早前公司就曾宣布,與廣東省委及佛山市政府合作,以促進內地與香港兩地之間電影製作資源的融合,以及廣東好萊塢計劃落戶佛山市和西樵山國藝影視城的發展。根據協議,任何電影如果在佛山取景場面達到該電影或電視劇內容百分之四十或以上,政府將提供現金補助;補助金額最高可達500萬人民幣。還有其他一系列的現金補助,免稅優惠等。國藝影視城於2016年已有60個劇組在影視城內取景拍攝,預計2017年全年數字會過百。而廣萊塢計劃公布後,全國已有多個劇組對到佛山取景拍攝表示濃厚興趣,相信此次與美國電影製作人合作,可望將國藝影視城的拍攝進一步國際化,讓曾經拍攝過《葉問前傳》、《葉問:終極一戰》、《男人唔可以窮》等著名電影的國藝影視城繼續打開荷里活市場的大門。​​​​​​​根據中國娛樂數據研究機構藝恩的資料顯示,近年中國看電影的人次大增,2014年達8.3億人次,按年上升35.4%,較2010年的2.86億人次急增接近2倍。藝恩預測,2017年中國看電影人次有機會升至19.3億人次。受惠看電影人次的大幅增加,中國電影行業前景確實相當興旺。公告資料顯示,國藝娛樂於2015年成立西樵山國藝影視城。西樵山國藝影視城項目已開發土地總面積達444,000平方米,匯集電影拍攝場地、主題樂園、酒店、表演場館等觀光和遊玩設施於一身。電影拍攝基地為「西樵山國藝影視城項目」的核心項目,佔地374,000平方米,其中包括面積達120,000平方米的湖泊水景及多間室內攝影棚,配備最尖頂及全面的設施,為劇組提供更完善的拍攝場景。二零一七年首九個月,已有77個製作團隊於拍攝基地進行拍攝。而Murphy Entertainment Studios, LLC則是一家於美國達拉華洲註冊成立的有限公司,於2012年成立,主要從事知識產權所有權、電影製作發展、生產及分銷,同時管理電影的發展、生產及發行,主力於美國分銷其電影,並透過於加拿大及全球其他市場之分銷合作夥伴關係進行分銷。此外,公司持有若干原聲音樂的牌照權,並正發展其本身之電影片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