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獨角獸的騙局

2019-05-21 15:51:32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Weibo 分享至LinkedIn 複製網址

 

一個曾經被傳媒吹捧為醫療界Steve Jobs的金髮美女,一間估值一度高達90億美元的矽谷獨角獸企業,最終被《華爾街日報》記者踢爆,所謂顛覆性的血液檢測新技術,原來只是一場騙局。Bad Blood這本書,講述的是金髮美女Elizabeth Holmes,十九歲從史丹福大學輟學,創立血液檢測公司Theranos,藉着塑造一個美麗的遠景,加上她本人無堅不摧的銷售技巧和魅力,而令很多矽谷投資名人入股。

一般的檢血過程,醫生要抽取數支血液樣本,並會將血漿、血清等成份分離,不同的檢測項目需要不同的標本類型,並需要在採血樣本中加入不同的添加劑,因此往往要等數天才有完整的檢血結果。伊莉莎白聲稱她發明了一個方法,只需抽取幾滴血液,利用一個取名為“Edison”的機器(大小如企業用打印機),便能作出多種血液檢測。如果Theranos的聲稱屬實,Edison將帶來血液測試的革命。遺憾的是,這項革命只是一場「矽谷騙局」,利用了矽谷風險投資界的一些盲點,居然矇混了十多年!更離奇的是,Theranos董事會內明明坐滿政商猛人,卻無視Theranos的產品問題,等到記者John Carreyrou追訪才揭露問題。

伊利莎白小姐由創業奇才淪為矽谷老千的故事,充滿劇劇性,不過她在推銷方面真是有獨特的手腕和魅力,如果她一開始不是選擇需要嶄新科研突破的醫療行業,而是揀UberAirbnbAlibaba那類利用現有科技改變消費習慣的商業模式,相信以她的才智毅力,不必做假也能成功。令我感興趣的是,Theranos聲稱用「幾滴血」就可以提供準確的檢血結果,有助診斷數十種病症,這樣偉大的技術不存在的話,其實好易穿崩,但Theranos不斷集資,估值更愈來愈高,當中折射的羊群心理,倒是值得分析下。

歸納而言,出色的詐騙故事都有幾個共同特質。

  1.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香港最不缺的就是有錢人,但這個富有城市卻不盛產startup才俊。除了老掉牙的租金人工成本過高,尋租經濟主導之外,亦因為創投基金都喜歡一些dream big 的東西,土生土長香港人要打入國內市場,以前尚且不容易,現在就更加難上加難,香港彈丸之地的市場,創投不感興趣。套用毛澤東名言:「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要成功取悅財富金字塔中最頂層的那班富豪,格局一定要夠大。遠的不說,上周五瑞幸在NASDAQ上市,招股反應奇佳不在話下,而且上市首日最多上升4成,風險投資、股市都是名利場,一間創業不到三年的公司,規模足以威脅Starbucks,極速上市之餘,還獲投資者追捧,怎也要改口說句厲害。當我們這批魯蛇懷疑瑞幸做一蚊生意補貼兩蚊,創辦人卻一早認定真金白銀投資的PE fund,更相信行軍要快、要狠,不怕你蝕,最怕你縮。

伊利莎白深懂這個矽谷遊戲的玩法,19歲的她無疑極且膽色,不鳴則已,一來就是顛覆檢血市場的大茶飯,從捉摸投資者胃口,到構建商業模式這兩方面來說,她是聰敏而大膽的,錯就錯在血液檢測技術,不是應用已有的科技進行商業上的改良,而是需要在醫學、化學等領域上有真正突破性的發現或發明,她選擇的這個領域需要紮實的學術基礎,事後孔明,大家都說一個19歲的college dropout,要去駕馭一間推動尖端檢血技術革命的公司,當然力有不逮,可能她晚出世五年,看到共享經濟這類商業模式上的顛覆已足以籌到大錢,便不會勉強吹噓自己在醫學技術上的突破。在風險投資的世界裡,dream big是對的,失敗也沒有問題,反正不少big idea 都會失敗收場,最錯是為了掩飾失敗而做假。

  1. 識人好過識字

單是創業者膽子大是不夠的,投資者的膽子和胃納都夠大,才能成就矽谷的創業傳奇,而能夠接觸頂級富豪及投資基金的圈子,首推美國頂級大學的圈子,伊利莎白的成長環境,令她有機會接觸到很多創投界方面的大佬,最早加入Theranos董事局的,是其史丹福教授Channing Robertson,而第一批投資者當中便包括兒時朋友的創投老竇。入讀史丹福大學,透過兒時鄰居、同學的關係,幫助她成功踏出第一步,所以不要怪家長們挖空心思都要送仔女入名校,在這個識人好過識字的社會,創業起步點的格局,對後面融資的多寡有着決定性的因素。有創業理念不一定會成功,所以第一批endorse你的人就是最重要的名片,而對年輕創業者來說,這個人脈要不是來自家庭,便是來自校友,如果家境只屬中產,要發達,讀名校、識有錢仔,然後識埋有錢仔老竇,是無可厚非的成功之路。

伊利莎白起步很成功,不過她的能力及不上她的夢想般偉大,而她最依賴的男朋友Sunny,又是一個對醫療行業一竅不通的人,Theronas即使成功籌集到一輪又一輪的錢,卻無力成功取得技術突破。

  1. The fear of missing out 執輸行頭慘過敗家

剛入行時聽過一個前輩講股票心理學,投資者永遠是被恐懼與貪婪這兩種極端的特質在拉扯,賣股票的人,就是要儘量引發他們的貪婪,在貪念裏忘記恐懼,技術性的東西,愈解釋得多,人們顧慮反而增加,愈簡單的「大橋」,愈容易sell

前輩講的是真理,由荷蘭鬱金香,到千禧dotcom、到共享經濟,資深投資者一樣中招,就是被一個似層層的大潮流所打動,伊利沙白的血液檢查,融資這麼多次都未被篤爆,連有醫藥背景的大企業也受騙多年,就是因為他們一廂情願地相信一個美夢,沉溺當中以致進入了一個盲點區。另外一樣就是害怕落後於大勢,the fear of missing out,這點用廣東話「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來形容實在很貼切。

有錢家族的富二代、富三代很多都是做風險投資,如何成功投資壯大家族,是他們的使命。如果太多顧慮錯失了賺上百倍金錢的機會,即是代表他們在掌管家族財富方面交不出功課。只要取得一批一線投資者的信心,其他人也會在怕執輸的情況下跟投,這個定律在一級市場、IPO或二級市場屢見不鮮。善於操弄別人心理似乎也是Elizabeth與生俱來的能力,她在融資方面從未失手, Theranos前後共融資超過四億美元,不少投資者皆赫赫有名,其中最著名的個人投資者為「傳媒大亨」梅鐸。

  1. 故事的重要性story telling

輿論的盲點很奇怪,當大部份都選擇相信了你的故事,對當中的錯漏之處便會視而不見。我有時回想,當年的政務司許仕仁養馬,又坐飛機去歐洲聽歌劇,加減數一算,都知道公務員份人工不夠用,但持續多年都沒有記者懷疑,我相信不是故意包庇,而是他成功令大家習慣了他這個識飲識食的橋王形象,橋王任性花費一下,好像很正常?是的,不過他除了為政府出橋之外,更為新鴻基偷偷出橋之嘛。至於伊利莎白,就致力模仿Steve JobsBad Blood的作者更指,她刻意常穿黑色樽領毛衣,令人以女Steve Jobs 來形容他,更故意壓低聲線,增加磁性魅力。群眾都喜歡簡單易明的聯想,女Steve Jobs呢招好work

  1. 後生金髮碧眼有着數

伊利莎白金髪碧眼,創業時只有19歲,Theranos 爆煲時,她也只是30出頭,後生靚女的她,對俘虜阿伯寧捨得心應手。一批又一批的投資者,以致加入Theranos董事局為公司背書的名人中,很多是搵夠賺夠,但在商界、政界仍然位高權重的阿伯。當中包括前任國務卿Henry KissingeGeorge Schultz,事後不難發現,董事名單裡鮮少對於醫藥真正有所鑽研的人士。換個角度看,美國人可能很期待一個年輕女創業家的誕生,當世界不少國家早已經有女總理、女總統時,美國建國以來都未選出過女總統,因此阿伯對後生女的支持,不一定是貪圖美色,也許在男人主導的矽谷,大家都渴望有個年輕女億萬富豪的出現,不讓朱克柏格專美。

很多獨角獸企業都是先有理念,集了資再慢慢砌業務,收入及利潤預測不對辦,倒不是奇事,弊在「愛迪生」的檢測結果非常不準確,有說很多測試根本不在Theranos的實驗室裡完成,而是藉由主流的傳統儀器產生,這就變成了詐騙。

這個故事還有一個教訓,獨立的記者調查報告很重要,對「愛迪生」起疑的記者John Carreyrou,得過兩次普立茲獎,鍥而不捨追查真相的精神,粉碎了一個九十億美金的騙局。記者的角色,不是唱好大灣區的故事,這個道理,現在的香港當然不懂。



留言
謊言管治,為禍蒼生

HBO頻道剛播完的《切爾諾貝爾》(Chernobyl),是我近五年來看過最精彩的影視作品。近年荷里活賣座電影多為合家歡式英雄片,久久沒有場面壯觀而主題深刻的電影面世,《切爾諾貝爾》篇幅上雖然是迷你電視劇,但我覺得它的節奏和格局更像一套加長版的電影,導演以災難片的框架,一方面重現核災恐怖場面的震撼力,另方面以紀錄片的考證模式,還原切爾諾貝爾慘劇發生的前因後果。難得的是,在驚險情節、生離死別的場面之外,劇集兼具對政治體制深刻的鞭撻和反思。“cost of lies”這個主旨,由第一集開場主角自殺,隨着劇情推進,緊扣到最後一集法庭大審訊,結局揭開謊言管治與世紀核災的因果,層次較傳統荷里活災難片更高。談到謊言管治之禍,香港人此刻看來,更是感觸良多,苦澀無奈。全片彌漫着一種不寒而慄的氣氛,核災場面之恐怖、生靈塗炭之殘忍,都令人透不過氣,晚上看完後,感覺如一顆石頭墮落心底,久久難以成眠。我細細個看TVB新聞,已聽過切爾諾貝爾核爆災難,後來也略知事件起因是工程人員晚上測試「安全」程序時,魯莽拔出控制棒,導致核反應堆分裂反應加速到一發不可收拾,最終釀成世紀災難。事發細節當然遠比我三言兩語所講複雜,導演用五集時間還原真相,抽絲剝繭,令觀眾逐步走入蘇聯核電設備的核心問題。此片劇本緊湊,沒有多餘情節,核電廠開場不久後便大爆炸,鏡頭從電廠操作室轉移至消防員奉命撲滅「火災」,揭開一連串悲劇的序幕。大爆炸令核燃料棒直接暴露於空氣中,釋放出來的輻射量比廣島核爆強大400倍,這批消防員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沒有穿上任何輻射保護衣,腳踏在反應堆爆出來的石墨上,結果不少被輻射殺死。劇集以一個值勤消防員及其太太,反映出在這批執行職務的人員淒慘的遭遇,場面令人心寒。導演沒有特別販賣血腥,但無色無相的輻射,穿透人體細胞組織,融掉器官,令患者血淋淋、潰爛紅腫,本身已夠恐怖。一般災難片的救人英雄,往往經過一段心路歷程的掙扎,由最初比較自私,到受到感召而犠牲自己,拯救世人,展現人性光輝。《切爾諾貝爾》沉鬱之處,就是多數因救災而犠牲的人,對於自己身陷的絕地,一部份根本一無所知,例如之前提及的消防員、醫護人員,以及在橋上看熱鬧的群眾等;另一部份對切爾諾貝爾輻射之猛略有所聞,但未知程度有多嚴重,例如後期奉命到天台清理石墨殘骸的軍人,被告知每人只可以在天台逼留90秒,但他們可能不知道,站在天台暴露在石墨釋放的超高濃度輻射之中,兩分鐘壽命便會減半。他們捨身救災,相信不無愛國之心,但更多是受制於軍令,這點並不像其他英雄片的主角,救人往往出自個人自由意志的驅使。飾演核能源專家的Valery Legasov(Jared Harris飾),是切爾諾貝爾事故調查委員會主任委員,是全劇主角,也算最正義的角色。基於編劇需要將事情簡化,因此所有挽救措施及核反應的知識,都是由他在委員會上提出,而在他鼓足勇氣力陳真相後,時任總理的戈爾巴喬夫都會應其所求。但這個主角並沒有「英雄光環」,正義感敵不過蘇聯政府,也敵不過輻射。相比催淚式的熱血英雄,沉鬱冰冷的Legasov更似力求在扭曲的政治環境下,儘量維持其科學家求真的精神。劇集講述,他最後選擇揭露蘇聯式石墨反應堆的設計缺憾,同時是導致災難不可挽回的原因之一,而這個缺憾,一字寄之曰 “cheap”,揭露真相大罪過隱瞞上級,這就是共產黨! Where I once fear the cost of truth, now I only ask “What is the cost of lies”劇集前半部集中在災難爆發後,如何制止連鎖反應,防止事件繼續惡化;到後半部災難算做受控,焦點便轉移至核爆真相,以及謊言維穩、官僚造假,帶來生靈塗炭的代價。自然災難死傷雖多,但大自然會自行恢復。鐵達尼號式的災難,船沉下去了,打撈完了,災難也算告一段落。切爾諾貝爾的人禍,使核電站周圍6萬多平方公里土地受直接污染,320多萬人受輻射侵害,因為要防止動物基因異變,大量無辜的動物被屠殺,在我們這個人類文明消失前,切爾諾貝爾這片死地也不會回復原狀。救災完了,沒有英雄,陽光下的廢墟永遠是一片蕭殺。劇集最中心的主旨,就是謊言為禍蒼生:“When the truth offends, we lie and lie until we can no longer remember it is even there. But it’s still there. Every lies we tell will incur a debt to the truth, sooner of later, the debt is paid."直接導致切爾諾貝爾核災的廠長固然最可恨,他對核能源一知半解,但為了完成安全測試以完其升職美夢,莽顧核電廠的參數已經亂晒籠,仍然強行抽出控制捧,以為可以隨時把功率舞高弄低,其人集合自大、無知、傲慢、卑劣於一身,卻自以為好得的嘴臉,和本城的林鄭女士何其相似!切爾諾貝爾爆炸發生後,當地政府除了救援外,就是想盡辦法封鎖消息,由核電廠廠長,單位高層,以致蘇聯政府一心只想「溝淡」事件,維穩的政權,總以為謊言可淡化事件,甚至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結果錯失了救人機會,有說這場意外總傷亡數字高達93,000人,當中包括之後受核輻射導致癌症的人民。種種謊言都是為了維持政權,人命在官員眼中直如草芥。「共產黨永遠是對的,千萬不要得罪KGB」,就是蘇共官僚的人生信仰。因為領袖的權威不能被挑戰,因此蘇共、中共都沒有糾錯的功能,寧願一錯再錯,否則中國也不會在痛奶粉後,再有痛疫苗。但正如Legasov所說:“Every lies we tell incur a debt to the truth, sooner or later, that debt is paid.” 蘇共治下發生的切爾諾貝爾核災,尚且真相大白,雖然死亡人數的官方數字極低,但核災的前因後果總算清楚交待,中共治下發生的六四,卻被當局不斷掩飾、扭曲、清洗歷史,抹掉記憶。謊言這筆債,不知何日才會還?

貿易談判破裂的雙輸後果

中美貿易談判最後一週破裂,關鍵細節亦透露出來。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一路堅持要中國立法來監察中國有否履行協議,包括監察知識產權保障、市場開放,取消補貼國企等主要美國要求。三個月來主要工作是撰寫貿易協議內容,萊特希澤堅持每一個字都符合美國要求,令到中方代表十分不滿意。結果四月底,中美雙方達成最後協議,文件長達150頁,但是中方只有四人知道協議內容,未上政治局常委及黨中央。當劉鶴把協議內文送上政治局常委批准時,遭到反對。認為美國強迫中國內部立法來執行美國的要求,是喪權辱國的行為。當時正是北京舉行一帶一路論壇,美國沒有派一個代表來會,被認為是故意不給面子給習建平,侮辱國體。黨中央內亦有很多反對聲音,認為中國不能屈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欺凌。在國內強大的反對聲音下,中國最後大幅修改貿易協議,取消所有相關中國立法的文字,把150頁的協議,大幅減至105頁。美方當然不會接受,認為這是推翻早前達前的協議,重新談判。萊特希澤把消息交給特朗普,建議美國加徵關稅來懲罰中國,迫中國重回談判桌。特朗普接納萊特希澤建議,宣佈把已經徵收10%關税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貨,提高至25%,更加研究向額外3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徵收25%關稅。結果是貿易談判失敗,劉鶴最近一次去華盛頓,只是向外界表示,談判沒有破裂,仍在進行中。實質上談判已經破裂,無可補救。在沒有貿易協議下,特朗普把貿易戰升級。中美爭端已經不是貿易戰,而是在國際上盟主的爭霸戰。自大狂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再發功,指美國永遠不會讓中國成為環球第一大強國。只有美國可以當大哥,中國永遠要臣服於美國之下,將來中美協議一定不可能是50/50。美國要不惜任何手段阻止中國和平崛起。因此,特朗普有必要打擊中國最出色的電訊企業:華為。特朗普宣佈把華為列入黑名單,禁止美國公司和華為造生意。晶片生產商高通、博通、英特爾、美光等被禁止出售芯片給華為。谷歌因應美國政策,宣佈停止支援華為的手機操作系統Android。這是繼提高2千億美元中國出口關稅由10%至25%後,侵侵打壓中國企業的手段。這已經不是貿易戰,而是環球國家實力的爭霸戰。有人評論,任何國家在5G上領先,就成為環球盟主,世界最強國家。由於中國華為5G的發展已經超越美國一年,打壓華為是最好打擊中國爭霸的手段。美國政府隨後又威脅向大疆及海康威視制裁,加大打壓中國科企力度。特朗普一手把美國歷展總統自尼克遜到奧巴馬,對中國友好的國際政策,用來制衡軍事戰略對手蘇聯,現俄羅斯。特朗普的敵對政策,針對中國的貿易和科技,令到中國必需向俄羅斯靠攏。針對美國的環球惡霸政策,中俄只有更加接近合作,抗衡美國的霸權。特朗普一手把美國50年來,歷展美國總統和中國建立的良好戰略關係徹底破壞。特朗普到處樹敵,令到國際不穩定。去年美國向中國進口徵收關稅,國內沒有很多反對聲音,因為影響較小。但這次美國173間美國運動鞋及服務處品牌,包括所有的名牌,例如Nike、Adidas、Under Armor、Puma 等等聯署反對。指向鞋類及服裝徵收25%關稅,對行業將是災難性,影響到數以萬計人的生活。估計美國消費者要承受額外70億美元的開支,現時美國進口鞋類有26%是來自中國,不可能短期內把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同時經濟學家重新計算過關稅對美國消費者及經濟的影響,現時估計對美國的經濟損失高達600億美元,等於向全民加稅20%。特朗普曾狂言,美國一定嬴貿易戰,事實証明在貿易戰中,沒有贏家,只有雙輸。在國際關係轉壞情況下,港股繼續尋底。投資者要暫時離場。

置地記者之殺入中環

秉承返工大過條命的香港精神,職場文章一直頗受讀者歡迎,由於返中環工乃躋身精英的代表,於是又衍生出一種香港獨有的「中環文種」,以窺探中環金融圈子、高級華人的生活點滴為主要內容。元祖級代表有左丁山、原復生(包括但不限於蔡東豪),以老闆們的視覺遊走中環,前者逢周三早休為入馬場,後者早休則為了打邊爐,驅車走勻港九,遠赴深水埗買腐竹,只為集齊食材中的至尊代表,好不風流!繼承蔡氏風格的,有偽律師王廸詩,以及IFC外望的葉朗程,兩者都標榜中環精英浪漫奢華的生活,工作是場景,談情說愛、飲飲食食、黑卡禮遇才是主菜。同場加映還有暖男老闆「人在中環」的CK。鏡頭一轉,來到以中環十一少、渾水為代表的九十後作家,卻都屬不羈愛自由,寧像六國論蘇洵做deal maker,也不會返朝九晚六中環工。吾友八十後「置地記者」賴叔(下稱「置記」),夾在上岸級的前輩,以及自由斜槓的後輩中間,他的職場心經,正好填補了中環文體最缺少的寫實內容。置記孜孜不倦地爬格仔十數年,終於得到機會出版第一本著作《漫遊中環 -- 銀行金融入行攻略》,以寫實但又不失幽默抵死的手法,細說在中港融合洪流中的,土生香港人仍可把握的上位途徑,對希望殺入中環的年輕人甚有參考價值。置記的正職崗位,是近年金融業大熱的合規 (Compliance) ,為公司風險管理出一分力。竇蓉初識這個年輕人時,第一個反應是「撞鬼,家陣返中環工要讀咁多書嘅,好彩我出世早!」話說置記在本地三大之一畢業後,十年內又讀了兩個碩士。在拼搏上位、讀書增值之際,又無間斷地在網絡上寫文,是愛,抑或責任?「寫文對我來說是一種抒發吧,從最早期的Xanga,到後來的facebook,再搬到Medium,都累積了一班讀者,這本書算是將我對金融行業入門需知,介紹給一些新人。」寫作不難,最難是持之以恒,勤力的置記,每月在Medium發文二、三十篇,收益居然足夠停車場車租有餘,以此看來,付費內容也不是不可行的。新書《漫遊中環》比較適合職場新人,置地在 Medium及JobsDB專欄則分享更多搵工跳糟、自保、上位的職場心得和經驗。既然有打工經驗的人都可以寫職場心得,置記又何以覺得自己有資格指點別人呢?「可能都係觀察能力,以及寫作風格的分野。」正如他網頁的自我介紹:「八十後,土生土長。大學主修新聞與傳播,畢業後曾跑新聞,結果轉咗入銀行,穿梭後勤、中場、前線,由九龍東殺返入中環。近年轉戰金融服務業,見盡港、中、外資機構職場 XO 極品人和事。」以文青初心,配合金融實務經驗撰文的置記,文章屬於實用、輕鬆小品,筆下的中環世界既貼地亦荒唐。金融中生代在中環遇到的難題之一是中港融合,大陸人、大陸老闆愈來愈多,面對這個洪流,置記的職場心經又有甚麼忠告?「我諗緊讀多個JD (Juris Doctor)。做金融業合規除了實戰經驗外,再多個法律專業資格旁身,可以增加競爭能力,畢竟在職場上持續攀登,要保持住令老闆不覺得這個員工是overpaid的,都要付出一定代價。」「置地記者」,明顯是「戰地記者」的諧音,中環人表面官仔骨骨,內裏卻不時出現殺戮職場的戰況,相比比《漫遊中環》這個書名,我覺得《殺入中環》可能更貼切。新書除了適合中環新鮮人外,職場中生代想轉field、轉職也值得看看,至於整天抱怨後生仔轉工頻密又唔捱得的職場老鬼,也許亦可從中了解一下年輕人的搵工心態,新書每本售價$78,不日起各大書店有售。置地記者Medium 賬號置地記者Facebook 賬號

彈指間消滅牛市的特朗普

上星期美國財經電視CNBC引述美方貿易談判團隊,指雙方快達成貿易協議,更指中國副總理劉鶴將於本星期三率領100人的代表團,浩浩蕩蕩去華盛頓,進行最後一輪談判。消息指美國將會取消對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徵收的10%關稅,中方也會有相應行動。兩國領導人會正式簽署貿易協議。連特朗普本人也發言,指貿易談判進展非常順利,快將達成協議。不過特朗普又加一句,中美有沒有協議都不重要,因為美國一定是大贏家。香港股市預期中美本週很大機會達成貿易協議,加上美國經濟數據理想,港股在勞動節假後升破30000點。上星期五美國公佈非農職位增加23.9萬份,失業率跌至3.6%,去到49年來的低位。受到就業數據理想刺激,杜瓊斯指數升197點,納斯達克更升121點,市況一片樂觀氣氛。怎知晴天霹靂,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日晚在TWITTER撰文,指他將在本星期五把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貨的關稅,由10%提高至25%。特朗普指中國在拖延貿易談判,還想重新談判貿易協議。指中國沒有誠意,所以要以最嚴厲的手段,警告中方。特朗普像復仇者聯盟的大摩頭THANOS,一出手便令到半個銀河系的人類毀亡。特朗普的推特發言,把中方官員打個措手不及,完全大出意料之外。因為從各方的消息,尤其是美方消息,投資界都以為中美雙方非常接近達成協議。經歷十輪會談,三個月的緊密談判,不會一下就全功盡廢。不過特朗普不是個正常的政客,更不是個傳統的美國總統,經常作出驚天動地,令人極度意外的決定,完全不顧到後果。特朗普威脅不單只要向兩千億中國進口關稅,從10%提高至25%。餘下3.25千億美元中國進口也需要支付25%關稅。關稅有可能再提高,最高可以達到40%。特朗普單方面的行動,完全打亂中方的部署。本來劉鶴星期三率領龐大100人團隊去華盛頓,準備簽約。現在打亂陣腳,不知道貿易談判還在進行中,還是雙方各不相讓,令到貿易談判完全失敗。美國經濟顧問庫特羅出來打圓場,指特朗普要向中方加壓,令到中方接受美方的條件。但中方似乎不能接受美方單方面的動作,完全沒有給中方點面子,不符合外交禮節。貿易談判去到尾聲,一直都是美方透露談判進度,中方一直遵守保密協議。以前沒有美國總統,或者任何國家領導人在社交媒體,作出公開的指控,令到對方完全沒有還擊之力。特朗普的做法,有失外交禮儀,更不是國與國之間應有的外交禮儀。如果雙方有不同意之處,通常會經外交途徑,秘密解決,不會在公開場合發言。現在特朗普聲言本星期五,美國開始把關稅由10%提高至25%。時間之倉促,中方完全沒有還擊之力。到底中方應該怎樣應對,撕破面皮指美國破壞貿易談判?還是繼續談判,接受美方不合理的要求,求其達到中美貿易協議,不理後果?現時美國向兩千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征收10%關稅,額外開支基本由出口商及進口商吞了額外成本,美國消費者沒有損失,令到特朗普牙擦擦,指貿易戰對美國有利,有額外幾百億美元的關稅收入,而消費物價卻沒有上升。但一旦入口稅提高至25%,額外成本一定會轉嫁到消費者。美國消費物會上升,市民可動用開支減少。另方面,中國亦會把美資拒之門外,蘋果、波音飛機、通用汽車、福特汽車等將會失去市場。到時特朗普就不能牙擦地吹牛。貿易戰沒有贏家,只有輸家,結果是雙敗方案。

年金廣告大戰

多得政府推出自願醫保計劃,各大保險公司加大廣告budget,醫保、年金的廣告,充斥着地鐵站、電視、社交平台。事緣我和身邊的朋友都已步入初老階段,亦是年金計劃的黃金銷售對象,對這些廣告自然較為關心,綜觀芸芸年金廣告,本人隨機小規模訪問,都認同永明金融的鄭伊健是最合適的年金代言人。古語有云,步入晚年最重要的是老友、老本、老伴,此外,有自己的興趣和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也很重要,匯豐年金廣告中,有個攣髮肥佬,正是在籌謀退休之後做咩好,這類年輕時只識返工,沒有時間玩樂的中佬的確是最普遍,問題是,退休先來搵嘢玩,有錢都未必有伴。「退休夢想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pO6J9OP4Tw講老本,鄭伊健不是古天樂、劉德華,很早已不在前線拼搏,亦甚少聽聞他撲上大陸拍合拍片,但他勝在儲夠影視老本,有幾個經典角色,十首八首名曲,久不久出來拍戲、開演唱會,仍然有足夠捧場客,而且唱的聽的都心滿意足。這種老本最令人羨慕,既在市場上仍有生存價值,但卻不用削尖腦袋和後生仔爭一日之長短,瀟灑自在。講老友,伊健予人普遍印象就是貪玩、多嗜好;唔計較,多損友。看電影頒獎禮,又見古惑仔的組合出來柴娃娃唱歌,而這班人就算唱新歌,也只是「友情歲月」的變奏。但你咪理,這個拼湊而成的兄弟班,延續多年不衰,多數要靠最紅的那個不計較,「17歲班隊友,70歲重可以齊上齊落」,由他道來,又真是幾有說服力。永明年金廣告講老伴,蒙嘉慧屬於低調的明星太,類似劉青雲和郭藹明,鄭太連嗜好打羽毛球都夠晒貼地,年金回報較低都不用驚。至於其他組合,AIA 的Do 姐、農夫組合,勝在十分搶耳,呢期曝光高超高,只是我覺得Do 姐比較精明,唔會買年金。楊千嬅、丁子高那個花旗年金,個老裝的水準好像業餘劇團一樣,超級難代入。伊健的優勢當然還是靚仔和仍然多頭髮!不過當一班阿嬸大讚伊健時,都有人獨排眾議,「從來都唔鍾意佢,成世好彩,個人都唔求進步嘅!」咁咪啱晒賣年金咯,唔進取,保本月月有錢收。至於年金究竟邊隻好,恐怕這篇八卦無甚養份的文章就角答到得到了。